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授权号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辞退风波里的hr
30291 次点击
13 个回复
授权号 于 2019/12/2 13:21:5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真实故事计划(ID:zhenshigushi1) 作者:马延君

    裁员潮来袭,再次将有关hr的职业讨论推到舆论显微镜下。对老板负责,为员工服务的hr(公司人事),在职业角色和个人情感之间艰难从事,成为大时代中,一种特别的职场命运。

    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第 522 个故事

    故事时间:2018~2019 年

    故事地点:北京


    



    晚间九点,下班时间已过,望京的办公楼依旧灯火通明,蒋维国靠在椅子上双手一摊,满脸写着无奈,“供应商的货卡在国外进不来,我能怎么办?你说我还能怎么办?”

    张敏将纸杯往他面前一推,尽量用柔和的声音说道:“现在大环境都不好,公司目前的状况你也知道,每个人工作都有困难,你没完成任务量,我也没办法。”

    对于张敏来说,即将被辞退的蒋维国就像案板上的鱼,还在做徒劳挣扎,举刀的人看似是她,可这刀何时落下,并非她一个hr所能决定。

    2018年,张敏和同事的日子都不好过。受关税、政策等因素影响,电商行业一夜之间受到影响,张敏所供职的小型电商公司举步维艰,到了年底,不得不加紧裁员。

    几天前,领导拟好裁员名单发到人事部门,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名字,张敏往下划了两次鼠标,熟悉的人名在电脑上一一闪过。还好,没有自己。

    被叫来谈话的人大多面色凝重,刚开始张敏还想说两句工作话题,缓和气氛。进来的人多了,她发现,那是没有必要的客套。

    几乎所有人都对走进这间屋子的结果心知肚明,他们开门见山地谈好赔偿协议,领了单子,立刻转身离开,不对张敏多说一句话。

    偶尔有人情绪激动,不停拍着桌子,向她陈述工作上的客观困难,也不过是试图寻找留下的机会,或在争取赔偿金上,占据有利地位。

    拉扯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无论她怎么劝说,蒋维国始终无法接受被辞退的现实,最后,抛下一句要去劳动仲裁,甩手摔上了门。

    张敏愣了一会,揉了揉脸,点开钉钉,叫下一个被辞退的人进来。

    一两天时间,张敏和同事送走了近百名员工,办公室变得有些空荡。

    她知道不少空闲工位背后的故事,采购部门的大哥刚刚结婚,运营部门的小姑娘是她前不久亲手招进来的,技术部门的小哥刚被上一家公司裁员,在这还没转正,又要离开。

    可这又是一场必要的裁员活动。

    为了在这个冬天活下去,公司制定了比以往更为严格的业绩考核,没能达到目标的人,将被率先甩下船去。而一旦领导发号施令,张敏就不得不推同事下船。电商行业蓬勃发展了几年,很少有大规模的辞退浪潮。那段时间同事依旧对张敏维持着职场上的礼貌,但电梯里碰见常常是双方都难掩尴尬。

    也有些人私下向她打听公司到底出了什么事,还会不会再次裁员。可当张敏表示她只是个不知情的执行人,甚至不知道下一个被裁的会不会是自己,就能看到对方脸上闪过不信任的神情。

    第一次人事动荡后,领导召开了几次全员大会,再三强调公司运转没有问题,被辞退的人均为业绩不合格,剩下的人不用担心,但也同时私下向人力部门传达了多留意员工的指令。辞退风波后,张敏的工作任务多了一项,记录每天离开最早的员工。

    



    这几乎是行业公开的秘密,hr常被要求暗中观察员工行为。早走的人会被看作工作不认真,在工作日请假,可能是要面试新公司。

    对员工的考察渗透在各个方面,有些hr会定期查看员工在招聘网站上的简历,一旦发现更新,便会通知部门主管,及时了解员工动向。

    谢安也曾做过这项“侦查”工作。那时他刚毕业,进入国内一家顶级互联网公司做hr,主管交代他留心员工状态,及时汇报。

    刚开始,他以为这家以员工福利出名的公司,会询问员工是否有困难,要不要公司帮忙解决。后来才发现,这样的场景只会在童话故事中上演。事实上,他的任务是让领导知道哪位员工即将离开,提前储备人选。

    谁都不希望同事时刻提防自己,被卡在老板与员工之间的hr,通常会用“尴尬”形容自己的工作。李梦大学毕业后,成了一家金融公司的hr,接手的第一项工作便是站在台前,向十几位总监讲公司的历史文化,传达高层的价值观与导向。那时,她常把讲话内容逐字写下,对着镜子反复练习说话神情,却总因资历尚浅,受到轻视。长期上传下达的工作,让她不得不熟练掌握谈话艺术,在谈到自己供职的第二家公司时,李梦脱口而出,“那家公司招聘门槛……”随即又咽下话头,说道:“那家公司的员工入职后都要经过专业培训,才能上岗教学,这也是对学生负责。”

    李梦提及的是一家知名互联网教育公司,教培行业人员流动大,那时她每天要看上百封简历,见几十位应聘者,为公司寻觅合适人选。但没有任何一位应聘者能给她留下深刻印象,面试时,人往往会展现出最妥帖的一面,各项能力被化作打分栏,逐个被hr审视。

    倒是裁员时的众生百态让她至今难以忘怀。刚毕业的学生大多会因失去工作垂头丧气,满脸写着忐忑。在职场磨练了几年的人通常会冷静地与她沟通赔偿金额。而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人让她最难以下手,除了工作问题,他们不会多说什么,却在走出门后一声接着一声地叹气。

    裁员过程中hr常被看作优势一方,可实际工作中,李梦也遇到过脾气暴躁的人对她破口大骂,和之前面试时判若两人,还有人看似客气,却暗暗给她设下陷阱。

    刚入职时,曾有主动离职的人在钉钉上问她:“我是被辞退的员工,需要找你办哪些手续?”李梦没有经验,直接回答了他的问题。

    转眼员工就拿着聊天截图,作为辞退证据,向公司索要赔偿金。公司每天都有人出现和离开,有些甚至是她前几天刚招进来的人,转眼又坐到了被辞退的席位上。经历的次数多了,流程逐渐磨平了感性的触角。第一次裁员前,李梦还纠结了很久。

    员工连续两个月绩效不合格,在此之前,李梦找他聊过很多次,想提醒他即将出现的问题,但最终看到主管将辞退的红线划到了他的名字上,还是只能狠心约谈。对方似乎比她更加坦荡,平静地接受了结果,不到十分钟便办完手续离开了公司。

    时间久了,李梦渐渐接受了这个角色,进入hr行业,裁员成了她必须面对的工作。即便很多时候,员工与公司间的利益纠葛,都并非她所能掌控。

    



    谢安记得,前几年市场环境好,互联网公司大多带着光环。同行向他描绘校招场景,成千上万的大学生,挤着往前送简历。回到酒店,hr会抽出一沓简历向天上一扔,纸片雪花般散落,他们只看能落在床上的幸运儿,剩下的就扫进垃圾桶。

    短短几年过去,各行各业潮起潮落,如今的裁员也是一样,纷纷乱乱,说不准谁是“落在床上”的那一个,谁又会被急匆匆地抛弃。刚入职场时,谢安还会为裁掉一名实习生而愧疚,主动提出帮他优化简历,推荐下一份工作。那时他面对职业还有很多犹豫挣扎的时刻,如今八年过去,身处辞退潮中,谢安只好自我安慰,“离开一份不合适的工作,也许不是坏事。”

    2017年刚入职时,电商行业还处于向上发展的趋势,公司扩张很快,张敏经常会被同事拉过去帮忙招聘,很少面对裁人的场面。没想到一夕之间,凋零迅速来临。零星的裁员还在继续,她有时会想,那些走掉的同事都去了哪里,她又将去哪里。

    行业寒冬下,找一份新的工作并不容易,同行群里已经很少有招聘消息,可离开的人似乎是想忘掉那段坎坷的回忆,都不愿与她保持联系。第二次大规模裁员在三个月后到来,这次甚至没有了明确标准,像是一场没有规则的大逃杀,被写上名单的人,必须离开。

    裁员任务艰巨,领导交代她在谈话前,要提前了解好员工的性格特点,并特意强调要“软硬皆施,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她不用问也知道硬的方式是什么。脉脉上关于hr逼人离职的吐槽永不停歇,左不过是设置工作障碍,记录迟到早退,转岗到不合适的部门,为员工定下无法完成的任务量……这次很多业绩优秀的同事也领到了走人通知,被叫来会议室的人都在质问,凭什么是我?

    张敏猜测,大概是因为他们工资太高。公司正在同时招聘应届学生,那是目前就业市场上最划算的员工。但她不会详聊这些话,此时张敏必须想尽办法,让同事离开。领导已经说的很清楚,“裁不掉他,被裁的就是你了。”*为保护当事人隐私,蒋维国、张敏等为化名。

    原文链接:辞退风波里的hr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ID:zhenshigushi1),真实故事计划每天讲述一个从生命里拿出来的故事。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优秀帖文推荐

    回复 | 引用 | 举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19:59:34    跟帖回复:
       沙发



        他给华为做5g网络研发,每月工资几千元,每天9127,活活累死

        华为对外宣传有19.5万人,但其实华为本部只有9万人(4万海外,国内5万),其它10万人是专门给华为做外包的慧通(绝大部分一个月几千工资),除了慧通,还有中软 软通现在的主要业务也都给华为做外包,华为的一个10人研发团队,里面华为本部的正式员工3人,外包公司的7人(都在华为园区大楼里上班,所以外面人来参观,以为都是华为的正式员工),华为承诺每年有千分之一的名额,让外包公司员工转成华为正式员工,所以外包公司的员工工作都特别卖力,经常干到凌晨甚至通宵熬夜,比华为本部的9116还要猛,任正非也多次提到,外包干活效率高,要把研发工作多外包出去

        华为研发70%都是来自中软 慧通 软通的外包,它们做着5g网络,云计算,手机,服务器各个产品线的研发,拿着每月几千的工资,干着9127的活,每年都要累死几个年轻小伙子

        这个累死的软通资深程序员,是一直给华为做5g研发的,累死了,公司赔他2万,就是两个月税前工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19:59:54    跟帖回复:
       第 3
        每个月工资几千,每天干到凌晨,外包公司程序员直言经常累的哭,觉得自己是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这辈子遭这么惨的报应

        “现在读计算机的人太多,我们一个211大学,一年要毕业300多人,只有不到30个人能进一线大厂,其它人只能进小公司和外包公司,进公司后第一天就各种事情干到凌晨,按项目主管的话说,公司是花钱招人来干活的,不想干就滚”

        “不干也不行,所有外包公司或小公司都一样,除非你离开这个行业,我现在买了考公务员的书,但是却没时间看,凌晨回家倒在床上就睡,睡到早上起来才有力气洗漱下,更别提回家后看书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20:00:23    跟帖回复:
       第 4
        我以前特别同情那些加班过多猝死的人,直到我自己上班以后,我的观点发生了改变。公司校招了一批人,大家分组做同样的项目,公司计划给两周时间让我们搞定,但是总有的人周末无偿加班,工作日晚上十点半还不走人,硬是提前一周完成了任务,导致上头提前了剩下所有组的交工时间,然后其他组的周末也被动加班,这种人说不好听的就是叫做工贼,很显然,公司更喜欢他们这种,如果有淘汰机制,留下的肯定是他们,但是呢,他们能留下,提前给公司了一个坏的期待值,那就是可以无限压榨他们的休息时间,从主动加班变成了被动加班,最终自己身体扛不住。

        现在想想,能把自己加班,超负荷,搞到死的人,对他的竞争者是有多狠?这种人不值得同情。记着:所有命运的馈赠都在最初标注了价格。

        ======================

        这个观点角度清奇,奋斗比们就是工贼

        现在的工作强度,奋斗比们5年就报废了

        华为胡玲那个帖子里就有人说,赶走10年老员工是以前,按华为现在的每月加班160小时

        以后不用赶走10年老员工,因为没有一个人能熬过5年

        除非你能提上干坏事的领导,这样管人的工作,强度会大幅下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22:14:18    跟帖回复:
       第 5
    38岁浙大学霸Facebook总部跳楼自杀:经常加班到夜里一两点
    https://www.jfdaily.com/news/detail?id=179258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22:16:13    跟帖回复:
    6
      
    你这屌人,成天装逼,烂了怎么办?你还怎么使?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22:45:15    跟帖回复:
    7
    香港,是李家的城
    深圳,是华为的城

    警察,是华为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23:28:50    跟帖回复:
    8
        今晚肚子剧烈疼痛得死去活来,与以前的(2016年~2019年)一样。

        今天12月2日,我约17点二三十分从其西门进入北京科技大学,去打印点学术文章。约近18点,我经过其餐厅时感觉到饿了,于是就进去,看了几处,犹豫了一会,最终决定还是买点吃的,因为我之前几乎没有到过北京科技大学,更没有在其餐厅用餐过。一个年轻人刚好在买鸡肉(可能是北科学生,因为他有该校的餐卡),6元钱一份。于是我请他帮忙,我再用手机微信转给他,他很爽快的答应了。从我手机上查到转给他的时间是17:59:16。我买了二份,再一个塑料袋,共12.1元,鸡肉打在塑料袋里。

        我几乎在二年内可能更长时间,没有吃过猪肉鸡肉牛肉了,就算是从超市或市场里买来了,我煮熟做好后先尝一点,如果感觉内脏难受,就倒掉。这些年在聂各庄小屋基本上是吃素食(再稍稍加上有问题的盐、酱油等,因为正常的油盐等调料我买不到),买到的鱼约超过一半是有问题的,约近四成还可以,有异常但没有到难受的程度,就算幸运,就把鱼吃了。我至今也没有想清楚,购买时明明是活的鱼,怎么也可能有问题?

        在北科大的餐厅,我把近4成的鸡肉吃了,然后我把塑料袋打结封死,袋内还剩下约六成的鸡肉。感觉一切正常。

        我回到聂各庄村时约21点,当快要到家时,我的肚子开始剧烈疼痛,到家后赶快烧开水,我目前的处境,喝开水是唯一的药物。我这样的处境,实际上已不敢去医院。今年夏天,脚扭伤了,不能动弹了,医生给我配了药,我也不敢吃,只能让其慢慢康复。

        这水是没有问题的,我以前喝过的。然后,肚子越来越痛,与以前疼痛的部位和程度等都一样,凭这一点可肯定投的du也一样,真的痛到死去活来的程度,我想立即报警(但一想到”他们“可操纵司法,最后还是没打。怕被调换化验样品后被反诬) 这样疼痛到22点半,感觉稍稍减轻了点,于是我就上床,一边靠在床上一边打字。

        从这些mousha的手段分析,从11月14日开始我投入信箱的平信是能正常寄出的。在中国,讨一点法律规定的尊严、宪法权利、公平正义,竟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而且付出生命的代价,未必就能得到公平正义等等。

        只要这些信能正常寄出并顺利送达,我死了也不后悔。但我不能确定,这些平信到底有没有正常寄出,并顺利送达到收件人手中。也不能确定,这些国家精英和栋梁到底会不会看完或重视我的改革建议书。

        到底要不要报警,仍在考虑中。塑料袋在回家的路上应该没有被调换,因为有一块有明显特征,仍在。实际上,类似的有du食物和调料样品,我小屋里还有不少。

        孙德胜2019年12月2日晚23点北京海淀区聂各庄村   13810952858  

        ======================================================================

        经常大便出不少血是否离死亡很近了?

        这样的照片(太便出血)是否要公开?因比较恶心,大家看了影响胃口,我考虑了很久。

        还是公开吧,否则,也许第二天就醒不过来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感觉到,我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

        孙德胜 2019年12月2日上午

        大便出血的图片无法上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2 23:50:50    跟帖回复:
    9
    招聘的时候非985不要,裁员的时候怎么办?985的不裁?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10:39:59    引用回复:
    10
    转至第9楼第 9 楼 有还无 2019/12/2 23:50:50  的原帖:招聘的时候非985不要,裁员的时候怎么办?985的不裁?是人才,谁都要。
    是包袱,谁都甩。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11:46:36    跟帖回复:
    11
       转自百度百科

        12月2日早上,李洪元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感谢华为公司这13年对其培养,出了这个事并不是公司愿意看到的,也不是他愿意看到的。这是公司内部一小辍腐败份子,利用公司的影响力来实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回帖人:
    fw1907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12:03:15    跟帖回复:
    12

    回帖人:
    fw1907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12:03:26    跟帖回复:
    13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3 22:31:19    引用回复:
    14
    转至第9楼第 9 楼 有还无 2019/12/2 23:50:50  的原帖:招聘的时候非985不要,裁员的时候怎么办?985的不裁?裁人的时候,你的学历值钱么?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转帖]辞退风波里的hr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