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大书蠹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叶长青的《松柏长青馆诗》
850 次点击
1 个回复
大书蠹 于 2019/10/20 10:29:5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谢泳《 中华读书报 》( 2019年10月16日   03 版)

    中国幅员辽阔,历来有中央和地方两层结构,观察中国历朝人文活动,目光也须顾及上下两层。近年中国文化复兴,整理乡邦文献一时蔚为大观。传统史学研究,凡涉地方人物事件,多用方志,后又加入政协文史资料,近年地方文献整理则将大学校史也包括进来了。使用地方文献的优点是容易把人物和事件做得细密,因地方边界相对具体,史料易于把握。许多人物和事件,在全国层面难免粗疏,但具体到地方一隅,则容易做精做细。最近读厦门社科联编纂同文书库中的叶长青《松柏长青馆诗》(厦门大学出版社,2018年),感觉乡邦文献的整理对推进现代学术研究真是大有裨益。

    近年民国旧诗研究成为学界一大热点,同光诗人群引人注目,但一般研究者多留意同光诗人中的大家如陈三立、郑孝胥、范当世、夏敬观、陈衍等,对同光诗人的其它成员则少有提及。这方面的史料,一般来说,只有通过地方文献的搜集和挖掘,才能引起研究者的注意。因为有些历史人物放在全国层面是小人物,而回到乡邦则重要性突显。叶长青即是这样的人物,他的诗集《松柏长青馆诗》印数极少,过去不为人注意,如不是整理乡邦文献,很难再回到研究者视线中来。这次整理出版《松柏长青馆诗》的洪峻峰先生,长期担任厦门大学学报主编,本人对民国东南旧诗人、旧诗社活动有长期史料积累和全面系统研究。这次重印,不仅底本选择慎重,还将叶长青集外佚诗搜集辑注,作为附录刊行,另外洪峻峰更进一步将叶长青所有著作序跋集为一编,为读者深入了解叶长青提供了丰富史料。

    一般读者多是通过钱锺书《石语》知道叶长青其人。《石语》是钱锺书记录他和陈衍的一次私人谈话。钱锺书和陈衍谈话时,黄曾樾记录的《陈石遗先生谈艺录》已出版,陈衍自己应该意识到他和另一个晚辈的谈话,也有公开的可能,所以他放言臧否时贤,相当程度上表现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虽然这些想法多数与他对时贤的公开评价不同,有些甚至是相反的,但这并不影响钱锺书这篇谈话的价值。文坛总还是要有些有趣的东西,文人间的相互评议,对理解旧文人的交往很有帮助,陈衍对叶长青的私人议论和公开评价,就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石语》说:“叶长青余所不喜,人尚聪明,而浮躁不切实。其先世数代皆短寿,长青惟有修相以延年耳。新撰《文心雕龙》《诗品》二注,多拾余牙慧。序中有斥梁任公语,亦余向来持论如此”(该书第43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此段言论,如果不和陈衍别处对叶长青的看法对读,就有可能产生误解。读《松柏长青馆诗》,我们会发现叶长青对陈衍非常尊敬,他节录《石遗室诗话》片断作为自己诗集序言,而陈衍对叶长青这位后辈也相当客气,晚年还为叶长青的《国魂集》题写了书名并作了序言。

    《石遗室诗话》对叶长青的看法是:“余初至厦门大学,可与言诗者惟叶生俊生(长青)、龚生达清”(《张寅彭主编《民国诗话丛编》第1册第404页,上海书店出版社,2002年),并详细介绍叶长青:“字俊生,后改名长青,字长卿。在厦学余举充文字学教员。劬於著作,诗亦绝去俗尘,惟过求生涩”。陈衍在书中抄录叶长青诗甚多,虽有有批评,但多数是正面评价。叶长青后来到金陵大学任教,陈衍书中也曾专门提及。《石遗室诗话续编》有一次谈到刘伯瀛的诗,陈衍也提到叶长青,他说:“诗从门人叶长青传来,长青本从伯瀛游。”(《张寅彭主编《民国诗话丛编》第1册第548页,上海书店出版社,2002年)

    叶长青(1902—1945年)是福州人,早年曾任厦门大学助教,后做过长汀、永安县县长,著述甚多,最有名的就是《石语》中提到的“《文心雕龙》《诗品》二注”,具体书名是《钟嵘诗品集释》(1933年,上海华通书局出版)、《文心雕龙杂记》(1933年,福州职业中学印刷)。《钟嵘诗品集释》我没有见过,但从网上一篇关于本书的评述中了解到,叶长青在书中多次明言引述过陈衍《诗品评议》,所以从学术规则上说,责备叶长青的理由不充分。叶长青在该书《自序》中确有对梁启超一个看法的批评,并认为自己的观点“颇有学术启示意义”,而这个见识也许来自陈衍而叶长青没有特别说明,所以陈衍和钱锺书谈话中才有那样的评价。

    《文心雕龙杂记》,近年已经再版,很容易见到,书名是福州刘孝祚题署,孝祚字莲舫,曾任福建盐运史。书有两序,第一篇即是陈衍所写,他说:“长青富著述,近又出视《文心雕龙杂记》,其所献替,虽使彦和复生,亦当俯首,纪河间以下毋论矣。读刘著者,可断言其必需乎此也。若例以彦和之藉重休文,则吾与长青有相长之谊,岂休文素昧生平比哉。”此序颇有意味,用刘勰《文心雕龙》和沈约的关系作比,也委婉表达了叶长青此书曾受过自己的影响。

    陈声暨、王真合编《石遗先生年谱》,首页特别标明“门人叶长青补定”,谱中也时有叶长青补充的内容,陈声暨是陈衍哲嗣,王真为门人,如此署名,说明他们平时关系正常。《年谱》中记有“长青以家世不寿,赖有垂白大母,自颜所居为松柏长青馆”(该书第301页,台湾文海出版社影印本,1966年)一语,叶长青也曾请陈衍为自己居处题诗,他们一起访名山胜景的记载,时常出在陈衍笔下,足证他们关系密切。据《年谱》介绍,陈衍去世后,未刊遗稿尽为叶长青取去。福州林公武在《夜趣斋读书录》中,专门介绍叶长青《闵方言考》一书,此书也有陈衍序言,评为“博采见闻,可以补余所未载者尚多”(《夜趣斋读书录》第120页,河北教育出版,2005年),此次重印的《松柏长青馆诗》中即收有此序。杨树达《积微翁回忆录》中有“翻阅《闽方言》二种,录《闽语》。叶俊生《闽方言》录讫”的记载(该书第391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杨树达读书极苛,能抄录叶长青书,亦可说明此书的价值。

    《石语》说叶长青“先世数代皆短寿”来自《年谱》中“长青以家世不寿”一语,而《年谱》经过叶长青补订,可见此语并不唐突。《石语》所谈诗人诗事,绝大多数可从《石遗室诗话》及诗话续编中得到索解。此次《松柏长青馆诗》重印,可助读者从多方面理解钱锺书《石语》的真实性,钱锺书所记或有个人情感在其中。《石语》虽是旧稿,但公开出版时,所涉人物无一存世,其真实性也无法对证,对研究者来说,今后遇《石语》人事,应多参考旁涉相关文献,当是切近真实的一种方法,这或许也是重印《松柏长青馆诗》的另一种意义吧。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0 10:41:15    跟帖回复:
       沙发
    以我的理解能力,即使我回复了你也不见得懂,所以,就让我继续渺茫吧,不要管我!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叶长青的《松柏长青馆诗》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