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铁骑银瓶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一亿个厕所,和一个印度式问题
1927 次点击
1 个回复
铁骑银瓶 于 2019-11-07 22:41:4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动漫人生
    

    今年10月2日,在纪念圣雄甘地150岁诞辰的活动上,印度总理莫迪正式宣布,印度已经完全消除了露天如厕现象。

    这句话的背后是困扰现代印度百余年的排泄问题:圣雄甘地本人就说过“印度的厕所给印度文明带来耻辱”,“卫生比独立更加重要”。但直到2014年,印度进行露天如厕的人数依然位列世界第一,达到约6.2亿人,这是快一半的印度总人口。其中农村人口占据了绝大多数(70%)。2015年,卫生问题给印度造成了约1065亿美元的经济损失,相当于5.2%的印度GDP。

    2014年,刚刚当选印度总理的莫迪走马上任,随后宣布发起“清洁印度”运动(Swachh Bharat Mission)。这位雄心勃勃的总理承诺,他将“为所有人建厕所”,在今年的竞选活动中,他也在不同场合不断提及,“我们已经修建了上亿个厕所”。

    五年过去了,连任成功的莫迪政府交出的成绩单似乎非常令人满意。官方数据显示,印度已在过去五年为超过6亿人口新建了1.1亿个厕所。今年9月,莫迪被盖茨基金会授予“地球守卫者”大奖,以表彰他在改善印度卫生条件方面所取得的成就。现在的印度,露天如厕率降为0%,厕所覆盖率升为100%。

    

    ● “清洁印度”运动成果示意图 | 印度饮用水与卫生部-清洁印度运动官网

    从0%,到100%,完美的数字背后真有一个完美的清洁印度吗?

    百年顽疾

    如厕问题在印度,其实不算是一个基础设施问题。

    让印度人拒绝厕所的原因有很多,种姓制度是第一个槛。有厕所,就意味着需要有人打扫厕所,世界大部分地区的人们都认为,打扫厕所是最低等的、非人的工作,高等种姓如婆罗门,怎能自己处理排泄物?

    在印度还实行种姓制度的时代,最低等级的种姓达利特人被称作是“不可接触的贱民”,解决排泄物这样的低等工作从来都是他们的职责。

    而在已经取消种姓制度的当代印度,找到一个能够打扫厕所的人变得这么难。

    下一道槛是宗教信仰。家中供神的印度人,认为将厕所或排泄行为和神牵涉到一起就是不洁。对神不敬,这是大忌,因此家中不能有厕所。

    

    ● 在印度某些地区,墙角常常是解决小便的位置 | 世界说

    即便是家有厕所,还是有些人会选择露天解决,尤其是对生活在农村的印度民众来说,随地解决更是一种日常。囿于有限的教育程度和厕所本身的卫生条件,他们并不认为使用厕所就比露天如厕干净到哪里去,反而在户外解决更加舒服放松,还可能会是一次社交的机会。

    清晨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看看自己的庄稼,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再顺便上个厕所,是印度农民日常再正常不过的一幅生活图景。加上离城市中心较远,信息流通很慢,也就没有社会压力迫使他们必须要像一个文化人一样使用厕所。

    没有人用,自然也就没有人建,2014年在印度人口众多、发展水平也还不错的北方邦,仅有约1/3的农村家庭拥有自己的厕所。

    印度已经成为世界第八大经济体,每年向美国硅谷输出的IT人才不计其数。但露天如厕造成的细菌传播和病毒传染,依然以其惊人的规模危害着印度环境和普通人的生活。截至2014年,印度每年有超过18.6万名5岁以下孩童因饮用不清洁水或恶劣的卫生环境而死于腹泻,因为外出露天排泄而遭遇袭击和骚扰的事件也屡屡发生。

    进击的莫迪

    这一卫生顽疾困扰着历届印度中央政府,莫迪亦不例外。

    计划为期五年的“清洁印度”运动自发起以来,印度政府大手笔地为此斥资了280亿美元,给每个自建厕所的农村家庭都补贴170美元。这是迄今为止印度规模最大的类似卫生计划,五年来,有约300万印度各地的公务员和学生参与到了印度4043个城镇农村的各种相关活动中。仅在2014年一年,莫迪政府就修建了1100万个厕所。

    莫迪宣布,要彻底消除露天如厕行为,全面提高印度的卫生状况。

    

    ● 2014年10月2日,在“清洁印度”运动开始当天,印度总理莫迪在新德里为一处生态厕所剪彩 | 视觉中国

    数百年遗留下来的民间习惯要在五年内彻底改变,时间紧,任务重,除去一般推广行动,莫迪政府不得不采用一些激烈手段确保赶上截止日期。这些激烈手段包括但不限于在一些地区向违反规定的人家扔石头,收集排泄物扔进违约人家,偷拍露天如厕行为然后张贴大字报,以及在新闻上进行通报批评等。

    在印度北部的哈里亚纳邦,先进的无人机被当地政府用来监视人们的露天如厕行为;在中央邦(印度最穷的邦之一),政府立法要求没有抽水马桶的人不许参加当地选举;在马哈拉施特拉邦,政组专门建“早安小队”纠察随地大小便行为,还有一邦规定拒绝修建马桶的人家不许在公共日用品商店进行购物,而那些商店贩卖着包括米油在内的生活必需品。

    在如此强力的推动下,厕所的数量确实直线上升,随着1.1亿间厕所相继落成,政府数据显示,印度已经实现了家用厕所的100%覆盖。

    

    ● 2017年11月19日,印度古尔冈为纪念“世界厕所日”,公布了全球最大厕所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