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清影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北大史上最“狂”教授:“瞎”编教材带出一个班牛人
7625 次点击
15 个回复
清影 于 2019-12-02 13:18:51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来源:一日一度

    

    1

    2007年,北京301特护病房。

    96岁高龄的季羡林长住在此。

    身体已十分虚弱的季老,每日只会见少数客人。

    

    这天一行人来访,向他索一幅墨宝。

    为国学大师陈汉章故居题字。

    陈汉章,是北大的元老级人物之一。

    季老听闻,精神大振。

    “照说汉章先生也是我的老师!”

    立即让助手调墨、铺纸。

    一张宣纸铺开,季老挥笔写下:

    陈汉章故居 季羡林 敬题

    

    当时的季羡林双腿难支、眼神模糊。

    已有数年未提笔写字。

    还坚持为陈汉章写下这幅字。

    两代国学大师的精神交融时刻,感人至深。

    2

    陈氏一族,在宁波象山,德高望重。

    陈汉章其名,取自《诗经》:

    “倬彼云汉,为章于天。”

    他自幼聪颖,4岁开始识字。

    10岁时,便已赋诗一百余首。

    这孩子生性勤奋,又过目难忘。

    少年时,便考得本地童生第一名。

    到了25岁,远赴杭州参加乡试,一举中举。

    当时朝廷先后多次聘他出仕,都被陈汉章一一婉拒。

    从捧起书卷那一天起,他便将治学读书作为人生追求。

    

    升官谋职,皆过眼云烟。

    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这位陈家公子读起书来,简直发痴。

    每日天不亮,便捧起书诵读。

    全村的鸡还没打鸣,陈家大院上空就响起他的琅琅书声。

    

    且每篇都要诵读十遍以上。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陈汉章可不仅仅是读书,他要边读边校。

    “考其优劣,校其佚漏,辨其真伪,评其得失。”

    被他读过的书卷,旁人很难再插手。

    因为陈汉章记笔记有个习惯,要用6种色笔勾画。

    每读一遍,便勾描一次。

    从藤黄、浅蓝,直到银朱,一本书密密麻麻布满心得。

    在他书桌上常年摆放的数十支毛笔,无不磨得笔头发平,毫毛渐少。

    就这样,陈汉章以最扎实的笨方法,打下了坚实的国学基础。

    他的昔日同窗章太炎,一生倨傲,好出狂言。

    

    唯独对陈汉章心服口服。

    曾说:浙中朋辈,博学精思,无出阁下右者。

    陈汉章能担此盛名,究其原因,不过这八个字:

    多买书,不如多读书。

    3

    一本本书卷,藏于腹中。

    量变引发质变。

    陈汉章在北京时,教育部招待外国汉学家,必请他出席。

    无论对面的人问出什么刁钻、晦涩的问题,陈汉章都能对答如流。

    一次,来访的日本汉学家提出了困扰许久的迷思。

    在场的儒生皆不能答。

    唯陈汉章一字一句,引经据典地完美阐释。

    这位日本汉学家激动万分。

    直称他为“两脚书库”。

    用现在的话来说,简直是行走的国学宝库。

    

    另有外国汉学家盛赞:

    学问渊博,文章湛深,实中国之大师也。

    但这位大师不为名、不谋官,一心求取知识。

    等到军阀混战时,孙传芳、吴佩孚多次亲自邀请他做官。

    陈汉章照辞不误。

    驻北京的六国使馆,专门邀请他去讲中国历史。

    每周只用讲2小时,每月报酬600银元。

    要知道当时,一个人每月花4银元,也绰绰有余了。

    使馆还附加了专车接送服务。

    陈汉章还是拒绝了。

    这回,就连他儿子都坐不住了。

    跑去问父亲,为何不接受如此优越的职务。

    陈汉章义正言辞:

    你们只知道酬金多,条件好,你们可知道,中国历史岂能被外国所洞悉。

    当时中华大地,洋人遍地横走。

    很多国人崇洋媚外,巴不得与洋人共事。

    陈汉章这样的学者,却一派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