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 8:48:16    跟帖回复:
136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8:10:38    跟帖回复:
137
               第15章 螳螂捕蝉雀在后 借机就计自堕落

  苏睿对苏伟让他回家的决定是抵触的,尽管嘴巴答应的爽快,可此时他就像一头冲出牢笼的狮子,怎会甘愿再回到笼子里呢?回去当放牛娃那是不可能的,难道跟人说自己是因为偷东西被赶回来了吗?等老子混好了再衣锦还乡不迟,而不是现在这副模样回去被人耻笑。这家伙干正事不行,歪心思转个眼珠就来,在苏伟送他去车站的路上,他已经想好了应对的主意。

  到了火车站,苏伟帮他买好车票又把他护送到月台,看着熙熙攘攘的人流心里还是不踏实,路途那么远千万别出了岔子,可看到苏睿那机灵劲儿,他安慰自己说,他好歹出来混了这么久,不至于把自己弄丢了吧。但还是不忘吩咐说:“苏睿,路上一定要小心点,不要到处乱跑,知道吗?”

  “知道了,你都说了好多遍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还怕我走丢了,放心吧,就算被人拐走了我也不会怪你的。”苏睿嬉皮笑脸的说着就跟着人流挤上了火车,回头冲苏伟做了一个鬼脸就隐没在车厢的人群中。

   刚挤上车的人推推搡搡,乱哄哄的一片吵杂,车厢里的乘客接踵摩肩,简直水泼不进。苏睿在人堆里不管不顾往前闯,众人见他这样横冲直撞的,脸上均露出了不满的神色。有人使坏用脚一绊把他绊倒在地。这时后来的乘客提着行李又涌了上来,过道里你推我搡更是拥堵不堪。
  
    

苏睿正躬腰起身,突然发现一个中年男人的座位底下放着一个手提包,而这个男人正哄着在怀里哇哇哭叫的孩子。苏睿趁其不备手疾眼快一把抓过手提包,趁着乘客们刚上车时的混乱,使劲朝前面的车厢挤了过去,连续挤过几个车厢后,这才跳下车厢又来到了月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8:16:56    跟帖回复:
138
  当着苏伟的面上车然后再从别的车厢里出来,这个金蝉脱壳的计划苏睿早就想好了,身上有苏伟给他的一点花销,到时候再去捞他一票就不愁饿肚子了。

  他没想到事情比他想象的还要顺利,挤个火车居然能顺到一个手提包。他得意的用手捏了捏这个略显鼓囊的战利品裂嘴冷笑,让老子回去门都没有,离开你老子就不活了吗?但他没有把心里的得意在脸上流露出来,跟着人流迅速挤出了出站口。到了车站广场他还是不敢大意,谨慎地看了一眼车站熙熙攘攘的人群,感觉人多眼杂,怕引人注意不敢查看,紧紧地把手提包揣在怀里。

   做贼心虚的感觉让他很不踏实,一番张东望西后,他跑了十多分钟总算找到了个僻静之地, 然后迫不及待拉开手提包的拉链,一看里面有各种证件和厚厚的几叠钞票。他兴奋的脸上泛着光,暗呼一声老子发财了,他怕扎眼不敢把这么多钱拿出来,就沾着口水就这么一张张点着钞票。
        

  “我滴个妈呀,3000多块呀。”点完后,他暗呼一声,天助我也!他高兴的差点要跳起来,真是顺到肥肉了,还是这钱来得快,打工累死累活的干一年都挣不了这么多,这么想着不由得有些得意忘形。

  “哥们,这就准备走了?”他刚把钱取出来塞进口袋装好,正准备扔掉手提包开溜,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有人叫住了他。他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一声糟糕,被人盯上都不知道,真是高兴过头了。

  他回头扫了一眼发现身后三个男子不怀善意的死盯着他,看样子来者不善,对方人多武斗肯定不明智,看来只能智取了。他脑子迅速转动起来寻思着脱身之计,于是就揣着明白装糊涂说:“我找不到厕所来这儿方便一下,要是影响不好我这就走,难道还要罚款吗?”他嘴上这么说着,眼睛滴溜转着观察着地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8:19:15    跟帖回复:
139
  对方并没有给他考虑的时间,一个长相粗鄙的黄毛男子看他装糊涂,就顺着他的话逗他说:“是呀,不仅要罚款还要没收工具,你看怎么办吧?”

  苏睿依然装着糊涂,做出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问:“什么工具呀?”

  苏睿的话把对方三个人都逗笑了,突然其中一个黄毛变了脸色,冷声说道:“你还真他妈的幽默,别他妈装糊涂磨叽,把东西拿出来。”

  苏睿心里懊悔的不行,感叹着自己怎么老是替他人做嫁衣,上次在菜馆刚得手被人洗劫一空,难道这次还要重蹈覆辙吗?可眼看着到嘴的肥肉还没来得及咂一口就被这帮狼崽子截胡了,实在是心有不甘。想到这里心中一阵冷笑,论脑子老子甩你们几条街,想从小爷手里抢肉吃,先回你妈妈怀里咂几口奶再来吧。看来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了,于是眼观六路寻找逃脱路线,嘴里继续装着糊涂问:“什么东西?”

  对方看他眼珠乱转就知道他不是个省油的灯盏,另一个小个子不耐烦了,对其中一个一直没说话的人说:“老大,这小子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儿,先揍丫的一顿。”

  这个被称呼为‘老大’的人一看就不是个善茬子,头上染着同样的黄发,扎着一根小辫子,脸上坑坑洼洼长着青春痘,嘴上叼着香烟,脖子上的金链子在阳光下特别刺眼,一副不伦不类的样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8:22:34    跟帖回复:
140
  小辫子老大皮笑肉不笑的说:“还真他妈的费劲,非要逼我们动手。”然后对两个小弟说:“你们知道我一向以来慈悲为怀,可这小子太他妈不懂事了。”说着就用眼神示意对苏睿动手。

  这时,苏睿已经观察好逃跑路线,前面的路被他们堵死,看来只能往后面跑了,拼一把赌赌运气,想到这里他马上求饶道:“几位好汉,咱都是文明人何必打打杀杀呢?我给你们还不行吗?”

  “你说你早这样多好,何必受皮肉之苦呢?”老大这么说着就制止手下的小弟对他施暴。

  “各位大哥,就当交个朋友了,以后见了小弟万望高抬贵手。”苏睿见他们稍有疏忽,就把空的手提包狠狠地朝他们的身后扔了过去。

  手提包‘啪’的一下落在那三个男子身后。这三人两眼放光都转身去捡那个空的手提包。事不宜迟,此时不跑更待何时。苏睿趁着他们无暇顾及边跑边得意的哈哈大笑:“孙子们,爷爷先走了,后会无期了。”

  老大从小弟手里接过手提包拉开一看,里面空空如也,这才发现上了这小子的当,但此时苏睿已经跑出了老远,他气得脸色铁青把手提包扔得老远发泄着。

  “他妈的,敢耍老子。”老大看着苏睿逃跑的方向恨恨地骂着,突然他铁青着脸显出诡秘的笑容,然后又得意笑了起来。

  另外两个小弟以为他气糊涂了,可当他们看到苏睿逃跑的胡同这才明白过来,三人眼神交汇一起哈哈大笑。对于这里的地形他们再熟悉不过了,这小子一头栽进那个死胡同,这回算是插翅难逃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8:23:59    跟帖回复:
141
  “这回看这个王八蛋往哪里跑?等会儿先揍丫一顿解解气。”小个子脸显得色。

  老大叹息了一声,不阴不阳的说:“这就叫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闯进来呀。”

  另一个小弟恭维的说:“他就是个孙猴子也逃不出老大的手掌心。”三个人阴恻恻的笑着,悠哉悠哉抽着烟不紧不慢地朝苏睿的方向跟了过去。

  苏睿跑着跑着就笑不出来了,本以为天不灭曹能逃出生天,哪想到乐极生悲钻进这个死胡同,真叫他欲哭无泪。看着对方三人顺着胡同跟了进来,他开始感到害怕,这回算是栽倒姥姥家了,还不被他们扒层皮才怪。只能暗叫一声倒霉,索性一屁股蹲在地上,抱着头做好挨打的准备。

  “哟,我说哥们你倒是再接着跑呀,是不是跑累了,要不要我叫个姑娘给你敲敲背松松骨?”老大拍着他的头嘲弄着,然后在他身边蹲下像个老朋友似的从烟盒掏出一根烟递给他说:“这是中华烟,来一根解解乏。”

  老大‘客气’的对他来说是一种折磨,更是让他怕的不行,低着头耷拉着脑袋不敢说话。老大自顾自地点起烟抽了一口,然后像老鼠戏猫般把嘴里的烟雾朝他脸上吹着,把苏睿呛得直躲闪。

  老大突然站起身来,用手摸着他的脑袋晃了晃,又拍了拍他的脸,说:“哥们,说实话我蛮欣赏你的机智,你是个人才,只不过运气差了点。”

  苏睿不知道他是真的欣赏还是在嘲讽自己,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现在落在他们的手上只能任人宰割,但心里却在不停的骂着,狗崽子们,士可杀不可辱,老子今天折在你们手上只能自认倒霉,来吧,可豪气不过几秒心里又害怕起来,今天不死也得脱层皮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8:25:36    跟帖回复:
142
  小个子看大哥戏弄的差不多了,就说:“老大,这小子真不给面子,你亲自敬烟他居然这个态度,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说着就要动手了。

  老大则摆手制止了这个小弟的冲动,怪声怪气的说:“你真是个粗人,不知道我一向慈悲为怀嘛,要以德服人,明白吗?”

  另一个小弟忍不住笑着说:“老大,我们知道你菩萨心肠,可这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姑娘伺候他,”然后一脸坏笑的说:“其实我的手法不比姑娘们差,要不我先帮他松松筋骨如何?”

  老大哈哈一笑:“那你可得把他伺候好了,别让他说咱们礼数不周,挑出理儿来就不好了,那就让他好好享受一下吧?”

  这人脸上阴恻恻的笑着说:“放心吧,绝对让这小子舒服的嗷嗷叫。”

  他话音刚落,苏睿就感到沙包大的拳头如雨点般往他身上砸。一会儿功夫就把他打得招架不住,哭丧脸嗷嗷求饶:“各位大哥,别打了,我把钱给你们就是了。”到了这一步也顾不得脸面装不得好汉,何况他压根就不是什么好汉。

  老大见他求饶制止了对他的施暴,把他拉起来用手拍着他的脸,皮笑肉不笑的说:“早这样不是没事了,我一向慈悲为怀你非要逼我对你动粗,你说你这是何苦来着?”

  苏睿看他一直强调‘慈悲为怀’就心惊胆战,再也不敢耍滑头赶紧把钱从身上掏出来,恭恭敬敬的递给他说:“老大,这钱就当我孝敬你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8:27:45    跟帖回复:
143
  小个子一把把钱抢了过去,凶他说:“废他妈什么话,还嫌打得不够是不,真他妈是个贱骨头。”老大他们一看这么多钱,心情高兴也不再为难他了。

  苏睿眼巴巴的看他们点钞票,自己费劲巴拉弄来的就这样便宜了他们,还被揍成这个德行,实在是不甘心,越想越是懊恼。但对方人多又无可奈何,想来想去还是自己一个人势单力孤,要是像他们一样有个小团伙也不至于吃这么大的亏,眼珠一转就有了主意。

  这时眼见老大他们要走,他马上跟了上来,叫了声:“老大,我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干?”

  对方三人一听很意外,老大更是一脸疑惑,问他:“有点意思呀,我们刚抢了你,你为什么还要跟着我们?”

  苏睿马上说:“正因为你们抢了我,我才要跟着你们。”

  对方三人均听不懂这是什么逻辑,话多的小个子插话说:“老大,这狗日的就是个贱骨头,是不是跟着咱们乘机再把钱偷走?”

  “你还真是不死心呀,肉皮又痒痒了是不,赶紧滚,再这儿磨磨唧唧的打得你满地找牙。”另一个小弟不由分说又要动手,

  “先别动手,让他把话说完。”老大很有兴趣的看着苏睿,摆手制止了小弟的冲动。

   苏睿察言观色的说:“人多力量大,要是我今天人多你们敢抢我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8:28:53    跟帖回复:
144
  “嗯,有道理,”老大似乎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了。

   小个子忙说:“老大,这小子太贼了,要是到时候他咬咱们一口怎么办?”

  老大一听也不得不防,就用黑话问道:“你是哪条路的,是摸点子还是走趟子的?”

  苏睿一脸狐疑的看着老大,直到后他才知道这是小偷们的黑话,走趟子就是摸底,搭架子就是掩护,摸点子就是下手,镊子夹叫长钳子,刀片叫飞刀。

  苏睿虽然不懂这些黑话,但他嘴皮子向来利索,加上受黑社会电影的熏染,马上信誓旦旦地说:“老大,老话说盗亦有道,咱们出来混的讲的就是个义气,只要你不嫌弃我一定鞍前马后跟着你,有违此言愿天打雷劈。”虽然他嘴巴上说得煞有介事,可心里却不这么想,什么他妈的义气,赌咒发誓的人那么多老天爷忙得过来吗?

  老大看他是个刚出道的蟊贼也不再提防,不顾另外两个小弟劝阻,对他说:“好,你这小子倒也机灵识时务,说实话我还挺欣赏你,就跟着我吧,只要你对兄弟们义气,我们自然不会亏待你。”接着又换了一副脸色,语带警告道:“要是你真有什么坏心思,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今天我心情好不会为难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8:30:25    跟帖回复:
145
  苏睿再次表现了自己的忠心,说道:“老大尽管放心,这点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老大看他这样就说:“那就好,我想你这么机灵也不会做蠢事,我不问你是哪里的,你也别问我们是哪里的,这是道上的规矩,不是不相信你,以后你自然就会明白为什么。”

   这时那两个小弟欲张口阻止,老大摆摆手冲他俩说:“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既然我敢收他就自有我的道理,要不是他运气不好跑到这个死胡同,咱们能搞到他的钱吗,就凭这点聪明胆识,咱们多一个这样的兄弟有何不可?”两个小弟看老大如此,只好作罢。

  老大晃了晃手里的钞票对他说:“这就算你的投名状了,跟着我不会让你饿着。”苏睿大喜过望,不失时机的叫了一声大哥,就算正式加入了这个流氓团伙。

  


  自此以后,苏睿如困龙入海更加的肆意妄为,跟着这帮扒手学会了很多歪门邪道的东西,经常流窜在人流集中的地方干坑蒙拐骗的勾当,然后把搞来的钱又挥霍一空,天天花天酒地过得逍遥自在,全然不顾为他操心的家人。

     敬请关注第16章 初出茅庐闯江湖 涉世未深丢车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15:13:18    跟帖回复:
146
                 第16章 初出茅庐闯江湖 涉世未深丢车票
    
  “苏浩,等我一下。”这天苏浩在镇上办完年货骑着自行车正往回走,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叫他,回头一看是初中同学徐向东,心里一喜,赶紧停下车子问:“向东,你咋来了?”

  “看你这话说的,这镇子是你家的了,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了?咋了,这好久不见你发财了?我不叫你一声,你还不搭理我了是不?”徐向东还是不改话痨本色,上来就是一通噼里啪啦,他是苏浩要好的同学,上学的时候两人经常互相抄作业,这个逗比和苏浩玩得很好,几乎是无话不说的兄弟。

  苏浩被他弄得哭笑不得,说道:“谁不搭理你了,这不是没看见嘛,你看看你说的这叫啥话,你是我最好的兄弟,我能不搭理你吗, 你把我看成啥人了?”

  徐向东嘿嘿一笑道:“这不是看见你高兴嘛,开个玩笑都不行哦,你个死脑壳。”

  苏浩对他很无奈,说道:“你还是那个鸟样子。”

  徐向东嬉皮笑脸的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接着又问:“你好端端的咋退学了,在家里忙活啥呢,看你黑不溜秋的,去非洲挖煤去了呀?”

  “哎!我去工地上打工了,跟挖煤差不多老受罪了,所以你还是好好读书吧。”哥俩推着自行车边走边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15:15:20    跟帖回复:
147
   徐向东撇撇嘴不以为然道:“靠,我读书啥样你还不知道,毕业了就不读了,过完年出去打工算了,你有啥打算,要不咱哥俩一起去外面闯闯咋样,难道你还真打算在这穷山沟里放牛玩泥巴,不怕脑袋生锈了呀?”

  苏浩试探着问:“我也准备去打工呀,可咱没出过远门不知道去哪,你有啥合适地方没?”

   徐向东心中早有计划,说:“要不咱们一起去广东吧,我表姐在东莞的电子厂做了两年多,工资还不错,我已经和表姐说好了到了那边在她那落脚,你觉得咋样,要不咱们一起去看看?”

  “广东?”苏浩心里一喜,这不正是自己要去的地方嘛,但徐向东和他一样从来没去过那么远的地方,难免有点不放心,嘟囔着说:“靠谱吗?”

  徐向东看他犹豫不决,就说:“怕个啥嘛,你怎么老是跟小脚女人一样,不出去闯闯你咋知道外面好不好,有我表姐在难道还能让咱饿着了,看你没出息的样儿,你还真想在家里干挖煤做工地的活儿呀?”

  苏浩早就被老徐那句‘东西南北中,发财去广东’的话给洗脑了,看他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就爽快的说:“那敢情好,你定好日子,到时候咱们一起有个伴也好。”

   徐向东见他答应很开心,说道:“这才像个样子,我就见不得你一天到晚磨磨唧唧的,过了正月十五咱们就去,你看咋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15:19:29    跟帖回复:
148
  苏浩说:“好,就这么定了。”

  对于苏浩他爹苏成耀来说,儿子去南方打工无疑是冒险的举动。苏睿的失踪已经让家里蒙上了一层阴影,他怎么能这个独苗去那么远的地方闯荡,人生地不熟的要是出了差错怎么办?可苏浩并没听他爹的劝告,他早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尽管他爹不放心,但架不住他的执拗,听说有熟人带路也就由着他了。

  元宵节过后,他们和村里路有财的娃路鹏飞一起搭伴去广东东莞投奔徐向东的表姐,孩子们第一次出远门,家人们心中不舍把他们送到供销社路口。路有财的婆娘给他宝贝儿子拿这拿那的,搞得路鹏飞很烦,对他妈说:“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啥事情不知道嘛,你罗哩罗嗦的没完。”一下说得他妈眼泪汪汪的。

   上车以后,家人们站在车窗口叮嘱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苏浩他爹在人群后面胡子拉碴,布满皱纹的眼圈发红,张着嘴巴想和苏浩说点什么,最终没有说出来,就这么一声不吭的眼巴巴望着他。

  随着汽车开动,冷风中他爹瘦弱的身影越来越小,哎!才五十多岁就像个小老头一样满脸沧桑,长期的操劳快把他的脊背压垮了。苏浩不由得一阵心酸在心里说,爹,我出去了一定好好挣钱,让你老人家不要再这么操劳了。他害怕眼泪流下来索性扭过头去,告别家乡,告别老爹,背井离乡去陌生的城市闯荡。外面的一切都是陌生的,自小到大他除了上初中骑自行车到过镇里,就没去过别的地方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15:25:24    跟帖回复:
149
  看着离家越来越远,离乡的愁绪涌上心头,思绪烦乱想到外面的花花世界又有点兴奋莫名。破旧的大巴在群山蜿蜒的崎岖山路上起起伏伏的颠簸,万物复苏之前树败草枯,车窗外满是贫瘠荒凉的土地,望着外面不断闪现消失的破败景致,竟然有一些伤感的离愁。

        

  告别了送行的家人,他们三个带着行李又转车到十堰火车站购买到广州的火车票。这几个生瓜蛋子除了徐向东坐过火车,苏浩和路鹏飞两个土鳖根本没见过火车,三个初出茅庐的孩子走进候车室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

  刚刚过完春节,大批农民工和他们一样返城去寻找机会,候车室里熙熙攘攘,人声鼎沸,人们提着大包小包焦急的等着火车到来,三个没见过世面的山里娃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
路鹏飞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满脸兴奋的说:“我滴个乖乖,咋恁球多人呢,比镇上赶集还热闹。”

  徐向东嘿嘿一笑说:“你个土鳖,这回见识了吧,大惊小怪的,听我表姐说广东那边可比咱这儿繁华多了。”

  路鹏飞吐着舌头一脸兴奋的期待,苏浩好奇的问:“向东,广东是不是很远呀,坐火车要多久能到?”

  徐向东了解情况就有点显摆:“差不多要30小时了,反正是挺远的,能让你坐得屁股痛。”

   苏浩一听就说:“向东,我想去方便一下,等会儿上了火车坐那么远的路还不得憋死。”路鹏飞也跟着说:“我也去,从早上憋到现在,你一说我倒想起来要尿尿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 15:31:23    跟帖回复:
150
  徐向东白了他们一眼说:“就你们两个球痛蛋痒屎尿多,球事还不少呢,上了火车难不成还能让你们拉裤裆里,一对土鳖。”

  徐向东的话让他们两个土包子面面相觑,路鹏飞说:“我有点憋不住了。”徐向东看了看火车票说:“好吧,你们要快点,看时间火车可能马上要开了,等会儿大家走散了就麻烦了。”

  苏浩问:”那咋办?”

  徐向东不再卖关子,解释说:“放心吧,火车上有厕所呢,从这儿到广州2 30多个小时呢,没厕所谁憋得住?”

  苏浩听得如释重负,感到有些意外:“这么高级呢,连车上都有茅坑?”

  路鹏飞不以为然的说:“高级个啥哩,车上有茅坑那还不得跟着臭一路。”

  徐向东听得很无语,感觉没办法和这两个土鳖解释,正说着话候车室的广播里传来播音员机械般的声音:“开往广州方向的xx次列车马上就要启动了,各位乘客带好自己的行李……”瞬间候车室乱哄哄开始骚动起来,人们像一股洪流一样争先恐后提着行李全部涌向通往月台的通道口,一波波的人流挤得大家脚不沾地。在推搡中感觉身子悬在半空中随着人流缓慢地向前移动,一些没断奶的婴孩在妈妈怀里被挤得哇哇大哭。


  终于像红军过草地般历经磨难挤上了火车,他们把行李放好相视一笑总算松了一口气,徐向东嘿嘿一笑说:“他妈的,还好老子不是女人,狗日的跟打仗一样。”

115743 次点击,964 个回复  1 ...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65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纪实长篇小说《闯荡在都市边缘》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