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阿土叔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平壤为什么不可能成为国际金融中心
4464 次点击
82 个回复
阿土叔 于 2019/9/21 15:02:3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信息对现代金融业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在资本可以自由流动的区域,哪里的信息越透明,哪里越能及时准确地获取信息,资本就会流向哪里。川普的每一句讲话都有可能对国际经济走向造成重大影响,对那些真正掌握大笔资金的资本“大鳄”来说,不能及时获知川普的讲话是根本不可能接受的。而如果资本“大鳄”能及时获知川普的讲话,普通投资群众无法获得,则会使金融市场成为资本“大鳄”的围猎场,使市场失去起码的公平。因此,平壤不可能成为一个正常的金融中心,更逞论是国际金融中心了。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5:14:32    跟帖回复:
       沙发
    阿弥陀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5:16:52    跟帖回复:
       第 3
    平壤可以成为全球互联网总部基地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总部所在地。因为他们的互联网最开放,人权最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5:29:50    android
       第 4
    胡说,早就是宇宙金融中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5:36:43    跟帖回复:
       第 5
    可以成为宇宙中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6:50:37    android
    6
    寻衅滋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6:53:15    android
    7
    米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7:01:08    android
    8
    脑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7:15:55    跟帖回复:
    9
    能否成为中心,关键要看外国资本对平壤是否有信心,这是最重要的,不是领导人说要建成中心就成为中心了,那是冒傻气的理想主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8:54:38    引用回复:
    10
    转至第3楼第 3 楼 muse363 2019/9/21 15:16:52  的原帖:平壤可以成为全球互联网总部基地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总部所在地。因为他们的互联网最开放,人权最好。好十倍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8:58:53    跟帖回复:
    11
    以前中国人帮朝鲜平壤市建造了平壤的第一条地铁线路20年后才建造了上海市的第一条地铁线路。我国最发达的城市——上海的第一条地铁线路“上海地铁一号线”(南段)1993年才开始观光性、游览性质的试运行,1995年4月一号线全线开通试运营,而朝鲜平壤市的第一条地铁线路——平壤地铁“一号线”(“千里马线”)早在1973年就通车运行了,平壤地铁二号线(“革新线”)则又在1975年通车运营了。

    中国第一笔援助是对朝鲜提供 平壤地铁系我援建
    新闻中心-中国网 news.china.com.cn  时间:2011-04-26

    转自“中国网”的这个网页:http://www.china.com.cn/news/2011-04/26/content_22440443.htm。“中国网”是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主办的。
        中国网4月26日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今日上午10时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商务部副部长傅自应介绍《中国的对外援助》白皮书等方面情况,并答记者问。中国网进行了现场直播。
        路透社记者问,能否透露中国给予朝鲜援助的具体金额和数字?
        傅自应回答说,中国和朝鲜是近邻,中国与朝鲜有着悠久的历史往来和传统友谊。中国对外援助60年的历史恰恰是从中国对朝鲜的援助起步的,中国的第一笔援助是对朝鲜提供的。长期以来,中国对朝鲜的援助主要集中在工业、农业等一些生产领域,还包括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比如平壤的地铁站就是中国政府援建的。当然,我们还帮助朝鲜改善它的农业生产条件,援助一些化肥或者柴油。中国对朝鲜援助都是物资或者是工程项目的建设,从未提供现汇。

    回忆录揭开40年隐秘:朝鲜“自主地铁”实为中国援建[转贴]

    转自“新浪”网“军事”频道的这个网页:http://mil.news.sina.com.cn/jssd/2016-12-23/doc-ifxyxusa4935161.shtml

      新浪军事编者:为了更好的为读者呈现多样军事内容,满足读者不同阅读需求,共同探讨国内国际战略动态,新浪军事独家推出《深度军情》版块,深度解读军事新闻背后的隐藏态势,立体呈现中国面临的复杂军事战略环境,欢迎关注。

        中朝两个好面子的国家共谋隐瞒中国援建平壤地铁的事实:朝鲜需要这个纪念碑式的工程炫耀自己的伟大、而中国则需要掩盖自己不切实际慷慨援助友邦的历史。

        在朝鲜,游客不可能逛街、不可以坐公交,为的是避免你和普通民众有近距离的接触和交流,但是平壤地铁却是例外。在朝鲜看来,富丽堂皇的平壤地铁是值得向各国游客炫耀和宣扬的主体成就。
        平壤地铁,就是一个巨大的朝鲜博物馆,用以展示着朝鲜的所有理想。在17个车站中,外国人只允许进入其中两站,因此人们有理由怀疑:平壤地铁只是朝鲜一个精心制作的装饰,让打扮好的演员来扮演上下班乘客。
        地铁共有“千里马线”、“革新线”两条线路,站名多与金氏被包装的革命事件相关:荣光站、烽火站、革新站等,各车站里都镶嵌著丰富多彩的壁画描绘金氏的革命“事迹”。
        其中,“千里马线”荣光车站及复兴车站尤其奢华,墙壁上镶满豪华的内饰、水晶吊灯及各种大理石,这两站因而被安排为游客来平壤必须的观光旅游项目。

        最深处达地下200米,平均深度亦达100米,某些山区路段更深入150米,兼有防空洞的功能,是特别为可能发生的战争所考虑设计的。
        一进地铁,游客就会被深邃的电梯和这个国家的建设能力折服。电梯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小喇叭,播放着朝鲜民族歌曲,迎着相向而行的朝鲜上班族,四目相对,彼此互为穿越的风景。
        地铁就像舞台,所有的乘务员就是演员,平壤的乘务员都被安排为女性,她们身着统一的制服,英姿飒爽,如同街头交警成为平壤的名片。一上车厢,正上方并排悬挂的金日成主席和金正日总书记的画像,每一个众生都在他们面前坦露无余。
        无论是导游、朝鲜百姓还是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不怀疑地铁是朝鲜自主建设的伟大成就、朝鲜是平壤地铁的建造者。

        然而,近些年来,一些年暮的中国铁道兵和建设者的回忆录披露:揭开了中国援建平壤地铁的秘密,并且在建成后依然保持随叫所到的后期维护;时隔43年之后,中国商务部副部长傅自应在一次记者会上证实:平壤的地铁就是中国政府援建的。
        1965年,中国开始在北京动工修建第一条地铁线路。该工程完工于1969年。1966年,金日成出访中国时,中方让他参观了正在秘密建设中的北京地铁,金日成遂向中国政府提出援建地铁的要求。
        经毛泽东批准,先人后己,停建了北京地铁项目,优先无偿援建平壤地铁工程。1966年10月17日,中朝签订的经济援助协定中写入了具体的援助内容为:平壤本线和大普线两条地下铁路,线路总长29.5公里,车站19座,车辆段2座,预算总投资人民币2.4亿元
        国务院、中央军委将该工程交由铁道兵承担,并由总参防化部、总后卫生部、一机部、交通部、冶金部、燃化部、四机部作为协助部门。

        根据双方协定过程的会谈纪要,平壤地铁共分为了三期进行建设。第一期长10公里,车站6座,车辆段。朝方要求在1973年9月9日建国25周年时建成通车。
        由于当时中国正处于文化大革命时期,工厂停产停工,生产和研制设备,困难重重。为此,由铁道兵司令员刘贤权直接主持,召集各单位协调生产,并专门成立了铁道兵援外办公室。
        1973年1月9日,刘贤权在北京京西宾馆召开援助朝鲜平壤地下铁道第三次协作领导会议,请与会各部协助解决急需供朝的地铁关键性设备生产中存在的问题,以及交货时间的问题,其中有49项可按时供货,尚有58项不落实
    。在该次会议上,针对生产环节中的各类问题都逐一研究解决。
        1973年1月29日,又召开了第四次协作部领导会议,对影响平壤地铁“九·九”通车的主要问题,逐一列出,加以研究,通过商讨下发了《“请抓紧安排援朝地下铁道工程机电设备的生产和交货”联合紧急通知》。经过两年多的努力,各单位都克服了困难,集中力量优先研发和生产援助朝鲜的设备,保证了整体的工程进度。
        其中包括,在长春和湘潭修建了两条专用试车线,投资花费400余万元;在上海专门划出30亩场地,用于建立一个大型电梯生产厂以制造之前国内无法生产的120米长大高度自动扶梯;在上海整流器厂研制和生产相关电子电器设备等。
        与平壤地下铁道同期进行的还有平壤地铁的三防工程,该工程也由中国援助技术及设备,并提供了人员培训。
        平壤地铁号称世界上最深,这对于当时机械化水平并不高的中国铁道兵部队而言,施工难度非常大。不少无名的铁道兵献出了生命。
        而为了显示朝鲜社会主义制度比韩国社会制度优越,朝鲜额外要求中方于务必于汉城地铁通车前,实现平壤地铁通车。中国铁道兵部队在已经十分紧张的施工安排中,继续加码,实现了1973年9月6日第一条地铁线路(千里马线)通车,比韩国汉城地铁提前了1个月。
        地铁通车那天,金日成在庆典上向世界宣布:平壤地铁是朝鲜人自己设计、自己制造设备、自己施工建设的伟大工程。


        为了不泄露地铁是中国建造这一事实,朝方要求中方施工人员不要公开露面。中国铁道兵施工部队未能参加通车典礼,其中团以上干部被安排在一个地铁站等候接见。金日成讲话后乘坐地铁,在此小站秘密下车。他和站在前排的几个铁道兵干部握了握手,然后返回车厢,扬长而去
        为了照顾朝方的“自尊心”,中方从未公开过这一援建项目。中国人彻底地当了“无名英雄”。
        1986年,上海电梯厂技术人员蒋树栋在《上海电梯》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揭示了该厂长期承担平壤地铁电梯后期维护的秘密。
        蒋树栋回忆:1982年初,从朝鲜平壤传来一条坏消息:“运行中的大高度扶梯梯级支架发现裂缝”。这引起上海电梯厂极大的不安:这条裂缝虽小,但会危及到乘客的安全,还可能直接影响中朝关系。
        时任厂长钱兴隆立即组织技术、工艺等科室会商,正确制定了“组织团队、寻根究底、试验论证、改进设计”的方案。最终,经过大家的齐心协力,攻克难关,化解了一场危机。
        那年,上海电梯厂已完成了中央下达的“为平壤地铁16站提供48台扶梯”的任务;赴朝人员也完成了前三期39台的安装,调试并顺利投入使用,数年来运行良好,得到朝方高度赞扬。最后的9台也将发往平壤,赴朝人员也已作好准备,完成最后的“第四期工程”。
        蒋树栋回忆:援建平壤地铁的成套设备是毛主席亲自圈批的。据使馆官员说毛主席生前亲批了二个特大援外项目:“一是坦赞铁路,另一项就是平壤地铁”。
        这世界第一深地铁,工程十分浩大、结构严密、层次复杂、相当神秘、四通八达,具有三防功能(防核、防化、防细菌)。
        上海电梯厂专为朝鲜设计、生产的扶梯是世界第一高度的自动扶梯,平均提升高度60米,相当于一台扶梯直达20层楼的高度。而扶梯高速运行也是战时保存实力的重大举措,每秒0.9米的超标设计,也是至今世无前例的,就是1秒钟要行驶大约2.25只梯级。
        从1973年9月6日金日成为平壤地铁第一期开通剪彩后,自动扶梯每天从早上5点到晚23点,载客高速运行。在平壤地铁乘扶梯,上、下一次都要二分多钟,梯级周而复始地从梳齿板“鱼贯而出”,又“鱼贯而入”。
        在261.6米(按H=60)的梯路里不停顿“循轨导矩”运行,梯路是容不得半点异物的,那怕是一只小小螺母。更不用说支架裂缝,一旦有一只断裂,整台654只梯级都将“人仰马翻”,毫无疑问“牵一发而动全身”。“扶梯一停、地铁就无法运行”。
        当时朝方已“如履薄冰”,为预防“裂缝扩大”,已对在用梯级全部编号,便于正确监视、严密观察,并做好相应记录,如有异常、果断采取措施。谁都明白;铝合金梯级支架产生“裂缝”,在高速运行中说断就断,是特别严重的安全隐患。
        厂长钱兴隆紧急选派对梯级有丰富经验的总师办王炳根和顾世根等人参加由“中国成套设备进出口公司”牵头组成的调查小组,赶赴平壤。
        经过现场勘察发现:支架裂缝产生部位是在与梯级轴固定处的根部。原设计梯级是“刚性固定”在梯级轴上。所以梯级轴在运行中如稍有变形,都会直接影响梯级支架。
        据王炳根等推测:裂缝的引发起因是设计结构造成的,外档是梯级轮、里档是支架、中间是梯级链,“梯级运行到梯路的上、下部R段,梯级轴形成杠杆。在上部上分支R段的链条强大拉压下,造成梯级轴上弯曲,待转到上部下分支,便形成了下弯曲”;梯级到下部,上、下分支,情况则相反。
        也就是说,梯级轴在梯路里运行一圈要承受二次弯曲,而梯级支架要受到二次“轴变形影响”。现场用仪表“跟随梯级轴”测定,证实了这一推测,并测获了宝贵的数据。根源找到了,但是经过多少次弯曲支架才产生裂缝,如何改进设计,采取防裂措施等等,要待回国“实物试验、科学论证”。
        钱兴隆和工艺科长朱福荣听取了回国人员的汇报后认为:为获取对梯级支架产生裂缝的可靠数据。决定赶紧设计“梯级动态试验机”。其功能是:“模拟梯级支架在动态中受轴变形的影响”。
        于是抽调蒋树栋按要求设计“梯级动态试验机”。蒋用原设计梯级、梯级轴,在一定高度置水平状态,上加140kg重压(约2人体重);轴二端用固定轴座,代替二梯级轮位置;梯级支架与梯级轮间的二根链条部位设计可调节套杆各一,连接下主轴“可调偏心体”,用小型“NGW型三级行星减速机”配电机作动力;三根可调三角带,带动主轴运转;轴变形数值按现场测获数据调妥,设定大约每秒轴变形一次,梯级轴中央装计数器。
        设计完成后,动力科在最短时间把零部件加工完成,装配、试车。一台自行设计的“梯级动态试验机”,正式投入使用。经过日夜不停地运行,当记数器数字达到七十万次左右的时候,梯级二支架几乎同时出现裂缝,部位与平壤现场的完全相同。
        针对“病灶”,立刻对支架进行重新设计。将梯级支架孔径从34mm扩至35.5mm,加工成“柔性联接”支架。再装上“梯级动态试验机”进行试验。经过无数次测试、改进、检验,最后确认:改进后的梯级支架安然无羔。接着把试验机、二种不同支架组装的梯级,送交“交大”实验室,在二种梯级支架设点、进行“应力对比测试”。从仪器测试中得到大量的数据再一次证明:扩孔加垫后的“柔性联接”支架能有效避开梯级轴变形。实验室陈钢主任亲自签名盖章出具“鉴定证书”。
        产生梯级支架裂缝的症结找到了,改进的梯级支架经过测试也完全可靠。中方决定为朝鲜平壤地铁全部扶梯三万只梯级、六万只支架扩孔加垫。为了保证梯级支架更换保质保量,又特别设计了“支架扩孔机”和“新梯级组装台”。
        蒋树栋用JT4036动力头为主体,配设齿轮箱、床身、工夹具、刀具,在确保原孔位一次装夹,可同时扩孔二只支架。
        行动方案分为三步走:第一步,为已产生裂缝的在朝支架更换新支架;第二步,为朝鲜在用尚未产生裂缝的支架“扩孔改装”;第三步,为还未使用的支架,全部扩孔改装。其中的第二步,虽然要在在朝鲜当地“扩孔改装”,但所有的加工设备需有我方提供。
        于是,作为一项政治任务,全厂各科室部门同心协力,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二台设备制作,并配置了加工需要的工具、刀具、材料等,及时 装箱发往平壤。
        1982年12月9日,蒋树栋和范存泉、顾世根,在沈宝庭、康宇青带领下赴朝。在“黄金田野站”一号梯现场,用“梯级支架扩孔机”、“梯级组装台”、“特殊胶布、粘合剂”,对整台梯级支架作了扩孔改装,并在现场安装、试车,顺利通过检验。
        蒋树栋回忆:为使朝方技术人员尽快掌握这方面的技术,“既授人于鱼、又授人于渔”。除了向朝方移交全部设备、工具等外,我们还改图纸、编工艺,为朝方培训一批技术骨干。当我们在朝鲜圆满完成了任务后,也于1983年2月9日顺利回到了国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8:59:05    android
    12
    越来越感觉到,凯迪上的,十之九九的人,都神经病!

    别瞪眼!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19:02:14   
    13
    一个视诚信如放屁,说抢就抢的社会;谁去谁傻!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9/21 19:02:49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20:02:26    android
    14
    朝鲜全面倒向米国的话也不是不可能,此外可能还要个负责任的大国背下锅祭下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1 20:05:59    跟帖回复:
    15

    平壤地铁市民与外国人分开 中国历史功绩被抹杀
    2013年10月28日11:59   来源:凤凰卫视

    源网址:http://www.dehong.gov.cn/news/gj/content-28-5594-1.html
      朝鲜首都平壤的城市轨道交通系统,始建于上世纪六十年代金日成统治时期。其中由中国援建,苏联人设计的地铁,最深处在地下200米,平均深度也达到100米,是世界上最深的地铁系统。请跟随本台记者刚刚从平壤拍回的镜头,去观察一下朝鲜的运输系统。
      平壤地铁建于1973年,这座巨大的防空洞式建筑,内部装饰却相当奢华,柱子、走廊甚至整个月台,都是用上好的大理石建造。还有随处可见的青铜浮雕,以及高高的穹顶上垂挂着的各式吊灯。
      朝鲜政府不容许商家卖广告,所以地铁站内只有朝鲜劳动党和领导人的壁画。
      目前正在运行的列车,是1998年以来德国柏林地铁淘汰的旧车。虽然有些陈旧,但也能保证每隔三至五分钟就有一班车。由于当局的限制,记者无法拍摄进入车箱内的朝鲜民众,整个车站人流往来不断,人们之间却甚少交谈,大多数人都是表情严肃、行色匆匆。外国游客一般必须使用专用车卡,以防游客与朝鲜居民交流。
      平壤地铁是1966年金日成访问中国后,向中国政府提出援建要求。当时中国停建了北京地铁,优先无偿援建了平壤地铁。但多年来朝鲜官方一直宣传平壤地铁是完全由朝鲜人民自己建造起来的。时至今日,整个诺大的地铁建筑,有关中国制造的身影,只剩下了这个挂在入口处的老旧时钟。


    申城38年援建国外198个成套项目 平壤地铁电梯为

    转自上海“东方网”的这个网页:http://sh.eastday.com/m/20141031/u1a8419670.html
      东方网10月31日消息:据《劳动报》报道,从1955年至1993年,上海累计为37个国家援建成套项目198项。这是记者昨日从市档案馆公布的相关馆藏资料中了解到的信息。其中,朝鲜平壤地铁中垂直高度达到64米的“超级电梯”,就是标准的“上海制造”。
      援助越南项目最多

      据了解,新中国建立后,从1955年7月援助越南的第一个成套项目“统一火柴厂”起,至1993年帮助圭亚那兴建小砖厂止,38年中上海为亚、非、拉、欧37个国家援建成套项目共198项。在市档案馆的馆藏中,原“上海市对外经济联络局”的全宗档案显示,上海援助越南75个成套项目,是受援国中最多的。
      在“上海市对外经济联络局援外工作十年总结”中有一份附件显示,当时对越南海防搪瓷铝器厂的援建时,该行业没有一个工程师,因此上海抽调了富有生产经验的老工人,深入各厂收集有关资料,拟订了设备水平较国内各厂先进的设计方案,并克服语言不通的困难,向越方工人传授技术,帮助建立生产技术管理制度。工厂建成后,由于经济效果显著,被评为运用中国经验最好的工厂。援建专家曾不厌其烦教导工人戴防护眼镜,使得在后来发生的一次爆炸中保住了一位工人的眼睛。1965年时,上海还向越南援建了中国第一套流动式电影混合录音车。
      平壤地铁电梯为沪产
      从1961年到1988年,上海对朝鲜提供经济技术援助共12项,如顺川香料厂、印铁车间、热工仪表厂、船用锚链车间等,在1982年“上海市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和合作工作概况”中提到,上海电梯厂在设计单位的支持下,为朝鲜平壤地铁工程设计制造了垂直高度64米的大高度自动扶梯,填补了我国生产中的空白。

      据了解,平壤地铁是世界上最深的地铁,垂直深度约有100米左右,而电梯长度更是达到150米,从地面乘电梯到站台需要花费三分钟左右的时间。
      严保援外产品质量
      我国对外援建项目门类增多,技术要求较高,有些是我国从未生产过的,为此上海要求各生产单位都严格注重援外设备、产品的质量。

      档案显示,为适应某些湿热带地区国家的气候条件,上海机电、仪表等工业部门专门试制成了具有防潮、防霉、防盐雾性能的机电、电器、电缆、仪表产品,并建立质量检验中心,确保援外产品质量。一些工厂克服自身技术设备条件上的困难,在多方协作下精心设计、刻苦钻研,完成了对一些大型的、技术要求较高的非标准设备的制造任务,有些项目填补了当时我国生产中的空白。在援建同时,选派专家对项目的生产运营进行技术指导,传授技术管理经验,进一步帮助受援国培训各类人才,为国家在国外树立了良好的声誉。
      例如,1961年时上海援建的柬中友谊纺织厂,该厂的产品价廉物美,西哈努克亲王出访时曾带着这家厂的产品去国外展览,受到青睐;1966年上海玻璃机械厂设计制造的援柬埔寨新运会百叶窗也是当时最新技术;1961年到1962年,上海为波兰承建一家金笔厂,有关资料显示,当时要求提供的设备、模具国内无成熟的制造经验,为此上海全市抽调了50多名技术人员进行设计,所制造的设备外观和内在质量比国内同类设备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4464 次点击,82 个回复  1 2 3 4 5 6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平壤为什么不可能成为国际金融中心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