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半边天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中年女性,百折不挠,一地鸡毛
3845 次点击
2 个回复
半边天 于 2019-08-29 19:27:0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来源:凤凰网读书

    昨日(8月27日),热播剧《小欢喜》迎来收官。该剧以三个高考家庭的故事为主线,讲述了城市父母的焦虑、70后与00后的代际相处模式,以及中产阶级的中年困境。

    其中,以宋倩为代表的中年失婚母亲、以童文洁为代表的中年失业母亲和以刘静为代表的中年患病母亲,稳稳把住了当代中年女性的脉搏。

    这里也有两个中年女性的故事,她们拳头上能立人, 胳膊上能跑马。她们生理与心理皆步入“更年期”,像煤气罐,一点就着。她们看起来百折不挠,但她们的生活一地鸡毛。她们, 是这个世界的中流砥柱。

    她们的故事告诉我们:其实你是自由的,有选择的,即使是在危机重重的中年。中年虽苦,亦可起舞。

    

    中年女性A

    年龄:四十四岁

    职业:职业经理人

    婚育状况:已婚,育有一子

    名言:如果你的前半生充满着鲜花和掌声,你无须庆幸,更不必欢喜, 待到中年,总有一个坑,等着你。

    1

    作为上世纪九十年代山东省高考理科状元, 我很难理解, 为什么我的孩子会遇到学习困难。

    背过的知识点会忘记。 改过的错题再做会错得一模一样。

    讲过的方法非但不能举一反三, 换汤不换药都认不出来。讲的时候也十分困难。

    当年老师教我, 如伸一指捅破薄薄窗户纸;现在我教他, 像只穿山甲在山中挖隧道, 前方一块大石又一块大石。

    偏偏明轩态度极好, 在我以头抢地时, 平静地看着我:“再讲一遍。”

    是为脑残志坚。

    2

    期中家长会后个别谈话。

    班主任暗示孩子过度活跃, 说孩子虽然成绩二流, 同学关系却是一流的。花样层出不穷,最新作品是把老歌的一句配上新词, 慷慨激昂地唱:“同志们吃了黄豆放屁梆梆响。” 导致生物老师提到黄豆的营养时, 全班哄堂大笑。还进一步发扬光大, 把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改编:“但我不能放歌, 黄豆是别离的笙箫。”

    班主任说这些的时候带着微笑, 我恨地上没有裂缝能藏身。从没经历过这样的难堪。

    我念书时, 永远万千宠爱, 年年第一, 做升旗手, 代表全校学生讲话。

    甚至有老师由衷地感慨:“真希望你是我的小孩。”

    如今他的班主任怀疑地问:“是不是家里太过宠爱?”

    我犹豫半天答:“确实没打过他, 但并不是因为宠爱, 而是不以大欺小是我的人生底线。”

    班主任变脸道:“我不是鼓励你打孩子!”

    我只能表忠心:“我会更严格要求他。”

    班主任继而提出细节: 上课精力不集中, 下课跑得比谁都快。 别的孩子争分夺秒写作业, 他是抓紧一切时间搞事情。笔记记得不好, 作业质量不高, 有时甚至忘带课本……林林总总。

    我一边点头如捣蒜, 一边心酸地想起当年爱看小说、 成绩差强人意的好友向我吐槽:

    成绩不好的孩子在老师眼里, 就像不再被爱的伴侣,坐着是错, 站着是错, 连呼吸都是错。

    那时候我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现在, 我明白了。

    3

    寻找伴侣, 需要谨慎。

    明轩是文涛的翻版。但我之前并不知道文涛学习如何。我们相识的时候, 他已经大学毕业开始创业。

    那时也没有什么211、 985的说法。

    他的母校不算出名, 我没在意, 反正除了隔壁, 也没什么学校能与我们学校齐名。

    况且我觉得自己英明神武, 足以负担一切, 寻找伴侣, 不外乎是要找一个能让我笑的男人。

    文涛还有一双巧手, 号称“万能修”, 做菜也一流。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领悟, 原来令我烦恼的种种问题皆源于他。

    说来也奇怪, 同样的特质, 在文涛那里是不值一提的小小瑕疵, 甚至因此有诡异的魅力;在明轩那里就是重大缺陷, 令我深恶痛绝。

    明轩表示:我能怎么办, 我也很无奈啊。

    又警告我说, 你就算现在抛弃我爸, 我的基因也改变不了。

    我盘腿坐在床上, 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一遍一遍对自己说:“老公是自己找的, 孩子是亲自生的, 淡定, 淡定……”

    文涛推门进来, 我怒从心头起, 恶向胆边生, 抄起枕头砸过去。

    “我当年怎么猪油蒙了心看上你!”

    4

    这当然不是我第一次发出这样的感慨。

    他矫健地伸手接住枕头, 说:“家长会后必有暴风雨, 没想到这次居然掉陨石。”

    “你这四十年就靠嘴混了……”

    “是啊, ”他说, “如果我去说相声, 郭德纲都只能排老二。”

    “老实交代, ”我问他, “你上学的时候, 是不是学渣?”

    “也不好这么说吧, ”他回答,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 我还是有几科考得不错的。 况且, 如果二十多名是学渣, 那倒数第一的岂不是要自杀谢罪?”

    “倒数第一……”我打了个冷战, “如果到那个地步, 我就不想活了。”

    “每个班都有倒数第一。”他指出。

    “那绝不能是我儿子。”我咬牙。

    “谁在他小时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