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万里如虎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伊朗年轻人真实生活:男人买房难,女人爱整容
3463 次点击
13 个回复
万里如虎 于 2019-10-07 17:08:3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经济风云
    当同龄人都在为赚钱和生计发愁时,25岁的雷扎·海达里(Reza Heydari)忽然成了朋友圈中的“暴发户”,平均几千美元的月收入相比于普通伊朗人来说,堪称天文数字。

    这主要归功于他从事的旅游业。平日里,他负责接待来自中国的旅行团,当下伊朗里亚尔急速贬值,反而吸引更多外国人来此旅游。

    雷扎有着标准的波斯人长相,黑西装蓝衬衣是日常标配,圆圆的脸庞蓄着络腮胡,一头自来卷,深眼窝搭配高鼻梁。但一开口,流利的中文却让人惊艳。

    尽管就业压力没有殃及自己,他仍对国内的经济形势倍感焦虑。“如果经济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年轻人的命运会大不相同。”让他感到不解的是,“伊朗究竟做错了什么?我们伤害不了美国,美国却采用极其不公平的方式对待我们。”

    这也代表了大部分伊朗年轻人的心声。今年恰逢伊朗伊斯兰革命胜利40周年,伊朗各地纷纷举行集会和游行,很多人当众焚烧或踩踏美国国旗,高喊:“美国去死!”但游行结束,他们回到家中,继续看着好莱坞电影、吃着美式快餐、听着美国的流行音乐。如果经济条件允许,更多人还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去“宿敌”美国看一看。

    30岁极少能在大城市买房

    雷扎出生在靠近波斯湾的小城市贾纳韦。这里物价不高,父亲经营一家家具店。

    他从小就对语言有浓厚兴趣,考大学时与第一志愿西班牙语失之交臂后,便选择了中文。之后他渐渐被中国所吸引,并给自己取了“伟民”的中文名,寓意“伟大的人民”。除了中文,他的英语、阿拉伯语也不在话下。

    由于从小学到大学都就读于伊朗免费的公立学校,雷扎未能体会到大环境的变化。美国制裁的影响于他20岁以前的人生而言,只是一种宣传概念。直到近几年在首都德黑兰开始独立生活,他才意识到国家经济形势之严峻,看到个体命运与国家命运之息息相关。

    

    从至少8年前开始,雷扎的母校——伊朗极负盛名的沙希德·贝赫什提大学的核能工程学院,便上了美国的黑名单。只要是该学院的教授,就无法在国际刊物上发表文章。他的一个物理学专业校友,因为制裁无法获得去美国的签证,失去了参与国际一流研讨会的机会。

    2018年6月,特朗普颁布的“旅行禁令”全面生效后,伊朗绝大多数公民无法入境美国。美国国务院的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以违反现任政府“旅行禁令”为由拒绝批准超过3.7万份签证申请,占全年“拒签”总数约百分之一。

    伊朗人想去美国读书或工作近乎奢望,即便被美国高校录取,签证也是一道跨不过去的鸿沟。除此之外,一些大学教授由于缺少进口实验器材,不得已而停止研究计划。

    这一年来随着制裁加重,手机、手表、电脑和照相机等电子产品,价格翻了2.5倍。对于普通职员来说,一部苹果手机是其5个月的工资。由于伊朗金融系统未能融入国际支付体系,即便想在网上购买海外物品,超过一百美元也无法付款。

    对于德黑兰、马什哈德等大城市的年轻人来说,房子也变得难以企及。德黑兰普通地段的公寓一平方米要800美元(约合5000元人民币),购买一套普通两居室约10万美元,月薪才两三百美元的年轻职员需要30年不吃不喝才行。

    据伊朗中央银行数据显示,受货币贬值影响,2017年9月至2018年9月,德黑兰的平均房价增长了74%。这让年轻人更加绝望。在大城市的人只能选择租房,即便如此,住房支出仍然占到他们平均月收入的三分之二。“在伊朗,30岁的人很少能在大城市拥有自己的房子。”雷扎说。

    这些困扰,亦让远在厦门大学留学的伊朗女生赛达(Saeideh)深有感触。“虽然伊朗年轻人的心态是积极的,但面对就业、买房、结婚时压力都很大。我身边的朋友比过去更加关注国家的经济形势。”

    在传统和现代之间徘徊

    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获胜后,宗教领袖霍梅尼开启抵制美国的外交政策,同时在国内开始了对西方遗留文化的大清洗。

    但此前的巴列维政权时期,伊朗世俗化发展至深,女性可以穿紧身牛仔裤、超短裙、泳装,也能和男性一起在聚会时跳舞,人们开派对、玩摇滚、考托福。伊斯兰革命后,与西方文化有关的一切都戛然而止——女性被禁止在公开场合穿泳衣游泳,必须穿能遮住臀部的长款上衣、戴头巾,女性还不能在公共场合唱歌。

    多年来,伊朗的道德警察一直在骚扰那些没有完全按照法律要求,即没有在公共场合遮好头发和身体的女性。但如今,越来越多的女性将头巾向后移,露出前额,作为对着装要求无声的抗议。

    

    2017年6月,一项名为“白色星期三”的运动在伊朗女性之间广泛传播开来。它的形式是让伊朗女性在社交网络上发布自己戴白色头巾或身穿白色衣服的照片以表达抗议,目的同样是为了反对强制性着装规范。

    对伊朗人而言,宗教身份生而就有,但内心对外部世界的向往也难以压抑。在德黑兰、伊斯法罕的大街上,经常能看到牵手、拥抱的情侣;深受星巴克影响的雷伊斯咖啡馆也遍布于伊朗各大城市;伊朗禁酒,但很多人都会在家偷偷酿酒,还会在私人聚会时畅饮一把。很多年轻人翻出父母年轻时的照片,用翻墙工具上传到社交网络来分享,拼凑出他们对多元生活的想象。

    鼻子整容是近年来伊朗女性兴起的潮流。虽然亚洲人以高鼻梁为美,但伊朗人反而喜欢把鼻子削平、削小,认为这样显得更自信。走在街上,经常能看到刚做完手术、鼻子上贴着胶布或者创可贴的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