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张卫平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国外医学期刊的研究报告是否“科学”无欺?
1382 次点击
0 个回复
张卫平 于 2019/9/12 16:49:2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国外医学期刊的研究报告是否“科学”无欺?



    8月7日,美国自然新闻网发表《伪科学:医学期刊收钱撒谎宣传疫苗“有益”》一文,揭露了国外大多数主流医学期刊靠药品和疫苗广告生存的交易内幕,指出医药行业与医学期刊有着“排他性和依赖性关系”,医学期刊上唯一刊登的广告都是药品和医疗器械广告。
    

    倘若医学期刊无法对医生和公众了解这些注射药物保持完全和权威的控制时,关于疫苗危险与无效等令人不快的真相就开始不胫而走,并像野火一样蔓延开来。
    

    这就是为什么制药公司投入数百万美元与医学期刊建立腐败的有偿合作关系。医学期刊迫切需要大制药公司的资金,它们会按照制药集团的要求去做,包括绝不发表任何可能质疑美国疾控中心(CDC)批准的疫苗安全性或有效性的独立科学研究。

    如果没有医学期刊充当大制药公司的喉舌,制贩药集团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赚钱了。许多独立研究发现,“在制药公司采用的所有促销策略中,医学期刊的广告为制药行业带来的投资回报最高”。

    儿童健康保护组织(CHD)在《利益冲突损害儿童的健康》一书中写道,“制药公司为医学期刊提供所需的收入,作为回报,医学期刊在制止研究疫苗风险的关键问题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疫苗风险会危及利润”。
    

    读者永远不会在在所谓的医学期刊上看到补充剂或任何形式的营养广告。因为维生素、矿物质和功能性食品直接与药物和疫苗竞争,后者是美国唯一被接受的现代“药物”形式。

    自然新闻指出,医学期刊为了制药行业的利益,除了欺骗性广告行为,还串通一气掩盖那些与制药行业炮制的研究相矛盾的研究。事实上,绝大多数临床试验甚至永远不会发表,因为大多数试验经过研究没法确认制药行业的说法。

    制药行业资助的研究几乎总是包含错误的信息,包括研究设计和分析策略有方法的偏差和低质,诸如“样本量不足、随访时间短、不适当的安慰剂或比较、使用不适当的替代终点、不适当的统计分析或‘误导数据的呈现’”。

    医学期刊也会有人勇敢地站出来揭露幕后交易真相。其中一位是《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前任主编马西娅 安吉尔博士。

    安吉尔博士说:“人们再也不能相信已发表的大部分临床研究了,也不能依靠值得信赖的医生判断或权威的医疗指南。”

    她20年来慢慢发现的这一结论是难以下咽的苦药,即承认大多数被认为是主流科学的东西只是制药行业的宣传,目的是让制药集团实现利润最大化。

    制药公司投资与医学期刊建立腐败合作关系下的宣传“让美国家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难以审慎评估疫苗的风险和益处”,甚至会使每个服用药物或接种疫苗的人,尤其是儿童的生命处于严重危险之中。

    据美国自然新闻7月31日报道,疫苗支持者总是叫嚷“科学,科学,科学”,疫苗这种肮脏药物背后的“科学真相”最近却被默克公司负责质量控制、安全和无菌的前主管豪尔赫 阿劳霍(Jorge Araujo) 等科学家们揭露开来。阿劳霍表示,在疫苗产业“制药五巨头”之一的默克公司,根本没有质量控制和至关重要的安全措施。
    

    这位默克公司疫苗安全前主管从未给他的孩子注射过疫苗这种脏药。他还证实其他几位为默克工作的科学家也没给自己的孩子接种疫苗。阿劳霍最近接受电影《疫苗黑幕:从隐瞒到灾难(Vaxxed)》的制片人采访时说:“疫苗能够而且确实导致自闭症。”(原文网址:http://t.cn/AiEyNtOU。另见《比尔 盖茨与美国精英们为何不给儿女打疫苗?》
    

    自然新闻2月5日就发表文章,用诸多事实,以及基于官方网站的相关链接文章内容,评述了“疫苗是公共卫生史上最危险的发明之一”。
    

    文章指出,人体有三道主要防御屏障——皮肤、肺和消化道,抵御细菌、病毒、病原体和外来蛋白质的入侵。但包含病毒株组合的所有疫苗被人为注射到肌肉组织和血液中,绕过了这三道安全屏障,对接种者的短期和长期健康都是非常危险的。最好的医生也认为这种危险是完全不可预测的。
    

    美国疾控中心希望所有儿童在7岁之前接受50次实验性注射。难怪美国每50个孩子中就有一个患自闭症。美国的秘密疫苗法庭已经支付超过40亿美元的赔偿金和和解金,这些赔偿大部分涉及流感疫苗造成的伤害。(详见《“疫苗是公共卫生史上最危险的发明之一”》
    
    

    社会大众总以为医学期刊发表的研究论文都代表着最前端的医学研究和医药科技,有着严谨的“科学依据”,但很少有人知道医疗研究、药物试验和医学期刊幕后交易造假的真实情况。

    早在1967年,哈佛大学两名学者被美国制糖业用5万美元买通,将一篇结论虚假的科学论文发表在知名的新英格兰医学期刊上。这篇造假论文淡化糖与心脏病的关联,把造成冠状动脉心脏病的罪名推给饱和脂肪和胆固醇,成功影响了医学界,坑骗了全球医学界和普罗大众50年,以致不少民众只顾减油不减糖,罹患心脏病枉死!(详见《为何科学论文造假能骗世界50年?!》
    

    2018年10月,哈佛大学宣布撤回前哈佛医学院教授皮耶罗 安佛萨(Piero Anversa)的31篇关于心脏干细胞的研究论文,因他涉嫌学术造假,引起业界震动。全球关于心肌再生的众多研究均建立在他的“理论与研究”之上。当他被曝学术造假后,也就意味着国内外所有的相关研究均是“无用功”,所浪费的人力财力也随之化为泡影。
    

    医学博士查尔斯 麦吉在《心脏欺诈:揭露历史上最大的健康骗局》一书(Heart Frauds by Charles T McGee MD,)中也指出,“制药公司通过广告收入来控制医学期刊上发表的内容”,“依赖制药行业资金的重要医学期刊不会发表文章来证明竞争性疗法的益处,如饮食、草药、针灸、螯合、维生素、矿物质、氨基酸或其它令人赞誉的方法”。
    

    美国自然新闻则指出,光天化日下的科学欺诈持续曝光,除了挫伤世界各地数百万医生和病人的信任之外,也表明数百万病患面临着严重的风险。当医生将医学期刊发表的烂研究结果作为事实时,最终会对他的病患产生破坏性后果,包括严重伤害或死亡。

    令人发指的是,国内医学界许多人挟洋自重,以在国外医学期刊发表论文为荣,为此不惜论文造假,甚或借国外所谓“权威”医学期刊抹黑中医药,即便研究论文里露出许多显而易见的马脚和破绽也在所不惜。
    
    

    例如,今年初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的《中国大陆药物性肝损伤发生率及病因学》就发表在“消化疾病领域顶级期刊”《胃肠病学》上。
    

    这篇假“洋论文”分类标准不一“厚此薄彼”,明知“导致药物性肝损伤的主要可疑药物包括西药、中成药、草药、膳食补充剂等”,不是拿全部中药和全部西药做对比,而是把西药细分成多个类别与中药整体来比:硬将“中成药、草药、膳食补充剂”混为一类使占比(26.81%)高居首位,而将“西药”拆分为多种“细类”(抗结核药占21.99%、抗肿瘤药或免疫调整剂占8.34%……)以降低“西药”类总体占比,刻意遮掩总占比高逾70%的西药才是真正“在我国引起肝损伤的最主要药物”真相,反将“屎盆子”扣到了“传统中药”头上。
    

    国内“医学界网站”等众多媒体竟然不察国外所谓“顶级期刊”发表的这篇研究论文充满破绽,大肆炒作“我国药物性肝损高于西方国家”、“中草药、保健品或担首责”、“保健品、传统中药慎吃”。这岂不是装傻充愣刻意帮腔国外医学期刊抹黑传统中药,弄虚作假地掩盖西药的毒副作用才是引起肝损伤的真正元凶?!(详见《“医学界”挟“洋论文”污中药护药损肝元凶欲何为?(上)》、《“医学界”挟“洋论文”污中药护药损肝元凶欲何为?(下)》
    

    国内媒体还总好报道吹捧国内外最新的“科研成果”,将国外医学期刊发表的研究报告奉为医学创新的“科学依据”,无视不少“科研”历经多年大费周章,研究报告内容华而不实,或用语不确定,或结论空洞,并无真能有效治病救命的可靠结论或实用价值——

    据9月3日美国医景网报道,一项新研究表明,与传统的低强度迈步训练相比,模拟真实环境的高强度迈步和变量训练能更好地提高中风患者的步行能力。这项研究结果8月22日在美国《中风》期刊网上发表。
    

    《中风》期刊这篇研究论文《迈步强度和变量对中风后个体运动能力的影响》罗列数据术语图文并茂,称“新出现的数据表明,显著增加迈步练习的强度和变量也可能是关键,尽管在传统康复中不鼓励这种做法。本研究的目的是确定迈步练习强度与变量的个体与组合影响,以提高个人中风后步行速度和距离”。
    

    这项二期随机临床试验研究为期3年半(2015.5~2018.11),研究对象为152名接受筛选的受试者,参与者在2个月内接受了多达30次的测试和3个月的随访。“研究结论”为“在慢性中风患者中,高强度的迈步训练比低强度的训练在步行能力和步态对称性方面有更大的改善,潜在的平衡自信方面有更大的改善。”
    

    《中风》期刊发表的这项随机临床试验研究认为,“难度较大的迈步任务能提高步行功能和步态对称性”,但无一例中风受试者经跑步机≤20分钟“高强度迈步训练”和地面≤20分钟“低强度变量逐步训练”后康复痊愈。“未来的研究需要进一步确定最佳的训练参数”。(原文网址:https://www.ahajournals.org/doi/10.1161/STROKEAHA.119.026254

    相比之下,萧宏慈在国内外推广的拍打拉筋已使不少中风脑梗患者在短期内康复,甚至行走如常。

    例如,柳州医生马文玉为脑梗的父亲拍打7天,使他可以走路,20天后走路如前,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详见《脑梗的父亲拍打拉筋7天就可以走路了!》_);刘小军把40来岁的急性脑梗患者从东莞医院“捞回来”,“地毯式轰炸”拍打拉筋3天,使患者大为好转(详见《急性脑梗自愈案》);四川体验营学员曹科富“强忍着眼泪,在哭声、惨叫声和骂声中拍打母亲,结果3天让中风偏瘫的老母亲下地走路”(详见《88岁老母中风偏瘫 拍打3天下地走路》)。
    
    

    多年前我见一邻居走路蹒跚一脚画圈,说他是中风后遗症,我便让他试试拉筋。不想一个月后见到他,他已判若两人,步履轻快,告诉我他一条腿能拉筋20分钟了。之后偶见几位中风后遗症患者,仅一次性教他们拉筋几分钟,他们都有立见好转迹象,能当场弃拐或无需搀扶走出十几米。
    
    
    

    2015年初夏,老綦脑梗住院医治6天,左手左脚依旧不听使唤,打电话希望我去为他拍打。而拍打拉筋3天共10多个小时,好转康复之快远胜住院无济于事的治疗:左手能前伸取物,左脚能抬起穿鞋,行走无需搀扶,步伐变大,步速变快,不到30天,行走抬臂已基本如常。(详见《脑梗住院6天不管用 拍打拉筋3天见奇效》;视频:https://v.youku.com/v_show/id_XMTI2ODMzMDk4NA==.html?
    
    
    
    
    
    

    这些中风或脑梗患者都经拍打拉筋得以快速好转甚至康复,堪称现代医学望尘莫及的“医学奇迹”。而这些自愈奇效仅是萧宏慈推广拍打拉筋自愈法以来的无数硕果之一,岂不远胜国外《中风》期刊论文介绍为期3年半的随机临床试验研究结果,甚至寄望于“未来的研究需要进一步确定最佳的训练参数”?!

    另据美国医景网9月4日报道,英国798名患者被随机分配接受激光消融、手术和泡沫硬化治疗静脉曲张试验的比较。试验显示,激光消融和手术治疗静脉曲张同样能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而泡沫硬化疗法则效果不佳。
    

    新英格兰医学期刊网络版9月5日刊登了这项研究报告《静脉曲张治疗随机试验5年的结果》,结论是“在静脉曲张治疗的随机试验中,治疗后5年的疾病特异性生活质量在激光消融或手术后优于泡沫硬化治疗。大多数概率成本效益模型迭代倾向于激光消融,愿意支付的比率为每QALY(生活质量调整年) 20000英镑(28433美元)”。(原文网址: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1805186?query=recirc_inIssue_bottom_article)。
    

    Discovery健康頻道曾播放美国开刀和泡沫硬化治疗静脉曲张的过程,让人惊窥现代医学手术繁复野蛮的真貌一斑——

    帕姆两腿患静脉曲张10年饱受煎熬。将接受3次手术:首先接受骨盆螺圈栓塞治疗花了60分钟,永远阻断有问题的血管。第二次治疗两小时,全程局部麻醉,用激光高温摧毁并永久阻断深层的曲张血管,再用血管钩钩断肿大血管,把钩断的血管一截截抽拔出来。两周后第三次硬化剂治疗,将一种特殊物质注入血管,泡沫会压迫出血管内的血液,阻断并杀死血管。为了让泡沫发挥功效,帕姆必须穿弹性绷带14天。医生说:“3个月后,她的腿就会大幅改善,状况能维持一年。一年后她的静脉曲张就会完全消失。”
    

    但据百度词条的注释,静脉曲张传统的治疗方法是外科手术结扎、摘除,或注射药物使其闭塞的硬化疗法。外科手术结扎有10%手术失败,硬化疗法大约有50%的病人大隐静脉再通,在数年后症状复发。
    

    相比来看,中医的拍打自愈手法根本无需开刀,且简便易行,安全有效,无需花钱,却鲜为人知。萧宏慈就说过:下肢静脉曲张者可以先从下往上拍,并拍打静脉曲张周围的部位后再拍打患处,治愈效果会更好。
    

    2011年8月,我参加拍打拉筋体验营,初次见识了拍打能迅速有效打通静脉曲张的过程。一位教练小腿上有长约40厘米的静脉曲张,我自告奋勇帮她拍打约20分钟,眼见着筷子粗细凸起的蓝色静脉曲张渐渐变成红色线条,最终平复下去。第二天虽然又略显凸起,但教练说,再多拍几次就能治愈。

    另有教练也记述了他为企业家李先生拍打消除左小腿静脉曲张的过程:他“抱着李先生的小腿开拍,随着拍打有节奏的‘啪啪’声,静脉曲张处冒出来一个个青()包,继续拍打,约20分钟,痧化为紫色,而且都散了,平了”!
    

    2015年春,我见邻居老王小腿前后都有着蚯蚓粗细的静脉曲张,先为他拍打一腿的静脉曲张。开始拍打劲不大,他直说疼(痛则不通),过了几分钟,痛感减轻(通则不痛)。随着拍打力度加大,出痧成片,蚯蚓般的曲张血管慢慢平复消失。旁边一位女士走过来说:“刚才我们在那边看着他腿上还一棱一棱的,这会儿全没了。”说着一伸大拇指:“真棒!”我告诉老王,小腿痧退净后可能还有一些静脉曲张,再多拍打两次就能全好了。(详见《静脉曲张何需开刀  自己拍打就能治好》
    

    拍打也能消除手背上青筋毕露的静脉曲张,还能使皮肤变得光滑细腻。其实,痔疮也是一种静脉曲张。仅以我个人的体会,只要每天坚持拉筋,一两天就可使内痔外痔完全消退。
    

    何况拍打治疗静脉曲张见效迅速,既无需花一分钱,又无副作用,岂不是比《新英格兰医学期刊》研究报告随机试验5年的结果与需支付2万英镑(28433美元),以及美国医生大费周章“野蛮”摘除曲张血管简便验廉高明可靠得多?
    

    静脉血管是血液循环流回心脏的组成部分,静脉曲张只是血管瘀堵所致。美国医生不会疏通静脉血管瘀堵的曲张,只知做手术摘除或阻断血管了事,看似治好了静脉曲张,其实对人体血液循环有何潜在影响尚是现代医学研究的未知数。
    

    倘若厨房或厕所马桶下水道淤堵不通,修理工绝不会不疏通管道而是锯除管道了事,还谎称锯除管道就解决了管道淤堵。否则,谁会相信这种疯言蠢举?!

    而看似“科学”的现代医疗却无良方妙药疏通静脉曲张瘀堵的血管,迄今还用随机试验研究手术“治疗”摘除静脉曲张血管了事,甚至通过医学期刊向医疗界推介,这种“科学研究”难道不是自欺欺人愚不可及?

    附自然新闻文章译文:
    


伪科学:医学期刊收钱撒谎宣传疫苗“有益”

2019年8月7日



    (自然新闻)像脸书这样的社交媒体平台现在积极系统地禁止所有与有关疫苗内容是有缘由的。因为像医学期刊这样的信息把关人无法对医生和公众了解这些注射药物保持完全和权威的控制时,关于疫苗危险与无效等令人不快的真相就开始不胫而走,并像野火一样蔓延开来。

    这就是为什么制药公司投入数百万美元与医学期刊建立腐败的有偿合作关系。医学期刊迫切需要大制药公司的资金,它们会按照制药集团的要求去做,包括绝不发表任何可能对美国疾控中心(CDC)批准的疫苗安全性或有效性有所质疑的独立科学研究。

    事实证明,药品和疫苗广告是大多数主流医学期刊赖以生存的基础,因为医药行业与医学期刊有着“排他性和依赖性关系”。这就是医学期刊上唯一刊登的广告都是药品和医疗器械广告的原因。

    如果没有这些医学期刊充当大制药公司的喉舌,这些贩药集团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赚钱了。许多独立研究发现,“在制药公司采用的所有促销策略中,医学期刊的广告为制药行业带来的投资回报最高”,这就是为什么医学期刊是大制药公司的主要关注点。

    此外,由于医学期刊是联系医生的主要信息载体,制药业非常重视在印刷期刊上宣传其产品。医学期刊的功能是“制药公司和病患之间的把关者”,换句话说,这就是医药行业每10美元广告中就有9美元花在医学期刊上的原因。

    儿童健康保护组织(CHD)在一篇改编自电子书《利益冲突损害儿童的健康》一个章节中写道,“制药公司为医学期刊提供所需的收入,作为回报,医学期刊在制止研究疫苗风险的关键问题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疫苗风险会危及利润”。

    广告是医学期刊运作方式中根深蒂固的一部分,以至于《新英格兰医学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NEJM)等高端期刊大胆邀请医药营销人员“让NEJM成为他们广告项目的基石”,却无更多保证“你的广告有人注意阅读和起作用”。

    这就是为什么你永远不会在所谓的医学期刊上看到补充剂或任何形式的营养广告。因为维生素、矿物质和功能性食品直接与药物和疫苗竞争——你可能已经很清楚,这是美国唯一被接受的现代“药物”形式。

    大多数临床试验结果从未在医学期刊上发表,因为这些结果对大制药公司不利

    医学期刊除了欺骗性广告行为,还串通一气掩盖那些与制药行业炮制的研究相矛盾的研究,以利于制药行业的利益。事实上,绝大多数临床试验甚至永远不会发表,因为大多数试验经过研究没法确认制药行业的说法。

    制药行业资助的研究几乎总是包含错误的信息,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是,包括研究设计和分析策略有方法的偏差和低质。据儿童健康保护组织分析,偏差也可能由于以下原因而存在:

    “……样本量不足、随访时间短、不适当的安慰剂或比较、使用不适当的替代终点、不适当的统计分析或‘误导数据的呈现’。”

    不时会有这家或那家医学期刊的一两个揭发者勇敢地站出来揭露幕后交易真相。其中一位是《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前任主编马西娅 安吉尔(Marcia Angell)博士,这份被认为享有盛誉的同行评审期刊也充斥着谎言和错误信息。

    安吉尔博士说:“人们再也不能相信已发表的大部分临床研究了,也不能依靠值得信赖的医生判断或权威的医疗指南。” 安吉尔补充说,她“不乐见这一结论。这个结论是20年来[她]慢慢不情愿地发现的”。

    这是难以下咽的苦药,承认大多数被认为是主流科学的东西只是制药行业的宣传,目的是让制药集团实现利润最大化,这些宣传甚至会使每个服用药物或接种疫苗的人,尤其是儿童的生命处于严重危险之中。

    儿童健康保护组织警告说:“这种通力合作的活动旨在防止传播不符合官方路线的疫苗内容,让美国家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难以审慎评估疫苗的风险和益处。”

    (原文网址: https://www.naturalnews.com/2019-08-07-medical-journals-are-paid-to-push-lies-about-vaccine-benefits.html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9/12 16:56:24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国外医学期刊的研究报告是否“科学”无欺?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