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prprprpr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血源研究】玛利亚的秘密与人类的原罪
1769 次点击
1 个回复
prprprpr 于 2019/8/13 5:27:0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游戏天地
    玛利亚,作为《血源诅咒》这个游戏里人气最高的角色之一,她的身份虽然在本篇里从来没有出现,但是作为她的化身之一的人偶,却一直陪伴着我们从梦境的始,到梦境的终。即便是结局雅南日出里的苏醒,玩偶仍旧是带有留恋地祝福着苏醒后的我们。所以当我们第一次见到玛利亚时,那种熟悉感便是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大喊一声——师姐,你别动,我们先来合个影!我是你的小迷妹啊!

    这是我第一次在游戏里体会到什么叫做“于无声处听惊雷”,若不是我们对玩偶的情感极深,便不可能在见到玛利亚时有一种故人重逢的感受。

    宫崎英高的游戏里经常喜欢用人物的重像,例如《只狼》里,巴与丈是只狼与九郎的重像,例如《黑暗之魂》里,薪王是葛温的重像。而玛利亚是我在宫崎英高的游戏里见过拥有重像最多的,也是整个《血源诅咒》里,最矛盾的人。

    她是猎人梦境里人偶的重像,同时也是该隐城的血之女王的重像。她因仰慕杰尔曼而加入猎人这个组织,但是同样也因为见识到猎人在小渔村的残忍行径后,而把自己深爱的武器——落叶(日语)丢入到井中的来表达自己的忏悔。

    她来自该隐城,明明是贪恋着血的贵族,但是她却十分厌恶自己对血的贪恋。她的家乡被教会的行刑队所毁灭,但是她却仍旧在教会所属的实验大楼里镇守。

    她受实验大楼的病人所爱戴,病人们希望听到她的声音。但是她也知道这些病人是无法医治成功的,把自己反锁在星辰塔楼里。她明明厌恶杀戮与鲜血,但是她却成了杀戮与鲜血的起始秘密的守护者。

    她明明应该已经死去了,但是在我们碰触她时她却又死而复生活了回来。玛利亚本身就是整个《血源诅咒》所表达的思想矛盾的整合体,所有的事情都纠结在一起,不知是好是坏,不知是对是错,玛利亚不知道,所以她身陷其中。

    作为游戏的主角的我们也不知道,所以我们也只会被那句草草的留言——“寻找苍白之血(「青ざめた血」を求めよ),以更好的完成狩猎(狩りを全うするために)”而牵着鼻子走。

    

    究竟我们为何要去找苍白之血,它又是什么?我们似乎完全不清楚,只能通过自己的行动一步又一步地深入到梦境深处,碰到与我们一样,在梦境里寻找秘密,寻找解脱甚至是杀戮的其他人。

    他们做了不同的选择,而我们每个玩家也自然而然地通过结局选择了不同的道路。那么玛利亚究竟为何要独守星辰塔楼呢?又是谁杀了玛利亚呢?那些在实验大楼里的病人跟玛利亚究竟又是什么关系呢?而玛利亚的秘密究竟又是在掩盖什么呢?

    这一期进入《血源诅咒》研究的第四期——玛利亚守护的秘密与人类的原罪。

    秘密隐藏于真相之中

    是的,并非是真相隐藏于秘密之中,而是秘密隐藏于真相之中。寻求秘密之人或许能够揭开隐藏的秘密,但是未必能够寻找到真正的真相,秘密只不过是掩盖了或多或少的部分真相,而并非全部。进入老猎人的噩梦当中,首先接触到的可对话的 NPC 的名字叫西蒙。

    而西蒙则很明确地告知了我们:“你感觉到存在于噩梦中的某个秘密,而且没办法放任不管。但要小心,秘密总有成为秘密的理由。而且有些人不会乐见它们被揭开。特别是那些见不得人的秘密。”

    

    由此刻起我们便知晓了这个噩梦的深处隐藏着秘密,只要我们继续前行,秘密终究会被揭露。几乎整个猎人的噩梦里,西蒙成了追逐秘密的指引者,总是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出现在一旁,并告之我们下一步揭开秘密的关键又在何处。

    在剑圣路德维希处、在玛利亚处、直到在小渔村的最深处,他都一直陪在我们身边。直到西蒙被教会杀手——布拉多刺杀死亡。

    

    之后,揭露秘密的路途下便只剩下了我们独自一人。击败布拉多的袭击后,我们穿过了暗道,进入到迷雾当中,终于见到了小渔村最深处隐藏的秘密了,一个真实存在的上位者的尸体——科斯。

    

    而这便是猎人噩梦所要掩盖的秘密。那么教会与猎人为什么要掩盖科斯与小渔村的存在呢?仅仅是因为对小渔村的屠杀吗?他们又对科斯做了什么以至于西蒙会告诉我们:“你知道为何猎人会被吸引来到这场噩梦吗?因为这场噩梦就是因为他们的罪行而生的。”

    

    实验病房与寄生虫

    在进入到小渔村前,我们可以见到渔村的祭祀,这个祭祀会一边行走,一边嘴里念念有词道:“拜尔金沃斯,拜尔金沃斯,亵渎神明的凶手、嗜血的恶魔。”

    

    可见在袭击小渔村时,猎人从属的是拜尔金沃斯,而并非之后的治愈教会。因此我们可以在拜尔金沃斯附近,看到有穿着病人服装的白色衣服的敌人瞳之苗床。

    

    这个敌人存在的最主要的目的是生成眼睛。而之后在从属于治愈教会的实验大楼里,我们也见到了类似于拜尔金沃斯附近的敌人一样的病人,同样的一身白衣,同样的膨胀的脑袋。 这些信息都表明了,实验大楼的实验是拜尔金沃斯的后续。

    

    只不过这些实验并非再是简单的瞳之苗床了,而是精灵的苗床。正如同我们在击杀实验大楼里血之圣女的爱德琳得到的卡尔符文苗床里的描述一般:“契约之人将成为仰望星轮树的枝干,身体内部将作为‘温床’成为精灵的住所。”

    

    从爱德琳死亡后得到的符文便是告之了我们最终的答案——这些病人最后所要转化的形态之一就是星轮树的枝干。

    而我们之前的解析早已证明了,无论是威廉大师以人类之身挤身于上位者的行列,还是治愈教会的劳伦斯认为人类必须转变形态才能挤身于上位者的行列,都表明了最后研究的结果是让人类进化为上位者。

    因此,转化为星轮枝干并非是实验大楼的最终目的,而只是阶段性的目的。最终目的仍旧是进化为上位者。所以我们才可以在星轮树的庭院里看到一群准备进化为上位者,但是却没有成功的失败品。

    

    我们跟实验大楼里的病患对话,有一个病患会明确地跟我们说:“你有没有听见大海那诡异的翻腾声?犹如暴风,又好像落雨。无必轻柔,有如落下的水滴。它在我内心深处发出阵阵嘶吼。它现身了,从我内心迸发出来。”

    

    我们给爱德琳脑浆后,她也会告诉我们:“你也听见了吗?那粘稠的声音,犹如天空般清澈。不知道在海洋底部的深处,水是否也是这样滴滴答答的。”

    

    这两条信息都指向了造成病患异常的两个因素,一个是海洋,另一个是声音。在科斯的寄生虫里明确地说了:“被弃置于海岸的上位者科斯的遗体,大量的小型寄生虫在其内部筑巢。”

    

    而实验大楼的背后,玛利亚隐藏的秘密指向的则是小渔村,以及小渔村最深处的科斯。病房里的病人的异常都直接来自于科斯体内的寄生虫。正是这些寄生虫让实验大楼的病人发生了异常,即便是头颅与身体分离了,还能够继续存活,甚至是对话。这如同在禁忌森林里的蛇人一样,被寄生的物种依旧可以存活。

    

    而在DLC里增加的联盟这个群体,他们的卡尔符文的作用就是能够看到血液里的害虫。

    

    同样的他们也认为人类病变的原因不是血液,而是血液里的害虫。这些信息都表明了,人的血液里不光承载了能让血之女王诞生血之子的血污,还有能被联盟视为人类病变的原因的根本——害虫,也就是寄生虫的另一种变种。

    是科斯的寄生虫融入人类的血液后,血液这个足以承担上位者与人类传承的液体变得更加复杂了。而这同时也是老猎人噩梦所要隐藏的秘密之一。

    内部之眼的真实存在

    我们想要使用卡尔符文,这种“不经由血液而生效的神秘力量”,必须在游戏里取得一个道具——符文工场工具。在这个道具里有着明确地描述:“可将卡尔符文烧于脑内,得到其神秘的力量。”

    

    如果按照我们现实里的逻辑,这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不过《血源诅咒》这个游戏,你已经见识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了——有超越人类的上位者,也有由人类而转化的野兽,所以要打破我们现实里的逻辑束缚。

    卡尔符文确确实实是要烧到脑袋里才可以生效。那么接下来的另一个问题产生了,如果烧到脑袋里,那么我们通过自己的双眼是看不到卡尔文字的,又如何让其产生作用呢?于是,另一个对应的眼睛就呼之欲出了——脑内之眼确确实实也是存在着的。

    无论是脑浆里所记载着的:“据说脑液是脑中将要形成眼瞳时最初的悸动。”

    

    还是爱德琳在吞噬了三个脑浆后的言语:“啊!我看到了某种形状。我的向导,你那扭曲并变形者的声音是如此清晰,我听见了。这是属于我的启示……只属于我。”

    

    路德维希的引导也同样记载着:“路德维希闭上双眼时看见黑暗,或可能是一片虚无,并从中发现微小的发光体。”

    

    这些信息都表明卡尔符文的产生都是来自于内部之眼的形成后,看到的脑内独有的形状。这也就是几乎所有的卡尔符文都会记录的言语:“根据非人之声转录而成的卡尔符文。”这是声音与视觉的联系在一起的一种手法,脑中直接可以听到非人的声音,同时内部之眼也能看到对应图形的产生。

    这也是为何,有的卡尔符文是清晰的,有的卡尔符文是模糊的。毫无疑问,在游戏里我们唯一一个看到卡尔符文如何产生的流程,就是体现在爱德琳身上。她产生卡尔符文的方式,我们也都明白了:不断地吞噬他人的脑浆后,脑内自然而然地形成了清晰的符文,而实验大楼里之所以会产生独特脑浆的原因,无论是我们在实验大楼里看到的各种血疗的仪器,还是脑浆里的说明:“暗淡变形虫状的脑浆。”

    

    这些信息都表明了,寄生虫混入了血液当中,并最终导致了头部胀大这种疾病的发生。如果按照这种游戏里现有的证据进行推断,所有符文的产生则都是由包含寄生虫的脑浆,在脑内先形成独有的声音而后脑内之眼逐渐形成后,才会看到独有的形状。至于为何寄生虫会在脑内发出声音,我这里借鉴一本如今在研究《血源诅咒》都比较认同的参考物——《天使的呢喃》这本书。

    

    这本书详细说明了寄生虫之所以能让人听到脑内的声音,在于无数的寄生虫会在大脑表面一边爬行,一边吞噬脑浆,而声音则是无数的寄生虫在大脑爬行与吞食时所发出来的声音。于是所有的关于脑内之眼与卡尔符文的信息关联在了一起。

    人类的血液随着科斯的死亡,混入了大量寄生虫,而这些寄生虫会隐藏在人类的血液当中,仅仅会侵蚀自己。

    但当血疗发生的时候,寄生虫便随着血疗而寄生到许多人的体内。再随着血液侵蚀人类的大脑,并让人类的大脑膨胀,最终形成精灵的温床。

    同时脑内之眼逐渐形成,卡尔符文的样子也会逐渐清晰。最终通过脑内之眼,看到自己所属的卡尔符文。而所谓的非人之声不论是否真的是上位者的声音,但肯定包含了寄生虫吞食大脑的声音。从此刻起,人类通过内部之眼,先看到脑内的卡尔符文,再去通过真的双眼去看外部的世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的人已经不再通过自己的双眼去看这个世界了,

    

    开始倾向于内部之眼,这也就是为什么,你在游戏里无论是威廉大师还是神父等一部分人,他们的眼睛都特意被遮盖着。

    

    因为对他们而言只有内部之眼才能看到世界的真相。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进入实验大楼的时候,第一个遇见的病人,就在寻找他的眼睛。

    

    是的,受到寄生虫感染的人,脑部发生变化后,五官最开始的消失就是外部的眼睛,最后的形成也同样是爱德琳所交代的内部之眼,脑内之眼。 正是因为内部之眼通过卡尔符文看到了不同的世界的真相,所以装备堕落的人能看到血污,装备了不洁的人能看到害虫,装备了怪兽拥抱的人会发现自己变为了野兽。

    玛利亚死亡与守护的秘密

    我们在进入到实验病楼前,在这里可以遇到与我们一样探寻噩梦秘密的西蒙,跟他言语,他会告诉我们:“这就是崇尚鲜血及讨伐怪兽的治愈教会的真面目。但这还不是全部,你在寻求噩梦当中的秘密,对不对?那么你就必须这么做。爬上星辰钟塔,然后杀了玛利亚,她隐藏了真正的秘密。”

    

    注意这里说的是,杀掉玛利亚。但是在正式版里我们真到了塔楼时,却发现了玛利亚已经死了。这里仍旧是赶工期导致的一个小bug。

    我们恢复到原来的数据时,第一次进入到星辰钟塔时,玛利亚并没有死去,她见到我们以后,会对我们说道:“啊一个猎人,真让人出乎意料。教会的秘密已经被揭露了。”

    

    是的,正如西蒙所说的,猎人噩梦一共有两个秘密。第一个秘密,治愈教会的真面目,并不是通过血疗来治愈他人,而是通过血疗来进行实验。这一点,玛利亚并没有否认。

    当我们继续追问的时候,玛利亚却回答道:“噩梦与秘密,它们只能指引你到此。现在你可以离开这里了。尊重猎人格尔曼的愿望,此地没有你的敌人。这屋子里的遗物就当是给你的送别礼。让它们成为你的力量,回到狩猎中吧。善良的猎人。怎么了,我的猎人,听不到狩猎的呼唤吗?还是想要从这噩梦的深处获得更多?即便需要杀死我才能获得?”

    

    如果大家熟悉《黑暗之魂3》的画中世界的 DLC 的话,就能发现这里的对话与《黑暗之魂3》里的修女——芙莉德的对话剧情几乎是完全一样的。同样的,芙莉德的背后藏着燃烧画中世界的火焰的秘密,而玛利亚背后是否藏着造成雅南兽疫泛滥以及陷入梦境的秘密呢?

    当然,答案肯定是,否则便不会把玛利亚安排到如此重要的位置。

    在删减的片段里,如果我们答应了玛利亚,就此离开噩梦,再次碰到另一个探索噩梦秘密的西蒙的时候,他会说道:“下不去手吗?你可真天真。”

    

    等我们再次回到玛利亚的钟楼时,她就已经死去了,再接下来就如同正式版里的剧情一样。我们触碰已经死去的玛利亚,但是她仍旧能够重新复活,并阻挠我们前进。玛利亚的死亡并非杰尔曼还是他人造成的,仅仅是被我们玩家杀死,或者被西蒙杀死而已。

    死亡后,我们再去碰触玛利亚便会听到她再熟悉不过的话语:“应该让尸体好好安息才对。我清楚得很,那些秘密确实让人难以抗拒。看来只有安息,才能治愈你,使你从那失控的好奇心中解脱出来。”

    

    战胜玛利亚,从她身上得到星象盘后,终于打开了噩梦深处的秘密,也正如星象盘所言的:“将星象盘举向星辰钟,星辰钟便会开始运作,并向好奇的入侵者展现秘密。”

    

    所谓的隐藏的秘密,我们也都早已知道,这便是老猎人噩梦里最后的一个区域——小渔村。这个秘密正如同西蒙死前的话语一般:“这座村落是真正的秘密,是古老原罪的证明。它一直滋养着猎人的噩梦。请你终结这场恐怖……我们的祖先犯下了原罪又如何?我们猎人没办法永远承受这份重担。这不公平,一点也不公平。”

    

    那么西蒙所说的古老原罪到底是什么?为何让玛利亚永远守护在这个,为何又让西蒙宁愿死亡也要探索下去呢?

    古老的原罪来自于人类的贪婪

    在血源研究的第一期已经讲述了,因为雅南女王拒绝生下血之子导致了苏美鲁文明的毁灭。自此以后,无论是苏美鲁后裔的雅南,还是该隐城都未曾跟上位者有过太多的接触,仿若在这长久的时期里,上位者消失了一般。

    直到拜尔金沃斯的时代,学者拜尔金沃斯发现了雅南城下的古墓后,上位者所遗留下来的信息才重新被挖掘出来,例如在中空的幻象外壳里记载着的:“软体生物作为上位者的前兆为人所知。软体生物存在很多种,治愈教会将它们统称为精灵。”

    

    这时,精灵这个词开始频繁出现在游戏里。而在苗床这个符文里描述道:“身体内部将作为‘温床’,成为精灵的住所。精灵的引导,想必会带来更近一步的发现吧。”

    

    这里所谓的精灵无论是寄生虫还是所谓的软体生物,都表示了,人类的体内成为了这些精灵的住所。而科斯的寄生虫里也明确说了:“据说这些虫子会刺激‘温床’的精灵。”

    

    装备上苗床后,使用科斯的寄生虫这个武器,才可以发射出来触手。寄生虫能够刺激到精灵这个信息,终于无论从文本上还是游戏内容上都得到了证明。在伊碧塔丝的预兆里则记载着:“以作为上位者的前兆为人所知的软体生物、精灵为媒介,可以召唤被遗弃的上位者——伊碧塔丝的一部分。”

    

    因此可知通过所谓的精灵确实能够跟上位者进行某种联系甚至是召唤其中的一部分出现。在脑浆里记载着:“在治愈教会的初期,上位者与海关联在一起,因此头的患者会让自身充满水,以聆听海的声音。”

    

    这时我们确定,治愈教会初期以及拜尔金沃斯时期,他们唯一见到的上位者只有科斯的尸体,同时他们认为上位者是来自于海洋里的。这也是为何我们可以在实验大楼里看到,无论是建筑物的装饰品,还是爬行的病患都是仿照小渔村的居民的样子的原因。

    只有在星轮树的庭院里,我们见到了转换上位者但是却未曾成功的失败品。但是这些失败品的样貌并非像小渔村的鱼人,反而更像从宇宙而来的上位者——星界的使者(星界からの使者)的样貌。

    

    于是信息发生了转变。此时再去看对应的信息,在苗床里记载着:“契约之人将成为仰望星轮树的枝干。精灵的引导,想必会带来更进一步的发现。”

    

    而在上面的伊碧塔丝的预兆里已经提到了,作为软体生物的精灵可以关联到上位者的信息,都表明了这更近一步的发现,则是引来了的宇宙里上位者,他们自然包含着最明显不过的宇宙之女,星界的使者。更包含着雕刻在治愈教会门前的亚弥达拉。在召唤亚弥达拉的扁桃状石头上记载着:“格子状的畸形石头,也许是颗陨石。”

    

    把猎人引入梦境的月之魔物,自然也是毫无疑问来自于月亮之上。同时在远方的召唤里也明确记载了:“很久以前,治愈教会使用幻象以达高层的黑暗,但无法与宇宙之外的外部领域取得联系。”

    

    这都表明了,治愈教会早已跟宇宙里的上位者取得了联系,并且还想继续扩大范围,扩大到宇宙之外。而这一切的原点就是,发现了小渔村的上位者——科斯的尸体。

    科斯的尸体里的寄生虫让人类找到了体内的内部之眼形成的方法,由人类转化的星轮树可以刺激上位者相关的精灵,这些精灵几乎都是从古墓里发掘出来的,通过这些精灵达到跟上位者取得联系的方式。最终造成了许多上位者从宇宙而来,降临到了这个位于遥远东方,坐落在孤立山谷之中的城市——雅南。

    由于上位者的到来,兽化的继续严重与进化的不可逆转的道路再次被打开。人类被打断的进化的旅途,从雅南女王死后的那一刻,终于在此时又被接续了起来。

    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治愈教会保留了大量的各种类型的血液,人类的兽化,人类的进化,人类的梦境开始不停地发生了改变,并且人类再也逃离不开了。也正如渔村祭祀的诅咒一般:“对他们施与血的诅咒,还有他们的孩子。子子孙孙,永世受难。”

    

    科斯的心愿

    隐藏在小渔村最深处的秘密,也就是拜尔金沃斯时期终于把已经关闭的潘多拉魔盒又再次强行打开,而这一切的起源,便是科斯的尸体。科斯究竟为什么会死去,尸体为何被冲上岸,这些谜题我们是无法揭开的,或许是种巧合,或许这也是宿命。雅南终究逃离不了兽化与进化的选择。

    谜题的解开,并不能让我们得到全知的答案。那么从科斯肚子里爬出来的所谓的科斯的孤儿,究竟是谁?我们在所有的第三脐带里都能明确地看到对应的信息:“上位者都失去了孩子,同时也在寻求着孩子。”

    

    上位者并不能生孩子,他们必须借助比他们低等的人类来生出孩子。那么这个从科斯肚子里爬出来的科斯的孤儿究竟是什么?是科斯的孩子吗?这个科斯难道是上位者的特例吗?她可以靠自己生出孩子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从科斯的肚子里爬出来并非是真正的孩子,仅仅是类似于科斯眷属之类的特殊存在。最直接的证据在于,击败了孤儿,我们并没有获得所有的上位者幼儿时期都具有一个物品:第三脐带。

    而这也是证明这个物种是否是幼儿时期的上位者的唯一的证据,并非根据外形与名字。同时另一个证据则是,这场老猎人的噩梦的梦魇的造成者,并非是科斯的孤儿,而是在击败了孤儿后,在一旁悠悠地看着远处海洋的黑色影子。

    我们并不知道这个黑色的影子究竟代表了什么,但是击败他后,画面上显示了“杀死梦魇”这四个字毫无疑问地告之了我们,这场噩梦的最终敌人就是这个黑影。

    

    即便击败了这个黑影,我们也未曾获得第三脐带,这些信息都表明了科斯并没有让自己孩子降生于这个世间。我们再去结合挖掘出来的数据,击败雅南女王后,我们可以得到雅南的石头。当把雅南的石头带到渔村,给渔村的祭祀后,他会兴奋地言语道:“科斯,可爱的科斯之子。时间无垠,海在远处隆隆作响,然而,我们能够感受到母亲那强烈的爱。感谢来访者,我对你深表感谢。”

    

    这条信息不光明确地表示这块雅南的石头就是一个孩子被血凝固成石头了。同时也表达了科斯借助祭祀之口对后代繁衍的强烈的渴求。

    这种渴求正是她的悔恨,因此在我们击散黑影后,可以听到祭祀的言语:“啊,可爱的科斯之子,回到大海去吧。深不可测的诅咒、深不可测的海洋。全然接受一切既有与可能的存在。”

    

    所谓的科斯之子不是科斯的孤儿,而是这个黑影。这同时也显露出来了,繁殖之外的另一面。老猎人的噩梦,是这个游戏里唯一一个站在孩子的角度来看待繁殖这件事情的。不光作为上位者的科斯对繁殖有着的强烈的渴求,希望降生于世间的孩子对生命的渴求有着不逊于上位者的执着。

    但生便是生,死便是死,即便上位者也逃不出这个自然伦理。科斯的孤儿所说的并非生出孩子后科斯死去了。而是孩子想要诞生的执念,即便执念与黑影产生了,但是作为为其繁衍的上位者——科斯却早已死去了。

    这何尝又不是一种悲伤。有人渴求繁衍,同时也有人渴求出生,无论是人还是上位者,都有着强烈的生存与接替自己生命延续的渴求。

    这个 DLC,从另一面告诉了我们生命的宝贵,我们的出生与活着对那些未曾出生、未曾活下来的生物而言,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情。所以最后可以听到祭祀的言语,希望能够包含一切的大海,能够慰藉这个未曾诞生下来的幼孩的心。

    最后

    这一期讲解了玛利亚守护的秘密,以及人类再一次吸引了上位者的降临所酿成的悲剧。

    似乎贪婪早已刻印在人类的基因与血液里一般,有人假借,求得真知去探索自己不应该探索的领域,是拜尔金沃斯的学者们。有人假借,慈善的血疗来进行人体实验,以让自己寻找到进化的途径,是治愈教会的教职员们。

    这其实经常在一些文化作品里有所体现,为何这些人要假借自己的贪婪与狂妄而裹挟全体人类进入到他们的疯狂当中?人类的生命究竟由自己决定,还是被他人决定?这些问题,相信仍旧是以后的文化作品所要讨论不休的话题之一。

    玛利亚在整个游戏里的戏份并不多,但是这个人却很好的体现了整个游戏里独有的矛盾感。无论是身份,理念,行为,甚至是游戏特意给她安排的位置。她立在真相与虚假的交界线处,她同时也立在了表面的秘密与更深处的秘密的交界线处。

    她迫不得已却又不得不为,这更像是许许多多的人的生活,有太多的不得意了,甚至我已经主动向你示好,让你不要再深究下去了。

    但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步步逼近,直至要把我逼得退无可退。所以玛利亚才会说出那句悲哀到极致的话:“想要获得更深处的秘密?即便要杀死我才能获得 ?看来只有安息,才能治愈你,使你从那失控的好奇心中解脱出来。”

    

    这话是对实验大楼的病人所说的,是对陷入噩梦的猎人所说的,更是玛利亚对不得不守护秘密的自己所说的。死亡是一切的结束,但同样也是一切的安息。

    只有人逼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把死亡当做唯一的手段。我们在穿过钟楼准备进入到小渔村前,可以看到一副棺材,上面洒落着花朵。而这个花朵同样可以在小渔村的高处的墓碑处可以看到,而这个墓碑下面便可以看到科斯的死亡的海滩。

    我们知道这些花来自于实验大楼的阳台处,而且它们也只能是玛利亚放的,她的心里对小渔村有着深深的悔意,但是却又不能言语,只能把秘密放在心底,放在身后把他们封印起来。但是作为封印者,她却无法忘记。

    不光是她,杰尔曼也同样如此。他们都忘不了那场小渔村的屠杀,因此当我们杀死孤儿后,回到猎人的梦境才会听到玩偶说道:“善良的猎人,我听见杰尔曼沉睡的声音。他在平时的夜里总是静不下来,但今晚他听起来非常沉静。也许是什么东西减轻了他的痛苦。”

    

    有些事情总是在之后回想起来,才觉得自己犯下了大错。但是却再也无法挽回了。这或许就是玛利亚的人生,这或许同样也是我们的人生。 人都有秘密,甚至秘密的背后还有可能藏着秘密,探寻老猎人噩梦背后的真相的我们,其实与探寻上位者真相的拜尔金沃斯和治愈教会,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人终究是不懂得何时可以收手,即便玛利亚一而再、再而三地劝告了我们,你应该离开。而宫崎英高却用着游戏的机制告诉我们,你当然可以就此离开,但是当你离开的那一刹那,你永远不知道这背后的秘密!选择呐,我已经给了你了,但是我不相信你会离开。

    

    老子当然不会离开。我要体验完整的游戏剧情!于是玛利亚那句:“看来只有安息,才能治愈你,使你从那失控的好奇心中解脱出来。”

    当然不仅仅是说给游戏里的我们的化身猎人听的,更是说给游戏外的我们自身听的。这一期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就是科斯是重新吸引上位者降临的关键。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我始终闹不明白,西蒙嘴里的原罪为何会指代的是科斯,而不是更早之前的苏美鲁甚至是伊兹时代的上位者呢?

    从时间的角度来看,她们才是更古老的原罪。

    直到我分析出寄生虫能刺激精灵,精灵可以召唤上位者,再到最后确定,后面出现的上位者除了无形的亚丹无法准确确定外,在游戏文本里都明确地说了其他的上位者都来自于宇宙。我终于敢确定,为何原罪指向了科斯。

    必定是因为苏美鲁女王的牺牲隔离了人类与上位者的联系。而拜尔金沃斯与治愈教会又通过科斯的寄生虫,通过星轮树重新与上位者取得了联系。这也就是为何除了亚丹外,其他的上位者,星界使者、宇宙之女、亚弥达拉等,全部都跟治愈教会发生关联的原因。希望这个观点能给大家揭开老猎人的噩梦以及上位者出现的某些谜题。

    差不多要准备做《黑暗之魂3》的解析了,希望在《黑暗之魂3》的解析里还能见到大家。

转自机核网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作者:dogsama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5:38:16    跟帖回复:
       沙发
    用尽全力顶~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血源研究】玛利亚的秘密与人类的原罪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