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159x150186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琴声
1101 次点击
1 个回复
159x150186 于 2019/8/29 14:55:0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琴    声

    ·张纯模·

    窗外是一片树丛,茂密而苍翠。许多鸟儿在树丛中飞进飞出,那里是它们的家。每当晨曦从天边露出几抹淡红色,树丛里便传出来早起鸟儿们的欢叫声——叽叽喳喳、喳喳叽叽,此起彼伏,响成一片。这时我总要起身推开窗户,一面呼吸那清新润湿的空气,一面听鸟儿们的欢叫,分享它们的快乐。然而,记不清究竟是从哪天开始的,反正,近些日子来,在鸟儿们啁啾声中还夹杂飘来川剧的胡琴声。琴声空旷而悠扬,有些飘浮不定,仿佛来自天国,听不太真切。听邻居说,树丛外那幢楼新近搬来一户人家,老人是个川剧爱好者,拉得一手好胡琴,这琴声应该是从那里传来的。不过,听着这琴声,我却感到有些熟悉,它让我想起一个人,勾起一段四十多年前的回忆来……

    仿佛还是在公社食堂里,我们这些从各个生产队抽来的人正在紧张地排练节目,准备参加县里庆祝建国二十周年的革命文艺大会演。在我们这个临时凑起来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中,有一个人让我很好奇,他是我们乐队一个拉胡琴的。大家刚来时,负责宣传队工作的公社文书一一都作了介绍,唯独没有介绍这个人。这人年纪比我们大,看上去有四十岁,后来才知道只有三十几岁。他平时总是独自坐在一边,不大爱说话,给人的印象似乎对一切都有点冷漠。不过,在一起排练后,发现这人实在是一把胡琴好手,不论二胡、板胡、京胡……可以说无不娴熟精湛。

    “我们认识一下好吗?”一次排练间隙,我上前搭讪,“你不是知青吧?”我打量着他略显憔悴的面容。

    他冷冷瞥我一眼,没有答腔。

    “抽烟吧?”我随着递过去一支当时在我们这些知青中流行的八分钱一包的“向阳花”牌子的烟卷。

    他又瞥了我一眼,摇了摇头,便不理我了。

    “真是个怪人。”我心里嘀咕,便也不再理他了

    “这人怎么回事?总是不理人?”好奇心让我忍不住向公社文书打听。

    “你不要同他搞在一起。”公社文书警告说,“他是从县剧团下放来劳动改造的。”

    “劳动改造怎么了?”我笑笑,不以为然地说,“我们知青不也是来劳动改造的嘛。”

    “他与你们知青可不一样。”公社文书头摇得拨浪鼓似的。

    从公社文书口中,我知道了他的大概情况。他叫关萧和,原是县川剧团乐队的一名操琴手,由于胡琴拉得好,大家都称他“关胡琴”。“关胡琴”有些孤傲,不过为人却很正直。有啥看法或意见从不藏着掖着,总要直端端地说出来。就是他这眼睛里不揉沙子,管不住自己嘴巴的毛病,很让领导有些头疼。按说,在剧团乐队中,他拉胡琴的水平可是没人能敌的,然而在剧团待了十多年,别说“首席琴师”,连“二席”、“三席”都没他的份,始终只能坐在普通乐手席中。不过,他把名利这些东西倒看得轻淡,不当回事,只是那藏不住话的德性却始终改不了。终于有一天,他那张嘴给他惹祸了。一次,上面布置大家讨论如何将样板戏京剧移植改编成川剧形式来演,以达到更好地普及革命样板戏的目的。会上,他竟然信口开河说样板戏也有不足之处,说样板戏正面人物太过完美,说样板戏里的人物没有感情生活,不真实,甚至还打趣说:“不是男人没有女人,就是女人没有男人。阿庆嫂倒是有个男人,但却被编导安排去跑‘单帮’,生生给拆散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番话带给他一场无尽的灾难。上头认为,这是恶毒攻击革命样板戏的反动言论。把他弄去批斗了三天三夜,然后便下放到农村监督劳动改造了。

    “这次把他叫到宣传队来,只是用其一技之长罢了。”公社文书强调说。

    不知怎么的,我对这个“关胡琴”的遭遇倒有几分同情。联想到“知青”的身份,其实也不过是放逐农村“劳动改造”的另一种说法而已,不禁产生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自此以后,我不但没同“关胡琴”疏远,反倒是走得更近。两人经常在一起探讨胡琴的演奏技法,或者拉拉喜欢的曲子,高兴时,他还边拉边唱他熟悉的那些传统剧目的腔段。其中有一出戏名叫《打黄袍》,剧中赵匡胤“醉斩”郑子明后的一段唱腔是他最喜欢的,没事时总独自拉着胡琴晃着脑袋哼哼:

    “悔不该,孤酒醉将你斩,

    呀,我那郑贤弟……”

    唱腔幽婉细腻,颇具感染力。我听“关胡琴”说过,《打黄袍》讲的是宋太祖赵匡胤喝醉了酒,把结拜兄弟、手握兵权的开国功臣郑子明给杀了,酒醒了“后悔不已”,将自己身上的黄龙袍脱下来作为自己的替身命人鞭打“谢罪”。“关胡琴”说,其实赵匡胤借“醉酒”杀功臣只是一种手段。斩杀开国功臣的真正原因,是出于猜忌。他害怕功臣们功高盖主,有朝一日会对自己的统治不利。末了还感慨说:“自古伴君如伴虎,只能共贫贱,不能共富贵呀!”

    我对他说:“老关,你老爱唱这段戏,小心他们给你扣上‘借古讽今’的帽子。”

    他淡淡一笑,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果然,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他的执著,再一次给他带来不幸。没有多久,公社革委会主任带着两个穿公安制服的人来到我们宣传队排练场地,把他带走了。罪名是:恶毒攻击伟大领袖,为刘、邓等走资派鸣冤叫屈。这一次,我也受到了牵连,说我丧失阶级立场,同反革命分子打得火热,把我退回了生产队。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关胡琴”这人。开先还时不时地想起他,时间长了便也渐渐淡忘下来了。

    窗外绿叶蓊郁,树丛间的鸟雀们还在唧唧喳喳喧闹着,那悠扬的琴声仍夹杂其中,隐约间,我似乎还听见了那熟悉的唱腔:

    “悔不该,孤酒醉将你斩,

    呀,我那郑贤弟……”

    琴声时强时弱,有些飘浮不定,仿佛来自天外。我不禁拉开房门,循着这琴声慢慢走去。我想去寻找,寻找这琴声的源头,寻找拉琴的人……

    2013年仲夏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8/29 15:07:17    跟帖回复:
       沙发
    我勒个去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琴声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