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8 15:27:08    跟帖回复:
76
   苏睿嘿嘿一笑,调皮的说:“要是发现了,我就说我拿出来看看,这总不犯法吧。”

   苏伟看他油腔滑调,就训他说:“你屁话还不少哩,先忍着,到了工地让你尿个够。”




  两人说着话来到公交车站台,苏伟正准备叫出租车,突然一辆公交车在站台缓缓停了下来,等苏伟看清楚是几路车后,冲他招呼一声说:“快上车,这可能是最后一班了,错过了就搭不到车了。”跟着人流挤了上拥堵的车厢,他俩提着鼓囊的蛇皮袋行李使劲往里面挤,众人看他俩的行李和衣着就知道是外来的农民工,脸上都带着鄙夷的表情,生怕他们的行李弄脏了自己光鲜亮丽的衣服,都唯恐避之不及的躲闪着。

  差不多30分钟后,他们在一个三岔路口下了车,这里没有了璀璨夺目的夜色,除了马路下路灯昏暗的灯光和不远处一个建筑工地传来的微弱亮光,周围几乎是黑漆漆的一片,恍若回到了苏家坡。

  苏睿把行李扔在一边,迫不及待的拉开裤子拉链撒得酣畅淋漓,边撒边说:“真他娘的痛快,快憋死老子了,这鬼地方怎不会有人管吧。”

  苏伟笑着说:“这里你随便拉,把肠子拉出来也没人管你。”放好水后,苏睿跟着他往那个亮着灯光的建筑工地走去,约莫走了几分钟来到工地门口,推门进去看工地上凌乱的摆放着砖头和建筑材料,借着灯光看到不远处是刚浇筑好的水泥柱子,钢筋赤裸露出一大截,看样子是个刚开始动工的楼盘。
      

  他们怕地上的材料扎到脚,左躲右闪怕来到一间工棚门口,听到里面有乱哄哄的声音,苏伟敲着门叫道:“开门,开门。”一把踢踏声由远而近,里面传来一个声音:“都恁球晚了是谁呀?”随着话音房门打开,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借着微弱的亮光一看,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8 15:30:46    跟帖回复:
77
   “老高,你是不是又喝酒了,连我都不认得了?”苏伟笑着说。

  老高看他后面还跟着苏睿,就说:“是你这个兔崽子来了,咋还带了个跟班的?”说着打开门迎他们进屋。借着工棚里的灯光才看清老高的模样,脸上黑黝黝的,脚下踢踏着一双人字拖鞋,身上一股酒味。

  进了工棚,发现里面是个宽敞的大通间,房间的两边床铺都是用砖头垒起来的,上面简单的铺着木板一溜排开,在床铺地下塞了很多啤酒瓶子和方便面袋,味道不太好闻,里面的角落有5 6 个人正围着桌子喝酒。见他们进来有人喊:“苏伟,坐车累了吧,过来一起喝点。”苏伟也不客气把从家里带来的炒花生拿出来给大家下酒,拉着苏睿说:“走,去跟大家认识一下。”
        

  苏睿更不怯生,一屁股坐下来抓着啤酒就着凉菜咕咚咕咚往嘴里灌,大家边喝边聊,后来苏伟告诉他这个工棚住的都是老乡。工地上往往会把一个地方的人分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

  喝完后,苏伟就开始帮他整理床铺,可苏睿看到脏兮兮的木板床没有了当初的那股兴奋劲儿,这鬼地方咋睡人嘛,搞得跟劳改犯一样,没想到来到这天子脚下还要住在猪窝里。

  苏伟早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找了一张草席铺在木板上,边整理床铺边打听情况:“最近工地上咋样?”

  老高打着饱嗝对他说:“还不是那个球样子,这个二期工程刚刚开始,可要忙一阵子喽。”然后看着苏睿一脸的同情,问道:“苏伟,这个小老乡细皮嫩肉的干得动工地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8 15:34:36    跟帖回复:
78
   苏伟笑着说:“干得动干不动反正都出来了,多磨练磨练就好了,我当初来的时候比他还小呢,咱山里娃啥苦吃不了?”

   苏睿这个初来乍到的毛孩子尽管心里不服气,倒也不好插话,一路舟车劳顿,躺在木板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苏伟领着他去找工头刘哥,边走边说着刘哥的情况,原来他也是一个镇上的老乡,当年就是他带着苏伟和一帮老乡来这里闯荡的。

  刘哥的房间离他们工棚不远,到了门前敲门后,里面传来一把男人雄厚有力的声音:“进来!”苏睿跟苏伟进了里面,发现这个房间不大倒比他们住的猪窝整洁多了,房间里还摆着饮水机,沙发,电视机……

  一个50岁左右的男人留着大背头,凸起的将军肚把上衣扣子撑得紧紧的,嘴上叼着烟,桌上放着茶杯,正敲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也没看他们一眼。苏伟上前一步从口袋里掏出烟,满脸堆笑的说:“刘哥,我把我弟也带来了,你看咋给安排一下?”

  刘哥这才把眼睛从电视上收回来,端了端身子接过他手里的烟,这才显出老乡应有的热情:“哦,啥时候来的,来,坐下说。”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8 15:36:39    跟帖回复:
79
   “昨儿晚上。”苏伟这么说着就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刘哥嘴上叼着烟,把苏睿从头到脚审视了一番,问道:“能行吗,就这细皮嫩肉的怕是在家里都没干过重活吧。”

   尽管苏睿对他的态度很是不满,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鬼地方是目前唯一能落脚的地方,好不容易从家里出来了,他可不甘心再回到苏家坡那个穷山沟当放牛娃。于是他毛遂自荐说起了瞎话:“刘哥,我在家里放过牛砍过柴火,也经常干农活,我吃得了苦不怕累。”

   苏伟见刘哥无动于衷,急忙陪着笑脸说:“刘哥,你就帮帮忙让他留下吧,你要是不收他,他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有,这大老远从家里出来不容易,怎不能再把他送回去吧。”

   刘哥这才勉为其难的说:“好吧,谁叫咱都是乡里乡亲的,那就留下吧,看他恁小也干不了重活,就留在你那组拉砖吧。”然后又对苏睿说:“跟着你哥好好干,知道吗?”

   苏伟用胳膊戳了一下苏睿:“还不谢谢刘哥。”苏睿这才忙不迭的说着感谢话。

  刘哥看门口有人进来,就对他们说:“今儿你们就不要上班了,去外面好好逛逛,把该买的东西都买了,明儿就正式上班。”

  “谢谢刘哥,给你添麻烦了。”苏伟说着感谢的话带着苏睿退了出来。

  到了外面,苏伟这才算松了口气,问道:“你想去哪儿玩?”

  “天安门广场。”苏睿脱口而出,这个地方以前经常在电视里看到,不去看看就好像没来过北京似的。苏伟带着他去了天安门逛了一圈,让这个土包子开了眼界,可一回到那个破败的工棚,心情又随即失落下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8 15:38:17    跟帖回复:
80
   第二天早上,苏睿在迷迷糊糊中被别人起床的声音吵醒,睁开惺忪睡眼还想接着睡,苏伟推了他一把说:“起来上工了,别拖拖拉拉的。”苏睿也知道不能再像家里那样睡懒觉了,只好磨磨蹭蹭的跟着起来,一起吃了早饭到了工地。

    

   苏睿的活是用小推车拉砖头,这也算是刘哥对他的照顾,比那些推泥浆和搬木板可要轻松多了,可苏睿自小娇生惯养的哪受过这罪,别人拉着车跟飞一样,可轮到自己就跟老牛拉破车一样累得直喘气。一天下来手上磨出了一个亮晃晃的水泡,似乎吹弹可破。

  收工回到工棚感觉浑身都要散架, 似乎双腿不受身体支配,累得几乎走不动道,不顾身上的肮脏直接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连饭都不想吃。

  苏伟见他这样就想起自己当初打工的经历,就走过去准备安慰他,没想到苏睿看到他居然流出了眼泪,说道:“哥,这活太累了,我不想干了。”

  苏伟素知这个本家兄弟的秉性,这家伙自小到大上蹿下跳的,什么时候流过眼泪了,这可是破天荒的事,倒是有些于心不忍,安慰他说:“第一天就这样,干时间长就好了。

  在出门之前,苏睿只是看到苏伟回去的风光,哪想到人家背后付出的艰辛,他向往的生活是电影电视里那些热血江湖,不是在这工地上把自己整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这里混一辈子打死他也做不到,就赌气的说:“我真是干不动了,再干下去我怕我会死在这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8 15:40:21    跟帖回复:
81
  苏伟见他说得夸张,就说:“哪能说不干就不干呢,你现在可比我那时候强多了,我刚来的时候啥活都干过,打工嘛,哪有不吃苦受累的,在这儿找个活不容易,刘哥是看在老乡的份上才收你的,你不干了又能去哪呢,难道再回去吗?”苏睿一听到‘回去’两个字就不再吱声了。

  这时工棚的老乡陆陆续续回来,看他可怜巴巴的都过来说着鼓励的话,苏睿总算是点头答应了下来。谁知他坚持了半个多月,就开始两天打渔三天晒网,要不干到中途丢下车子回到宿舍睡大觉,要不干脆不去上工,任苏伟怎么叫他就是赖在床上不起来,工头刘哥见他这样只好打他打发了。

  苏伟这才后悔带出来了一个包袱,面对这个结果一时束手无策,毕竟人是自己带出来的,要是让他一个人回去走丢了怎么给他家里人交代,万般无奈下只好请假带着他去外面碰运气,看看能不能给他找个轻松点的活。

   于是苏伟带着他满街给他找活,可在这里想找个轻松的工作又谈何容易,好在天无绝人之路,经过一天奔波终于在一家东北菜馆给他找了一个打杂的活,就这样苏睿算是这座城市留了下来。

    敬请关注第009章 家中变故欢乐少 辍学打工委屈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8 22:01:14    跟帖回复:
82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9 9:53:19    跟帖回复:
83
               第009章 家中变故欢乐少 辍学打工委屈多

  二婶的出走对苏浩无疑是致命的打击,犹如一记重锤把他的精神支柱打塌了,他难过的跑到山上再次大哭一场。

  原本平淡的日子随着雪上加霜的变故被彻底打乱了,他多么希望这是一场噩梦,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让他一下感觉长大了很多,看着这个支离破碎的家,他当机立断做了一个决定。

  “你说啥?咋了,打工有出息了是不,多读点书有啥不好,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还想和老子一样见天打短工是不,我这么累图个啥,还不是为了你有个好前途……”当他爹听说他要退学打工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

   苏浩又何尝不知道老爹的想法,老辈人吃了没文化的苦,于是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孩子们身上,希望他们通过读书走出大山不再重复自己的老路,可苏浩知道自己不是读书的料,与其如此,还不如早点出去挣钱给家里减轻负担。

   他一声不吭的听老爹训完,红着眼说:“爹,你为了我读书见天早出晚归的不着家,可我读不好书,不想再让你为我操心了。”

  他爹冷着脸‘哼’了一声,说:“你知道我累就好,好好读你的书去,不读书你干啥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9 9:55:14    跟帖回复:
84
  苏浩早心意已决,固执的说:“爹,我不读了,看看咱们这个家像个啥样子,我想早点出去挣钱,二婶在的时候对我恁好,我要想办法让两个娃娃上学。”

   “哎……”他爹听得眼角湿润,长叹一声缓和了语气说:“你长大了,想出去就出去吧,那你打算去啥地方打工,想好了没有,要不去你苏睿哥那儿咋样,上次苏伟写信说他在那儿干得还可以。”可一想到北京路途遥远又眉头紧锁,没有熟人带路哪能说去就去呢。

  苏浩从小就和苏睿不对付也不想和他呆在一起,但他从没出过远门,一时不知道去哪里打工,他爹看他没有头绪就说:“不管去哪里总得有个手艺,有了手艺到哪儿都不怕,要不去跟你干爹搞建筑吧,他手艺不错……”

  苏浩听到干爹就皱着眉头满脸的不情愿,嘟囔说:“他呀。”

   他爹见他这样就说:“再咋样也比种庄稼好,有门手艺就有门活路,不要怕吃苦,老话说的没错,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去磨练磨练有啥不好的,你干爹虽说脾气不好,但为人耿直,没啥坏心眼子,我以前就在人家手下帮工,他以前让我跟着他学,家里的这摊烂事我是没有机会了,你去吧。”

  他爹看他还是吭吭哧哧的不吱声,就不耐烦的说:“咋了,要是怕累就给老子读书去。”

  苏浩想起干爹老徐的那满脸横肉的样子,心里就直犯怵,但眼下别无选择,只得勉为其难的说:“好吧。”

  他娘去世以后,一次舅妈来家里作客,对他爹说:“给浩娃子认门干亲吧,多少都会有个照顾的。”农村的庄稼人大多迷信,都会给娃娃们认门干亲,据说这样就有多了一层护荫。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9 10:01:58    跟帖回复:
85
  没有认干亲的就給娃娃们叫魂,他娘活着的时候就经常给他叫魂,所谓叫魂就是他娘拿着一个装着粮食的小碗里面插上一炷香,站在堂屋门前嘴里连续叫着:“浩娃浩娃回家了,大鬼小鬼绕着走……”然后又把碗在他头顶绕上几圈,叫完后,拉着他的手把他领进门内,据说这样妖魔鬼怪就勾不到娃娃的魂灵了。

      

  他爹苏成耀想到了头两个夭折的孩子心里不踏实,是该给这孩子认门干亲了,可找谁合适呢?

  午后,他爹出外揽活时认识的一个河南泥瓦匠师傅老徐来家作客,老哥俩好久不见免不了寒暄一番,他爹平时舍不得抽好烟,平时都是用旧书裁成小纸片,烟瘾来的时候把自家种的烟叶在长满老茧的手掌里揉碎,用纸片娴熟的包一根烟卷美滋滋的享受一口。眼下来了客人,他爹就把在杂货铺买的过滤嘴香烟拿出来给老徐来上一根,然后自己嘴上也叼上一根,老徐用火柴棍在火柴盒上轻轻一擦,火柴棍窜起一团黄蓝色的火苗,给他爹点上后火苗快要燃尽的时,老徐对着烟头猛吸一口,然后从鼻腔里喷出一圈圈烟雾在空中飘散。

  他爹看到老徐就有了主意,思虑再三试探着问:“老徐,你看我家娃娃咋样,要是让他认你做个干爹,你看能中不?”

  “干爹?”老徐听得一愣,猛吸一口烟用手指弹了弹烟灰,然后用粗厚的手指把灼热的烟头掐灭捏碎,在地上的搓了又搓,陷入沉思没有作声。

  他爹感觉自己问得有点突兀让人家为难了,又赶紧给他递了一根烟说:“老徐,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啥,你也知道我的情况,两个孩子都早夭了,要是这个独蛋杆子再出个啥意外,对不起他死去的娘呀。”

  老徐抽着烟缓缓的说:“老苏,我哪能不答应你,你说出来了我能折了你的面子?”然后顿了一顿才说:“咋哥俩处了这么久,你也知道我这操蛋脾气,怕亏了你家的独苗照顾不到娃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9 10:11:31    跟帖回复:
86
   他爹听得如释重负,说:“你能答应就好,你这脾气做他的干爹才能震住大鬼小鬼不找娃娃麻烦嘛。”

   老徐听得哈哈一笑,说道:“既然你把话都说到这儿了,那我还能说啥。”

   他爹见老徐答应,就招呼苏浩说:“浩娃子,过来给你干爹磕头。”

   老徐四十有余,寸头短发,一脸横肉,眼神凌厉凶悍,笑时如屠夫不笑似阎王,苏浩看着这么个粗人心里直发毛,被他爹拉到老徐跟前,怯生生跪在地上给老徐磕了三个头,小声说:“干爹。”
      

  老徐上上下下把苏浩打量了一番,一把把他扶起来,对他爹说:“嗯,这孩子不错,就是看着太秀气了,扭扭捏捏的。”说着就照着他屁股拍了一巴掌,他有力的手掌差点拍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爹哈哈一笑说:“这孩子从小就话少认生,他娘走了以后更是跟个闷葫芦一样,一脚喘不出几个屁来。”老徐从口袋摸出一把零碎散钞往苏浩口袋里一塞,瓮声瓮气的说:“我来得突然没带啥礼物,这些你先拿着下次来了再补上。”

  他爹忙说:“啥礼不礼物的,你能认下我就很高兴了,”然后按着苏浩的头说:“来,再给你干爹磕几个。”苏浩乖巧的跪在地上又老老实实磕了几个头,算是认下了这门干亲。老徐家在百里之外,苏浩跟着他爹只去过一次后就再也没去过他了,慢慢的就忘记了自己还有过这么个干爹。

  苏浩现在已经是个17岁的小伙子了,长得眉清目秀,身体单薄还不太壮实,脸上带着稚嫩的青涩,在家里很少干过重活的他,就这样去找干爹老徐开始了他在外面的闯荡生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9 10:14:42    跟帖回复:
87
  老徐家远在河南南阳,差不多近百里的路程,苏浩带着简单的行李按照信封上的地址找了过去,经过几番周折终于找到老徐打工的地方,偌大的工地尘土弥漫,远处的几栋大楼已初具规模基本完工,新的地基布满了灌注钢筋水泥柱子,地上堆放着砖头和建筑建材。

      

  工人们一个个衣着邋遢,灰头灰脸的像土拨鼠,都汗流浃背、挥汗如雨的忙碌着,看得苏浩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顿觉后悔、迷茫、疑惑、夹杂着看不到未来的绝望,看到这些衣衫褴褛、皮肤黝黑的民工仿佛看到了自己以后的模样,也许他们的今天就是自己的明天,他不禁问自己,难道真要这样活一辈子吗 ?

      

  他不由感叹起来,挫败的悲凉不由得涌上心头,甚至有点后悔逞强出来打工了,转念一想这是自己的选择,有什么好埋怨的呢,作为农民的儿子没有拼爹的资本,迟早要面对这一关,既来之则安之吧。

  经过一番终于找到了老徐,多年不见差点认不出他了,老徐变得和他爹一样苍老,头顶上的那几根毛越来越少几乎快谢顶了,长期抽烟不刷牙的习惯让他那嘴参差不齐的牙齿变得黄中带黑,常年在工地摸爬滚打让他粗糙的手指留下一层厚厚的老茧,他穿着一件满是泥浆的外衣,胡子拉碴眼睛浑浊,唯一不变的还是那副跟阎王一样的凶相。

  苏浩的突然到来让他感到意外:“啥,你瘦得跟小鸡崽一样毛都没几根就想跟老子学手艺,就你这细皮嫩肉的能吃得了这苦?回去到你娘怀里咂几口奶再来,不好好上学出来瞎混个球啥,你那个糊涂老爹是咋想的?咋了,家里揭不开锅了,把你娃娃支唤出来?”老徐对他学手艺的要求嗤之以鼻,像听笑话似的不屑的数落他。

  老徐的嘲讽让苏浩感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但人在屋檐下不能发火,低眉顺眼的说:“干爹,我不怕吃苦,我爹就是看你手艺好才让我来跟你学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9 10:19:22    跟帖回复:
88
  老徐听他说完家里发生的事,缓和了语气说:“好多年没和你爹联系了,没想到你们家这样了,既然你来了,我也不能把你赶走,不怕吃苦就好,我倒想看看你娃娃究竟能行不能行,等你娃娃累的时候别叫苦就行。”由于工地上正缺人,老徐和工头打了一声招呼就算把苏浩留下来了,然后在自己住的工棚里给他收拾了一个床铺。

   收拾好以后,苏浩出去给老徐买了凉菜和啤酒,老徐也不客气抓起啤酒就喝,边喝边问:“你爹身体咋样了,还硬朗不?”

  苏浩见他提起老爹,眼前就浮现出老爹那张布满皱纹日见沧桑的脸,心中酸涩,说道:“还好了,我娘去世的早,家里的烂事让他操劳的很,我不想看他那么累,就早点出来给他减轻点负担。”

  老徐听得语气和善多了,叹了口气说:“唉,老苏也真是不容易,从小一把屎一把尿拉扯你,连个婆娘都没有娶,还好你娃还算懂事,穷人的娃娃早当家呀,我家的娃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晚上睡在破旧的工棚里,里面潮湿的地板和老徐不知道多少天没洗扔在床底下的臭袜子散发出一股腐臭刺鼻的怪味。屋顶蜘蛛网上的蜘蛛在上面爬来爬去,没有粉刷的墙壁上不时有壁虎窜来窜去,床底下老鼠也在不消停的吱吱乱叫,这样的环境当然也少不了讨厌的苍蝇在头顶嗡嗡乱窜。刚躺下一只蟑螂沿着床沿爬上来,他嫌恶心不敢用手拍,一抖被子把蟑螂抖下床去,这他妈哪里是人住的地方,牢房也没有这么差吧,哎,这下弄得睡意全无,那就索性出去走走吧。

    

  “你不睡觉瞎晃悠啥?”老徐看他穿好衣服往出去走,翻了个身瞪了他一眼问道。

  苏浩说:“睡不着出去转转。”

  老徐满脸不屑语带嘲讽的说:“那你抓紧机会多转转了,明个儿你娃娃想转可能腿都不听指挥了,去吧,去吧。”说完不再搭理他继续睡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9 10:25:06    跟帖回复:
89
  他没理会老徐的揶揄,跑到外面的工地转了一圈,实在没有什么好转又回到了工棚,此时老徐睡得跟死猪一样呼噜打得震天响,偶尔还有老鼠啃玉米般格叽格叽的磨牙声,苏浩听得直皱眉头,后来转念一想这些工地上粗鲁的汉子什么怪癖都有,还有一年到头不刷牙的,放屁磨牙打呼噜实在算不了啥,既然来了就要慢慢适应。

  煎熬了大半夜被折磨的睡不着,早上刚合上眼就被老徐叫醒,他睡眼惺忪睁开眼才知道不是在家里了,老徐看他磨蹭大着嗓门叫道:“起来,上工了,出来了就不要想着偷奸耍滑的,在这里没有你爹照顾你,我倒想看你娃娃是不是干这活的料,快点,别球磨磨蹭蹭的。”

  “咋了?”他揉着眼睛刚穿上衣服就被老徐踹了一脚,他满脸委屈的看着老徐感觉莫名其妙,老子怎么你了,你平白无故踢老子?

  老徐看他不明白,吼他了一句:“狗日的,你这是当新郎官还是要去干嘛,这他娘的是工地,你穿这么干净给谁看,穿得再干净不到三分钟也给你弄埋汰了,知道吗?”

  来之前还真没有想到这一点,早知道带一件烂衣服了,苏浩只好从包里翻出一件稍微破一点的衣服套在身上,本想去刷个牙,老徐不耐烦的吼道:“快点。”

  他害怕被训只好迷迷瞪瞪的跟着老徐上了工地。 他的活儿是帮着老徐打下手,提水泥桨和递砖块,一次提两小桶水泥桨感觉重若千斤,走路的时候摇摇晃晃感觉两只胳膊要断了,又酸又疼让他两眼发黑脑门不断的冒汗。

        

  老徐这个大老粗是不会心疼人的,还嫌他干得慢不断在催促他,这样的活儿对于老徐来说不算什么,要是连这些活都干不了那也不用在工地上混了,工头是不会因为谁年龄小去照顾谁的,来这里就是卖苦力的,也许老徐是想给他来个下马威,让他知难而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9/29 10:26:53    跟帖回复:
90
  老徐是多年砌砖老师傅,砖头在他手里就像一块块麻将,放泥落砖一气呵成,手法相当老练娴熟,闲暇的时候嘴上叼着烟,满脸不屑看着苏浩累得吭哧吭哧递泥浆递砖。苏浩看他这样心里的斗志倒越发旺盛,心想可不能让你这老头子把我看扁了,既然出来了就没有退路了,呲牙咧嘴的坚持着。

  老徐看他累成这个德行,慢慢悠悠点起一支烟悠哉悠哉的抽着,磕着手里的泥瓦刀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说:“小崽子,还能干不,干不动早点说,别在这鬼地方受这个洋罪。”

  苏浩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真的想回家算了,真他妈的不是人呆的地方,但想起出门前老爹交代的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于是咬着牙打肿脸充胖子说:“没事,在多干几天就好了,”老徐嘿嘿一笑说:“那就好,就怕你娃娃没种。”

  干了一天累得快爬不起来了,在家里从来没有干过这样重体力高强度的活,浑身好像散架了又痛又累,手上也磨出了几个水泡,晚饭没吃几口就累得爬在床上不想动。想起在家里的时候割麦子,割到中途也是叫着腰酸背痛,大人们虽嘴巴说小娃娃没有腰让他不要偷懒,但停下歇歇大人们是不会说什么的,到了这里就不一样了,就像老徐说的那样这里没有爹妈照顾,一切全凭自己。

  再累再苦苏浩还是坚持下来了,干得久了也就慢慢适应了,半个月下来他单薄的身体显得越发瘦弱,不过倒练就一把子力气,晚上瘫在床上再也不受老徐磨牙打呼噜的影响,也跟死猪一样睡得贼香,终于和工地融为一体了。

  后来他发现老徐酗酒严重,常常喝得五迷三道去上工,闲暇的时候还喜欢和工友说个荤段子什么的,但老徐这个粗人喜怒无常,心情不高兴就爱发脾气,以至于苏浩看到他心里犯怵。

      敬请关注第10章 师徒情深露真情 欲哭无泪苦涩多



114791 次点击,963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65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纪实长篇小说《闯荡在都市边缘》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