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鸠摩草堂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浪说红楼:贾氏四艳之迎春
1335 次点击
4 个回复
鸠摩草堂 于 2019/9/20 18:23:5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1
    据冷子兴说,迎春是贾赦和一个妾所生。贾赦的原配夫人、即贾琏之母死掉后,这个妾可能又被扶正。这个妾不久又死了,贾赦才娶了刑夫人、或扶正刑夫人。因迎春的娘曾被扶正;所以,刑夫人后来数落迎春说:你的娘胜过赵姨娘十倍,你也该比探丫头强些才是。从书中所述的情形看,刑夫人被扶正的可能性较大。

    迎春死了娘,由贾母派人经管。迎春性情懦弱,她平庸的诗词和无能的言语很多。最能体现个性特征的事例,是她的唯一正戏:懦小姐不问累金凤。按说,一个侯门小姐,如果真的有些主人的姿态和脾气,做为奶妈的下人,无论如何都不敢把她的金首饰拿出去当钱做为赌资输掉。再怎么事出有因,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也不是说非得一定要迎春像凤姐、探春那样,对肇事者施以特别的家法来惩处,方能彰显她是一个合格主子。但迎春对此事的态度,竟然糊涂到处事无原则、无底线以至丧失为人尊严的地步。
    
    如此懦弱糊涂,也难怪奶妈的儿媳还要继续逞威、要挟。然而迎春竟然还不能觉醒,实在不可理喻。更难怪丫头绣桔和司棋曾因她的懦弱无能、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果断地扑出来为她仗义。结果,这个二木头迎春不知中了那门子邪,却捧着一本《太上感应篇》继续修炼悟道。
    
    实在令人不解:若说《太上感应篇》中的因果报应、修身养性、行善成仙这些观念能叫迎春走火入魔而到了与世无争之境地;那么她行善积德、慈悲为怀的操行却不但感化不了大观园任何一个如狼似虎的仆人;甚至连自己的亲生父亲也感化不了,竟为五千两银子而把她卖掉。
    
    据刘心武先生考证:迎春的原型,很可能是曹雪芹的一位堂姐。果真如此,应该是这位懦弱愚善的堂姐在现实中所遭遇的恶报重重地刺激了曹雪芹的神经。但善良的确又是人类的高贵品质;如此的现实悖论,使曹雪芹在刻画迎春之时,始终把她看成贵族阶层的一个弱势存在。
    
    多元化社会组合中,各个阶层都存在像迎春一样愚善的弱势群类。他们因先天或后天的种种因素形成了懦弱善良的独特个性。他们应当被关注、被关怀;应当受到同情和帮助而绝不应该被愚弄、被算计、被毒害。不然天理人道何在?
    
    作迎春原型考证时,刘先生特别注意到三十八回一个细节:重阳节咏过菊花诗的螃蟹宴之后,红楼众美相互嬉戏:说诗的说诗,钓鱼的钓鱼、掐花的掐花,各自为乐。而唯独迎春“又独在花阴下,拿着花针穿茉莉花”。刘先生说:曹雪芹是有意识、很认真地写下这一句。迎春,这个美丽、娇弱、善良又有些痴愚的生命出于发自内心的虔诚和本性的良善,在那个时空、在那个瞬间像执行宗教仪式一样用花针穿起一串茉莉花;这就是一个娇弱生命的全部尊严。曹雪芹以“迎春穿花”的独特行为,把读者的精神境界向宗教信仰的高度提升。
    
    但是,似如迎春这样一个默默穿花、时时读诵《太上感应篇》、笃信因果报应,并且以善为本来处世待人的娇弱生命,最终却遭到了被极权治下的现实吞噬生命的恶报。极权治下的天理究竟何在?唯有儒家圣贤们的舌头与狼毫知道。善得恶报,是整个人类文明的悲剧和灾难
    
    2
    所谓《太上感应篇》,大约成书于北宋仁宗时期。五代后期到北宋前期,儒释道三家文化之精已达到全面融合,影响到社会意识形态的走向。表面看来,《太上感应篇》是道家劝善之经。而其旨实际上却是要建立以儒家道德规范和道释宗教规戒为标准的立身处世准则。其内涵和义旨,最能体现对权威的敬畏。
    
    两宋以后的元明清时代,该书被统治者重视并逐步规范化,其内容不再是虚无说教,而是建立了在现实中被要求执行的封建伦理道德准则。因此,该书的本质就是统治者用来统一民众思想意识的教科书与工具书。这就难怪使没有亲人关心、失去社会关怀的庶出主子贾迎春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拨。
    
    倘从好的方向着眼,《太上感应篇》有利于规范人们的言行,有助于保证国家社会和家庭中的严谨秩序,以达到某种程度的稳定。因此,读这本书并没有特别过错;迎春也不至于因为读了这本书才变得懦弱无能。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成就了迎春的个性?下面再来看她的外围生活环境和后天条件对其个性成因的决定作用。
    
    据冷子兴说:迎春生母早亡,父亲贾赦袭得先祖爵位一味好色贪财、独断专行。做为迎春现任母亲的刑夫人性格愚弱、处事怪癖,唯丈夫之命是从。刑夫人是个依靠丈夫爵禄才能生存的无思想、无见识之女性。贾迎春生逢贾赦和刑夫人这样的监护人,可知她自小难有主见。加之又是庶出,周围生存环境险恶,强者如狼似虎;下人的歧视和轻慢,极有可能使她形成如同刑夫人一样愚蠢懦弱的个性。外部环境与后天条件如此,再加上《太上感应篇》的教化,迫使她选择了于世无争的人生态度。
    
    迎春的婚姻,由其父贾赦独断包办。贾赦把迎春许配给贾氏一个所谓的世交之孙、名叫孙绍祖的中级军官。孙绍祖的得意,与贾氏宁府嫡系长孙贾蓉获取龙禁尉职称相似;也与贾氏老奴总管之孙赖尚荣获取知县职位的渠道类同,都是花钱买来的官积;俗称捐班。并且,迎春的亲事是贾赦为了五千两银子而强扭的速成婚姻。速成婚姻,交易达成一旦说倒,很快就会过门。
    
    极权社会的皇帝治下,父母之命犹如皇帝之诏,均不可违。何况迎春是一个受《太上感应篇》教化的弱女。这本书,为她灌输的就是权威至上的极权理念。最终,于奴无异的庶出主子贾迎春,成为皇帝治下包办婚姻的牺牲品和殉葬者。
    
    3
    倘单以《太上感应篇》的修养内容而论,迎春无疑是修炼成功的一个温顺柔弱、唯夫命是从的合格女子。而迎春的丈夫孙绍祖,偏是个暴发户式的捐班。无情的中山狼一旦得志,哪里会顾及两家当日的世交之情,哪里还会念及当初贾氏对其家的提携之恩?天生骄奢淫荡的孙绍祖淫遍家中女性,自然把迎春视如蒲柳草芥。稍不如意,即对千金之质的贾迎春如同对待买来的娼妓一般,施以最下流手段。结婚不到一年,贾迎春便芳魂归终,香消玉殒。
    
    《红楼梦》的主要人物形象,都具有其历史性和文化性,能够代表社会一大群类。迎春出嫁时,抄检大观园已过、晴雯已被逼死。而抄检大观园背后真相的核心问题,是贾府已经陷入经济危机。因此,贾赦以五千两银子的价格,让亲生女儿匆匆出嫁就在情理之中。就其婚姻本质而论,迎春闪婚与探春远嫁并无差异。说得简明一些:探春远嫁,是为了解决贾氏的政治危机;而迎春闪婚,则是为了解决荣府的经济危机。以俗语概而论之:贾府是在卖女求荣。
    
    曹雪芹刻画迎春形象提到《太上感应篇》,旨在强调:成就迎春悲剧命运的主要原因在于,她是一个被教化成为不能自主、也无法自的女人;从而使她放弃自主,与奴相类。更在于说明,她已被教化得情愿放弃为人应有的尊严而实在到了麻木不仁的地步。因此,迎春的身上根本谈不上要抗争什么。生活中的迎春,任凭偶然因素来左右自己;对于别人的欺凌和要挟无可奈何;对于人格尊严的大是大非,她的头脑中已丧失了应有的标准和底线。
    
    最为可悲的是:迎春的意识里,她把自己在现实中遭遇的各种不平等,都错误地视为因果报应。难怪黛玉曾讥笑她说:虎狼屯于殿陛,尚谈因果。所以,再从坏的方向着眼,《太上感应篇》的思想核心,很大程度上已经在扼杀人的天性,毒害人的灵魂;训化民众心甘情愿地做待宰羔羊。看!这就是儒家圣人为中华文明修下的千年功德。贾迎春形象的普通与普遍,正是中国历代皇帝与儒家愚民政治的辉煌胜利。
    
    4
    很明显,迎春的出身、迎春的个性、迎春读书所受到的教育和训化,决定了她永远是弱势群体中的一员。即便出身侯门贵族,她仍然是奴才特色的思想本质。似如迎春一介弱女,她唯一的向往,就是能抓到一个好阄以来满足自己的愿望;这是弱势生命群体,在强权制度压制和戏弄之下的无奈选择。
    
    迎春做诗,连选择韵脚的普通行为,都从未表现出应有的自主意识。她习惯于抓阄定韵,像弱势群体渴求暴富、疯狂醉心于搏彩大业一样,他们只能把自己的前途和命运交给偶然机率;他们听天由命、缺乏上进意识,更缺乏搏取求索精神。他们认为,只有抓阄才最显公道。迎春曾作灯谜诗曰:
    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
    因何镇日乱纷纷,只因阴阳数不同
    
    迎春谜诗的谜底是:算盘。谜诗所表达的意蕴,并不是自己精于计算、或有条有理地为自己的未来打算,而总是被别人算计、被他人拨弄把玩;以致于自己生命的阴阳之数无法调和,自己的婚姻、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人生也总是被别人算计、拨弄成一团乱麻。古来的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女人,人生的命运结局大抵如此。
    
    倘着眼于中国历史变迁、动荡、更替之乱世或末世时代,细究贾迎春的形象特征,就是那些性命如同草芥的、亡国王公贵族的女眷形象。譬如东晋北朝时代频频遭遇亡国之苦的两脚羊;譬如五代十国末期李煜笔下屡屡垂泪的亡国宫娥;亦似北宋寿终正寝之际从开封被掳到北辽国的赵家嫔妃;还似《红楼梦》时代的亡明公主和郡主,等等。
    
    历史在轮回兴替,悲剧在巡回开演。上世纪之初的大上海和哈尔滨,也有许多原来沙皇俄国的贵族女性;或原来大清国格格类的女子们在漂零流亡。说到底,她们都似如贾迎春一样有主子之名、而无主子之实的末世时代奴才。她们绝大多数似如商品,沦落风尘的可能性极大。末世的公侯女性尚且如此,况于草民之女?林黛玉在明亡次日葬花、并哭诵《葬花吟》要祭悼的,正是此类可悲可怜的末世乱世红颜。
    
    虽然《红楼梦》时代已往二百余年,但贾迎春的悲剧命运,依然能够触动人们的神经。若果然有画家遵从刘心武先生的建议创作迎春穿花,我再建议他同时作一幅迎春痴诵,好让人们对照当今现实时时长长记性:记得究竟应当怎样尊重、唤醒自然界中那些弱势生命的觉醒意识,记得应当怎样对待社会那些本性善良的弱势群类,才是合乎天道与人道的抉择。

    本文修改自唐都浪子《浪说红楼》之:论贾氏四姐妹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9/20 20:00:48 编辑过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0 19:41:56    android
       沙发
    编辑你好,我自己不小心点了右下角的“屏蔽”。麻烦你解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4:48:02    跟帖回复:
       第 3
    楼主也是人云亦云,是不是也可以认为贾迎春可能也许会是唐宣宗第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22:14:58    android
       第 4
    转至第3楼第 3 楼 gzy127 2019/9/21 14:48:02  的原帖:楼主也是人云亦云,是不是也可以认为贾迎春可能也许会是唐宣宗第二? 很想听你“云”,结果你啥也没“云”出来。

    如果你认为迎春是唐宣宗第二,你就考证好了;与我何干?

    只就贾迎春的形象,我觉得刘心武原型考证“云”的好;不可以赞他吗?

    如果你能“云”出贾迎春是唐宣宗第二,我倒是想欣赏一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2 21:29:16   
       第 5
    看看。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9/22 21:31:19 编辑过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浪说红楼:贾氏四艳之迎春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