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马世川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宋徽宗的鹰和赵子昂的马
57317 次点击
43 个回复
马世川 于 2019/11/4 23:35:1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话),这是一句古老的歇后语,取了“画”和“话”的谐音,大多数用在带有讽刺意味的场合。《红楼梦》第46回写到:鸳鸯被贾母长子贾赦看上,一帮人凑兴、帮忙、躲避、旁观、相怜的各色俱全。鸳鸯嫂子以为天大的好事,不知趣地前来劝说,被鸳鸯兜头一瓢冷水。她骂道:“好多着呢!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儿。”这其中就有讽刺的意思。这倒并不是用此来否定赵佶和赵孟頫的绘画水准,而是借用鹰画和马画的绝世稀罕来反证那些嚼舌头的的话不是什么好话而已。(言外之意,这些长舌妇的话,就像徽宗的立鹰图一样是好画,但可能吗?)故宫的学者也曾借用这个故事的背景表达出对宋元两代名画留存可能性的荒唐,意思是,就这则歇后语和《红楼梦》中的情节来讲,清代中期,宋元书画已经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了。

    实际上,如果借用《红楼梦》中的情节用来证明宋元书画的绝迹,这原本就是一件极不严谨的事,就曹雪芹本人来说,他见到徽宗的鹰画的可能性倒是微乎其微的,即使是“江南织造​”这样的卑微地位,见到乾隆内府书画的可能性同样是微乎其微的。内府图书的印章中,多有诸如“焦林秘玩”,“宣和中秘”,“惕安秘藏”的存在,讲究的就是一个“秘”字。这些印章的主人的身份之高是一般人无从想象的,这些人把鹰画当成是“秘”,那么普通人呢?一个歇后语,一部小说,出自一个丫鬟之口,能够提供的证据实在是苍白无力的。因此,严谨的治学态度是学术质量的头等大事,万万不可囫囵。

    红叶萧疏剩几枝,秋风无力雨丝丝,草间狐兔纵横极,正是苍鹰侧目时。

    几乎所有的文献资料把这首诗的作者指向了​清代诗人,书画家张问陶,原因是出自张问陶《画鹰自题》,这说明,张问陶曾经画过一幅鹰图,并且在上面有这首诗的题写,于是这首诗的知识产权划归张问陶所有。当然,如果不是有徽宗“鹰”图的出现,那么,谁写的这首诗可能终究成迷。

    作品来源:民间收藏调查(局部​)




    题画诗始见于唐朝,如杜甫为《画鹰》所题:“素练风霜起,苍鹰画作殊,掇身思狡兔,侧目似愁胡。条旋光堪摘,轩楹势可呼,何当击凡鸟,毛血洒平芜”。当然不排除先有诗后配画的,马致远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本来就是一幅情景画,只可惜找不见与此诗对应的元代书画了,诗画合一,本乃中国文人的传统,因此,即使是张问陶的《画鹰自题》也不能确定这首诗就出自于张本人,更何况我们无法获得张问陶“鹰”画的本身,而把此诗算在张的头上,不过就是依据《画鹰自题》的文字记录而已。所以说,文献或者是古人的记录存在太多太多的错误,这不能归咎于我们的祖先,而是历史太长,细节繁缛,出现错误是正常的。因此,如果有这样一幅画作,且有独具特色的赵佶瘦金体来点缀,我以为,这终究是件幸事。

    ​红叶潇疏剩几枝,秋风无力雨丝丝,草间狐兔纵横极,正是苍鹰侧目时。

    ​瘦金体是徽宗的创造,多少年以来,许许多多的文人都以此为模板,悉心修炼,只可惜,因为样本的问题,多少会有一些不得要领,尤其是对瘦金体的总体理解上,还是存在着概念性的认识瑕疵,至少我们这六十年以来,瘦金体往往给人以一种”铿锵“的感受,既硬且瘦,直来直去绝不回旋。实际上,瘦金体之瘦是指其笔划之细瘦,字体构架并不细瘦,笔划来去也不“坚决”,而是风影绰绰,袅娜多姿。尤其是一捺,宛若兰叶,与传统书法之捺大有区别,本来瘦金体当归楷书之列,但在书写中还是间或有行书一般的连笔,这对瘦金体来说,恰是锦上添花的举措,这一举措,将瘦金体变得更加妩媚动人,如果站在观赏者的角度,看赵佶瘦金体,就如莅临一场宫廷歌舞,伴着琴的悠扬翩翩起舞。因此,就楷书这个大概念而言,赵佶的瘦金体恰是楷书中最为温柔的一刀。




    很显然,这幅鹰图入北宋“宣和内府”,入明宣德内府(广运之宝),再入乾隆,嘉庆内府,最后大清王朝行将就木之时再行编辑并钤印“宣统之宝”,赵佶自己画鹰图并题诗一首,另外题写“宣和殿御制”和“天下一人”钤双龙方章。为此,乾隆皇帝写下了“惟精惟一”的“神”字,这是乾隆皇帝对书画的最高褒奖,并钤“乾隆御笔”印。画心的下半部分,端方,沈荃,毕沅,高士奇都留下了自己的印记。由于印章相对简单,传承关系也异常清晰,在此不再一一累述,只可惜缺少了元人留下的印迹。这是一个遗憾。元代是一个短命王朝,很多书画,只要没有进入元代内府,也就无从寻觅元人的痕迹了。

    整个画作线条技术堪称完美,每一次笔触都是一气呵成,形,意,象无一不在。赋彩恰到好处,朱砂,贝壳白,石青,松石绿,雌黄,墨色浅淡共同构筑了色彩的主体,尤其是鹰的羽翼用三重墨色渲染,浓淡过度极其自然,层次鲜明,富于动感。回首侧目,活生生的苍鹰就在眼前。表面胶矾水处理,以防凐散,兼备防水防蛀,以利保存。这种办法可以轻松保存书画越千年或更久(敦煌完整保存太多了,品相很好,不足为奇)。这是宋代花鸟画的一扇窗户,让我们有幸看见了徽宗这位笃信道教的艺术皇帝,有幸在一幅画作上采撷了徽宗的瘦金体还收获了徽宗的苍鹰图。北宋养鹰,本来就是达官贵胄的癖好,竟然蔚然成风,这或许和道教之逍遥观相匹配。皇帝喜欢什么,社会就会附庸什么,这一现象,至今亦未改变。这也印证了徽宗赵佶画鹰写字的本事,但对市井的传说却毫无帮助。内府书画,原本就与天下百姓相距甚远,因此,任何谚语传闻,只能是个传闻而已,不可举以为证矣。

    到此,我们依然以为,这首​苍鹰诗的作者也并不一定是赵佶本人,抑或是唐或者是五代的前人创作,徽宗,以至于很多文人,并不一定在画作上只是题写自己的诗赋,很多人就是拿来别人的名言作为题跋,这在书画历史上,屡见不鲜。因此,这首诗的作者依然无法确定。但是有一点却十分肯定,这首诗决然不是什么清代嘉庆年间活跃的翰林张问陶所为,至少是徽宗本人或者是北宋之前的诗作而已,实际上,就张问陶本人所从事的职业来说,他见到这幅画作的可能性极大。这也并非张问陶的故意盗用。而是我们后人强加罢了。

    ​正如宋徽宗的鹰一样,赵孟頫的马也同样精彩,他的次子赵雍,他的孙子赵麟更是高出一筹,这些书画,同样在一个特定的动荡的历史时期流于世间,并且大隐于世,这个谜底慢慢的就会揭示开来。如果不是互联网技术,我们不可能收集太多的资讯,不可能得到海量的信息,不可能免于劳顿之苦而收获甚丰,更不可能让中国古代优秀遗产展示出来,互联网会叫很多机构走下神坛,会让很多人惭愧不已,这个扁平的世界,已然没有什么奥秘了,遮也遮不住了。大数据会叫很多事情变得透明起来,正如我直言不讳现今中国文物之弊端一样,也希望同仁拿起笔来,以学术的形式做出有价值的关乎中国古代书画的文章来,也希冀对我的缺陷提出建设性的意见,长远来说,这对文化是有利的。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9:15:45    跟帖回复:
       沙发
    学习了。。。

    宋朝,中国古文化的巅峰之一,可惜被野蛮族耽误了

    教训必须汲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9:27:28    跟帖回复:
       第 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9:28:38    跟帖回复:
       第 4
        宋徽宗的草书历史前五应该没问题!!!!!
    回帖人:
    psczdz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0:11:48    跟帖回复:
       第 5
        即使是“江南织造​”这样的卑微地位,见到乾隆内府书画的可能性同样是微乎其微的。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听着很别扭啊。
    回帖人:
    psczdz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0:29:15    跟帖回复:
    6
    一般的小丫鬟说不出这种话,可能是鸳鸯常伴贾母身边,而贾母是一位有文化有见识的大家闺秀,鸳鸯耳濡目染才知道了宋徽宗和赵子昂的情况。

    这句话有两种理解:

    一是:徽宗和子昂的画才叫好画,嫂子你说的也配叫好话?

    二是:徽宗和子昂的画都被认为是好画,结果也不过是假货,你的“好话”能是真的?

    都是讽刺挖苦,但前者肯定画真,后者认为画假。

    这就是中华文化的特点——模糊。

    万不能做为鉴定的依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1:18:58    跟帖回复:
    7
    赵子昂的马呢?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2:56:54    跟帖回复:
    8
       宋徽宗和赵子昂都是历史上的窝囊人物。画如其人,虽然精致,却没有气势,没有意境。但多年来人们盲从官家,一致吹捧,硬说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2:57:21    跟帖回复:
    9
       宋徽宗和赵子昂都是历史上的窝囊人物。画如其人,虽然精致,却没有气势,没有意境。但多年来人们盲从官家,一致吹捧,硬说好。
    回帖人:
    HDHT1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3:02:58    引用回复:
    10
    转至第6楼第 6 楼 psczdz 2019/11/5 10:29:15  的原帖:一般的小丫鬟说不出这种话,可能是鸳鸯常伴贾母身边,而贾母是一位有文化有见识的大家闺秀,鸳鸯耳濡目染才知道了宋徽宗和赵子昂的情况。

    这句话有两种理解:

    一是:徽宗和子昂的画才叫好画,嫂子你说的也配叫好话?

    二是:徽宗和子昂的画都被认为是好画,结果也不过是假货,你的“好话”能是真的?

    都是讽刺挖苦,但前者肯定画真,后者认为画假。

    这就是中华文化的特点——模糊。

    万不能做为鉴定的依据。

    嗯,过度解读木意思
    回帖人:
    HDHT1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3:05:09    跟帖回复:
    11



    看看仁宗像,再看看徽宗的工笔,大不一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3:34:38    跟帖回复:
    12
    这画上 的 题画诗 从书法 的 角度看,不觉得 是 宋徽宗的 亲笔,至于 鹰,是不是 宋徽宗 亲笔,则 需要 画家 们 去 鉴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4:53:16    引用回复:
    13
    转至第8楼第 8 楼 黑猫老大 2019/11/5 12:56:54  的原帖:   宋徽宗和赵子昂都是历史上的窝囊人物。画如其人,虽然精致,却没有气势,没有意境。但多年来人们盲从官家,一致吹捧,硬说好。你手里要是有极美品大观通宝就不会这么说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16:17:47    跟帖回复:
    14
    这鹰画上的瘦金体字写得很一般, 一般练半年到一年左右就能达到这个水平了,
    绝不会是出自赵佶这位大家之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1/5 22:48:43    引用回复:
    15
    转至第14楼第 14 楼 朕窃闷猫大帝 2019/11/5 16:17:47  的原帖:这鹰画上的瘦金体字写得很一般, 一般练半年到一年左右就能达到这个水平了,
    绝不会是出自赵佶这位大家之手.
    虽然不懂字,但是很认同你的观点。

    因为,画上的字,第一眼就不喜欢,感觉少筋骨。

    至于画,也没让我生出喜欢的感觉。

    而宋徽宗其他的字画,第一眼,我就非常喜欢。

    不合我眼缘的东西,我就不相信是宋徽宗的。
    57317 次点击,43 个回复  1 2 3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宋徽宗的鹰和赵子昂的马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