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致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的一封公开反驳信
361653 次点击
1033 个回复
绵阳迁户哥 于 2019-10-03 10:58:2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以案说法
  尊敬的京平律所赵健主任,我的投诉材料(《致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的一封反驳信》)你们签收后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说法呀?别让我傻傻地等!

  

致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的一封公开


    

反驳信



  尊敬的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赵健主任您好!

  我是刘辉,四川绵阳人,身份证:510702197004210471,残疾证:51070219700421047143,联系电话:13458055330。

  2019年7月21日我向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邮寄《致北京京平律师事务所的一封投诉信》(以下简称《投诉信》,链接:http://m.kdnet.net/share-13384337.html?sform=club),7月29日京平律所予以回复《京平律所致刘辉先生的回复》(以下简称《回复信》,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Jn4wRnf15_YVFwuFNXY5RA),其回复内容不实。在回复期间也无任何人联系我,现对《回复信》内容进行如下反驳。

   (一)对京平回复“该查处的未申请查处”反驳如下
  因未达成拆迁协议,2015年我家被断水、断电、断路并围绕房屋堆土,我们为此信访,信访材料在签约前就已交给律师。三年间律师发出仅有的一封《律师建议函》(京律函字第2016-356-1号)(详见附2),其中描述:“现委托人的房屋已被违法的断水、断电、断路,委托人一家的生活和出行受到严重的影响。同时该房屋四周被违法的人工堆土,致使委托人的房屋处于低洼地势,其房屋的墙体开裂甚至垮塌,委托人一家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处于严重的威胁之中,侵犯了委托人的合法权益。”此段内容明显表明我家情况代理律师是清楚的。房子被偷拆后媒体报道我家被断水、断电、断路时间也是2015年,但你们《回复信》中描述2017年4月我家房屋被断电,与事实相差两年多,明显罔顾事实。人都会犯错,但在面对当事人及全国关注此事的网友公然撒谎就是品德问题。另断水、断路及房屋四周人工堆土的违法逼迁行为,代理律师一直不提起查处?征收方看到我们软弱可欺,犯罪逐步升级,2017年3月底为我们看家护院的两只拉布拉多犬被毒死,4月8日晚我家唯一住房被偷拆,室内财物损坏并淹埋废墟中。5月15日施工方将案发地及财物夷为平地,将房屋周边的果树及青苗尽毁,5月17日就迫不及待在我家宅基地及房子周边土地上开始施工,我们接连遭受如此多的不幸,这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是不能承受之痛。
《回复信》中描述:“律师多次提醒,应避免家中无人的情况下被偷拆的可能性。”这样的理由太牵强附会,月黑风高夜房屋被偷拆,也不是想守就能守住的,我既然选择了依法维权,总不至于以命相搏吧。另偷拆房子不是目的,房子被偷拆一个多月后,施工方未通过任何法定程序就在我家未补偿的宅基地与房子周边土地上施工,十多层高楼主体早已完工。对此违法行为,代理律师为何不穷追猛打一查到底?这样不痛不痒地维权,对征收方毫无压力,每每看到我们诉讼失利,征收方弹冠相庆,让我们情何以堪!

(二)对京平回复“该复议的未复议”反驳如下
  1、2017年5月20日我们向四川省国土资源厅邮寄《查处申请书》:“请求依法查处被申请人非法占用土地的行为”。7月6日省国土资源厅专此复函:《四川省国土资源厅关于刘辉举报事项查处情况的复函》,对国土资源厅的复函连复议都未提起,何以进入再审程序?
  2、2017年7月30日我们向绵阳市国土资源局申请“公开申请人房屋所在地的土地登记簿及有关材料”,绵阳市国土资源局不正面回复我们申请的内容,反而说无国有土地登记信息。这样答非所问,律所《回复信》竟然说该信息回复从法律角度来讲并无问题,这样的说法明显错误。

(三)对京平回复“该起诉的未起诉”反驳如下
  1、2016年11月30日我们向绵阳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请求撤销绵阳市国土资源局签订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市政府回复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建议通过其他途径寻求救济,就此情况难道代理律师不应该起诉吗?
  2、为何对科创区住建局2017年10月10日作出的书面回复不直接起诉,而要求住建局重新回复,这明显没有维护当事人的利益。另律师收到科创区2017年8月4日、8月10日作出违背事实违背法律的《绵阳科技城科教创业园区管委会行政复议答复书》,对此也未提起相应的行政诉讼。而《回复信》说是为了减少诉累等因素综合考量后放弃该案的诉讼,这样的理由我们无法接受。
  3、《回复信》中写到:“法律的规定,起诉公安的‘刑事侦查’行为,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那么施工方2017年5月17日在我家未获得补偿的宅基地与土地上施工【详见2017年5月18日我们网上文章《请帮帮我们的家庭》(链接:https://www.mala.cn/thread-14640151-1-1.html),阅读:951993,评论:3320)】,我们进行了阻扰并报警,公安虽出警但不出具立案回执,公安明显不作为,这么重要的证据我们及时反馈给律师,但律师对公安不出具立案回执不进行查处或复议,这足以证明代理律师对我们案件不尽职尽责!

(四)对京平回复“该上诉未上诉”反驳如下
  1、2016年12月15日成都中院作出《行政判决书》【(2016)川01行初693号】:“驳回原告刘辉的诉讼请求……”对此枉法判决,我们一直要求上诉,律师并未按程序提起上诉。并不是《回复信》中所说:“与您进行了沟通,您对此未提出异议”。
  2、2016年11月22日成都中院作出《行政裁定书》【(2016)川01行初865号】:“对刘辉的起诉,本院不予立案……”对此枉法裁定,律师并未按程序提起上诉。《回复信》中写到:“当时就向国务院申请了行政裁决,该批文的司法救济途径已经按照法律规定走完了所有步骤。”我们认为国务院行政裁决与法院行政上诉是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