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老绥远韩氏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童年游戏
5611 次点击
2 个回复
老绥远韩氏 于 2019/10/21 11:45:0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文学











    我的童年是在呼和浩特锡林南路度过的。那时的锡林南路还属城郊,没有这么多房、没有这么多车、更没有这么多人,终日安然静谧。一眼望去,农舍片片、炊烟袅袅,地成垅、田成畦,一片田园风光。

    夏日的夜晚,开窗而卧,能听到水边的蛙鸣、地边蟋蟀的欢唱。至夜深,还能清晰地听到火车的鸣笛,感觉到空间是十分的辽远与深邃。

    现在内蒙古电力集团公司大楼的北端,那时是一片很大的湖泊。湖里长满了芦苇,终日有蜻蜓在芦苇枝头飞舞、鸭子在水上游弋。

    那个湖不太深,水特别清澈,四周的环境也十分优美,是我和伙伴们的乐园。夏天,我经常和小伙伴在湖边玩耍。为了捞些小鱼,往往浑身泥水。捞到的小鱼放在湖边挖好的坑里,再在坑边插些树枝,就形成了一个微缩景观。

    有时,我们还摘几片树叶,捉几只蚂蚁搁在树叶上,再把树叶轻轻地吹向湖中。这时,蚂蚁会争先恐后地爬到树叶边上来,碰一碰有趣的水,也许是怕掉进水中,须臾又慌忙向里面退去。此时,在岸边观察的我们就会忍俊不禁、喜笑颜开。

    我们还常用湖边的湿沙,津津有味地堆垒城堡。城堡的四周被我们布置的鲜花盛开、绿树成荫。再往里看,精致宝塔下面还围聚着一些正方形的房屋。在城堡的门口矗立着一根用树枝制成的旗杆,上面还高高飘扬着属于这个国家的国旗,国旗是用烟盒制作的。一切虽然微小简陋,可在我们眼里却显的那么华丽。

    那时,我们还经常玩一种叫“扎刀刀”的游戏。具体规则是:在湖边潮湿平整的土地上画出一个方块,从中间一分为二,用“锤头剪子布”确定先后顺序。先者把刀丢向自己的那一块,如果刀子没有出界或者倒下,就可以再掷一次,这次扎在对方的范围里。如果成功就在刀的落点划一道线,线后的地方就是你的了。然后,由对方按同样的规则扎,设法扩大自己的领地。这样轮流扎,直到其中一方的领地被分割缩小得无法下刀扎时,游戏结束。完全失去领地的一方就输了,另一方则是胜利者。

    湖边的芦苇上常常有蜻蜓飞舞、落停。捉蜻蜓一定要蹑手蹑脚地从后面上手,动作一定要缓慢,即便呼吸急迫也会惊动它飞走。伸手捏住它的尾巴时,它会回头咬你,但千万不要因为它咬你就松手。蜻蜓一般没毒,我被蜻蜓咬过多次了,安然无恙。

    如果做个网子罩蜻蜓,当然更好。那就需要找一根长竹竿,再用一根铁丝窝成圈,把铁圈固定在竹竿上。再将一张纱网绑在铁圈上,就做成了一个网子。把网子置于蜻蜓后面,轻轻地靠近,然后使劲一兜,再一翻,蜻蜓就困在里面了。

    蜻蜓还可以粘。用竹竿绕取房檐下的蛛网,捏成团,紧粘在竹竿尾。然后轻轻地走到蜻蜓停落的地方,用竿上的丝团飞快地往它身上一戳,它便是我的俘虏了。

    淘气的孩子,狠心地把蜻蜓的翅膀剪去一半,又把它的腿掐光,然后把它抛向天空。它飞不高,逃不远,只好劈哩啪啦地摔落。等到把它们玩得半死不活,又把它“五马分尸”,放进砖缝里,观察小黑蚂蚁是如何发现食物、如何通风报信,又如何成群结伙地把它拖回巢穴的……

    湖边还有一些零星的水塘。夏季干旱时,塘水枯竭、塘底露出,塘底细腻致密的土壤经阳光暴晒就会龟裂。这时,我们就会把这些形似瓦片的龟裂泥板一一揭起,一摞一摞地码垛在干涸的塘边。

    有时,塘水并未彻底枯竭,浅显的泥水中有一种像红色贝壳一样的虫子在里面游得很欢。那玩意长大后就像三叶虫一样,上面是壳、后面有尾巴,还有层层叠叠的片状足,我们叫它“翻车车”。后来才知道,这是一种小型的甲壳类动物,学名叫鲎虫。我们蹲在水边,争先恐后地用草棍拨拉它们,心中快慰至极。

    夏天暴雨后,在水沟里还经常能看到一团团红丝一样的虫子,它们凭空出现,然后不停地在浅浅的水里扭动自己的身体。一上午的烈日过后,它们又和水一起消失了。

    成年后,我常常想,我们所有的人,其实都像那些虫子。为了活着、为了更好地活着,疯狂地扭动、挣扎。而无论你浮在哪一层,终归离不开这条水沟。

    一天,听老人们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思谋种鱼自然也该得鱼。于是对小伙伴三干头说:“咱俩一起去种鱼吧!”

    三干头说:“好的!”于是我俩就去湖边种鱼。

    “你挖坑,我种鱼。”我边指挥三干头,边从口袋里掏出几根鱼刺,放进三干头挖好的坑里。

    三干头疑惑地说:“鱼真的能种出来吗?”

    “那当然!”我胸有成竹地说。说完,我把鱼刺埋好,很有信心地在上面浇上了水,然后高兴地跑回家去了。

    此后,我每天都要去看一下种好的鱼,等了好久也不见结果,失望至极。

    初春,看着大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放风筝,我只有临渊羡鱼的份。每当邻居大哥把风筝放上天空,我们都聚拢在他的周围,怀着仰慕的心情抬头张望,风筝越飞越高、越看越小。我不会扎风筝,也不会放,只等他把风筝放上天,才接过线轴来玩一会、放飞心情。

    记得邻居大哥曾向我介绍控制风筝的诀窍:一拉一放。拉的时候,上扬力增加,风筝稳步上升;放的时候,牵引力变小,风筝会飞高飞远。必须很快又拉,再次保持风筝的角度稳定。风力正盛的时候,多放线;风力下降的时候,就收线。

    有时风筝飞得高、风力大,就会把线扯断。从高空远远地飘走,慢慢变小,最后消失在视野中。邻居大哥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撒腿狂奔,去追赶那个快速逃逸的风筝。我们这些小孩子也喜欢凑热闹,跟着他跑,气喘吁吁,直到跑不动为止。过了半天,邻居大哥回来了,有时手里拿着风筝、满面笑容;有时两手空空、一脸沮丧。

    塞外的寒冬,冰天雪地,湖水也变得平滑如镜。大自然给我们创造了玩耍的乐园,在冰面上尽情愉悦的季节再次来临。

    我的冰车是父亲给制作的。制作时,我鞍前马后地帮忙传递木板、钉子、铁丝。父亲是做冰车的巧手,用几块木板,钉在两根横梁上;在横梁上固定两根铅丝,就成为一个冰车。再找两根钢筋棍,一端磨尖,作为冰扦。至此,一副精巧的冰上坐骑便大功告成。

    那时,我们一下学便撒欢似地往湖边跑。宽敞的冰面上,伙伴们各显神通。冰车竞相亮相后,便开始了激烈而又精彩的比赛。大孩子驾驭冰车很熟练,他们身体略微前倾,双臂使劲划着冰扦,就能使冰车在冰面上飞驰;不熟练的,怎么使劲都在原地转圈,急得小脸通红;还有的孩子稳如泰山地坐着,单等小伙伴们来推。有时推的人用劲大了点,冰车便一溜烟地飞驰而去,吓得坐在冰车上的人呜哇乱叫。

    冰面偶有凸凹不平的地方,急停不稳,人仰车翻的事情时有发生。更有趣的是,躲不开的两辆冰车撞到一起,大家干脆就趴在冰面上打着滚地笑。在这磕磕绊绊的过程中,我们滑冰的技艺很快就熟练起来,速度也变得更加快捷。

    有时,我们还在冰面上抽毛猴(陀螺)玩儿。毛猴为木制的圆锥形,上大下尖。将尖头着地,以鞭绳缠绕毛猴,然后急拉鞭绳,使毛猴旋转。持续以绳抽之,使之旋转不停。

    我们玩的毛猴都是自己制作的,材料多半为硬杂木。硬杂木毛猴质地坚硬,纹理细腻致密、旋转起来稳定有力、鞭子抽上去清脆响亮。毛猴的锥尖处镶有一颗滚珠,为的是耐磨。

    冰车、毛猴这样一些既简易、又粗糙的东西,曾为我们带来无穷的快乐。塞外的冬季寒冷而漫长,我们尽管手脸冻得通红仍然乐此不疲。

    现在的内蒙古送变电公司东院宿舍北端,那时是一片农田,一位姓刘的河北人在此种菜。地的北面是他的一间土房,房是用土坯垒就的。室内土地、土炕,一扇木门支离破碎。没有能开合的窗户,土墙的方洞中镶着一块玻璃借以采光。

    夏天,他家地里的西红柿长得十分繁盛。他每天一早摘了,用架子车推到街里去卖,记得一斤只卖一二分钱。他有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男娃,黑脸、黑手,没裤子穿。我常去他家玩,去他家不用脱鞋就可以上炕,蹦啊、跳啊,有时高兴的能从炕上滚到地上。渴了就到门背后的水缸里舀水喝,咕咚咕咚地十分畅快,他爹他娘从未流露出不悦的神情。

    那年夏天,有几个河北老乡来投靠老刘。他们听说此地芦苇甚多,可以用来造纸,于是四五个人办了个造纸作坊,造纸采用的仍是蔡伦那个年代的工艺。暑假时,我们天天给那几个大汉打下手。说是打下手,其实是在帮倒忙,比如搅池子里的纸浆,从墙上往下揭纸,也忙得不亦乐乎。

    防疫站站长的少爷也是我们的玩伴。他有时拉我们去他家参观他成筐的玩具。他的妈妈,那个穿布拉吉的漂亮女人,对我们深恶痛绝。总是蹙眉疾首地盯着我们这群衣着不整的土孩子,但她又得罪不起她那宝贝儿子。

    女主人有洁癖,雪白的床单外人不能坐也不能挨。倘若有人误坐,她会立即从床上揪下来塞入水盆中。就连吃西瓜,她也要用酒精棉球先把外皮擦个不停。

    那时,我一直以为毛主席就住在天安门城楼上,和爱妻用煤油炉子煮饭吃。我那时没去过北京,没见过天安门。脑子里的天安门,到晚上通体放着红光。

    那时,院子里孩子的名字,很多都有共同的痕迹:建国、建华、国庆、卫星、跃进、红旗。

    那时我认为冰棍儿只能有山楂和小豆的,竟然不知道奶油还可以做冰棍儿。

    那时上完厕所,从来也不洗手。因为,按照逻辑推理——你的手碰到屎了吗?碰到屁眼了吗?没有!那还洗什么手?

    那时的解放鞋,因为是低帮的,所以很容易进土。在院子里玩累了,每逢休息时就会用手抠里面的泥。抠得满手指臭大酱味儿,有时候还忍不住闻闻,再去洗净。

    那时说起公元2000年,好像现在遥想下一次冰河期的来临。谁知此时2000年竟然已经过去十几年了。



     后记:

    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小孩,虽然只有少数人记得。普鲁斯特说:“回忆童年,可从世俗秩序中获得短暂解脱,带来对生活的全新领悟。”

    我们必须赞美童年,它让艰难尘世变成短暂的天堂,不论在任何年代,它都是最后的桃花源。我们从一泓清泉而来,生命从此奔流辗转。日日叮咚如歌,天天快乐如舞。

    我们必须记住童年,因为它是人一生中最美妙的阶段。那时的我们是一朵花,也是一根草。虽然少不更事,却已显露懵懵懂懂的聪明、对世界强烈的欲望。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1 11:57:07    跟帖回复:
       沙发
    我最喜欢回复人少的贴子了,如果贴子沉了,我就会觉得是自己弄沉的,非常有成就感! 如果贴子火了,那我有占了前排,这简直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0/21 14:44:24    跟帖回复:
       第 3
    都玩过。那个年代的美好记忆!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童年游戏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