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腾飞狂男!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地瓜干(大集体苦难记忆)
39627 次点击
551 个回复
腾飞狂男! 于 2019/8/13 12:58:4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那是一个贫困潦倒,悲惨、绝望,生不如死,不堪回首的一个年代;那是一个痛不欲生,其今时,每每回想起来似有万箭穿心的一个年代!“地瓜干”仅是往日苦难中的一个点面。

    “地瓜干”就是地瓜切成0.4厘米的片晒干而成。它记载着农民悲切切的辛酸泪!这辛酸泪,必是同时代的城市人和当今的人们做梦都体味不到的!

    地瓜有春地瓜、半夏子地瓜(也就是6月份收割小麦结束栽种的),长到10月底左右才是秋收地瓜的开始。刚刚记事,也正是几岁,那时村子(大队)还是纯粹的大集体,一切农活全部由男劳力和家庭妇女来干。

    秋收地瓜,首先要收割地瓜幔子,然后,一次次的抱放到地崖上晒干,以备冬天粉猪饲料.地瓜幔子收割完毕后,男劳力要起大早,带大晚的刨地瓜;青壮年妇女,甚至中老年妇女,他们都要挑着篓子,推着小车,带着切割地瓜干的专用菜板到地里切打“地瓜干”。这种菜板于现在商场专卖切“萝卜丝“的菜板类似,不同的是:切地瓜的木板上面用钉子镶嵌的一块钢片,钢片和木板之间有0.6里面的空隙;菜板也比商场的菜板大的多。

    妇女们到了地里,匆忙的把菜板放到篓子理,坐着马扎,拿起地瓜在菜板上前后不停的推拉,一片片0.4厘米厚的地瓜干掉进篓子里。满了,挑着挑子送到道边或者地崖上面,然后一片片的撒开暴晒,等几天烈日晒干后,再次用手一块块的收起来送到生产队仓库,以备当做猪、牛、马,所用的一年饲料。到了十几岁之时,曾记得我村有一名最能干的妇女,每到这个季节,她一天能切打1600斤,其挣的工分比男劳力都多,估计工分所累计劳动日能有7——8毛钱之多。不过为了养家糊口的超体力劳动,也造成很多人的腿和胳膊损伤,常年忍受钻心的疼痛,当然那个年代不死就必须干!

    生产队的饲料和上缴公粮余留够了,剩下的地瓜就分给社员。今天还记忆犹新,在我几岁之时,当时给社员分地瓜是各个生产队的女青年,她们天天起早贪黑挑着挑子,要来回行走1——2里挨家挨户的送。估计一挑子地瓜的重量在130斤左右;后来改成家家户户自己推着小车往家里推,当然都是日薄西山,天色向晚,看不见人影,收工以后的事。

    白天,社员刨了一天地瓜也足够每家每户分摊,所以由生产队长、会计、几个社员在中午以后时分开始把地瓜分成100斤一堆,然后排成几条行间,把每户的名字安排好,就等着天黑收工后才可以搬回家。天黑了,各个住家的小学生,男女老少都在地里红红火火忙活的不可开交,不到10点左右不能完工、有的住户没有小车,只能用担子通宵的挑个没完。

    地瓜般回家了,白天,家庭妇女或者放学后的孩子要把大部分储存起来,储存的位置是在房梁之间,铺设一层由植被编制而成的平板上,并附有一层干草,防止冬坏;剩下的地瓜在家里切割成片,用小车子送到山上晒成地瓜干,然后,收回来装在麻袋和其他器具储存。储存地瓜干的目的有三个:防止开春温度依次升高,地瓜发生坏变;粉碎成地瓜面,备做猪饲料;调节枯燥无味的粑粑和地瓜的单一吃法。

    农民想活命也离不开地瓜和地瓜干,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当年人们生活水平差,缺鱼少肉,肚子没有油水,再加上劳动强度异常,吃饭都不知道饥饱——很能吃,所以造成粮食总是急缺,转过年可能就有青黄不接的窘境,这还多亏有了地瓜和“地瓜干”的补充尚且如此。玉米成为社员的主粮、地瓜起着着举足轻补充作用、小麦成为了过节的奢侈品。小麦不够吃的原因:因为多数都交公粮被城市人吃了、城市人吃着农民的粮食,他们没有感激之心倒罢了,让人不齿的反辱骂乡村人是乡巴佬!感觉农民低人一等,自己趾高气昂胜人一筹!(说老百姓善良,死我都不相信)

    地瓜和地瓜干是没有蛋白质和其他的任何营养价值。一个男劳力是一个家庭的顶梁柱,他要承受生产队非人体力劳动的煎熬、肩负起家庭的吃穿的生活重担,所以他的身体好坏关系一个家庭的安危,为了保证有个健硕的身体,以粑粑或者豆子粑粑来补充营养是唯一不二的选择,当然也不等于地瓜和地瓜干从不粘口。而大部分地瓜和地瓜干成为了妇女和学生的主食。

    煮地瓜干子和煮猪食别无两样;吃法,也别无二致。首先,弄一大堆“地瓜干”,经过洗刷后放到8号的大锅里(比现在的锅大数倍),加上清水、水比地瓜干高出一大块,盖上锅盖,用干草大火烧熟。掀开锅盖,呈现在你面前的是似是一片被“漂白的碎石般的平川”,这时看着都反胃、心不由己的凄凉的心情油然而生。条件好的家庭,熬个近乎清水白菜汤或者萝卜汤,然后全家人一人一碗的吃个不停;条件不好的家庭,一边直接从锅里铲上来干吃,一边放着凉水咽送下去了事。这味道,真不是今天的人能体会的到的一种苦难,其如同吃粉碎花生壳子、玉米塞子、糟糠一类,“十分散干”。人在家里吃,猪在猪圈享受着同等待遇。现在回想:真不是人过的日子”。不过要想“地瓜干”好吃点,就必须加糖精,虽然糖精有毒,却是实实在在的增加了甜度;加食用碱,其地瓜干烧熟了以后变成紫色的,如此,总比干熬的好吃点。

    过年了,农民劳累了一年、吃糠咽菜苦了一年,过年是唯一众人盼望和喜庆的日子。大家都喜庆过年能吃几天白面粉、吃几天大队分给社员的10斤左右的猪肉、还能用它包饺子,抄大白菜,咽下去,享受那种滑溜,喷香扑鼻,滋润全身的快感。即便如此,难吃的“地瓜干”还是在春节中令人生厌的不能缺席,成为贫困缭绕的农民的一道填充剂,为的就是能够节省一些面粉。一般在阴历28到30这天,家庭主妇先把“地瓜干”煮熟了,然后带着放假的学生到村中间再次加工。村中间处有一个碾子,碾子是由很大的石头雕凿而成的碾盘以及圆柱形的磙石而组成、磙子上面有木架,可以用驴拉,也可以用人来推动石柱。经过煮熟而又发白的地瓜干放到碾子上,历经碾压变成无数半个厘米大小的碎块和粉末。妇女带回家,先是把它与早已经煮熟的红桨豆和白色有毒的糖精混合在一起,后用发酵好的面团包成一个个饽饽放倒锅里蒸熟。这种面食俗称——豆饽饽,吃起来非常好吃,人们也很爱吃,但岂不知这种好吃的饽饽,并非是碎地瓜干起的何等功效,而是带有香甜味的红桨豆和白糖精所起的作用,因为物理变化根本改变不了碎地瓜干的劣性,惟外因掩盖了其自身的苦涩,但却怎么也渫之不去它给农民带来的无奈和伤感,只能说甜在嘴里,苦在深处!

    地瓜和地瓜干,每家每户,基本上都能在生产队哪里分得3——5千斤左右,(不是生产队白白给的是要扣工钱的)就是这些地瓜和地瓜干,少部分喂猪,剩余的都被人吃掉,尤其地瓜干,储存好了能存一年的一个来回,而人们就在这样一来回中,始终在苦苦度日!

    地瓜干,是那个时代人们酸楚的写照、是农民们一种无奈的苟活,没有第二条道可走。闭目沉思、相形之下。。。。。。。。。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8/14 9:14:56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3:10:08    跟帖回复:
       沙发
    有前排不占或者不灌水是会后悔的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5:25:51    跟帖回复:
       第 3
      写完 了,但是我一点都没有复查

    也没有修改
    先就这样了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5:26:55    跟帖回复:
       第 4
    这是我小时候的记忆,没有写的很相信,也没有复查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5:41:11    跟帖回复:
       第 5
    这个碾子,到现在还在我村
    估计能有几百年了
    因为中间压出一个凹槽,等有时间拍片给你们看看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5:55:32    跟帖回复:
    6
      楼主是胶东人吧?或者是山东的山区或丘陵地带的人。有记载说自从明代从南美引进地瓜(番薯)以后,其人口大量增加,因其产量高,对于土地、水、肥要求不高,所以特别适合山岭地区种植。从而大大缓解了民众对食物的基本需求,使人口增加成为可能。这也从另一侧面反映出过去民众特别是山区人们的基本食物构成。本人所生长的家乡就处于这种半丘陵半平原的地方,改开前以地瓜为主,种点小麦因为水、肥、种的原因产量很低,大都交了公粮。说实话即便不交公粮都分成口粮也不够吃的。所以老百姓对交公粮也没有什么怨言。老百姓的要求并不高,能叫他们吃饱了肚子就行。老年人常说:庄户人能吃饱地瓜干,冬天能穿上面裤就很不错了。现今的人们对这句话真的不会有切身的体会,只有经过那个年代的人才知道那时的生活的艰辛。但就是这样的要求,在“极左”肆虐的年代也时常得不到满足,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有时地瓜干也不够吃,生产队分下点小麦,拿到市场卖了,再换成地瓜干(1斤能换大约2斤)。六零年我们这里流行一段顺口流:高级大嫚高级糖,高级大嫚嫁莱阳,莱阳穿了些即墨衣,即墨吃了些莱阳粮。即墨人要饭要到莱阳或者拿着衣服去换人家的地瓜干,此之谓也。
      改开以后,土地包产到户。谁也不敢胡弄,荒地,再加上良种、化肥,小麦、玉米 产量翻番的增长,根本吃不了。每顿大馒头,比过去地主吃的都好。所以,凡是经过那个年代的人大都对改开充满感激之心。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6:39:52   
    7
        人:

        

        墨城乡下人0主帖15

        粉丝1

        关注0

        简介:没有任何简介.

        墨城乡下人0

        | 只




    我是胶东半岛人


    说其他的没有用



    你明天就到集市上买地瓜,用刀切片

    晒干了,必须晒干了,放到锅里加上水煮


    水烧干了,吃看看什么滋味,是常年吃

    不能吃菜,这是必须的、吃菜必须是萝卜丝加几克油熬汤,加点酱油,其他的什么都不能加

    最好是没有菜干吃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8/13 17:14:49 编辑过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7:24:41    引用回复:
    8
    转至第6楼第 6 楼 墨城乡下人0 2019/8/13 15:55:32  的原帖:  楼主是胶东人吧?或者是山东的山区或丘陵地带的人。有记载说自从明代从南美引进地瓜(番薯)以后,其人口大量增加,因其产量高,对于土地、水、肥要求不高,所以特别适合山岭地区种植。从而大大缓解了民众对食物的基本需求,使人口增加成为可能。这也从另一侧面反映出过去民众特别是山区人们的基本食物构成。本人所生长的家乡就处于这种半丘陵半平原的地方,改开前以地瓜为主,种点小麦因为水、肥、种的原因产量很低,大都交了公粮。说实话即便不交公粮都分成口粮也不够吃的。所以老百姓对交公粮也没有什么怨言。老百姓的要求并不高,能叫他们吃饱了肚子就行。老年人常说:庄户人能吃饱地瓜干,冬天能穿上面裤就很不错了。现今的人们对这句话真的不会有切身的体会,只有经过那个年代的人才知道那时的生活的艰辛。但就是这样的要求,在“极左”肆虐的年代也时常得不到满足,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有时地瓜干也不够吃,生产队分下点小麦,拿到市场卖了,再换成地瓜干(1斤能换大约2斤)。六零年我们这里流行一段顺口流:高级大嫚高级糖,高级大嫚嫁莱阳,莱阳穿了些即墨衣,即墨吃了些莱阳粮。即墨人要饭要到莱阳或者拿着衣服去换人家的地瓜干,此之谓也。
      改开以后,土地包产到户。谁也不敢胡弄,荒地,再加上良种、化肥,小麦、玉米 产量翻番的增长,根本吃不了。每顿大馒头,比过去地主吃的都好。所以,凡是经过那个年代的人大都对改开充满感激之心。
       " 改开以后,土地包产到户。谁也不敢胡弄,荒地,再加上良种、化肥,小麦、玉米 产量翻番的增长,根本吃不了。每顿大馒头,比过去地主吃的都好。所以,凡是经过那个年代的人大都对改开充满感激之心。"-----------您说的是。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7:25:50    跟帖回复:
    9
        帖人: 墨城乡下人0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5:55:32    跟帖回复:

        第 6 楼

        楼主



    不缴公粮也不够吃的?

    我告诉你,我们这里刚刚开始单干,分的麦地就是生产队的大集体种的麦子

    只是分给了我们所有农民,当年缴的公粮就少。当年,我们的麦子基本上够吃,基本上天天吃馒头


    为什么从哪以后,农民永远吃小麦永远吃不完,从来不吃玉米和地瓜也够吃,同样是这些地,甚至人口多了地还少了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7:26:10    跟帖回复:
    10
    和我小时候的经历相同。我也是胶东人。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7:26:31    跟帖回复:
    11
    和我小时候的经历相同。我也是胶东人。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7:26:51    跟帖回复:
    12
        帖人: 墨城乡下人0



    究竟你是农民还我是农民
    究竟你有这样的经历还是我有这样的经历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7:36:03   
    13


        : 水光水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7:26:31    跟帖回复:

        第 11 楼

        和我小时候的经历相同。我也是胶东人。




    同乡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8/13 17:40:11 编辑过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7:40:44    跟帖回复:
    14

        胶东半岛,烟台往东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17:45:08   
    15
        笨头笨脑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13 20:43:23    跟帖回复:

        第 21 楼

        小时候望着那一大堆要切片的地瓜都发愁,啥时候能切完,切完了还得挑出去晒,晒在麦地里路两边,阴天前要抢着收起来了,晚上还得收起来,好累好累。

        到了冬天地瓜干掰碎加上小米豆子再用来熬粥

        现在市场上卖的地瓜面吃起来感觉有砂粒,就是地瓜干没有弄干净就磨成粉,太不讲究了





    感谢反应当时的情况



    我记得又一次,天下雪,我的姑妈和我的家人,包括我,那时候我11岁左右,请假到山上收地瓜干

    雪飘落在地瓜干上,我为了保护地瓜干不被发霉,猛烈的收,很快的动作

    但是手被雪冬的很痛,很痛

    真遭罪那个时候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8/13 20:50:30 编辑过

    | 举报
    39627 次点击,551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37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地瓜干(大集体苦难记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