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风青杨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70后成受骗重灾区,中老年人为什么容易受骗上当?
14177 次点击
35 个回复
风青杨 于 2019/10/10 8:17:2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文 风青杨

    腾讯110平台发布的《中老年人反欺诈白皮书》显示,2019年上半年,腾讯110平台共受理中老年人受骗举报量超过2万次。其中,97%受骗的中老年人曾遭资金损失,涉案金额从百元到数万元不等。白皮书显示,从诈骗受害人群来看,45-50岁的70后群体受骗占比超过65%,位居榜首;60后群体往往有闲置资金,更容易落入虚假投资等骗局,人均被骗金额最大。(36氪)

    中国青年报社曾做过一份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1963人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63.4%的受访者家中曾有老人被骗,生活中,74.6%的受访者觉得老年人最常被养生保健类骗局所迷惑。其他类别依次有:投资理财(50.6%)、祛病消灾(42.0%)、假钱币(28.0%)、旅游购物(26.4%)、金银首饰(24.5%)、亲友求救(21.4%)、古玩字画(19.9%)、彩票中奖(18.8%)、慈善捐款(14.6%)、高薪工作(5.7%)和出版发表(4.6%)等。

    照理说,老人阅历深,更应该识破骗局,应该说,“天上不会掉馅饼”这个道理老人们比年轻人更懂,但为什么老年人被骗的事情仍屡屡发生呢?小时候,父母谆谆教导我们“不要和陌生人说话”;长大后,年迈的父母轻易就相信了他人的“甜言蜜语”。有时候,他们宁可相信喊“叔叔、阿姨”的推销员,也不愿听从亲生子女的劝告,甚至执拗地用一辈子省吃俭用的积蓄买一堆没什么用处的废品。究竟为什么?

    骗子为何要骗老人,无非是因为人老犯晕,容易轻信陌生人。很多人都纳闷,年轻时那么精神的一个人,一老怎么就糊涂了,跟个孩子似的?这里面有生理原因,也不排除孤独心理疾患。人老了,交际圈子越来越小,那些轻信陌生人的老人,恐怕身边已没有多少能说话的熟人了。他们孤单,想与人交往,可要么不敢,要么被人嫌弃。于是乎,甜嘴蜜舌的骗子就钻空子了,因为老人太想听那些“高兴话”了。如果有个人像亲人一般地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老年人的心理防线不会这般被轻易攻破的。

    有媒体报道了这样一则故事:两年多来,王阿姨为了买保健品花费近20万元。甚至明知道很多保健品有问题,却依然坚持购买。丈夫早年离世,儿子远在日本的王阿姨说,不少销售员比自己的儿子都亲,会定期给她打电话问候,会陪她吃饭。而自己的儿子,每年只能见一面,还说不上什么话。每年花七八万买保健品她只是想“治疗”孤独,只有那些推销员像孩子一样“关心、问候、陪伴”她,所以有时明知道是骗局,却心甘情愿送上门,天下还有这么傻的人?王阿姨苦笑道,“我不傻,只是无奈”。

    心甘情愿被骗的并不只是这位王阿姨,翻开历史书,你会发现被骗的老人不仅竟然还有那么多皇帝,他们不仅被骗子钱,最后还因此丢了性命。曾经秦始皇为了长生不老四处寻找能人异士,听信了徐福的话,派他率领率领千名童男童女去东海蓬莱仙岛寻求不老仙术,结果徐福消失不见。之后有听人说有长生不老的药,便开始炼制,服用,最后发现是假的,把人杀了。伺候他疯狂的寻求仙丹妙药,在希望与绝望中死去。后面的很多君王也群起效仿,汉成帝,隋炀帝杨广、唐宪宗李纯、唐穆宗李恒等死在这样的炼丹术之下。连英明神武的李世民晚年也没有逃脱这样的命运。

    唐玄宗也一样,他信了一个叫姜抚的骗子,姜抚自言通仙人不死术,唐玄宗信了他,派人到他说的太湖去采长春藤,甚至给他封了银青光禄大夫的官职,最后他的骗术被懂药理的右骁卫将军甘守诚识破,若慌而逃。当然这是因为李隆基迷信长生不老所致,皇帝不懂药理也就罢了,而朝中懂药理的御医们一言不发,任由皇帝被骗。

    犹太人经商法则认为两类人的钱最好赚:女人和小孩。揆睹现实,比女人与小孩更好赚的是老人的钱,尤以保健之名,软肋几乎一击就中,屡试不爽。说句实在话,有些老人比小孩子还好骗。小孩子有父母看管,身上也没钱,骗子瞧不上,老人就不同了,具备“三要素”:有钱、怕病、没人管,骗子容易乘虚而入,抓住老人心理大“忽悠”。

    不知大家发现没有,许多上当受骗的老人,并非孤陋寡闻,没见过世面,很多堪称人情练达的长者、世事洞明的智者,他们为何也上当?多半老人心态使然,与眼界、见识没有多大关系。一是深层焦虑:疾病与死亡。一生哲学比不上半个小时痛苦,当焦虑灼伤自信、恐惧冲毁理性,决策便会偏离正常思维,要不然皇帝英明神武如李世民也一样受骗;一是空巢焦虑:空寂与茫然。盯上老人的保健品推销员大打“感情牌”,有老人形容,“比自己的儿子女儿还要亲”。话说到这份上,老人岂能不上当?

    有人说老人之所以屡屡上当受骗,是老年人“智力障碍”的“老糊涂”;有人说老人容易受骗是老人爱贪小便宜;还有人说,空巢孤独,“死亡恐惧”、心理忧郁、亲情缺失是老人成为被骗的最大群体。这些确有一定道理。进入老年,人体的各项器官功能减退,伴随着生理衰退,智力、情感、人格等也会产生一系列变化,如常见的思想僵化、固执、敏感、唠叨和因孤独产生的抑郁及渴望与人交流、容易相信他人等等。老人之所以受骗,是因为判断力弱,无法分辨骗局,孤独的老年人更容易上当。一些老年人缺少社会交流及缺少亲人关爱,有时明知道是骗局,却心甘情愿送上门……

    骗子们就是利用了老年人的这种心理来行骗,这些需求的广泛性,为骗子行骗提供了条件。以健康为诱饵,以亲情为诱饵,以发财为诱饵,老年人除了因年老体衰而造成的反应迟钝外,有的人盲目追求健康或迷信高额投资回报,是他们被“套牢”的重要因素。再加上网络时代,各种诈骗手段不断翻新,而老年群体中,触网的人相对较少。不是他们不明白,而是这个世界变化太快。对于网络时代的种种骗局缺乏认识,更容易受骗上当。

    说到原委,谁都知道,老人寂寞,需要社交、慰藉,正是子女缺位,才让骗子上位。独生子女时代,孩子本来就少,一个孩子应付几位老人,加上职场竞争激烈、生活压力大,哪怕子女明了老人有情感需求,有时未免有心无力。说多了都是泪,老人不容易,孩子也不容易。

    提高老年人防骗和维权意识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要净化社会环境,加大打击违法犯罪力度,从根本上取缔诈骗行为。这样才能消除老人上当受骗的根源。

    作者:风青杨 :知名评论人。一个有趣的人,分享一些有趣的事。嫉恶如仇,从善如流! 微博@风青杨V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8:22:21    android
       沙发
    都是骗子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8:57:48    android
       第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1:12:38    跟帖回复:
       第 4
    他们从小被灌输的教育,决定了他们没有思考能力,是长着人形的动物。受骗上当是常事,可怜可悲。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1:24:47    跟帖回复:
       第 5

       重看日本电影《追捕》,小心变成“横路敬二”

           2018-03-20 11:57文:林奇、来自:林中奇谈


    横路敬二是谁?看过日本电影《追捕》的人想必都会知道。
    他是这部电影里的人物,原本是一个很正常的人,但被迫服用了黑恶分子医生堂塔发明的一种中枢神经阻断药叫AX,变得精神失常,大脑的很多功能丧失,只知道服从,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最后从楼上跳下来“被自杀”。
    这是个戏份不多的配角儿,功底深厚的日本演员田中邦卫把一个目光呆滞、表情滑稽的精神失常者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令观众无法不留下深刻印象,风头不逊于男女主角。随着40年前《追捕》在中国的风靡,横路敬二一时间竟成了脑子有问题的代名词。
    最近电视上播放《追捕》,我又跟着复习了一遍。杜丘的深沉冷峻、真由美的温柔多情已不再让我像当年那样沉醉,大脑里挥之不去的却是横路敬二。
    我不知道现实中到底有没有发明出类似AX这种药,也没听说过谁被强迫吃下或误服了这种药而变傻。我想即便有这种药,也会被严格控制,以免不法之徒利用它犯罪,所以也大可不必为此担忧。

    但我发现历史上用类似手段,强制性地灌输一种观念或理论,让大批民众变成“横路进二”的事情倒是不少。电影里的药物是阻断神经,生活中的灌输是阻断或过滤外界信息,比如不准“偷听敌台”,严格限制外国报刊、电影流入什么的,以免民众对这些信息进行综合分析产生出自己的判断。灌输对象只能得到想让你知道的信息,然后被不断用各种宣传手段刺激大脑,使你逐渐接受直到坚信被灌输的观念。
    你可能会怀疑,人的思想是自由的,灌输这种方式真的会像药物那么灵?美国历史学家威廉﹒夏伊勒在纳粹时期曾作为驻柏林记者居住在德国,开始他也很纳闷,为什么常常在一些看起来受过教育的德国人口中,也能说出纳粹的那种蛮横武断的主张,如果你提出不同看法,他们就会像你亵渎了上帝一样感到震惊。


    与当时大多数被严格限制的德国人不同,威廉﹒夏伊勒每天都可以看到新出版的外国报纸和收听外国广播,但由于职业需要,他每天必须用大量时间浏览德国报刊,听德国广播,还要与纳粹官员谈话,旁听纳粹党的集会。结果一段时间后他吃惊地发现,尽管他有很多机会知道事情真相,尽管他对纳粹发布的信息根本就持不信任态度,但因为大脑一再受到这种宣传的刺激,也不免常常受其迷惑。对此他非常感慨:“凡是没有在集权国家里住过多年的人,就不可能想象,要避免一个政权的不断的有用意的宣传的可怕影响,有多么困难。”威廉﹒夏伊勒即使在接受外界信息相对自由的情况下还会不由自主地受到影响,当时德国民众就可想而知了。

    影片中吃了药的横路敬二与生活中因被灌输而变成的“横路敬二”们有很多相似之处。一是他们对所受的虐待不但自觉接受,而且还有强烈的幸福感,就如堂塔医生说,“真是幸福的人啊”。 “横路敬二”们即便衣不避寒,食不果腹,也相信自己是最幸福的,“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受苦人”。二是他们都会言听计从,任人摆布。电影里被强迫吃了药的人,让拿剪子扎自己的手就扎,让跳楼就跳。生活中的“横路敬二”们一样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堂塔医生” 是“父亲”、是“大救星”、是“红太阳”,他说的话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一句顶一万句”。 “堂塔医生”号召什么运动就积极投入到什么运动,朋友反目,骨肉相残也在所不惜。

    电影里的堂塔医生告诉杜丘:你看,多么蓝的天啊,走过去,你就可以融化在蓝天里。生活中的“堂塔医生”也会给你一幅更美妙的前景。会告诉你5年赶超谁谁10年赶超谁谁,会告诉你将来粮食多了可以放开肚皮一天吃五顿饭。横路进二没“融化在蓝天里”却摔到地上;生活中的有很多“横路敬二”最终不但没吃上5顿饭却被饿死埋到了地下。

    文明大潮浩浩汤汤,现在“堂塔医生”越来越少了,剩下的个别标本也倍感孤独,在那不断装神弄鬼,以期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绝大部分当年的“横路敬二”逐渐恢复理性,融入到正常人行列。还有少数人因大脑刺激过重,还怀念“堂塔医生”时代,还认为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一切,还对他的“恩情”念念不忘。这些可怜的人恐怕在他们的有生之年难以治愈了。

    通过灌输把人民变成“横路敬二”是稳固专制最典型最不可缺少的手段,“横路敬二”式的灾难则是专制的必然后果。正是有了古往今来许许多多专制灾难性后果的前车之鉴,一些国家的人们坚信不同声音的存在才是和谐,他们畏灌输如猛虎,连程度稍轻的宣传二字都看做是贬义词,对灌输的敏感几乎到了“病态”的程度。
    有一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在接受一名儿童的访谈时,一高兴说他要新学年开始之际对全国学童作一次电视讲话,谈谈教育和上学对学生和国家的重要性。美国总统在开学日对全国学童发表讲话,已有前例,本不稀奇。但坏事就坏在教育部长邓肯身上,也不知是脑子进水了还是一时糊涂,他竟然要求全国中小学校长组织学生收看,并建议搞一个类似让学生谈“心得体会”的活动。这一下美国舆论开了锅。

    被要求学习各级领导讲话,谈谈心得,写写体会,这对于有些国家的人来说司空见惯。但在美国人看来这事可够新鲜的,他们很快就“上纲上线”了:奥巴马想干什么?是不是在搞个人崇拜?是不是要对孩子们进行什么政治宣传?是不是要给孩子们进行“洗脑”?许多家长和教师表示,孩子进学校是为了接受独立思想的教育,他们不愿意看到政府以任何形式对学生进行思想灌输和宣传,以免养成一种对权威和宣传盲目服从的习惯。
    在舆论强大压力下,白宫不得不改变计划,宣布在开学前一天先公开总统讲话的全文,让家长事先了解总统要说些什么,然后再决定让不让自己的孩子届时在学校收看。至于那谈“心得体会”的活动,干脆取消了。即便如此,还是有为数不少的学校直接宣布将不组织收看。


    或许大多数美国人没看过《追捕》,但却能够时刻提防有人要把自己变成“横路敬二”。他们习惯于“喧嚣”,他们最怕的是周遭一片寂静,只有一个声音在说:你看,多么蓝的天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2:50:47    引用回复:
    6
    转至第5楼第 5 楼 骁果军III 2019/10/10 11:24:47  的原帖:
       重看日本电影《追捕》,小心变成“横路敬二”

           2018-03-20 11:57文:林奇、来自:林中奇谈


    横路敬二是谁?看过日本电影《追捕》的人想必都会知道。
    他是这部电影里的人物,原本是一个很正常的人,但被迫服用了黑恶分子医生堂塔发明的一种中枢神经阻断药叫AX,变得精神失常,大脑的很多功能丧失,只知道服从,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最后从楼上跳下来“被自杀”。
    这是个戏份不多的配角儿,功底深厚的日本演员田中邦卫把一个目光呆滞、表情滑稽的精神失常者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令观众无法不留下深刻印象,风头不逊于男女主角。随着40年前《追捕》在中国的风靡,横路敬二一时间竟成了脑子有问题的代名词。
    最近电视上播放《追捕》,我又跟着复习了一遍。杜丘的深沉冷峻、真由美的温柔多情已不再让我像当年那样沉醉,大脑里挥之不去的却是横路敬二。
    我不知道现实中到底有没有发明出类似AX这种药,也没听说过谁被强迫吃下或误服了这种药而变傻。我想即便有这种药,也会被严格控制,以免不法之徒利用它犯罪,所以也大可不必为此担忧。

    但我发现历史上用类似手段,强制性地灌输一种观念或理论,让大批民众变成“横路进二”的事情倒是不少。电影里的药物是阻断神经,生活中的灌输是阻断或过滤外界信息,比如不准“偷听敌台”,严格限制外国报刊、电影流入什么的,以免民众对这些信息进行综合分析产生出自己的判断。灌输对象只能得到想让你知道的信息,然后被不断用各种宣传手段刺激大脑,使你逐渐接受直到坚信被灌输的观念。
    你可能会怀疑,人的思想是自由的,灌输这种方式真的会像药物那么灵?美国历史学家威廉﹒夏伊勒在纳粹时期曾作为驻柏林记者居住在德国,开始他也很纳闷,为什么常常在一些看起来受过教育的德国人口中,也能说出纳粹的那种蛮横武断的主张,如果你提出不同看法,他们就会像你亵渎了上帝一样感到震惊。


    与当时大多数被严格限制的德国人不同,威廉﹒夏伊勒每天都可以看到新出版的外国报纸和收听外国广播,但由于职业需要,他每天必须用大量时间浏览德国报刊,听德国广播,还要与纳粹官员谈话,旁听纳粹党的集会。结果一段时间后他吃惊地发现,尽管他有很多机会知道事情真相,尽管他对纳粹发布的信息根本就持不信任态度,但因为大脑一再受到这种宣传的刺激,也不免常常受其迷惑。对此他非常感慨:“凡是没有在集权国家里住过多年的人,就不可能想象,要避免一个政权的不断的有用意的宣传的可怕影响,有多么困难。”威廉﹒夏伊勒即使在接受外界信息相对自由的情况下还会不由自主地受到影响,当时德国民众就可想而知了。

    影片中吃了药的横路敬二与生活中因被灌输而变成的“横路敬二”们有很多相似之处。一是他们对所受的虐待不但自觉接受,而且还有强烈的幸福感,就如堂塔医生说,“真是幸福的人啊”。 “横路敬二”们即便衣不避寒,食不果腹,也相信自己是最幸福的,“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受苦人”。二是他们都会言听计从,任人摆布。电影里被强迫吃了药的人,让拿剪子扎自己的手就扎,让跳楼就跳。生活中的“横路敬二”们一样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堂塔医生” 是“父亲”、是“大救星”、是“红太阳”,他说的话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一句顶一万句”。 “堂塔医生”号召什么运动就积极投入到什么运动,朋友反目,骨肉相残也在所不惜。

    电影里的堂塔医生告诉杜丘:你看,多么蓝的天啊,走过去,你就可以融化在蓝天里。生活中的“堂塔医生”也会给你一幅更美妙的前景。会告诉你5年赶超谁谁10年赶超谁谁,会告诉你将来粮食多了可以放开肚皮一天吃五顿饭。横路进二没“融化在蓝天里”却摔到地上;生活中的有很多“横路敬二”最终不但没吃上5顿饭却被饿死埋到了地下。

    文明大潮浩浩汤汤,现在“堂塔医生”越来越少了,剩下的个别标本也倍感孤独,在那不断装神弄鬼,以期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绝大部分当年的“横路敬二”逐渐恢复理性,融入到正常人行列。还有少数人因大脑刺激过重,还怀念“堂塔医生”时代,还认为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一切,还对他的“恩情”念念不忘。这些可怜的人恐怕在他们的有生之年难以治愈了。

    通过灌输把人民变成“横路敬二”是稳固专制最典型最不可缺少的手段,“横路敬二”式的灾难则是专制的必然后果。正是有了古往今来许许多多专制灾难性后果的前车之鉴,一些国家的人们坚信不同声音的存在才是和谐,他们畏灌输如猛虎,连程度稍轻的宣传二字都看做是贬义词,对灌输的敏感几乎到了“病态”的程度。
    有一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在接受一名儿童的访谈时,一高兴说他要新学年开始之际对全国学童作一次电视讲话,谈谈教育和上学对学生和国家的重要性。美国总统在开学日对全国学童发表讲话,已有前例,本不稀奇。但坏事就坏在教育部长邓肯身上,也不知是脑子进水了还是一时糊涂,他竟然要求全国中小学校长组织学生收看,并建议搞一个类似让学生谈“心得体会”的活动。这一下美国舆论开了锅。

    被要求学习各级领导讲话,谈谈心得,写写体会,这对于有些国家的人来说司空见惯。但在美国人看来这事可够新鲜的,他们很快就“上纲上线”了:奥巴马想干什么?是不是在搞个人崇拜?是不是要对孩子们进行什么政治宣传?是不是要给孩子们进行“洗脑”?许多家长和教师表示,孩子进学校是为了接受独立思想的教育,他们不愿意看到政府以任何形式对学生进行思想灌输和宣传,以免养成一种对权威和宣传盲目服从的习惯。
    在舆论强大压力下,白宫不得不改变计划,宣布在开学前一天先公开总统讲话的全文,让家长事先了解总统要说些什么,然后再决定让不让自己的孩子届时在学校收看。至于那谈“心得体会”的活动,干脆取消了。即便如此,还是有为数不少的学校直接宣布将不组织收看。


    或许大多数美国人没看过《追捕》,但却能够时刻提防有人要把自己变成“横路敬二”。他们习惯于“喧嚣”,他们最怕的是周遭一片寂静,只有一个声音在说:你看,多么蓝的天啊……


    很有意义的一段精彩文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6:42:31    跟帖回复:
    7
        "还有少数人因大脑刺激过重,还怀念“堂塔医生”时代,还认为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一切,还对他的“恩情”念念不忘。这些可怜的人恐怕在他们的有生之年难以治愈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7:07:48    android
    8
    转至第5楼第 5 楼 骁果军III 2019/10/10 11:24:47  的原帖:
       重看日本电影《追捕》,小心变成“横路敬二”

           2018-03-20 11:57文:林奇、来自:林中奇谈


    横路敬二是谁?看过日本电影《追捕》的人想必都会知道。
    他是这部电影里的人物,原本是一个很正常的人,但被迫服用了黑恶分子医生堂塔发明的一种中枢神经阻断药叫AX,变得精神失常,大脑的很多功能丧失,只知道服从,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最后从楼上跳下来“被自杀”。
    这是个戏份不多的配角儿,功底深厚的日本演员田中邦卫把一个目光呆滞、表情滑稽的精神失常者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令观众无法不留下深刻印象,风头不逊于男女主角。随着40年前《追捕》在中国的风靡,横路敬二一时间竟成了脑子有问题的代名词。
    最近电视上播放《追捕》,我又跟着复习了一遍。杜丘的深沉冷峻、真由美的温柔多情已不再让我像当年那样沉醉,大脑里挥之不去的却是横路敬二。
    我不知道现实中到底有没有发明出类似AX这种药,也没听说过谁被强迫吃下或误服了这种药而变傻。我想即便有这种药,也会被严格控制,以免不法之徒利用它犯罪,所以也大可不必为此担忧。

    但我发现历史上用类似手段,强制性地灌输一种观念或理论,让大批民众变成“横路进二”的事情倒是不少。电影里的药物是阻断神经,生活中的灌输是阻断或过滤外界信息,比如不准“偷听敌台”,严格限制外国报刊、电影流入什么的,以免民众对这些信息进行综合分析产生出自己的判断。灌输对象只能得到想让你知道的信息,然后被不断用各种宣传手段刺激大脑,使你逐渐接受直到坚信被灌输的观念。
    你可能会怀疑,人的思想是自由的,灌输这种方式真的会像药物那么灵?美国历史学家威廉﹒夏伊勒在纳粹时期曾作为驻柏林记者居住在德国,开始他也很纳闷,为什么常常在一些看起来受过教育的德国人口中,也能说出纳粹的那种蛮横武断的主张,如果你提出不同看法,他们就会像你亵渎了上帝一样感到震惊。


    与当时大多数被严格限制的德国人不同,威廉﹒夏伊勒每天都可以看到新出版的外国报纸和收听外国广播,但由于职业需要,他每天必须用大量时间浏览德国报刊,听德国广播,还要与纳粹官员谈话,旁听纳粹党的集会。结果一段时间后他吃惊地发现,尽管他有很多机会知道事情真相,尽管他对纳粹发布的信息根本就持不信任态度,但因为大脑一再受到这种宣传的刺激,也不免常常受其迷惑。对此他非常感慨:“凡是没有在集权国家里住过多年的人,就不可能想象,要避免一个政权的不断的有用意的宣传的可怕影响,有多么困难。”威廉﹒夏伊勒即使在接受外界信息相对自由的情况下还会不由自主地受到影响,当时德国民众就可想而知了。

    影片中吃了药的横路敬二与生活中因被灌输而变成的“横路敬二”们有很多相似之处。一是他们对所受的虐待不但自觉接受,而且还有强烈的幸福感,就如堂塔医生说,“真是幸福的人啊”。 “横路敬二”们即便衣不避寒,食不果腹,也相信自己是最幸福的,“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受苦人”。二是他们都会言听计从,任人摆布。电影里被强迫吃了药的人,让拿剪子扎自己的手就扎,让跳楼就跳。生活中的“横路敬二”们一样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堂塔医生” 是“父亲”、是“大救星”、是“红太阳”,他说的话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一句顶一万句”。 “堂塔医生”号召什么运动就积极投入到什么运动,朋友反目,骨肉相残也在所不惜。

    电影里的堂塔医生告诉杜丘:你看,多么蓝的天啊,走过去,你就可以融化在蓝天里。生活中的“堂塔医生”也会给你一幅更美妙的前景。会告诉你5年赶超谁谁10年赶超谁谁,会告诉你将来粮食多了可以放开肚皮一天吃五顿饭。横路进二没“融化在蓝天里”却摔到地上;生活中的有很多“横路敬二”最终不但没吃上5顿饭却被饿死埋到了地下。

    文明大潮浩浩汤汤,现在“堂塔医生”越来越少了,剩下的个别标本也倍感孤独,在那不断装神弄鬼,以期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绝大部分当年的“横路敬二”逐渐恢复理性,融入到正常人行列。还有少数人因大脑刺激过重,还怀念“堂塔医生”时代,还认为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一切,还对他的“恩情”念念不忘。这些可怜的人恐怕在他们的有生之年难以治愈了。

    通过灌输把人民变成“横路敬二”是稳固专制最典型最不可缺少的手段,“横路敬二”式的灾难则是专制的必然后果。正是有了古往今来许许多多专制灾难性后果的前车之鉴,一些国家的人们坚信不同声音的存在才是和谐,他们畏灌输如猛虎,连程度稍轻的宣传二字都看做是贬义词,对灌输的敏感几乎到了“病态”的程度。
    有一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在接受一名儿童的访谈时,一高兴说他要新学年开始之际对全国学童作一次电视讲话,谈谈教育和上学对学生和国家的重要性。美国总统在开学日对全国学童发表讲话,已有前例,本不稀奇。但坏事就坏在教育部长邓肯身上,也不知是脑子进水了还是一时糊涂,他竟然要求全国中小学校长组织学生收看,并建议搞一个类似让学生谈“心得体会”的活动。这一下美国舆论开了锅。

    被要求学习各级领导讲话,谈谈心得,写写体会,这对于有些国家的人来说司空见惯。但在美国人看来这事可够新鲜的,他们很快就“上纲上线”了:奥巴马想干什么?是不是在搞个人崇拜?是不是要对孩子们进行什么政治宣传?是不是要给孩子们进行“洗脑”?许多家长和教师表示,孩子进学校是为了接受独立思想的教育,他们不愿意看到政府以任何形式对学生进行思想灌输和宣传,以免养成一种对权威和宣传盲目服从的习惯。
    在舆论强大压力下,白宫不得不改变计划,宣布在开学前一天先公开总统讲话的全文,让家长事先了解总统要说些什么,然后再决定让不让自己的孩子届时在学校收看。至于那谈“心得体会”的活动,干脆取消了。即便如此,还是有为数不少的学校直接宣布将不组织收看。


    或许大多数美国人没看过《追捕》,但却能够时刻提防有人要把自己变成“横路敬二”。他们习惯于“喧嚣”,他们最怕的是周遭一片寂静,只有一个声音在说:你看,多么蓝的天啊……


    微博~横路径2,可多的,类似于无脑愤青。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7:08:26    引用回复:
    9
    转至第4楼第 4 楼 飞大哥 2019/10/10 11:12:38  的原帖:他们从小被灌输的教育,决定了他们没有思考能力,是长着人形的动物。受骗上当是常事,可怜可悲。    缺泛判断力,本来是政治上的需要,谁知经济骗子也瞄上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7:26:50    跟帖回复:
    10
       最大的教会在中国,政治正确的经无处不在。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9:05:18    android
    11
    学雷锋已经六十年啦 !!!
    怎么会这样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9:05:18    引用回复:
    12
    转至第5楼第 5 楼 骁果军III 2019/10/10 11:24:47  的原帖:
       重看日本电影《追捕》,小心变成“横路敬二”

           2018-03-20 11:57文:林奇、来自:林中奇谈


    横路敬二是谁?看过日本电影《追捕》的人想必都会知道。
    他是这部电影里的人物,原本是一个很正常的人,但被迫服用了黑恶分子医生堂塔发明的一种中枢神经阻断药叫AX,变得精神失常,大脑的很多功能丧失,只知道服从,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最后从楼上跳下来“被自杀”。
    这是个戏份不多的配角儿,功底深厚的日本演员田中邦卫把一个目光呆滞、表情滑稽的精神失常者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令观众无法不留下深刻印象,风头不逊于男女主角。随着40年前《追捕》在中国的风靡,横路敬二一时间竟成了脑子有问题的代名词。
    最近电视上播放《追捕》,我又跟着复习了一遍。杜丘的深沉冷峻、真由美的温柔多情已不再让我像当年那样沉醉,大脑里挥之不去的却是横路敬二。
    我不知道现实中到底有没有发明出类似AX这种药,也没听说过谁被强迫吃下或误服了这种药而变傻。我想即便有这种药,也会被严格控制,以免不法之徒利用它犯罪,所以也大可不必为此担忧。

    但我发现历史上用类似手段,强制性地灌输一种观念或理论,让大批民众变成“横路进二”的事情倒是不少。电影里的药物是阻断神经,生活中的灌输是阻断或过滤外界信息,比如不准“偷听敌台”,严格限制外国报刊、电影流入什么的,以免民众对这些信息进行综合分析产生出自己的判断。灌输对象只能得到想让你知道的信息,然后被不断用各种宣传手段刺激大脑,使你逐渐接受直到坚信被灌输的观念。
    你可能会怀疑,人的思想是自由的,灌输这种方式真的会像药物那么灵?美国历史学家威廉﹒夏伊勒在纳粹时期曾作为驻柏林记者居住在德国,开始他也很纳闷,为什么常常在一些看起来受过教育的德国人口中,也能说出纳粹的那种蛮横武断的主张,如果你提出不同看法,他们就会像你亵渎了上帝一样感到震惊。


    与当时大多数被严格限制的德国人不同,威廉﹒夏伊勒每天都可以看到新出版的外国报纸和收听外国广播,但由于职业需要,他每天必须用大量时间浏览德国报刊,听德国广播,还要与纳粹官员谈话,旁听纳粹党的集会。结果一段时间后他吃惊地发现,尽管他有很多机会知道事情真相,尽管他对纳粹发布的信息根本就持不信任态度,但因为大脑一再受到这种宣传的刺激,也不免常常受其迷惑。对此他非常感慨:“凡是没有在集权国家里住过多年的人,就不可能想象,要避免一个政权的不断的有用意的宣传的可怕影响,有多么困难。”威廉﹒夏伊勒即使在接受外界信息相对自由的情况下还会不由自主地受到影响,当时德国民众就可想而知了。

    影片中吃了药的横路敬二与生活中因被灌输而变成的“横路敬二”们有很多相似之处。一是他们对所受的虐待不但自觉接受,而且还有强烈的幸福感,就如堂塔医生说,“真是幸福的人啊”。 “横路敬二”们即便衣不避寒,食不果腹,也相信自己是最幸福的,“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受苦人”。二是他们都会言听计从,任人摆布。电影里被强迫吃了药的人,让拿剪子扎自己的手就扎,让跳楼就跳。生活中的“横路敬二”们一样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堂塔医生” 是“父亲”、是“大救星”、是“红太阳”,他说的话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一句顶一万句”。 “堂塔医生”号召什么运动就积极投入到什么运动,朋友反目,骨肉相残也在所不惜。

    电影里的堂塔医生告诉杜丘:你看,多么蓝的天啊,走过去,你就可以融化在蓝天里。生活中的“堂塔医生”也会给你一幅更美妙的前景。会告诉你5年赶超谁谁10年赶超谁谁,会告诉你将来粮食多了可以放开肚皮一天吃五顿饭。横路进二没“融化在蓝天里”却摔到地上;生活中的有很多“横路敬二”最终不但没吃上5顿饭却被饿死埋到了地下。

    文明大潮浩浩汤汤,现在“堂塔医生”越来越少了,剩下的个别标本也倍感孤独,在那不断装神弄鬼,以期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绝大部分当年的“横路敬二”逐渐恢复理性,融入到正常人行列。还有少数人因大脑刺激过重,还怀念“堂塔医生”时代,还认为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一切,还对他的“恩情”念念不忘。这些可怜的人恐怕在他们的有生之年难以治愈了。

    通过灌输把人民变成“横路敬二”是稳固专制最典型最不可缺少的手段,“横路敬二”式的灾难则是专制的必然后果。正是有了古往今来许许多多专制灾难性后果的前车之鉴,一些国家的人们坚信不同声音的存在才是和谐,他们畏灌输如猛虎,连程度稍轻的宣传二字都看做是贬义词,对灌输的敏感几乎到了“病态”的程度。
    有一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在接受一名儿童的访谈时,一高兴说他要新学年开始之际对全国学童作一次电视讲话,谈谈教育和上学对学生和国家的重要性。美国总统在开学日对全国学童发表讲话,已有前例,本不稀奇。但坏事就坏在教育部长邓肯身上,也不知是脑子进水了还是一时糊涂,他竟然要求全国中小学校长组织学生收看,并建议搞一个类似让学生谈“心得体会”的活动。这一下美国舆论开了锅。

    被要求学习各级领导讲话,谈谈心得,写写体会,这对于有些国家的人来说司空见惯。但在美国人看来这事可够新鲜的,他们很快就“上纲上线”了:奥巴马想干什么?是不是在搞个人崇拜?是不是要对孩子们进行什么政治宣传?是不是要给孩子们进行“洗脑”?许多家长和教师表示,孩子进学校是为了接受独立思想的教育,他们不愿意看到政府以任何形式对学生进行思想灌输和宣传,以免养成一种对权威和宣传盲目服从的习惯。
    在舆论强大压力下,白宫不得不改变计划,宣布在开学前一天先公开总统讲话的全文,让家长事先了解总统要说些什么,然后再决定让不让自己的孩子届时在学校收看。至于那谈“心得体会”的活动,干脆取消了。即便如此,还是有为数不少的学校直接宣布将不组织收看。


    或许大多数美国人没看过《追捕》,但却能够时刻提防有人要把自己变成“横路敬二”。他们习惯于“喧嚣”,他们最怕的是周遭一片寂静,只有一个声音在说:你看,多么蓝的天啊……


    转至第6楼第 6 楼 只信上帝 2019/10/10 12:50:47  的原帖:很有意义的一段精彩文字。
    真是好文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20:49:49    回复 5 楼:
    13
    跟帖比主贴精彩
    回帖人:
    pf2004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23:51:49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5楼第 5 楼 骁果军III 2019/10/10 11:24:47  的原帖:
       重看日本电影《追捕》,小心变成“横路敬二”

           2018-03-20 11:57文:林奇、来自:林中奇谈


    横路敬二是谁?看过日本电影《追捕》的人想必都会知道。
    他是这部电影里的人物,原本是一个很正常的人,但被迫服用了黑恶分子医生堂塔发明的一种中枢神经阻断药叫AX,变得精神失常,大脑的很多功能丧失,只知道服从,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最后从楼上跳下来“被自杀”。
    这是个戏份不多的配角儿,功底深厚的日本演员田中邦卫把一个目光呆滞、表情滑稽的精神失常者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令观众无法不留下深刻印象,风头不逊于男女主角。随着40年前《追捕》在中国的风靡,横路敬二一时间竟成了脑子有问题的代名词。
    最近电视上播放《追捕》,我又跟着复习了一遍。杜丘的深沉冷峻、真由美的温柔多情已不再让我像当年那样沉醉,大脑里挥之不去的却是横路敬二。
    我不知道现实中到底有没有发明出类似AX这种药,也没听说过谁被强迫吃下或误服了这种药而变傻。我想即便有这种药,也会被严格控制,以免不法之徒利用它犯罪,所以也大可不必为此担忧。

    但我发现历史上用类似手段,强制性地灌输一种观念或理论,让大批民众变成“横路进二”的事情倒是不少。电影里的药物是阻断神经,生活中的灌输是阻断或过滤外界信息,比如不准“偷听敌台”,严格限制外国报刊、电影流入什么的,以免民众对这些信息进行综合分析产生出自己的判断。灌输对象只能得到想让你知道的信息,然后被不断用各种宣传手段刺激大脑,使你逐渐接受直到坚信被灌输的观念。
    你可能会怀疑,人的思想是自由的,灌输这种方式真的会像药物那么灵?美国历史学家威廉﹒夏伊勒在纳粹时期曾作为驻柏林记者居住在德国,开始他也很纳闷,为什么常常在一些看起来受过教育的德国人口中,也能说出纳粹的那种蛮横武断的主张,如果你提出不同看法,他们就会像你亵渎了上帝一样感到震惊。


    与当时大多数被严格限制的德国人不同,威廉﹒夏伊勒每天都可以看到新出版的外国报纸和收听外国广播,但由于职业需要,他每天必须用大量时间浏览德国报刊,听德国广播,还要与纳粹官员谈话,旁听纳粹党的集会。结果一段时间后他吃惊地发现,尽管他有很多机会知道事情真相,尽管他对纳粹发布的信息根本就持不信任态度,但因为大脑一再受到这种宣传的刺激,也不免常常受其迷惑。对此他非常感慨:“凡是没有在集权国家里住过多年的人,就不可能想象,要避免一个政权的不断的有用意的宣传的可怕影响,有多么困难。”威廉﹒夏伊勒即使在接受外界信息相对自由的情况下还会不由自主地受到影响,当时德国民众就可想而知了。

    影片中吃了药的横路敬二与生活中因被灌输而变成的“横路敬二”们有很多相似之处。一是他们对所受的虐待不但自觉接受,而且还有强烈的幸福感,就如堂塔医生说,“真是幸福的人啊”。 “横路敬二”们即便衣不避寒,食不果腹,也相信自己是最幸福的,“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受苦人”。二是他们都会言听计从,任人摆布。电影里被强迫吃了药的人,让拿剪子扎自己的手就扎,让跳楼就跳。生活中的“横路敬二”们一样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堂塔医生” 是“父亲”、是“大救星”、是“红太阳”,他说的话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一句顶一万句”。 “堂塔医生”号召什么运动就积极投入到什么运动,朋友反目,骨肉相残也在所不惜。

    电影里的堂塔医生告诉杜丘:你看,多么蓝的天啊,走过去,你就可以融化在蓝天里。生活中的“堂塔医生”也会给你一幅更美妙的前景。会告诉你5年赶超谁谁10年赶超谁谁,会告诉你将来粮食多了可以放开肚皮一天吃五顿饭。横路进二没“融化在蓝天里”却摔到地上;生活中的有很多“横路敬二”最终不但没吃上5顿饭却被饿死埋到了地下。

    文明大潮浩浩汤汤,现在“堂塔医生”越来越少了,剩下的个别标本也倍感孤独,在那不断装神弄鬼,以期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绝大部分当年的“横路敬二”逐渐恢复理性,融入到正常人行列。还有少数人因大脑刺激过重,还怀念“堂塔医生”时代,还认为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一切,还对他的“恩情”念念不忘。这些可怜的人恐怕在他们的有生之年难以治愈了。

    通过灌输把人民变成“横路敬二”是稳固专制最典型最不可缺少的手段,“横路敬二”式的灾难则是专制的必然后果。正是有了古往今来许许多多专制灾难性后果的前车之鉴,一些国家的人们坚信不同声音的存在才是和谐,他们畏灌输如猛虎,连程度稍轻的宣传二字都看做是贬义词,对灌输的敏感几乎到了“病态”的程度。
    有一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在接受一名儿童的访谈时,一高兴说他要新学年开始之际对全国学童作一次电视讲话,谈谈教育和上学对学生和国家的重要性。美国总统在开学日对全国学童发表讲话,已有前例,本不稀奇。但坏事就坏在教育部长邓肯身上,也不知是脑子进水了还是一时糊涂,他竟然要求全国中小学校长组织学生收看,并建议搞一个类似让学生谈“心得体会”的活动。这一下美国舆论开了锅。

    被要求学习各级领导讲话,谈谈心得,写写体会,这对于有些国家的人来说司空见惯。但在美国人看来这事可够新鲜的,他们很快就“上纲上线”了:奥巴马想干什么?是不是在搞个人崇拜?是不是要对孩子们进行什么政治宣传?是不是要给孩子们进行“洗脑”?许多家长和教师表示,孩子进学校是为了接受独立思想的教育,他们不愿意看到政府以任何形式对学生进行思想灌输和宣传,以免养成一种对权威和宣传盲目服从的习惯。
    在舆论强大压力下,白宫不得不改变计划,宣布在开学前一天先公开总统讲话的全文,让家长事先了解总统要说些什么,然后再决定让不让自己的孩子届时在学校收看。至于那谈“心得体会”的活动,干脆取消了。即便如此,还是有为数不少的学校直接宣布将不组织收看。


    或许大多数美国人没看过《追捕》,但却能够时刻提防有人要把自己变成“横路敬二”。他们习惯于“喧嚣”,他们最怕的是周遭一片寂静,只有一个声音在说:你看,多么蓝的天啊……


    说得很透彻。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1 1:01:35   
    15
    xx骗子真多!可这是为什么呢?呵呵
    14177 次点击,35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70后成受骗重灾区,中老年人为什么容易受骗上当?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