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铁树开花123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家国记忆】我的曲折而艰辛的教师梦
17788 次点击
13 个回复
铁树开花123 于 2019/10/10 15:28:0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家国记忆]我的曲折而又艰辛的教师梦

    作者:马双有

    在共和国70年回环曲折奔腾不息的历史长河里,每一个人都应当是一朵激荡的浪花。那么我在这历史长河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属于什么样的浪花呢?

    我想起了我曲折跌宕而又多姿多彩追逐教师梦的艰辛之路。

    1971年,我从公社的五七高中毕业,回到了家乡城南村。

    我成了家乡文化水平最高的人才。村里人都知道,我从小学一年级到考上初中,学习成绩一直是全校第一名。后来又上了两年五七高中,更是登上了全村文化的巅峰!

    然而令人沮丧的是,由于我父亲是右派,我就成了让人鄙视的“右派子弟”,我的前程几乎路路不通:入党入团没有份儿,当兵提干沾不上边儿,连生产队的记工员也捞不上!

    有人给我提建议说,村里学校招民办教师,你可以去试试嘛!

    我忽然来精神了,我多年来梦寐以求就是想当个教师。作为全村文化最高的青年,当个小学教师总可以吧?那些比我文化低得多、初中小学未毕业的文盲半文盲,就能堂而皇之当教师,我这文化最高的堂堂高中毕业生,为什么就不能当教师?

    在高人的指点下,我勒紧裤带省了几个月,攒了5元钱,买了一盒黄金叶香烟加2斤糖果,算是一份厚礼。夜黑人静时,我掂着礼物悄悄地来到大队支书家里,说明了来意:我现在已经高中毕业,有点文化,喜欢当教师。如果村学校需要招录教师,希望支书帮忙。我愿意为村里的教育事业贡献力量……

    老支书哈哈笑了起来:“欢迎欢迎!你是咱们村第一个高中生,毕业回乡建设社会主义,当然要欢迎啦!”说着抽了一根烟,喷着淡蓝色的烟雾,说道:“如果学校再招民办教师,当然得要你们这些有文化的高中生嘛!你放心吧,我们会考虑你的!”

    我回到家里,一边跟着社员到地里干活,一边怀揣着甜美的希望,焦急地等待着。

    忽一日,生产队长来到家里,说道:“听说你要当教师,给大队说了?”我说:“是的。”队长冷笑道:“死娃放到干草上,早就凉了!这一次,村学校进了三位教师,一个是支书的儿子,一个是大队长的女儿,一个是大队会计的弟媳。没有你的份儿!”

    我急忙问道:“为啥没有我?”

    队长直言不讳:“理由嘛,可能是你政治上不过关!还有,你光有文化没有关系,石狮子屁股——没门儿!你别干等了,赶紧扛上䦆头,去东坡疙瘩打坷垃吧!”

    队长一番话,如一顿乱棍,打得我头蒙眼花,浑身冰凉。我知道,此时去找大队支书,只能是自讨没趣。但是,我不服气!我不相信,我满腹的文化找不到一点出路!

    我开始利用擅长写作的特点,发愤搞业余习作。一边写一些不三不四的诗歌和歌词,尝试着给文艺报刊投稿;一边写通讯报道,给党报党刊投稿。白天和社员们一起下地干活,岭上岭下,风雨无阻;晚上拖着疲惫的身子,在昏黄的灯光下呕心沥血,奋笔疾书,雷打不动!

    几年下来,居然小有成就。我创作的几首歌曲,受到县文化馆的重视,后来由市县剧团排演,在河南人民广播电台播出;我连续两次出席洛阳地区文艺创作会议。我写作的通讯报道,在县广播站发表300多篇,有几篇报道发表在《河南日报》《人民日报》上。县委宣传部将我定为重点通讯员,让我经常出席县里召开的各类重要会议。我成了远近闻名,有点“发红”的“笔杆子”。

    当县委宣传部酝酿着,要把我调到县里当专职通讯员时,公社党委捷足先登,将我调到公社党政办公室,协助主任工作。公社党委王书记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跟着我好好干!你现在是农村户口,将来给你转为城镇,提拔成主任。你前途无量啊!”

    我心里热噗噗地在公社党办紧张忙碌着,我的前程似乎正闪耀着希望的光芒。然而一年多后,家乡的大队干部给我出了一道震撼心灵的难题!

    一日,公社召开三级干部会议。新上任的城南党支部书记老张满面愁容地把我叫到一边,递给我一支烟,说道:“我给你说个事,看你能不能帮忙。”我说:“什么事,只要是我能帮的,一定帮!”

    张支书说:“咱们城南学校初三毕业班的语文关教师,考上洛阳师范,走了。初三语文教师,咱们村无人敢承担;大队开了几次会议,在村里挑来挑去,挑了好几个中学生,都说不中。眼看着开学十几天了,没有教师上课,学生家长意见很大。你看咋办?”

    我皱着眉头说:“咱村那么多文化人,就没人教初三语文?”

    张支书说:“现在不比从前。粉碎四人帮后,人们都讲究文化了,那些文化底子薄的,打死他也不敢上讲台了!何况是初中毕业班讲台?你看咋办?”

    望着张支书渴求的目光,我的心里开始翻江倒海了!几年前,我腆着脸皮,掂着礼物,求爷告奶,想当一名小学教师,却被无情抛弃!现在,大队支书居然腆着脸皮,来求告我当中学教师!这是何等历史性的变化!

    我想回去当教师,可是,公社的工作就得舍弃!我奋斗多年,好不容易弄了个政府部门的饭碗,一旦丢弃,岂不可惜?

    但是,当一名人民教师,更是我多年的梦想。况且,自己虽然喜欢写作,有点文化,但是自己性格内向,不善交际,很可能不适宜官场。于是,我对张支书说:“张支书,我回去当教师,初三语文数学,都能胜任!”

    “那,你这公社干部,就不干啦?”

    “什么公社干部?我现在还是农民,我要回去,谁也挡不住!不过,公社王书记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得给王书记谈谈!”

    王书记听说我要回去当民办教师,大吃一惊:“小马呀,我已经答应帮你的忙,你以后凭你的笔杆子,在党政机关很有前途,回去当民办教师,岂不是明珠暗投,大材小用啦?”

    我笑着说:“我在学校当个好教师,为国家培养更多的人才,不是也很有意义吗?不是也能给咱公社增光添彩吗?”

    公社书记拗不过我,只得放我回家。

    然而,我刚回到家里,两位亲戚便急如星火赶来,对我进行质问和批评:

    “有娃,你在公社犯错误啦?”

    “没有,是我自己要求回来的,是我当面向王书记请辞。”

    亲戚们竟都发了火,怒冲冲责骂起来:

    “你为什么要回来?真是个大傻瓜!那好赖是公社干部,成天和上级领导接触,多有前途?多少人挤破脑袋争不到手的工作,你竟然不干!人常说:水往低处流,鸟往高处飞,你却故意往低处流?”

    “那民办教师有啥意思?一月仨核桃俩枣,猴年马月才兑现,老百姓最看不起的工作,你竟然抛弃国家干部来当民办教师。好多民办教师都不干了,有的去当工人了,有的去当村干部了,就你,公社干部偏要回来当民办教师!你的脑袋叫驴踢啦!”

    一顿夹七夹八的责骂,让我几乎抬不起头来。事已至此,决心已定,我对亲戚们说:“人各有志,不能强勉。我从根上就喜欢当老师,我这性格就不适宜当干部。以后干好干坏,不叫你们管!”

    终于,我来到破旧而又庄严的城南学校。不知怎么,也许是天性使然,见到那些衣着朴素、朴实憨厚的教师同行,心里油然而生一种亲切感;见着那些活蹦乱跳、充满好奇的学生,心里不禁升起一种责任感。我坐在破旧的办公桌前,就如同将军坐在威严的指挥台上,那雪白的粉笔,鲜红的蘸笔,乌黑的钢笔,就像即将要使用的武器,都散发出诱人的魅力。那洋溢着油墨香的教科书、参考书和教案薄,就像一块块磁石紧紧吸引了我。

    我打开崭新的课本,一阵甜蜜和芳香扑面而来,鲁迅的杂文、老舍的小说、巴金的散文,像一朵朵艳丽的鲜花在面前绽放。我浏览着这些鲜花,喜不自胜。由于自己喜欢写作,潜移默化知道一些文章路数,分析这些大家作品可谓驾轻就熟,得心应手。我根据自己的研究写好教案,然后再打开国家出版的参考书,啊,我的好多观点竟然和专家的观点不谋而合!

    于是我走上讲台,面对40多双好奇的眼睛,首先讲学习语文的重要性,讲语文学习的方法,讲阅读和写作结合的重要意义。然后用导引法和设疑法讲了一篇课文。我的讲课激起了学生们一阵阵会心的笑声,教室里一直活跃着激动、思考和欢悦的气氛。下课铃响,上课结束,教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

    老师们说,在咱们农村学校,教师上课能让学生鼓掌,十几年来还是头一次!

    我带领学生们在语文艺术的殿堂里遨游,倾力吮吸着大家们美妙的思想和艺术的营养。但是我们绝不盲从,那些无益的不合事实的观点,我们照样予以批判和排除。

    在学习散文大家杨朔的著名散文《泰山极顶》时,我发现,在那富于文采和激情的语言里,隐藏着违背事实、不合逻辑的东西。这篇散文,热烈歌颂了1961年社会主义集体化的伟大成就和公社社员的幸福生活,批评了农村在人民公社以前的土地一块一块如“老和尚的百衲衣”,个体农民的生活是如何的贫穷。这种说法显然和农村现实生活不合拍。现在是1980年代,农村实行了包产到户,农民的土地确实如“老和尚的百衲衣”,但这是广大农民的选择。实践证明,这“百衲衣”确实能多打粮食,能让亿万农民吃饱饭。这“百衲衣”实在比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集体化强多了!而著名作家杨朔的这篇散文,可能是被极左的意识形态迷住了眼睛,也可能是政治思想的惯性使然。所以,这篇文章的艺术技巧可以借鉴,思想观点应当摈弃!

    学生们听了我的讲解,大为惊异,学习课文、求异思维的兴趣大为高涨。我说:“如果你们不信,回去问问你的爸爸妈妈,问问你的爷爷奶奶!”

    学生们回去一问,证实了我的观点;在一阵笑声中,学生们加深了对课文的理解。我把这堂课的过程以及对杨朔散文《泰山极顶》的理解,写成了一篇学术论文,投到河南《教学通讯》杂志上,杂志很快就发表了。第二年,这篇课文终于从人民教育出版社的《语文》课本上消失了。

    在讲课中,我注重以情动人,情理并重。课文中的名家名篇大都是生活的凝聚,情感的结晶。语文教师只有进入生活,领悟感情,把这种感情传达给学生,才能获得感情的共鸣。在讲陶斯亮的《一封终于发出的信》时,我完全进入作者的情感世界了。一声声“爸爸呀,你不该死,你死得好冤啊!”的哭诉,勾起了我父亲蒙冤而死的沉痛回忆。我在备课时流着眼泪,在课堂上讲课时竟哽咽失声,学生们更是一片眼泪花花。他们的心灵一次次受到了真情和正义的洗礼。

    当然,要想取得好的成绩,不仅要注重讲课艺术,还要加强管理和训练。我自告奋勇当了班主任,虽然离家只有100多米,我依然天天就住在学校,对学生的学习纪律、生活习惯、道德行为加强监管;每天辅导学生、批改作业到深夜12点多。

    一些同事不理解,说道:“马老师,你一个民办教师,挣了多少呀?每天没明没夜,操心受累,头发都熬白了,图什么呀!”

    的确,当时民办教师的待遇低得可怜,每月工资3元,后来涨到6元,加上生产队记20多个工,一个工值几毛钱,也就是每月十几元钱。每当月末发工资之时,是我们憋气之日。公办教师一人领五六十元,我们每人只领6元。我们几个人便不约而同躲在一所小屋里,关起门来唉声叹气,牢骚满屋:憋气啊!工作全凭我们干,工资这么多人加起来还没有人家一个人多,去哪儿说理啊!

    但是,气归气,出了门还得上课。大多数民办教师都要抽空回家种地、喂猪、放羊,以维持一家的生活。而我竟然把一切家务活全部交给妻子和亲戚,自己一门心思扑在学校里,每天在学校工作最少16个小时,累得头发花白,浑身酸痛。图什么?图自己能够施展才能,图自己心甘情愿!待遇再低,工作再累,心里乐意!

    

    辛勤的汗水终于浇开了成功的花朵。我带的毕业班总成绩及所教的语文成绩,连续两年在全公社名列第一;第三年我的语文成绩以遥遥领先的分数位列全县榜首,让县城那一批重点中学的教师们都大为惊叹。村里人都说,这是城南村中学历史上最好的成绩了,以后再也无人突破了。

    这时,上面传来了好消息,中学民办教师可以参加高考,从中选拔一批佼佼者上师范大学,比例大约在百分之一。我暗自窃喜,不动声色,在备课上课的同时加紧高考复习。我把所有能找来的高三复习资料在几个月内全部消化掉,雄心勃勃地参加了7月高考。高考成绩揭晓,我以全公社第一、全县第二的成绩,考上了洛阳师范学院。

    接到高校的录取通知书,我激动地要跳起来了,我盯着通知书上鲜红的印章,念着通知书上金光闪耀的几行字,吟唱着“高文举中状元帽插金花,游三宫和六院宰相牵马……”在小土屋里转了一圈又一圈。

    啊,这就是中状元了?这就成了让人羡慕的大学生了?这不是做梦吧?那几年由于政审卡住,高考错过了机会,以为大学就要与我绝缘了,谁知我半路捡了个大学生!这不是天赐良机,善有善报吗?我的命运从此发生了历史性的转折,我的人生从此掀开了新的篇章。我成了城南村历史上第一个大学生,我这个民办教师从此就成了响当当的公办教师,那泥饭碗木饭碗,顷刻间就变成了光闪闪的铁饭碗金饭碗!

    我要走了,老校长和一群同事为我送行。老校长送了一套学习用具和日记薄,然后握住我的手,含着泪说:“马老师啊,你这一走,咱这学校怎么办呀?你可给咱学出了大力,挣来声誉了啊!”

    我笑着说:“张校长,你放心,我毕业了还回咱学校。这是我的发祥地,怎么会舍弃呢?不过,我再回来,就和你一样,成了公办教师了呀!”

    张校长哈哈笑道:“你是大学生,档次比我们高;你回来当校长,我们盼着你回来!”

    几位语文教师一起学着古人道:“苟富贵,勿相忘!”“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就这样说着笑着,洒泪而别了。

    在大学学习了两年,主要跟着著名文学评论家、语文教育家叶鹏老师学习了文学评论和语文教育理论,自感水平大长,站得更高。

    两年以后,也就是1984年夏天,大学还未毕业,我竟然又面临一次艰难的选择!

    不过这一次不比那一次,有点儿苦涩味;这一次,五彩阳光总在我面前熠熠闪耀,理想的女神向我抛来了诱人的橄榄枝!

    那一日,我正在宿舍楼午休,躺在枕头上浏览一本书。忽听外边有人问道:“马双有住在这里吗?”

    话音未落,门已打开,啊,原来是县委宣传部年过半百的姚部长!

    我一跃而起,书本掉落地下也顾不上拾起来,急忙抓住姚部长的手:“哎呀是姚部长!你怎么来到这里呀!”

    原来,爱才心切的姚部长是来“拉”我的,竟然不辞辛劳来到洛阳,几经打听,拐弯抹角,找到我的位于五楼的宿舍。他就坐在双人床的下面和我谈话:

    “马老师,你们这地方好难找,我转了大半天才找到这儿。我大老远跑来找你,干什么呀?就是想用你。你这笔杆子,我早有耳闻,咱县十几次大型会议的的材料,你都参与撰写过;你在报刊上发表的文章我也读过。那时各单位都想用你,可你是农村户口,不好办。现在你考上了大学,就好办了。我建议,你毕业后,其它单位就不要去了,我给你选了两个,一是县委通讯组,二是广播站编辑记者,你看如何?”

    我激动地心头发热,这两个工作,都是我曾经梦寐以求向往已久的工作啊!几年前,我的好多文章都是通过县委通讯组转发推荐的,都是通过广播站播发的。这两个单位我不知去了多少次,不知留下了多少羡慕和向往的目光。我急忙拉住这位领导的手,连连答应。

    可是,刚把姚部长送走没几天,原来用过我的公社党委书记、现任县委政研室主任的王书记,托人捎信来,要我毕业后去县委找他,可以安排我任县委办公室秘书或政研室研究员。

    这消息太好了!王书记对我有知遇之恩啊!那年头,一般干部要得到提拔重用,得开多少后门送多少礼,而我没有给他让过一根烟,依然破例录用了我;他的下属大都对他极尽巴结逢迎,而我对他却是不苟言笑,不说闲话,他总是一如既往重用我。我回村里当民办教师,他一再挽留。这样的领导不正是我可以依靠的吗?

    与此同时,县教育局教研室的一位主任给我来信,毕业回来可到教研室工作,这正是你的强项……

    想想吧,编辑、记者、秘书、教研员,这是多少大学生梦寐以求而又求之不得的工作啊!而这些美妙的工作竟然都摆到我的面前,任我挑拣!就像唐伯虎点秋香,眼前一排妙龄姑娘露芬芳!我兴奋得几天几夜睡不着觉。

    但是,当学校让我填写毕业志愿书的时候,我竟然神差鬼使在志愿书上写道:我志愿,回农村当一名中学教师……

    连我自己也说不清当时为什么要这样“弃明投暗”。也许是自己的天性使然,也许是当时的宣传太厉害了,什么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呀,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呀,教师的地位越来越高呀;也许是自己在官场上混了两年,心有余悸吧?也许是我给自己村的中学有个承诺……

    我带着大学毕业生派遣证,来到县教育局报了到。人事科的李老师特意问我:“你想到哪儿上班呀?”我说:“我还是回我们村,英豪公社城南村中学。”

    几天后,我又来到教育局人事科,领取分配通知。却被告知:你已经被分配到英豪高中了。

    我吃了一惊:“李老师,我不是要求回城南村吗?”李老师说:“英豪高中的屈校长,非要把你调到英豪高中,有问题你可以去找屈校长。”

    我正要走,李老师喊住了我:“马老师,你怎么有点奇怪呀?别人都是急着想往县城调,到局长那里说不尽的好话,有人甚至开后门拉关系,削尖了脑袋想往县城里来,你怎么一门心思要回农村?”

    我说:“我在农村教过几年,喜欢农村学校;再说农村条件差,最需要老师;还有,家里种了10来亩地,在农村种地方便。”

    李老师“哈哈”笑了起来:“马老师言之有理!大学生分配如果都跟你一样,我这人事科工作就好做了,局长也好当了——好吧,你去找屈校长吧!”

    我来到了屈校长的住室,屈校长还不认识我,一见我竟问道:“你贵姓?”

    我说:“我就是城南村的马双有,刚从洛阳师院毕业回来……”

    屈校长立刻从办公桌前跳了起来,一把拉住我的手,眼里放出激动兴奋的光:“啊,你就是马老师!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这次我把你调到咱这高中,任高三语文教师兼班主任,怎么样啊?”

    说着,屈校长瘦削的脸上笑着,用力摇着我的手。

    我说:“屈校长,我想回到城南村。教初中是我的老本行,教高中恐怕不行。再说,我把初中教好了,基础打好了,你这高中质量不也有保证了吗?”

    “不行不行,教初中的好老师多着哩,大才岂可小用?我说啥也不会叫你去教初中!马老师,来这儿上班吧,不要说多余的话啦!”

    我说:“我志愿回农村学校,适应初中教学是一个方面,还有,就是我种了10来亩地,就近种地方便……”

    “你要种地,咱英豪高中的教师大都要回家种地,来高中教学就耽误种地了?咱这学校,有暑假寒假不说,收麦有麦假,收秋有秋假,每月还有6个星期天,种地能花多少时间?你在学校如果急需种地,我特批你回家,怎么样?”

    我依然不为所动,说道:“屈校长,如果你不让我到农村,我就要去县里找上级……”

    屈校长脸色一变,严肃地说道:“马老师,让你去找!不是我说大话,在渑池县范围内,凡是我安排的人事,局长、县长也改变不了!你不服气试试!”

    听到这样的大话,我竟然怒冲冲扭头就走。哼,你再厉害,我就不来上班,看你能怎么样!在家“熬”你两个月,然后再说。

    多年来,我一直为此次自己的失礼和执拗感到后悔。屈校长完全是爱才心切,完全是为了工作也为自己好,自己却毫不领情,出言顶撞,实在是欠妥。

    我心情抑郁地回到家里,一下在床上沉闷了七八天。国家不是提倡:到农村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么?我情愿到最艰苦的农村去,竟然像犯了错误一样,怎么回事呢!

    一日,我登上郁郁葱葱的王都岭,心情有些灰溜溜地向远处眺望。只见陇海铁路的火车轰轰隆隆向东奔驰,东边城南村郁郁葱葱的树丛里飘着袅袅炊烟。我在痛苦地沉思:也许,我的选择是错误的。英豪高中,原本就是一所农村高中。我这样执拗着,有什么好处呢?

    忽然,远处一个山坡的沟沿上,一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人正在向上攀爬。此人不熟悉路径,在荒草荆棘中踩着滚动的乱石,艰难地向上爬行。这个人影怎么有点眼熟?他是朝这儿来的吗?他是找我的吗?近了,近了,看清了,此人竟然是屈校长!

    我慌忙跑下去,把屈校长拉了上来。他满脸汗水,气喘吁吁,拉着我坐下。我们并排坐在高高的山顶上,俯瞰着遍野随风晃动的庄稼,开始了深情的谈话。

    “屈校长,你是怎么来的?你怎么要到这儿?”

    “我跑着来拜访你嘛!打听了好几个人,才知道你在王都岭上。你这地好远哪!”

    “英豪离这儿15里地,路还这么难走,竟然劳驾你跑这么远,你应该捎个信让我去英豪嘛!”

    “哎,刘备请诸葛三顾茅庐,我才来了一次;只要能见到你,就不虚此行。马老师,我跟你说的事情,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已经考虑好了,我准备到英豪高中上课。这次我在英豪顶撞了你,我年轻不懂事,有所冒犯,请你原谅啊!”

    屈校长“哈哈”大笑起来,惊得树上的鸟儿也飞了起来:“马老师啊,只要你去英豪高中上班,你就是骂我一顿,打我一顿,我也是心甘情愿啊!”

    谈话结束,屈校长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草叶,叮嘱道:“咱可说好了啊,一言为定啊!今天下午你在家做个准备,明天就去学校上班;人家学校都已经开课了,咱们学校也开学几天了,专等你上课哩!”

    就这样,我终于成了英豪高中的一名语文教师,当然是“响当当”的公办教师了。

    我的任务是教两个高三毕业班,一个理科重点班,一个文科重点班,同时兼任文班班主任。虽然比在城南中学当民办教师时站得高了,看得远了,但是面临的高考升学压力比初中大多了。

    我一如既往,备课时殚精竭虑,上课时激情洋溢,辅导时竭尽全力,改作业呕心沥血。为了提高讲课艺术,我把每篇课文的思想内容和艺术特点都撰写成了论文形式,把每篇课文的重点、难点都作了深入挖掘,对每篇课文的训练习题都作了精心设计。所以我讲起课来得心应手,气势奔放。几乎每一堂课都让学生产生强烈的共鸣,发出会心的微笑。

    尤其是我的作文课,大受学生们的欢迎。无论如何刁钻深奥的难题,经过我的解析,同学们都能茅塞顿开,下笔如流。批改作文,是语文老师最头疼的事,对我却是最喜欢的事;每一篇学生作文我都予以精批细改,后面的批语就是一片小作文。我的作文讲评课,更是入情入理,如诗如画,学生们在满堂激情欢悦的笑声中获得了极大的艺术享受,作文水平如芝麻开花节节高。

    这样的课堂艺术,这样的教学效果,高考成绩还能差了吗?

    然而,高考成绩揭晓,却令人沮丧,我的教学成绩只比往年有所提高,但是,和县城几所高中还有较大差距。

    我不服气,以更大的精力投入到下一届高三教学中。我把自己撰写的教案以论文形式投给一些教育杂志和报纸,很快就发表了。我讲评的优秀学生作文也在报刊上发表了。两年下来,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各种文章40多篇。在县里组织的几次观摩教学中,也都给了我很高的评价。

    但是,第二年高考成绩揭晓,我的教学成绩依然没有突破性进展,虽然比往年有所提高,但是和县城重点高中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

    我纳闷了,困惑了,苦恼了!人常说,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份血汗,一份收获。我下了这么大的功夫,付出了这么多血汗,为何收获不到理想的成果?

    几年前在城南中学,所下的苦功当然不如现在,可是我头一年就得了全乡第一,第二年就获得全县第一。那是实实在在的成绩呀!可是现在,我的满腔心血都流哪儿啦?

    我苦苦思索了几星期,才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在城南中学教的是初中,初中毕业参加的中招考试语文命题,基本上都是从课文里找材料,教什么考什么;只要将语文教材钻得熟透,考试就能取得优异成绩。一言以蔽之,中招考试重在考“知识”

    而高考语文命题,材料大都取之课外,教材只是个例子。如果你的知识基础打不牢,综合能力提不高,面对高考语文试题就会茫然无措。一言以蔽之,高考语文重在考“能力”。而能力却不是一年半载能够形成的,其中有小学的基础,初中的基础,更有高一高二的基础。

    所以,一个语文教师,一上来就接住基础较差的高中毕业班,无论你功夫下得再大,无论你的水平再高,也不可能取得优异的高考成绩。于是我产生了下去教高一的想法。

    “屈校长,让我下去教高一吧!”

    屈校长惊讶地说:“你高三教的好好的,学生们很欢迎,为啥要去教高一呀?”

    “我来咱们学校,连教两年高三,成绩也不很突出;再说我也累了,够了,应该轮换一下;更主要的是,高一基础打不好,高三累死也不行。我从高一干起,把基础打好,随班升上来,那时再教高三,成绩好坏都是我的责任,我毫无怨言。”

    屈校长同意了我的要求。

    于是,我成了两班高一的语文教师,兼一个班的班主任。虽无高考压力,依然认真备课、上课,忙忙碌碌,尽心尽力。

    一天晚上,我正在住室兼办公室备课,忽然屈校长闯了进来,一屁股坐到我的床上,眼睛直直地盯着我,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连忙站了起来,问道:“屈校长,有什么指示,说吧!”

    屈校长苦笑道:“有什么指示啊!我有个难题,只有你才能帮忙解决。”

    我不禁笑了起来:“屈校长神通广大,还要我帮什么忙啊?”

    屈校长只好讲了刚才发生的令人惊心动魄的事件,却让我一下子陷入艰难境地!

    原来,屈校长刚才吃罢晚饭,到校园里巡视学生晚自习情况,这是他多年来一成不变的老习惯。忽见高三文科班教室里灯光明亮却空无一人。他大吃一惊,该班纪律再差也不至于集体旷课呀!他正要去教导处问个究竟,忽见一位同学急匆匆跑过来说道:“屈校长,我们班正在会议室开会,请你参加!”

    他心里一阵恼火:晚自习时间开什么会?开什么会我校长怎么不知道?他怒冲冲来到会议室,明亮的灯光下,黑压压坐满了文科班的学生。一位班干部高声喊道:“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屈校长的到来!”

    屈校长的火气小了一些,但仍带着批评口气说道:“你们不在教室里上晚自习,都到这儿开什么会呀?如果有重要事情需要开会,必须得由我校长批准……”

    那位班干部说道:“如果我们向你报告了,你会批准吗?我们也是万不得已才开这个会,因为这个会决定这我们几十名文班学生的前途命运。我们有个要求,校长一定能办到,校长也必须答应!”

    屈校长说:“什么要求,只要在我的职权范围内,我一定办到!”

    班干部说道:“我们全班学生经过讨论,强烈要求,让马双有老师还担任我们的语文老师……”

    屈校长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急忙说道:“不行不行啊!现在全校10个班的课程已经安排妥当,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能随意更动。马老师已经在高一上课了,哪能随便动啊!”

    一位女同学站起来激动地说:“屈校长,你明明知道我们喜欢马老师的课,明明知道只有马老师才能教好我们文科毕业班的课,你为什么要安排他教高一呀?明明个别老教师年纪老迈,知识老化,为什么要他教高三的课呀?你不是在害我们吗!”

    屈校长摆着手说:“下去教高一,是马老师自己提出来的呀,不是学校非要这样安排的……”

    “马老师要求教高一,你就那样听从?为什么不考虑考虑高三学生的意愿?为什么不从咱们学校高考的大局出发?”“对呀,对呀……”

    教室里居然群情激奋,人声鼎沸。

    那位班干部剧烈地摆着手,大声制止了混乱和嘈杂,厉声说道:“屈校长,我们现在恳求你,也是正告你:明天必须换掉那位老教师,必须让马双有老师教我们高三文科语文课!如果你不答应,我们就集体罢课!……”

    屈校长大惊,厉声喝道:“不准胡来啊!罢课是违反宪法的!你们马上回教室继续上自习,我去给马老师做工作,让他来教你们,行不行,啊?”

    学生们顿时停止吵闹,呼呼隆隆回教室上自习了;而屈校长只得忧心忡忡来找我了。

    我对学生给我的较高的评价感到欣慰,但是对学生的要求却不能答应。弃高三而上高一,是我多日来深思熟虑、反复斟酌、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才做出决定的。一种深刻的思考和高度的责任感,使我必须下来教高一。况且,高一的教学计划我已经定好,高一的教学工作刚刚就绪,怎好忽而又去教高三呢?还有,如果我再上高三,那位老资格的姚老师将置于何地,情何以堪!以后还如何共事?

    于是我对屈校长说:“我不可能再教高三了!学生们幼稚、闹腾,可以给他们做工作嘛。再说,高一工作刚刚就绪,我还是班主任,高一工作抓不好,不也是学校的损失吗?”

    屈校长坐了半天,说不动我,只好无可奈何地走了。

    在那段时间里,不断有一些高三学生来找我,苦苦恳求我。有几个我去年教过的女同学,一起来到我的住室,说要给我洗衣服,给我拆洗被子,要帮我干农活;她们在我面前并排站着,一起流着眼泪,哀求我继续教她们。有位女同学,竟然向我发起“爱情攻势”,她在门缝里给我塞了一封信,信中这样写道:“你那充满激情的文学语言早就撞开了我的心扉,我爱上了你呀!你怎能舍弃这种爱呢?你是我心中崇拜的偶像啊,偶像怎能如此冷酷无情呢……”

    面对这些痴情的恳求,我不禁热泪盈眶,转而又一阵苦笑。老师的处境是复杂的,老师的心情是苦涩的。我意已决,坚如铁石,岂是几位学生的眼泪能改变的?

    然而,有一位女同学的“恳求”被我拒绝,后来竟让我心如刀割,痛悔终生!

    那天中午,我上罢高一课回到住室,刚在椅子上坐下,以前教过的一位叫董丽的女同学来了。她站在办公桌前,淡绿色的上衣贴着枣红色桌面,白皙又带着粉红的圆脸上溢着甜甜的微笑。她说,外地一所学校想让她当代课教师,可是她觉得应当再复习一年,考上大学继续深造。她觉得跟上我学了一年,语文知识和作文水平大有提高,还想再跟上我上一年,一定有希望。即使考不上大学,也能得到充实。她问道:“马老师,您能收下我这个迟到的学生吗?”

    我说:“可是,我今年教高一课。不过现在高三语文是一位老教师,也很有经验……”

    “您怎么能教高一呢?”她突然激动起来,眼睛一红,竟然哭了,晶莹的泪花顺着白皙的面庞流了下来。她擦了把眼泪说道:“我就是来想跟着你上的,你为什么不教高三?你真让我失望啊!”

    我正要给她作解释,她竟然扭头,捂着脸走了。

    一年多后,忽然在《三门峡日报》看到一则惊人消息:英豪乡一位在外村代课的女教师,名叫董丽,放学后骑自行车回家,路过一个破旧的砖瓦窑时,突然遭到一名歹徒袭击,歹徒将她拖进窑洞里实施强暴,然后将她杀死。目前歹徒已被逮捕归案……

    看罢这则消息,如一记闷棍打在头上,如一把利刃刺在心上,眼泪不禁夺眶而出。当时我如果继续教高三语文,董丽继续上学,也许就考上什么大学了,哪能遭此横祸!啊,董丽啊,都怨老师了!怨老师太执拗了!你那淡绿色上衣,白皙的脸庞,激动得恳求,成了我永远抹不去的伤痛!——当然,这都是后话。

    时间过去了几天,没有什么动静。我以为事情就结束了。不料那天晚上,屈校长和主管教学的崔副校长,还有文班的班主任张老师一起来到我的住室,小小的住室顿时充满紧张气氛。

    崔副校长说:“马老师啊,你坚持下去教高一,没有错。可是,现在出现这种特殊情况,一些学生成天这样闹着,带头闹事的大都是学习好的学生,弄不好文班的课上不成不说,那一批好学生还会流失。马老师不能见死不救啊!”

    班主任张老师说:“昨天晚上,我看不行,就哄学生们说,明天,马老师就来给咱们上课啦!学生们一听,哇哇大叫,热烈鼓掌。可我这撒谎只能欺骗一时,明天如何给学生解释?马老师啊,看在老兄的面上,你就帮我一个忙:每天上语文课时,不用你讲课,你只用拿一只凳子坐在教室的一角,稳住学生就可以。行不行啊,老弟!”

    两位校长又想了个主意,给我增加补助,或者在学生身上收费,补贴给我。

    听到这里,我竟然有些激愤:我难道是为了钱吗?我含着眼泪哀告他们:“你们不能这样逼我!难道离了我马某就开不了高三课吗?……”

    几个人叹着气,悻悻地离开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就对屈校长说:“让我好好考虑考虑,万不得已,我可以上高三……”

    屈校长拉着我的手激动地说:“好,好,马老师算是帮了我的大忙!”

    然而,一个意想不到的突发事件,打乱了我的设想。

    那天早上,天尚未大亮,师生们三五成群到食堂用餐。忽然,只见餐厅的外墙上,贴满了红红绿绿的大字报。上面的内容几乎千篇一律,都是“强烈要求”学校领导,换掉几位老教师,让马老师等教高三课程;并且指责学校领导用人不当,误人子弟,拿学校的声誉和学生的前途开玩笑……

    屈校长见此情景,勃然大怒,喝令撕掉大字报,立即召开全校师生大会,对这种“违宪”大字报予以严肃批评并当场宣布,以“违反宪法,带头闹事”的罪名,将撰写和张贴大字报的几位学生开除学籍!

    那几位被大字报点名的几位老教师,气得睡到床上,几天上不成课;我也因此无法再去高三上课了。而高三文班的学生几天内跑了几十个……

    这几十个英豪高中高三学生,陆陆续续来到县教育局,找到教育局长兼渑池一高校长窦老师,哭诉着恳求,让他们到一高或二高上学。窦局长惊问其故,学生们如实回答。窦局长大为震撼,思索多日,以“独断”手法,不惜得罪屈校长,甚至不惜砍掉英豪高中,硬将我和另几位教师强行调到渑池一高!

    从此,我成了重点高中渑池一高的教师了,尽管我有点不情愿!

    在新的岗位,我依然是备课殚精竭虑,上课激情洋溢,辅导竭尽全力,批改呕心沥血!就这样一下干了28年!

    这28年里,担任高三任课教师兼班主任达25年!我的高考成绩和班主任工作成绩,有十多次在全县和全市名列前茅,有5次创造了全县全市最高纪录!指导学生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优秀作文300多篇,在省级以上竞赛中获奖50多次!

    本人在繁忙的教学工作之余,致力教学研究,在《中学语文教学》《语文园地》《语文报》等国家级报刊上发表论文500多篇;撰写和参编教学著作15部。在各级教学和论文竞赛中获奖30多次。

    本人80年代被评为中学一级教师,90年代被评为中学高级教师。多次被评为县级和市级优秀教师。1998年,县委县政府授予我“拔尖人才”称号。自己的辛勤努力和突出成绩,受到了党和政府的肯定。

    但是,自己天生喜欢提意见,路见不平总想“一声吼”,对那些外行而又专制、自私而又贪财的校领导,总是直言不讳,上书言事,便遭到这些领导的嫉恨,自己因此屡遭打击,受尽磨难,我的许多应得的荣誉待遇被无端取消,我的教学科研之路障碍重重!

    但是,我年轻时苦苦追求的教师梦,毕竟实现了!

    我矢志不渝为党的教育事业奋斗不息的决心和意志,谁也抹杀不了!

    我40多年用满腔心血铸就的、至今还在各类媒体广泛流传的教学成果,谁也埋没不了!

    我教育培养的成千上万遍布全国的学生对我的感念和爱戴,谁也阻隔不了!

    回首来路多泪花,且喜桃李遍天下。我俯仰天地,问心无愧!

    我可以自豪地说:在共和国70年奔腾不息的历史长河的浪花里,我也是闪光的一朵!

    (作者:马双有)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5:39:13    跟帖回复:
       沙发
    先顶后看。
    回帖人:
    gaoyla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16:07:22   
       第 3
        好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20:36:51    跟帖回复:
       第 4
    顶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0 22:03:57   
       第 5
    !!!

    此贴已经被作者于 2019/10/10 22:08:35 编辑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1 8:17:50    跟帖回复:
    6
    马老师是位好老师!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1 14:22:21    跟帖回复:
    7
    无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1 18:53:40    跟帖回复:
    8
    马老师好,很久没看到您的消息了。原来换名字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10:11:00    回复 8 楼:
    9
    您是何方朋友?谢谢您的支持。希望读到您的好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17:22:10    跟帖回复:
    10
    我也来猫眼10多年了,过去喜欢南方周末和炎黄春秋。看了您不少文章。写的不错。请问您的微信号多少?有微博吗?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18:01:16    android
    11
    我在渑池生活多年,马老师的文章写得真实,生动,为你点赞!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20:36:43    跟帖回复:
    12
    有志于中学教学,而且很有成绩,了不起.但是本人认为当年坚持只教高一而不教高三,不管校长等人的管理要求以及高三学生的呼声似有点过头了.本人也曾从教近三十年,不好意思地说也有很好的成绩,算是个骨干教师吧,虽然说从高一带到高三更能突出成绩,但是学校要救急时,也应该服从的.说的是否合适,只供参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21:59:47    跟帖回复:
    13
    好文,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12 21:59:56    跟帖回复:
    14
    好文,顶!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家国记忆】我的曲折而艰辛的教师梦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