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931067085ab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江湖与战场
26127 次点击
6 个回复
931067085ab 于 2019/7/19 7:21:3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一、

    学武的目的就是为了杀人,修炼的功夫越厉害,用于杀人的效率也就越高,这是不言而喻的。虽然少林寺的光头们一再宣称,佛门弟子学武的宗旨是为了强身健体。

    【本寺七十二项绝技,每一项功夫都能伤人要害、取人性命,凌厉狠辣,大干天和。】

    出自扫地僧之口这句话,如同某些国家声称,为了人民福祉,宁可饿着肚子也要制造核弹弹一样,无论如何是做不到逻辑自洽的。

    很多功夫,需要要用人体当耗材才能练成。

    典型的就是黑风双煞的九阴白骨爪和摧心掌,练功时要拿活人当道具,收功后还要做一番解剖工作:一则察看功力进度若何,二则从成效上来纠正练功中的偏差。

    另一项就是化功大法,修炼时需要吸取毒虫的血液。可毒虫的毒性太强,须让毒虫吮吸到活人足够的血液,来稀释一下毒素,才可吸入人体,引为已用。

    人体被毒虫咬过后,必死无疑。丁春秋每修炼一次化功大法,都要有一具尸体的副产品。这活体来源,就是本门弟子从附近掳掠来的乡民。

    武功级别的主要指标就是体现在杀人的效率上。

    象崔希敏那样资质差的,领悟不到高深功夫,打起架来要消耗许多体能和时间。很多情况下还要付出鼻青脸肿的代价,即使把人打倒在地,也达不到取其性命的目的。

    高级功夫就是挥手弹指间,七八条大汉随之倒地,连哼都不带一声倾刻毙命。达到顶峰时,一声大吼,震得敌人倒地昏迷,瞬间丧失攻击能力,清醒后也变成生活不能自理的废柴。

    二、

    枭雄们猎取天下,都是通过杀人盈野、白骨累累的途径来实现的。按道理来讲,首选的应该就是掌握武功这种高效率的杀人技术,可事实上割据一方的霸主对武功虽没有做到不屑一顾,却也并没有表现出多么浓厚的兴趣。

    在射雕里,王罕的孙子都史放出两只豹子吃人,江南七怪里的柯镇恶,危机时刻发出暗器打死豹子,救了华铮公主的性命。

    铁木真看到他们身手不凡,虽然留他们传授晚辈武艺,可在他眼里,这些近身搏击的本事只能防身,不足以称霸图强。因此要拖雷与郭靖只略略学些拳脚,大部分时间都去学骑马射箭、冲锋陷阵的战场功夫,是以教导两人的仍以神箭手哲别与博尔忽为主。

    事实证明铁木真的认识是正确的。

    在《天龙八部》里,营救萧峰时,中原、西夏,大理武术精英倾巢而动,可在契丹铁骑面前,只能步步败退。

    【群豪一齐转头向东望去,但见尘土飞起,如乌云般遮住了半边天。霎时之间,群豪面面相觑,默不作声,但听得轰隆隆、轰隆隆闷雷般的声音远远响着。显是大队辽军奔驰而来,从这声音中听来,不知有多少万人马。江湖上的凶杀斗殴,群豪见得多了,但如此大军驰驱,却是闻所未闻,比之南京城外的接战,这一次辽军的规模又不知强大了多少倍。各人虽然都是胆气豪壮之辈,陡然间遇到这般天地为之变色的军威,却也忍不住心惊肉跳,满手冷汗。】

    早年楚王叛乱时,面对几十万大军,与耶律洪基同一阵营的萧峰束手无策,阿紫也是陷入绝望:

    【“都是我不好,若不是我定要到大草原中来游玩,也不会累得你困在这里。姊夫,咱们要死在这里了,是不是?”】

    这种大仗在江湖里并非孤例。在《倚天屠龙记》中,中原武林与蒙古铁骑有过一次正面PK。

    参与少林寺屠狮大会的,聚集了江湖各大门派的所有顶尖高手,可在二万元兵的包围下,几乎全军覆灭。

    当时,周芷若刚夺得了武功天下第一的峨嵋派,想杀出重围时,死伤惨重,不得不退回山上。书中描写:

    【群雄先前均想纵然杀不尽鞑子官兵,若求自保,总非难事。但适才一阵交锋,见识到了元军的威力,才知行军打仗,和单打独斗的比武确是大不相同,千千万万一拥而上,势如潮水,如周芷若这等武功高强之极的人物,在人潮中也是无所施其技。四面八方都是刀枪剑戟,乱砍乱杀,平时所学的甚么见招拆招,内劲外功,全都用不着。】

    如果不是明教中惯于行军打仗的五行旗阻挡了一阵,中原豪杰连喘息之功都没有。

    众人最终得脱大难,一靠不期而至的徐达和常遇春的强大外援,二靠张无忌手中活学活用的《武穆遗书》。

    在此之前,明教五行旗数千之众围困少林,列阵布在山峰脚边,声势甚状,可空闻方丈视若无睹,各派高手不屑一顾。可杨逍指挥部众略一操演:

    旁观群雄无不骇然失色,各人均知近年来明教在淮泗豫鄂诸地造反,攻城略地,连败元军,现下他们是将兵法战阵之学用于武林豪士间的群殴,人数既众,部勒又严,加之习练有素,天下任何江湖门派莫能与抗。

    【“倘若明教突然反脸,将我们聚而歼之,那便如何?今日赴会的好汉虽然人人武功高强,却是一批乌合之众,可不比明教的精锐之师习练已久,指挥下得心应手。”】

    三、

    军营士卒的操练没有中原武功的花样百出,缺少观赏性,却具有群体作战的实用和优势。萧峰曾详加观摩:

    【见这些契丹武士身手矫健,膂力雄强,举手投足之间另有一套武功,变化巧妙虽不及中原武士,但直进直击,如用之于战阵群斗,似较中原武术更易见效。】

    丘处机与杨铁心交过手,虽然单打独斗能够胜出,但他事后承认:杨家枪法是兵家绝技,用于战场上冲锋陷阵,所向无敌,当者披靡。

    郭靖修习《九阴真经》后,降龙18掌的造诣甚至超越了洪七公。可与蒙古兵作战,18掌无用武之地,只有骑一匹高头大马,手执双矛,才能在战阵中左冲右突,威不可挡。

    援助郭靖守城时,周伯通、黄药师、一灯大师这等五绝顶尖冲入敌阵,双手互搏、弹指神通、一阳指都排不上用场,当时的画面是:

    【周伯通夺了两枝长矛,当先开路,黄药师和一灯各持一盾,倒退反走,抵挡追兵,四个女子居中,向前急闯。好在身处蒙古营中,敌兵生怕伤了自己人马,不敢放箭,少了一件最厉害的兵器,否则若在空旷之地,万箭齐发,周伯通、黄药师等便有三头六臂,又怎抵挡得了。七人边战边进,敌兵却愈聚愈多,数十枝长矛围着七人攒刺。】

    激战中,周伯通都流露出了绝望之念:“黄老邪,咱们三条老命,瞧来今日要断送在这里了……”

    最后的战果是:周伯通背上中了三箭,须眉头发,被火烧得干干净净,两人受伤甚是不轻。程英、黄蓉、瑛姑也均受箭伤。

    四、

    江湖的规矩是平等决斗,滥杀不会武功之人会犯下大忌。但战场却没有任何禁忌,为了胜利,三军主帅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蒙古兵攻城拨寨时,会驱赶敌方百姓为先锋,充当肉体盾牌。守城士兵略有手软,就会被混杂其中的士卒攻入城池。

    江湖人顾念生命,情势危急时,会遵循打不过就逃的宗旨。被训练过的士卒却是只接受号令的机器人,生死存亡早已不在念想。

    袁承志刺杀皇太极时,被数名擅于摔交擒拿的布库武士阻止。这些武士武功不精,却是死命出击。即便被打得鲜血狂喷,也是全不松手;金蛇剑削去半边脑袋,双手兀自抱紧他的小腿不放。

    袁承志如此精强的武功,还是不免失手被擒,此后再不敢轻身犯险。

    修习上乘武功,都有或多或少的负作用。

    练习少林72绝技,有走火入魔的风险,寺中200年来无出其右的玄澄大师就是为此而全身筋脉俱断。

    韦一笑练内功时,伤到了三阴脉络,自此每次激引内力,必须饮一次人血,否则全身寒战,立时冻死。以至落下个吸血魔王的恶名。

    政治家们个个自认天命攸归,又要摆出亲民的姿态,引导前仆后继的士卒舍身护士就足以安身立命,进而开疆拓土,当然不会以万乘之尊,冒着走火入魔的危险去修习什么上乘武功了。

    五、

    修习高深武功的,与考研进博国外镀金一样,是为了掌握生存技能,更好地在社会上攫取资源来享受人生。

    如丐帮,虽然公司业务经营得一塌糊涂,自唐代创建以来,庞大的员工一直沦落在社会的最底层,公司的支柱产业就是乞讨残羹冷炙,可帮主洪七公凭着降龙18掌和打狗棒法两项绝技在身,周历天下、享尽美食,还时不时潜入皇宫品尝国宴珍羞。洪七的前任乔峰虽说不怎么追求生活品味,可每顿2斤熟牛肉、整罐的女儿红从没缺过货。

    黄药师则能通过种种手段,把桃花岛霸为已有。奴役着来路不明的哑仆,将这块海岛建设成美不胜收的私家别墅。十里八乡的渔民根本不敢接近这片土地。

    郭靖和苗人凤不曾有过作奸犯科的传闻。可郭芙和苗若兰都是地地道道的富二代,她们的身着衣饰、出行风光绝不逊色于郭美美们。

    而田伯光和云中鹤之类有特殊趣味的,凭着绝顶的身手,穿堂入户来去自如、猎艳采花神鬼莫测,品断人间美色、享尽人世至乐。

    社会上的稀缺资源,都能靠一身功夫来轻松获取。

    但江湖人练功是为了超越自我,达到目标后,就会在自我的天地里平安喜乐,没有超越身外的特殊需求。

    欧阳锋孜孜以求的是武功天下第一,向来蔑视大金赵王的人间富贵。

    独孤求败找不到对手,离群索居,就能得到慰籍。

    萧远山日思夜想,只是如何手刃仇人,以泄大恨。一但数十年来恨之切齿的大仇人,一个个死在自己面前,心意满足之后,内心反生说不出的寂寞凄凉,只觉得在这世上再也没甚么事情可干,活着也是白活。只有投身佛门,才能得到心灵上的解脱。

    穆人清在协助李自成夺得天下后,就下令华山派门人不得朝中为官,全部还归江湖。

    江湖人有行善无数,也有作恶多端,但总体而讲,对人类社会并不能造成多么巨大的灾难。

    六、

    枭雄们满足了肉体的欲望,占尽世间风光,但为天下苍生谋福的雄心壮志却是永无止境的。

    耶律洪基是当世第一强国的皇帝。可他追求的是将南朝收列版图,名垂青史。

    成吉思汗打下了辽阔的疆界,但他的梦想:让全天下都变成蒙古人的牧场,在有生之年实现不了,只能郁郁而终。

    江湖对决,武功高低一试而知。

    败于萧峰手下,有内力比他深厚,招数比他巧妙的。但一到交手,总是在最要紧的关头,以一招半式之差而败了下来,而且输得心服口服,自知终究无可匹敌,从来没人再去找他寻仇雪耻。

    青城派输给了包不同,自知再练200年,也达不到他的水准,更别提挑战慕容家族了。是以只交待了两句场面话就偃旗息鼓,再不生复仇之念。

    柯镇恶与欧阳锋有血海深仇,可他从不想以一已之力与西毒拼命。

    但一国之主缺少亲身实践,对敌我实力永远没有正确的判断,他们总是幻想付出生灵涂炭的代价,来实现自己的抱负。

    北宋皇帝赵煦在太皇太后临终前,自觉终于摆脱羁绊,可以一展壮志,说道:

    【“奶奶,咱们大宋人丁比辽国多上十倍,粮草多上三十倍,是不是?以十敌一,难道还打他们不过?”】

    在这一点上,他甚至比不上契丹人耶律洪基。在楚王反叛,难挽败局时,他不忍玉石俱焚,曾想牺牲一已,解救同族苦难。

    【耶律洪基长叹一声,虎目含泪,擎刀在手,说道:“这锦绣江山,便让了你父子罢。你说得不错,咱们叔侄兄弟,骨肉相残,何必多伤契丹勇士的性命。”说着举起刀来,便往颈上勒去。】

    作为积贫积弱的大宋之主,赵煦却不能审时度势,只想着做一代明君之梦。

    心想的是如何破阵杀敌、收复燕云十六州,幻想自己坐上高头大马,统率百万雄兵,攻破上京,辽主耶律洪基肉袒出降。

    他完全预料不到,随之而来的崖山之败,就是政权易手,家族破灭的下场。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19 7:33:16    跟帖回复:
       沙发
    等有流量了,再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19 17:06:23    跟帖回复:
       第 3
    就看了个标题。
    江湖?
    哈尔滨的关大帅对张嘉译说:江湖上风大浪大,我们应该相互照应才是。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0 2:04:37    跟帖回复:
       第 4
        所以要学万人敌啊!你看项羽,一个人杀几百人跟切菜一样。要是他当年仔细学了万人敌,那估计韩信就没戏唱了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0 2:37:17    跟帖回复:
       第 5
    懂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0 5:15:11    跟帖回复:
    6
    孙悟空和闫芳的功夫那是了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7/27 20:17:22    跟帖回复:
    7
        冯军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按照我老家的规矩,人的肉体死亡三天之后才能被埋葬,据说是因为在人的肉体死亡三天之内,人的灵魂还在人间游荡。

        今天,是张扣扣被执行死刑后的第三天,他的父亲张福如坚决不肯领回他的骨灰盒来安葬他[1],那就让我以这篇惹人唾骂的短文送他安息吧。

        这篇短文要说的仅仅是“张扣扣真的不应该这么快死去”,换句话说,我仅仅认为他真的不应该这么快就被核准死刑并立即执行,而不是像著名刑法学家谢望原教授那样说“‘私力救济’切不可超越法律规定范围”。[2]

        毫无疑问,张扣扣的杀人行为根本不是什么私力救济(他完全不可能用他的杀人行为挽回任何法益!),也肯定是违反法律规定的犯罪行为,简单地说,他根本不应该杀害王家父子三人。但是,这篇短文关注的问题仅仅是:张扣扣因为其实施的杀人犯罪就应该受到死刑立即执行的惩罚吗?

        这篇短文并不是以应该废除死刑的理念为前提,而是以我国现行刑法总则和刑法分则规定着死刑为基础。

        换言之,我在这篇短文中力图以刑法教义学的方法来论说。我仅仅想以法治中国的未来视角诘问一句:张扣扣和准张扣扣们,真的应该这么快死去?!

        1

        张扣扣的母亲真的有过错并且是正当防卫的对象吗?

        北京大学法学院前院长朱苏力教授认为,“当年张王两家的纠纷是张母首先挑事(对人脸上吐唾沫),也是张母先用一米长的钢条击打王三的头,打破了王三左额左脸,王三随手捡起木棍还击,失手致张母伤重死亡。死了人,当然不幸,但王三并非故意,甚至有理由辩论和认定是防卫过当。”[3]

        正如著名刑法学家王政勋教授所言:“被害人的过错是影响犯罪人责任的重要因素,过错越严重,犯罪人的责任就越轻。”[4]如果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真的是首先挑事,存在过错,甚至王正军是在正当防卫中失手致张扣扣的母亲死亡,那么,法院判处王正军七年有期徒刑都会是错误的(一个未成年的行为人,因为被害人的过错,在防卫过程中过失致被害人死亡的,根据我国刑法第20条第2款的规定,对行为人免除处罚都是正确的),更不能说在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之死上存在冤情。

        但是,朱苏力教授的上述说法既不符合事实,也违背法律,是完全错误的。

        正如陕西省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员所认为的,“厘清23年前张扣扣母亲被伤害致死案对本案尤为重要,这不仅涉及到对张扣扣犯罪主观恶性的评价,还涉及到刑法和刑事政策在本案中的准确适用,更涉及到法治社会舆论监督与司法独立的关系,以及司法公信力的提升。”[5]

        然而,查清23年前张扣扣母亲被伤害致死案的真相,不能仅仅根据《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96)南刑初字第142号》中的描述。

        关于23年前张扣扣母亲被伤害致死案的案情,目前我获得的三份材料中均有记载。

        第一,根据《潇湘晨报》的记载,王正军的二哥王富军在张扣扣被执行死刑后回答记者的采访时说:“当时是我在路边乘凉,他母亲就朝我吐口水,当时年轻气盛就气不过,走的时候吐的,没吐上,我就没在意,就骂了一句,就几个小朋友在那,过了十几分钟她又返回来,又朝我脸上吐,我真的是忍无可忍,就给了她一巴掌。”记者问,之后呢?王富军回答说:“(汪秀萍)抓着我的衣领不松手,就耍赖,抓着我衣领就说我打她,我都没动手,后来就叫家里人过来了,离着不远。”[6]

        第二,根据《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96)南刑初字第142号》的记载,“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之妻汪秀萍过往与被告人王正军之母杨桂英关系不睦。一九九六年八月二十七日十九时许,汪秀萍路过被告人王正军家门前时给王的二哥王富军脸上吐唾沫,引起争吵后被告人王正军闻讯赶到现场,也同汪秀萍争吵并撕打。汪秀萍遂拿一节扁铁在被告人王正军的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王正军即捡一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棒,致汪倒地后于当晚二十二时许汪秀萍死亡。”[7]

        第三,根据《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的记载,“一是张扣扣母亲先向王富军脚边吐口水,后又朝其脸上吐口水,系该案事端的挑起者;二是张扣扣母亲接过其女递过来的扁铁击打王正军,是首先持械的伤人者;三是王正军是在头面部被张母持扁铁打伤流血后,才从现场捡拾木柴棒击打张母头部,属于突发事件中的临时起意。”[8]

        如果我们将上述三份材料中的记载联系起来看,就会获得23年前张扣扣母亲被伤害致死案的基本案情:1996年8月27日19时许,王家二儿子王富军与几个小朋友在自家门前的路边乘凉,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朝王富军坐的地方附近吐口水,口水吐在了王富军的脚边,但没有吐在王富军的脚上,由于汪秀萍以前与被告人王富军的母杨桂英关系不睦,当时年轻气盛的王富军气不过,就骂了起来,过了十几分钟汪秀萍又返回来,朝王富军脸上吐口水,王富军忍无可忍,就打了汪秀萍一巴掌。之后,汪秀萍抓着王富军的衣领不松手,说王富军打她,争吵并撕打过程中,王富军就喊家里人过来。王正军闻讯赶到现场,也同汪秀萍争吵并撕打。汪秀萍的女儿张丽波发现自己40多岁的母亲根本不是19岁的王富军和17岁的王正军兄弟俩的对手,遂递给其母亲汪秀萍一节扁铁,汪秀萍接过其女儿递过来的扁铁后,在被告人王正军的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王正军即捡一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棒,致汪秀萍倒地后于当晚22时许死亡。

        根据上面的基本案情,汪秀萍只不过是路过王富军家门前时朝地上吐了下口水,口水偶然地落在了王富军的脚边,王富军出于怨恨,就先骂了汪秀萍。身为人母的汪秀萍被晚辈一直辱骂后,生气地返回并向王富军脸上吐口水(没有证据表明:已经将口水吐到王富军脸上),王富军就朝汪秀萍脸上打了一巴掌。在汪秀萍与王富军争吵并撕打的过程中,王富军喊来了弟弟王正军。在王正军也参加到与汪秀萍争吵并撕打的过程之中时,汪秀萍感到势单力薄,不得不拿起女儿张丽波递来的扁铁进行反击,扁铁打在王正军的左额部及左脸部各一下,王正军随即捡起一根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致汪秀萍倒地并于3小时左右后死亡。

        很明显,先骂人、先打人的是王富军,过错在王富军身上,面临兄弟围殴进行防卫的是汪秀萍。但是,《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96)南刑初字第142号》认定汪秀萍存在过错,《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认为汪秀萍是案件事端的挑起者、是首先持械的伤人者。朱苏力教授继而认为汪秀萍是正当防卫的对象,都是在不当认定案件事实的基础上得出的错误结论。

        幸亏《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96)南刑初字第142号》没有像朱苏力教授所认为的那样,将张扣扣母亲被伤害致死案作为过失的防卫过当案件来处理,而是认定王正军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

        其实,认定王正军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会更合理。一个年满17周岁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基于冤恨,用一根胳膊粗细、2米长短的木棒,朝一位40多岁妇女人体中最为脆弱的头部猛击,不是认识并至少放任了会造成的后果发生?《汪秀萍尸体检验记录》载明:头部、额部、顶部、左右颞部皮下、肌层广泛出血,冠状缝分离,额部有5条纵向线形骨折线,其中最长为6.5CM,最短为3.5CM。猛击一棒造成5条最长为6.5CM、最短为3.5CM的骨折,可见用力之猛、用心之坚。

        2

        张扣扣真的杀害了多个无辜者?

        王政勋教授认为,对张扣扣应当适用死刑之所以是不言而喻的,是因为张扣扣杀死王正军的行为虽然带有复仇性质,可以从宽处罚,“但除了王正军之外,张扣扣还杀死了王正军的兄长和父亲,这两个人并未参与伤害致死其母亲的行为,将这二人杀死,不是复仇,而确实是滥杀无辜的犯罪行为。”[9]

        《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中也写道:“张扣扣将杀人对象的选择不仅仅指向当年的直接责任人王正军,而是肆意扩大了其泄愤的对象,直指王家另外三个无辜之人,事实上王富军只是因事未能回家而幸免于难。这样卑劣的行径,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报仇’,而是超出了普通大众情感承受力的‘灭门’,足见其人性泯灭的真实一面,对张扣扣这种滥杀无辜的行为理应依法严惩。”[10]

        如果张扣扣真的滥杀了无辜的王正军的父亲王自新和大哥王校军,我也认为,这符合我国刑法第48条关于“罪行极其严重”“必须立即执行”和第50条关于“故意犯罪,情节恶劣”的规定,应当对张扣扣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但是,王自新和王校军真的是无辜的吗?

        在邓学平律师问张扣扣为什么要向王正军、王校军、王自新行凶时,张扣扣解释道:“是老二先挑起来的,是老二先打我妈的,王三娃是用棒把我妈打死的主要凶手,王校军是王三娃打死人之后打通层层关系的幕后操作人,王自新就是煽风点火的人,没有王自新说的‘打,往死里打,打死了老子顶到’这句话我妈也不会死,所以我才要杀死王自新他们四个人。”[11]

        公诉机关认为,张扣扣的解释完全是虚假的。针对张扣扣解释的虚假性,《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做了令人费解的说明。

        “96年案件发生时张扣扣是否在场无证据支持。96年案卷中既没有张扣扣作为现场目击证人的证言在案,也没人证实其当时就在现场。其关于在现场目睹母亲被杀的说法无证据佐证。”[12]这是一个很令人惊愕的说法,原来张扣扣不在96年案件发生的现场!理由竟然是没有案卷材料来佐证!

        “张扣扣描述案发时王正军父亲王自新喊‘往死里打,打死我负责’,以及王正军二哥王富军将其母按倒在地进行殴打的情节,原判的七份证据均不能予以证实,至今也没有新的证据能够佐证。”[13]但是,殷清利律师的辩护词中指出:“据旧案张福如、张丽波等一方多次强调,当时双方有言语冲突后,王自新大声喊道‘给我打,出来我负责’。”[14]这是怎么回事呢?而且,张扣扣的父亲和姐姐现在在法庭上主张当时“王自新喊‘往死里打,打死我负责’”不是“新的证据”?

        “当年仅23岁刚参加工作的王正军大哥王校军利用干部身份干扰司法办案,以及原审审判人员徇私舞弊、枉法裁判的推断,均属主观臆断,没有任何证据支持。”[15]但是,“正卷(一)第104页对证人郭某忠、李某萍的《出庭通知书》的送达回证,显示是王校军(代收),时间为1996年11月29日。”[16]不是证人,又是被告人的亲哥哥,却能从法院领取证人《出庭通知书》,难道真的没有与法院某些人打通关系后实施徇私舞弊的犯罪包庇活动?

        虽然根据上面的证据并不能认定王校军实施了犯罪包庇活动,也不能认定王自新实施了犯罪教唆活动,但是,起码可以证明张扣扣关于自己不是滥杀无辜的解释并非空穴来风。而且,“是老二先挑起来的,是老二先打我妈的,王三娃是用棒把我妈打死的主要凶手”,张扣扣的这一解释明显是真实的,看看上述基本案情分析就不言而喻。

        另外,在刑法教义学上,王自新当时的行为可能成立不作为的故意杀人罪,也是值得重视的。王正军猛击汪秀萍头部的行为具有导致汪秀萍死亡的危险,但是,如果抢救及时,汪秀萍也许不会死亡。王富军的说法恰恰具有证明作用:“96年那个事,我母亲和张家母亲有纠纷,发展到打架,当时是因为抢救不及时,拖了两个多小时,当时(96年)农村的医疗环境很差。”[17]王自新是未成年人王正军的父亲,是防止王正军的危险行为造成实际损害的保证人,也就是说,王自新有义务及时抢救汪秀萍,如果王自新故意不及时抢救汪秀萍,致她因抢救不及时而死亡,王自新的行为就构成不作为的故意杀人罪。在不作为犯罪的意义上,王自新也很可能不是无辜的人。

        为了说明张扣扣上述解释的虚假性,《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中还提出:“张扣扣及家人既在96年案件庭审中不对事实和证据提出异议,又在之后漫长的22年间不提出申诉,但却在张扣扣疯狂杀戮王家三人后,即将面临法律严厉制裁时,才提出完全背离客观事实的所谓‘原判不公’,其意图不言自明:虚构事实刻意夸大对方罪责,颠倒是非有意忽略己方过错,营造‘司法不公’、‘救济无门’假象,打着‘为母报仇’的‘孝子’旗号,企图通过媒体混淆视听、欺世惑众,从感情上博取民众对所谓‘悲情英雄’的同情,以达到鼓动大众情绪裹挟司法,掩盖罪恶减轻处罚的目的。”[18]但是,为母报仇肯定不仅仅是旗号,而且,经查阅,1996年案件《宣判笔录》(1996年12月16日)载明“问:张福如,你上诉否?张福如答:我不服,要上诉哩!”[19]

        张扣扣并没有滥杀无辜的想法,更没有“灭门”的想法和主动。当时同样在家的杨桂英,虽然是王正军的母亲,但因为与23年前的案件无关,张扣扣并未对她有任何伤害举动。

        3

        对张扣扣进行精神障碍鉴定真的毫无必要?

        张扣扣的辩护人殷清利律师和邓学平律师都基于一定的事实提出张扣扣可能存在精神障碍,需要就其刑事责任能力进行专门的司法鉴定。

        殷清利律师提出的事实是:“《收押健康检查记录》中最下面一栏的备注中载明‘张扣扣体检查:前间壁心外膜下心肌损伤的可能性(可能是急性心肌梗塞),汇报周所后周所指示先收押’。之后第69页的心电图中也载明如下内容,并且还显示‘异常心电图’的字样。”[20]

        邓学平律师提出的事实是:张扣扣在口供中详细描述了他的心理经过,即,“王三娃用木棒将我母亲一棒打死,我也在现场,当时我年龄还小,只有13岁,我就想拿着刀将王三娃弄死,最后被我爸爸拉住了,当时我看到我妈鼻子口里都是血,心里非常痛苦,我就发誓一定要给我妈报仇,我还大声说:‘我不报仇,我就是狗日的。’从那之后一直到现在,我心里一直憋着这股仇恨。”[21]

        在“今天当庭,辩护人又申请启动精神病鉴定,并向法庭提交了三名论证专家出具的书证审查意见。”[22]根据袁尚贤、王晓慧和范秀花等三名权威法医学家和精神病学家出具的书证审查意见,张扣扣在作案当时属于限制责任能力,其辨认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减弱。

        据此,殷清利律师“向法院提出委托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相应鉴定意见。”[23]

        但是,一审判决和二审庭前会议合议庭对辩护人启动精神病鉴定的申请均予以驳回。理由是:“张扣扣无精神病家族史和既往史,其具有现实作案动机,作案前精心策划和预谋,选定三名被害人作为犯罪对象,事先跟踪、守候,作案中分别朝三名被害人要害部位反复捅刺,作案后逃避追捕,后又投案自首,表明其具有完全的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且一审庭审中思维清晰、对答切题,一审法院据此驳回对张扣扣作案时精神障碍程度的鉴定,符合法律规定。二审庭审中,亦未发现张扣扣有精神异常表现。”这是法院的司法判断,在已经有确切的司法判断的情况下,自然无须对张扣扣做精神病鉴定,张扣扣具有完全的责任能力。[24]

        然而,对张扣扣进行精神障碍鉴定不是没有必要的。根据行为人“作案前精心策划和预谋”“作案中分别朝三名被害人要害部位反复捅刺”“作案后逃避追捕”和“思维清晰”等类似现象,就作出行为人作案时没有精神障碍的结论,肯定在精神病学上站不住脚的。一个控制能力明显降低的精神病患者完全会事前踩点、准备工具,事中躲避、聚精会神地思考、反复捅刺,事后准确地推测并正确采取相应的对策。[25]

        不能认为“在已经有确切的司法判断的情况下,自然无须对张扣扣做精神病鉴定”。诚然,某一案件中的行为人是否存在精神障碍,最终是由审理该案件的法官来判断的。但是,在存在表明行为人可能存在精神障碍的一定线索时,法官就应该启动精神病专家鉴定程序。在事关被告人生死的案件中,当辩护律师提出被告人存在精神障碍的怀疑,甚至出示了有关权威专家的鉴定意见,并申请法庭组织相应的专家鉴定时,法官仍然以自己的普通生活经验和一般知识做出被告人无精神障碍的司法判断,进而以存在“确切的司法判断”为由,拒绝启动针对被告人的精神病专家鉴定程序,是完全错误的。法官最终判断的,是精神病专家的鉴定意见是否依据充分、程序合法等问题,而不是精神病专家的鉴定意见在内容上是否符合自己的生活经验和一般知识。无论如何,法官不能用自己的普通生活经验和一般知识来否定精神病专家的鉴定结论。

        其实,在张扣扣一案中,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确认的是:“张扣扣对其母被王正军伤害致死始终心怀怨恨,加之工作、生活多年不如意,心理逐渐失衡。”问题是,“心理逐渐失衡”的内容和后果是什么呢?“心理逐渐失衡”与“精神障碍”的关系如何?“心理逐渐失衡”是否导致了应急性精神障碍、被害妄想或者精神偏执?

        张扣扣在作案时是否存在使其刑事责任能力降低的精神障碍,这个问题真的需要精神病学专家来回答。现代的精神病学专家肯定有办法鉴定出活着的张扣扣是否存在影响其责任能力的精神异常状况及其程度。但是,在张扣扣的肉体死亡之后,精神病学专家也能通过量子纠缠的方法鉴定出张扣扣的精神状况是否异常,这种美好的愿望,按照有些人的声称,至少要等几十年才能实现。

        4

        量刑时真的可以无视人的好坏?

        殷清利律师提出,张扣扣本质上不是坏人,在对他进行量刑时,应当考虑这一点。

        殷清利律师的依据是:“《社会危险性情况说明表》中明确标注张扣扣为初犯。另外张扣扣2001年12月1日批准入伍,成为武装警察部队的一名战士,士兵军事训练成绩为优秀,2002年12月起升任副班长,被评为团级优秀士兵。”[26]张扣扣还是“集团工作标兵”,“他和同事相处都很好,平时和同事也没发生过矛盾,他这个人做事尽职尽责”等。[27]

        但是,朱苏力教授却说:“就算你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与行凶杀人有关吗?法官能就此判决:因为张扣扣本质是个好人,我们判他死缓或无期?”[28]

        一些人肯定也会像朱苏力教授那样说,是的,这一切的确与行凶杀人的定罪无关,但是,它们与行凶杀人的量刑有关,这在中外刑法理论上和刑法规定中都毫无疑问。假设好人和坏人犯下同样的罪行,对坏人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那么,对好人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甚至无期徒刑,是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这属于刑法学的常识。

        5

        社会正义真的得以伸张?

        有见解认为,“司法应当得到绝对的尊重,尊重生效判决就是尊重法律。”[29]也有人认为,对张扣扣执行死刑是伸张了社会正义。

        正确的说法是“生效的法律应当得到绝对的尊重,因为她是社会正义的化身。”但是,不能把生效的法律等同于生效的判决。一个生效的判决,如果是违背事实或者违反法律的,就不应当得到尊重,更不应当得到绝对的尊重,尽管它应当得到绝对的服从,直至它失效之前。

        在张扣扣的母亲是否真的存在过错、张扣扣是否真的杀害了无辜者等问题没有得到合法解决之前,就立即执行对张扣扣的死刑,就真的不能说伸张了社会正义,我国现行刑法决不容许如此操作涉及人类尊严的死刑!

        附带说一句,邓学平同志和殷清利同志都是极其优秀的律师,我认真地阅读了他们分别撰写的两个辩护词之后,感到的确是精彩之作,有理有据,文情并茂,贬其为“极端偏颇”的“赝品”,污其用“一堆纯属虚头巴脑的民(社)科类辩解”来“混淆视听”“蛊惑民众”[30],实在太失公允。他们用外国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和中国古代的社会制度来论证自己的主张,真的有什么不对吗?朱苏力教授可以用中国古代的“存留养亲”来论证药家鑫必须活着,[31]邓学平律师就不可以用中国古代的“父之仇弗与共戴天”来论证应该对张扣扣刀下留人?!

        黑格尔在其《历史哲学》等著作中表达过一个意思:中国人放弃了反省和独立,因为受到他们民族循环往复的错误的折磨,已经懒于追求真理,一直处于人类的幼稚状态!至少就我这一代的中国法律学人而言,他的这一表达并非属于恶意的诋毁!

        注释

        1.当记者问:“你见到骨灰盒了吗?为什么不要?”张福如回答:“没见。我不要,放在他们那里,他们这是冤案,我不服气。”参见《潇湘晨报》7月17日报道:《张扣扣最后说了一句话》,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39383752550831031&wfr=spider&for=pc

        2.法学专家谈张扣扣案:《“私力救济”切不可超越法律规定范围》,2019-07-19 19:26:52 来源:新华网。

        3.苏力:《评张扣扣案律师辩护词:法律辩护应基于案情和事实》。

        4.王政勋:《张扣扣案的法理与人情》。

        5.《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

        6.《潇湘晨报》7月17日报道:《张扣扣最后说了一句话》,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39383752550831031&wfr=spider&for=pc

        7.《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96)南刑初字第142号》。

        8.《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

        9.王政勋:《张扣扣案的法理与人情》。

        10.《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

        11.邓学平:《张扣扣被控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案一审律师辩护词》。

        12.《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

        13.《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

        14. 殷清利:《扣问真相——张扣扣另一辩护律师辩护词》。

        15.《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

        16.殷清利:《扣问真相——张扣扣另一辩护律师辩护词》。

        17.《潇湘晨报》7月17日报道:《弥补不了我三个亲人的命》,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39383752550831031&wfr=spider&for=pc

        18.《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

        19.殷清利:《扣问真相——张扣扣另一辩护律师辩护词》。

        20.殷清利:《扣问真相——张扣扣另一辩护律师辩护词》。

        21.邓学平:《张扣扣被控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案一审律师辩护词》。

        22.《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

        23.殷清利:《扣问真相——张扣扣另一辩护律师辩护词》。

        24.参见王政勋:《张扣扣案的法理与人情》。

        25.参见《德国波恩州法院关于一起故意杀人未遂案的判决书》,载冯军主编:《比较刑法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443页以下。

        26.殷清利:《扣问真相——张扣扣另一辩护律师辩护词》。

        27.殷清利:《扣问真相——张扣扣另一辩护律师辩护词》。

        28.苏力:《评张扣扣案律师辩护词:法律辩护应基于案情和事实》。

        29.《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出庭检察员意见书》。

        30.苏力:《评张扣扣案律师辩护词:法律辩护应基于案情和事实》。

        31.参见朱苏力:《从药家鑫案看刑罚的殃及效果和罪责自负》,载《法学》2011年第6期。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江湖与战场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