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控告
10611 次点击
15 个回复
君君2018 于 2019-08-09 19:13:5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以案说法
    

    谁来监管江苏省淮安经济开发区政府和公安滥用

    职权,非法拘禁、非法行拘控告人充当黑恶势力的

    保护伞,赤裸裸的违法犯罪行为?

    尊敬的中纪委监察委领导:

    请求依法查处追究江苏省淮安市经济开发区政府南马厂乡政法委书记蔡红军和公安派出所副所长张大伟,科员, 于志祥,违反群众纪纪,工作纪律,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绚私舞弊。不依法履行职能,违反秉公用权。非法拘禁、非法行拘控告人违法犯罪的刑事责任。1.撤销淮安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取保候审决定书,赔偿一切经济损失.2.停止名誉权的伤害。

    控告人,刘素梅,女,汉族,1964年10月24日生,住江苏省淮安市经济开发区南马厂乡新东花园3一4一304室身份证号码32082819641024502x手机号码:15950353220。

    被控告人,蔡红军,江苏省淮安市经济开发区南马厂乡政法委书记。(滥用公权力,指使公安非法打压控告人,打压维权公民,只解决反映问题的人,不处理反映问题的事,至今还扣押控告人的身份证和手机)。

    被控告人,江苏省江苏省淮安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局长。(姓名不详,职务违法犯罪)

    被控告人,张大伟,江苏省淮安市经济开发区南马厂乡派出所副所长警号:083217。(职务违法犯罪)

    被控告人,于志祥,江苏省淮安市经济开发区南马厂乡派出

    所科员,警号:083219。(职务违法犯罪)

    诉求:

    1. 要求依法对被控告人蔡红军的滥用职权无法无天实施对控告人一次又一次非法拘禁的违法犯罪进行督办追责问责,追究刑事责任。

    2. 要求对被控告人蔡红军藐视宪法,以权代法,滥用公权力以人治取代法制,并滥用公权力和警力维稳打压和非法拘禁控告人,只解决反映问题的人,不处理反映问题的事。手段极为恶劣,骇人听闻,触目惊心。淮安市经济开发区党政领导人监管不力、失职渎职,听之任之、有法不依,形成一个造假、腐败、庇护、威胁、恐吓、拘留、软禁、非法拘传、对举报的控告维权公民无罪定为有罪,制造冤假错案,手段特别残忍极其恶劣,己经形成违宪违法的腐败集团。要求对非法拘禁控告人,严重的职务违法犯罪进行督办追责问责,追究被控告人刑事责任。

    3. (1)要求对被控告人蔡红军非法打压正常维权公民,2019年8月5日在控告人所住的区域到处张贴散布控告人是《严重失信信访人信息曝光》的像片与文字,诽谤、污辱控告人,胡说八道说什么(信访事项己处理终结,信访人因违法上访被公安机关依法训诫后,仍多次进京越级走访,扰乱了正常信访秧序)请问蔡红军你给控告人终结了什么?违反那条法律被公安机关训诫?在什么地方?训诫书文号是多少?所编的莫须有训诫书有本人签字吗?归根结底说穿了就是被控告人终结了控告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断章取义用信访事项这个盖头布,阻止、剥夺控告人依据《宪法》向国家任何部门和机关检举、控告、申诉的权利,断章取义的拿信访条例说事,利用信访条例,把信访条例凌驾于《宪法》之上,严重地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条,“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2)要求被控告人蔡红军停止对控告人侵害,被控告人严重地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条规定: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严重地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一章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

    4. 江苏省淮安市经济开发区南马厂乡政法委书记蔡红军在控告人关押期间,好像看守所是蔡红军自家开的一样,三次去看守所洋洋得意、得意忘形非法提审、羞辱、诽谤、恐吓、控告人,最为令人愤怒的是要求控告人,被拷住手拷的双手举过头顶要我向他投降的架势给他用手机摄像,严重地侮辱了控告人的人格和尊严。可见日本法西斯的手段在这里重演,令人不齿,禽兽不如的日本武士道后代。

    事实和理由:

    1. 在2011年5月份强征土地非法拆迁过程中,南马厂乡书记宋国顺带领社会闲杂人员几十名来我家骚扰,采用卑鄙无耻的手段,不给我们全家人休息,其中两个男的一个是乡里的华乡长,还有负责拆迁的马玉华要逼迫我们同意征地和拆迁,竞然厚颜无耻爬到我这个妇女的床上一起休息,过一会把床弄得很大声音,不给我休息,就这样在我们家折腾了近一个多月,地方政府这种可耻卑鄙无耻的行径,我女儿胆小被惊吓得精神失常,后来去江苏省南京脑科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到省脑科医院和淮安市第三人民医院多次住院医治,买了很多进口不报销的药品,花了近三十万元钱,我们家人花费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给我们的孩子造成终身伤害,家人整天背着严重的精神负担。造成我的女儿终身残疾(二级)的后果,令人触目惊心。

    2.控告人因2011年我乡在征地拆迁中无征地批文,非法征地拆迁补偿不到位一事,于2018年5月4日,2018年5月9日,2018年10月27日,2018年11月16日四次向国家信访局投诉,江苏省淮安市经济开发区南马厂乡政府的回复都在造假,都没有控告人签字,回复的淮政发{2007年}33号文件,江苏省{2006}年57号文件,驴唇不对马嘴,我投诉的是应征我家的土地有没有政府的合法的征地批文,而南马厂政府,做贼心虚,拿市政府和省政府补偿标准来应付忽悠国家信访局,此地无银三百两,欺下瞒上,都是胡编的。出于无奈,控告人依法按程序于2019年5月份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41条去北京反映诉求,在2019年6月3日,蔡红军带领十几名雇佣北京黑社会带有黑社会性质的黑保安6名不法分子,无任何手续,没有出具任何搜查证,非法抢去控告人的身份证和手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37条,38条、40条、41条之规定。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身份证法》从祖国首都北京强行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