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若寒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从《红楼梦》里的诗社,看古代的结社文化
2344 次点击
1 个回复
若寒 于 2019-12-02 13:20:4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来源:少读红楼

    

    明代中后期,社文化发展空前兴盛,以文会友、诗酒酬唱、结聚论学、清议讽时是文人结社的一种时代风气和社会潮流。比如把持朝政的东林党人就多是复社成员。

    社团的主要类型有四种:纯粹的诗社、怡老之会社、文社和政治会社。《红楼梦》书中的结社就属于纯粹的诗社。

    又明代私家园林及其兴盛,也使得结社的活动场地不再局限于书院等专门的雅集场所,私家园林也成了结社的好处所,如《红楼梦》书中的大观园。

    社必有会,会必有宴,其费用主要以下八种办法来解决:1、公卿与士大夫承办。2、轮流做东。3、自修供具。4、合醵。即大家凑分子。5、依附寺庙、书院。6、设立社田。地方政府的支持与资助。7、选文刻稿,以坊养社。8、资用仰给富人长者。即社团支持者给予的赞助。

    到了清朝顺治十七年(1660年)正月二十五日,朝廷下令禁止士人立社订盟,结社活动开始衰微,但民间并未完全终止。同时女子结社也在盛行,如著名的士女诗社“蕉园诗社”从顺治到康熙朝,存在了40余年。

    由此也可见,不分男女,以文会友、诗酒酬唱,是淹通诗书者之一大雅好。

    

    一、偶起海棠社与作诗取号

    《红楼梦》第三十七回,描写了第一次结社。

    这次结社由探春发起。在写诗之前,林黛玉提议:“既然定要起诗社,咱们都是诗翁了,先把这些姐妹叔嫂的字样改了才不俗”,于是大家分别给自己取了号,去掉了性别属性,只以特定的号代表自己的身份。

    李纨自号“稻香老农”、探春是“蕉下客”、林黛玉为“潇湘妃子”、 薛宝钗被封为“蘅芜君”、贾宝玉旧号“绛洞花王”、又被薛宝钗起了“无事忙”和“富贵闲人”两个号,宝玉倒也不以为意、又迎春和惜春被宝钗分别以其居处名赐号为“菱洲”和“藕榭”。

    李纨自荐掌坛,并负责出题,菱洲限韵,藕榭监场。因贾芸敬献了宝玉两盆白海棠,李纨便提议此次以“白海棠”为题。

    迎春道:“都还未赏,先倒作诗”,宝钗道:“不过是白海棠,又何必定要见了才作。古人的诗赋,也不过都是寄兴写情耳。若都是等见了作,如今也没这些诗了”。批语“真诗人也”。可见诗人需要具备充分的想象力,即便未亲睹其物,也必须得在胸中自成丘壑,方能落笔有物。

    成诗以一炷香为限,香燃尽之前须得完成,这又得考验诗人的灵敏度。俱得凭借日常功底的积累。

    第二日湘云到来,在衡芜院中再起一社,以“菊花”为咏,出了十二题。湘云自号“枕霞旧友”。

    

    这里有段探春湘云的小对话,后面的批语甚是有意思,探春道:“你也该起个号。”湘云笑道:“我们家里如今虽有几处轩馆,我又不住着,借了来也没趣。”【庚辰双行夹批:今之不读书暴发户偏爱起一别号。一笑。】

    《红楼梦》书中多反语,此处批语虽是调侃,但也戏谑了形式大于内容者,功夫虽然做得充足,但总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作诗前探春特意对宝玉强调:“才宣过总不许带出闺阁字样来,你可要留神。”这句话与前面黛玉说的“把这些姐妹叔嫂的字样改了才不俗”相呼应,也说明大家对结社诗咏之郑重。

    这次结社,薛家赞助了几篓螃蟹,并几坛好酒与四五桌果碟。也正是前面所述“社必有会,会必有宴”,“资用仰给富人长者”。

    海棠社历时两天,所做三题,咏“白海棠”,再咏“菊”,并讽刺世人的咏“螃蟹”诗。

    第四十九回,李纹、李绮、邢岫烟、薛蝌、薛宝琴一起来到了贾府中访投各人亲戚,“只见探春也笑着进来找宝玉,因说道:‘咱们的诗社可兴旺了。’宝玉笑道:‘正是呢。这是你一高兴起诗社,所以鬼使神差来了这些人’。”

    “芦雪广争联即景诗”仍是李纨主持,地点设在芦雪广,大家吃完鹿肉拥炉“即景联句,五言排律一首,限‘二萧’韵”,王熙凤起了头,十二钗并宝玉共十三人,便每人一句五言诗相对,其中以史湘云最为才思敏捷,联句最多。

    贾宝玉抱了一颗大红梅枝子来,大家意兴仍然高涨,于是又继续咏梅。咏完梅花,还是不够尽兴,便制灯谜大家猜。

    

    二、重建桃花社与经费来源

    第七十回《林黛玉重建桃花社 史湘云偶填柳絮词》,湘云笑道:“一起诗社时是秋天,就不应发达。如今却好万物逢春,皆主生盛。况这首桃花诗又好,就把海棠社改作桃花社” 。庚辰双行夹批:起时是后有名,此是先有名。

    “师出有名”与“诗出有名”此处亦是异曲同工。

    林黛玉写了一首桃花诗,不尽的哀感顽艳,大家议定:“明日乃三月初二日,就起社,便改‘海棠社’为‘桃花社’,林黛玉就为社主。明日饭后,齐集潇湘馆。因又大家拟题。黛玉便说:‘大家就要桃花诗一百韵’” 。

    谁知次日又是探春的寿日,就又改到初五。结果又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一再延误下来。

    桃花诗未成,湘云“因见柳花飘舞,便偶成一小令,调寄《如梦令》”,于是大家拈阄,宝钗便拈得了《临江仙》,宝琴拈得《西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