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家国记忆]我的农村我的锅
44825 次点击
67 个回复
比雷更雷的人 于 2019-12-14 22:39:5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李子柒从屏幕伸出纤手,一把拉我进了农村。仙风道骨的李子柒,徜徉在仙境,生活说白了都是围着它在转:锅!我的童年在农村过,我的农村在一口锅里。

    农村老式的柴灶,有单眼灶和双眼灶,我家的是双眼灶。一座灶台置着两口大铁锅:靠墙的一只叫里锅,另一只叫外锅。里锅一般用来煮猪食,而外锅基本用来炒菜和煮饭。

    还是婴儿时,我就被祖母抱了走进灶膛,沐浴在灶膛的火光中,开心听着柴火啪的一声爆裂,眯着眼等一口甜蜜的米糊。祖母边纳鞋底边添火,偶尔慈爱地拍我两下:“囡囡长得快。”

    等我能站立了,母亲会安排我烧火。找一把干燥的稻草,用火柴细心点燃了,倒竖着让火苗烧旺,小心塞进灶膛,左手持了锅枪,划拨几下,让稻草散开一点,右手拉动风箱,火苗腾地窜起来了。

    母亲立在灶边,手指在锅边探一探,估摸一下锅的温度,用锅铲在猪油钵头里铲了猪油,白花花一大片,在锅里涂化。等猪油泛起淡蓝色的青烟,呲一声把青菜倒进锅里,哐当哐当翻炒起来。

    十来岁时,我已经要单独料理锅灶。每每洗净了锅,倒下米去,舀几瓢水,用手背量了一下水的深浅。煮饭一般用一手背的水,放完水,从墙壁上取下挂着的饭锅架,放进锅里,在饭锅架上放一碗“鸡胗豆”,和一碗“燥咸菜”。

    鸡胗豆是水发的黄豆。干黄豆用水胀发,蒸熟,加点油盐,嚼起来有鸡胗的味道,所以叫“鸡胗豆”。而燥咸菜,是干制的咸菜,在旧时农村餐桌,常年不脱摊。

    传说李鸿章下西洋,带了几坛子咸菜,西洋检疫人员看到十分恶心。李大人深情地对他们说道:“这东西美味,富含维他命ABCDEFG,我就靠这东西活着。”西洋人半信半疑,一检验千真万确,强烈要求大量进口;但大清为了满足子民对咸菜的需求,严正予以拒绝,于是才留了这一口吃食。“发鸡蛋”也是一道家常菜,鸡窝里掏一个鸡子,在碗沿一敲,霍拉把蛋液打进碗里,加水加盐,用筷子哗啦啦打匀,蒸熟成一碗美味蛋花,拌饭可以多吃两碗。

    饭锅架上还需蒸一样东西:番薯,呵熟的番薯预备来做点心。如果番薯贴在锅沿呵熟,一面被烤焦,就更加美味。而把麦粉揉了,拧下一坨,在掌心拍成饼状,贴在锅沿烤成的麦糕头,那种美味,奢侈。

    里锅和外锅之间,预埋了两只汤罐,水在里面会自动烧开,避免了单独烧水的麻烦。当饭锅里的热气,噗噗冲顶着锅盖,汤罐中的热水也噗噗冲顶着汤罐盖。我拿过两把竹壳热水瓶,用水竹罐舀了,灌进瓶子,等泡茶用。

    如何判断饭烧好了呢?靠听。锅里的米汤,沸腾后会潽出来。潽了一会儿,侧耳听锅里的动静。如果锅里有吱吱声,说明最靠近锅的米饭在结“锅焦”。这时如果灶膛里火太旺,需要赶紧退出来。锅焦的香是极致诱惑,小孩子通常会铲块脸大的锅焦,中间放点白糖或燥咸菜,折叠了美美啃上半天。祖母牙口不好,就从汤罐里舀勺水,把锅焦用水一泡,泡软了,美滋滋享用。

    灶膛里的烟,通过烟囱从屋顶排出,谁家灶膛里有动静,都一清二楚。你烧饭的功夫,门口突然就站着一个人,怯怯喊着:“娘娘嬷嬷,讨点吃吃。”这是“讨饭佬”,需要给他盛一碗饭,或是抓一把米。

    你烧饭的功夫,门口突然站着一个人,面目如锅底一般,那不是包公,也不是讨饭佬,而是“捅烟煤佬”。烟囱中会积聚烟煤,影响烟道畅通,导致炊烟回灌呛人。捅烟煤佬帮你疏通烟道,不要报酬,只把捅下来的烟煤带走。至今不明白捅烟煤佬要烟煤何用,只记得不肯洗脸会被大人骂:“像个捅烟煤佬。”

    吃饭的时候,门外忽然一声叫唤:“换豆腐喽。”我蹦一下,用大碗号一碗黄豆,给换豆腐佬称了,换回一块豆腐,倒点酱油淘了下饭。祖母偶尔自己做豆腐,在年关时一笪一笪做上好多,春节待客用。旧时江南农家办酒席,豆腐是很重要一道菜,一般酒桌第一道菜是“煎豆腐”。

    煎豆腐,是用豆腐添加蛋花、肉末、笋丁和鸡汤等勾芡而成,滚烫的煎豆腐一上桌,饿急的人们纷纷从条凳立起,围着八仙桌纷纷抢吃,一急就烫坏嘴,嚯嚯吹着气,厨师的手艺就顾不得了。乡间形容乱哄哄的场面,叫“乱抢煎豆腐”,就是这么来的。

    家里添置家具,或者打个猪圈之类,需要喊手艺人。手艺人来了,会多加鱼和肉两碗主菜。这两碗菜,称作“看菜”,手艺人一般是不吃的,在锅里呵了一餐又一餐,非等做完手艺那晚,方才去动筷。农村人讲究“安居乐业”,旧时学一门手艺可以管一辈子;而游手好闲的,被痛骂成“把锅灶打在脚背上”。手艺人之于“看菜”,是一种职业道德。

    吃完饭,碗筷扔进大锅里洗。油腻的洗碗水舀到里锅,和着萝卜缨子和马尾巴草煮了,加两把糠,用大盆舀了喂猪。听着两口大猪嗷嗷讨食,咂吧咂吧抢食,如今都是一种享受。马尾巴草是一种野草,用草刀去野外砍来,男孩女孩都要割草。李子柒后背别了一把草刀,英姿飒爽;三四十年前,咱农村的李子柒一抓一大把。

    我十三岁离开农村,在城里父亲最先用一个小煤油炉。后来分到的房子有独立的厨房,里面是一座单眼灶。再后来煤饼炉流行起来,和单眼灶搭配着用。为了省煤,我会用煤饼夹子,把一个煤饼夹成两半。煤饼炉上炖饭,用的是“钢盅锅子”,很多年没见了。

    成年后我四处漂泊,把锅灶打在脚背上。不管是安居乐业,还是把锅灶打在脚背上,我们的追求其实都是揭得开一口锅。家的深度用锅计量,国的高度用家计量;家国再大,大不过一口锅。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4 22:51:13    跟帖回复:
   沙发
我为人很低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5 00:34:06    跟帖回复:
3
必须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5 00:34:15    跟帖回复:
4
必须顶!!!!!!!!!!!!!!!!!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5 08:54:29    跟帖回复:
5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5 09:07:59    跟帖回复:
6
农村大柴锅熬粥特好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5 10:18:46    跟帖回复:
7
转至第6楼第 6 楼 psczdz 2019/12/15 9:08:00 的原帖:农村大柴锅熬粥特好吃。     还有,用井水,粥,泛着绿油油。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5 10:44:54    跟帖回复:
8
虽然喝着法国红酒,却喝出了红高粱的味道
凯迪也只有这些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5 10:53:10    跟帖回复:
9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比雷更雷的人 2019/12/14 22:39:54 的原帖:    李子柒从屏幕伸出纤手,一把拉我进了农村。仙风道骨的李子柒,徜徉在仙境,生活说白了都是围着它在转:锅!我的童年在农村过,我的农村在一口锅里。

    农村老式的柴灶,有单眼灶和双眼灶,我家的是双眼灶。一座灶台置着两口大铁锅:靠墙的一只叫里锅,另一只叫外锅。里锅一般用来煮猪食,而外锅基本用来炒菜和煮饭。

    还是婴儿时,我就被祖母抱了走进灶膛,沐浴在灶膛的火光中,开心听着柴火啪的一声爆裂,眯着眼等一口甜蜜的米糊。祖母边纳鞋底边添火,偶尔慈爱地拍我两下:“囡囡长得快。”

    等我能站立了,母亲会安排我烧火。找一把干燥的稻草,用火柴细心点燃了,倒竖着让火苗烧旺,小心塞进灶膛,左手持了锅枪,划拨几下,让稻草散开一点,右手拉动风箱,火苗腾地窜起来了。

    母亲立在灶边,手指在锅边探一探,估摸一下锅的温度,用锅铲在猪油钵头里铲了猪油,白花花一大片,在锅里涂化。等猪油泛起淡蓝色的青烟,呲一声把青菜倒进锅里,哐当哐当翻炒起来。

    十来岁时,我已经要单独料理锅灶。每每洗净了锅,倒下米去,舀几瓢水,用手背量了一下水的深浅。煮饭一般用一手背的水,放完水,从墙壁上取下挂着的饭锅架,放进锅里,在饭锅架上放一碗“鸡胗豆”,和一碗“燥咸菜”。

    鸡胗豆是水发的黄豆。干黄豆用水胀发,蒸熟,加点油盐,嚼起来有鸡胗的味道,所以叫“鸡胗豆”。而燥咸菜,是干制的咸菜,在旧时农村餐桌,常年不脱摊。

    传说李鸿章下西洋,带了几坛子咸菜,西洋检疫人员看到十分恶心。李大人深情地对他们说道:“这东西美味,富含维他命ABCDEFG,我就靠这东西活着。”西洋人半信半疑,一检验千真万确,强烈要求大量进口;但大清为了满足子民对咸菜的需求,严正予以拒绝,于是才留了这一口吃食。“发鸡蛋”也是一道家常菜,鸡窝里掏一个鸡子,在碗沿一敲,霍拉把蛋液打进碗里,加水加盐,用筷子哗啦啦打匀,蒸熟成一碗美味蛋花,拌饭可以多吃两碗。

    饭锅架上还需蒸一样东西:番薯,呵熟的番薯预备来做点心。如果番薯贴在锅沿呵熟,一面被烤焦,就更加美味。而把麦粉揉了,拧下一坨,在掌心拍成饼状,贴在锅沿烤成的麦糕头,那种美味,奢侈。

    里锅和外锅之间,预埋了两只汤罐,水在里面会自动烧开,避免了单独烧水的麻烦。当饭锅里的热气,噗噗冲顶着锅盖,汤罐中的热水也噗噗冲顶着汤罐盖。我拿过两把竹壳热水瓶,用水竹罐舀了,灌进瓶子,等泡茶用。

    如何判断饭烧好了呢?靠听。锅里的米汤,沸腾后会潽出来。潽了一会儿,侧耳听锅里的动静。如果锅里有吱吱声,说明最靠近锅的米饭在结“锅焦”。这时如果灶膛里火太旺,需要赶紧退出来。锅焦的香是极致诱惑,小孩子通常会铲块脸大的锅焦,中间放点白糖或燥咸菜,折叠了美美啃上半天。祖母牙口不好,就从汤罐里舀勺水,把锅焦用水一泡,泡软了,美滋滋享用。

    灶膛里的烟,通过烟囱从屋顶排出,谁家灶膛里有动静,都一清二楚。你烧饭的功夫,门口突然就站着一个人,怯怯喊着:“娘娘嬷嬷,讨点吃吃。”这是“讨饭佬”,需要给他盛一碗饭,或是抓一把米。

    你烧饭的功夫,门口突然站着一个人,面目如锅底一般,那不是包公,也不是讨饭佬,而是“捅烟煤佬”。烟囱中会积聚烟煤,影响烟道畅通,导致炊烟回灌呛人。捅烟煤佬帮你疏通烟道,不要报酬,只把捅下来的烟煤带走。至今不明白捅烟煤佬要烟煤何用,只记得不肯洗脸会被大人骂:“像个捅烟煤佬。”

    吃饭的时候,门外忽然一声叫唤:“换豆腐喽。”我蹦一下,用大碗号一碗黄豆,给换豆腐佬称了,换回一块豆腐,倒点酱油淘了下饭。祖母偶尔自己做豆腐,在年关时一笪一笪做上好多,春节待客用。旧时江南农家办酒席,豆腐是很重要一道菜,一般酒桌第一道菜是“煎豆腐”。

    煎豆腐,是用豆腐添加蛋花、肉末、笋丁和鸡汤等勾芡而成,滚烫的煎豆腐一上桌,饿急的人们纷纷从条凳立起,围着八仙桌纷纷抢吃,一急就烫坏嘴,嚯嚯吹着气,厨师的手艺就顾不得了。乡间形容乱哄哄的场面,叫“乱抢煎豆腐”,就是这么来的。

    家里添置家具,或者打个猪圈之类,需要喊手艺人。手艺人来了,会多加鱼和肉两碗主菜。这两碗菜,称作“看菜”,手艺人一般是不吃的,在锅里呵了一餐又一餐,非等做完手艺那晚,方才去动筷。农村人讲究“安居乐业”,旧时学一门手艺可以管一辈子;而游手好闲的,被痛骂成“把锅灶打在脚背上”。手艺人之于“看菜”,是一种职业道德。

    吃完饭,碗筷扔进大锅里洗。油腻的洗碗水舀到里锅,和着萝卜缨子和马尾巴草煮了,加两把糠,用大盆舀了喂猪。听着两口大猪嗷嗷讨食,咂吧咂吧抢食,如今都是一种享受。马尾巴草是一种野草,用草刀去野外砍来,男孩女孩都要割草。李子柒后背别了一把草刀,英姿飒爽;三四十年前,咱农村的李子柒一抓一大把。

    我十三岁离开农村,在城里父亲最先用一个小煤油炉。后来分到的房子有独立的厨房,里面是一座单眼灶。再后来煤饼炉流行起来,和单眼灶搭配着用。为了省煤,我会用煤饼夹子,把一个煤饼夹成两半。煤饼炉上炖饭,用的是“钢盅锅子”,很多年没见了。

    成年后我四处漂泊,把锅灶打在脚背上。不管是安居乐业,还是把锅灶打在脚背上,我们的追求其实都是揭得开一口锅。家的深度用锅计量,国的高度用家计量;家国再大,大不过一口锅。



有柴火、有米、还有黄豆换豆腐,夫复何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5 14:49:26    跟帖回复:
10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比雷更雷的人 2019/12/14 22:39:54  的原帖:    李子柒从屏幕伸出纤手,一把拉我进了农村。仙风道骨的李子柒,徜徉在仙境,生活说白了都是围着它在转:锅!我的童年在农村过,我的农村在一口锅里。

    农村老式的柴灶,有单眼灶和双眼灶,我家的是双眼灶。一座灶台置着两口大铁锅:靠墙的一只叫里锅,另一只叫外锅。里锅一般用来煮猪食,而外锅基本用来炒菜和煮饭。

    还是婴儿时,我就被祖母抱了走进灶膛,沐浴在灶膛的火光中,开心听着柴火啪的一声爆裂,眯着眼等一口甜蜜的米糊。祖母边纳鞋底边添火,偶尔慈爱地拍我两下:“囡囡长得快。”

    等我能站立了,母亲会安排我烧火。找一把干燥的稻草,用火柴细心点燃了,倒竖着让火苗烧旺,小心塞进灶膛,左手持了锅枪,划拨几下,让稻草散开一点,右手拉动风箱,火苗腾地窜起来了。

    母亲立在灶边,手指在锅边探一探,估摸一下锅的温度,用锅铲在猪油钵头里铲了猪油,白花花一大片,在锅里涂化。等猪油泛起淡蓝色的青烟,呲一声把青菜倒进锅里,哐当哐当翻炒起来。

    十来岁时,我已经要单独料理锅灶。每每洗净了锅,倒下米去,舀几瓢水,用手背量了一下水的深浅。煮饭一般用一手背的水,放完水,从墙壁上取下挂着的饭锅架,放进锅里,在饭锅架上放一碗“鸡胗豆”,和一碗“燥咸菜”。

    鸡胗豆是水发的黄豆。干黄豆用水胀发,蒸熟,加点油盐,嚼起来有鸡胗的味道,所以叫“鸡胗豆”。而燥咸菜,是干制的咸菜,在旧时农村餐桌,常年不脱摊。

    传说李鸿章下西洋,带了几坛子咸菜,西洋检疫人员看到十分恶心。李大人深情地对他们说道:“这东西美味,富含维他命ABCDEFG,我就靠这东西活着。”西洋人半信半疑,一检验千真万确,强烈要求大量进口;但大清为了满足子民对咸菜的需求,严正予以拒绝,于是才留了这一口吃食。“发鸡蛋”也是一道家常菜,鸡窝里掏一个鸡子,在碗沿一敲,霍拉把蛋液打进碗里,加水加盐,用筷子哗啦啦打匀,蒸熟成一碗美味蛋花,拌饭可以多吃两碗。

    饭锅架上还需蒸一样东西:番薯,呵熟的番薯预备来做点心。如果番薯贴在锅沿呵熟,一面被烤焦,就更加美味。而把麦粉揉了,拧下一坨,在掌心拍成饼状,贴在锅沿烤成的麦糕头,那种美味,奢侈。

    里锅和外锅之间,预埋了两只汤罐,水在里面会自动烧开,避免了单独烧水的麻烦。当饭锅里的热气,噗噗冲顶着锅盖,汤罐中的热水也噗噗冲顶着汤罐盖。我拿过两把竹壳热水瓶,用水竹罐舀了,灌进瓶子,等泡茶用。

    如何判断饭烧好了呢?靠听。锅里的米汤,沸腾后会潽出来。潽了一会儿,侧耳听锅里的动静。如果锅里有吱吱声,说明最靠近锅的米饭在结“锅焦”。这时如果灶膛里火太旺,需要赶紧退出来。锅焦的香是极致诱惑,小孩子通常会铲块脸大的锅焦,中间放点白糖或燥咸菜,折叠了美美啃上半天。祖母牙口不好,就从汤罐里舀勺水,把锅焦用水一泡,泡软了,美滋滋享用。

    灶膛里的烟,通过烟囱从屋顶排出,谁家灶膛里有动静,都一清二楚。你烧饭的功夫,门口突然就站着一个人,怯怯喊着:“娘娘嬷嬷,讨点吃吃。”这是“讨饭佬”,需要给他盛一碗饭,或是抓一把米。

    你烧饭的功夫,门口突然站着一个人,面目如锅底一般,那不是包公,也不是讨饭佬,而是“捅烟煤佬”。烟囱中会积聚烟煤,影响烟道畅通,导致炊烟回灌呛人。捅烟煤佬帮你疏通烟道,不要报酬,只把捅下来的烟煤带走。至今不明白捅烟煤佬要烟煤何用,只记得不肯洗脸会被大人骂:“像个捅烟煤佬。”

    吃饭的时候,门外忽然一声叫唤:“换豆腐喽。”我蹦一下,用大碗号一碗黄豆,给换豆腐佬称了,换回一块豆腐,倒点酱油淘了下饭。祖母偶尔自己做豆腐,在年关时一笪一笪做上好多,春节待客用。旧时江南农家办酒席,豆腐是很重要一道菜,一般酒桌第一道菜是“煎豆腐”。

    煎豆腐,是用豆腐添加蛋花、肉末、笋丁和鸡汤等勾芡而成,滚烫的煎豆腐一上桌,饿急的人们纷纷从条凳立起,围着八仙桌纷纷抢吃,一急就烫坏嘴,嚯嚯吹着气,厨师的手艺就顾不得了。乡间形容乱哄哄的场面,叫“乱抢煎豆腐”,就是这么来的。

    家里添置家具,或者打个猪圈之类,需要喊手艺人。手艺人来了,会多加鱼和肉两碗主菜。这两碗菜,称作“看菜”,手艺人一般是不吃的,在锅里呵了一餐又一餐,非等做完手艺那晚,方才去动筷。农村人讲究“安居乐业”,旧时学一门手艺可以管一辈子;而游手好闲的,被痛骂成“把锅灶打在脚背上”。手艺人之于“看菜”,是一种职业道德。

    吃完饭,碗筷扔进大锅里洗。油腻的洗碗水舀到里锅,和着萝卜缨子和马尾巴草煮了,加两把糠,用大盆舀了喂猪。听着两口大猪嗷嗷讨食,咂吧咂吧抢食,如今都是一种享受。马尾巴草是一种野草,用草刀去野外砍来,男孩女孩都要割草。李子柒后背别了一把草刀,英姿飒爽;三四十年前,咱农村的李子柒一抓一大把。

    我十三岁离开农村,在城里父亲最先用一个小煤油炉。后来分到的房子有独立的厨房,里面是一座单眼灶。再后来煤饼炉流行起来,和单眼灶搭配着用。为了省煤,我会用煤饼夹子,把一个煤饼夹成两半。煤饼炉上炖饭,用的是“钢盅锅子”,很多年没见了。

    成年后我四处漂泊,把锅灶打在脚背上。不管是安居乐业,还是把锅灶打在脚背上,我们的追求其实都是揭得开一口锅。家的深度用锅计量,国的高度用家计量;家国再大,大不过一口锅。



转至第9楼第 9 楼 addans 2019/12/15 10:53:11  的原帖:有柴火、有米、还有黄豆换豆腐,夫复何求?
你无所求,别人也该无所求吗?是不是也应该允许别人有所求呢?比如,别人要求民主、人权、法制,可以吗?呵呵
要知道,这个世界并非仅仅为你和你的同类而存在。呵呵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5 15:06:05    跟帖回复:
11
好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5 15:21:49    跟帖回复:
12
转至第6楼第 6 楼 psczdz 2019/12/15 9:08:00 的原帖:农村大柴锅熬粥特好吃。转至第7楼第 7 楼 a不明白c 2019/12/15 10:18:47 的原帖:     还有,用井水,粥,泛着绿油油。井水倒进水缸里,一般要放一块明矾净化,是不是矾水才熬出了绿油油的粥?
我说的是玉米渣粥,靠柴火和大铁锅蓄积的余温把粥熬黏,锅底刮下的粥黏特别香,佐以淋了几滴香油的咸菜丝,是我童年的记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5 16:36:26    跟帖回复:
13
柴火灶,可不只是农村吧,就到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省会城市里小市民人家也多得是柴火灶,烧不起煤的、半煤半柴的人家哪家没有一口柴火灶?屁孩们拎个耙子满世界搂树枝树叶子,哪里有砍枝伐树的枝杈树根都是抢着往家里刨,废弃的家什物件能拆下些木板条子能烧能然的哪舍得丢掉?最惨的是中部广大地区冬令根本没有采暖,孩子们手脚耳朵生冻疮是再常见不过的事儿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5 17:40:19    跟帖回复:
14
转至第1楼第 1 楼 比雷更雷的人 2019/12/14 22:39:54  的原帖:    李子柒从屏幕伸出纤手,一把拉我进了农村。仙风道骨的李子柒,徜徉在仙境,生活说白了都是围着它在转:锅!我的童年在农村过,我的农村在一口锅里。

    农村老式的柴灶,有单眼灶和双眼灶,我家的是双眼灶。一座灶台置着两口大铁锅:靠墙的一只叫里锅,另一只叫外锅。里锅一般用来煮猪食,而外锅基本用来炒菜和煮饭。

    还是婴儿时,我就被祖母抱了走进灶膛,沐浴在灶膛的火光中,开心听着柴火啪的一声爆裂,眯着眼等一口甜蜜的米糊。祖母边纳鞋底边添火,偶尔慈爱地拍我两下:“囡囡长得快。”

    等我能站立了,母亲会安排我烧火。找一把干燥的稻草,用火柴细心点燃了,倒竖着让火苗烧旺,小心塞进灶膛,左手持了锅枪,划拨几下,让稻草散开一点,右手拉动风箱,火苗腾地窜起来了。

    母亲立在灶边,手指在锅边探一探,估摸一下锅的温度,用锅铲在猪油钵头里铲了猪油,白花花一大片,在锅里涂化。等猪油泛起淡蓝色的青烟,呲一声把青菜倒进锅里,哐当哐当翻炒起来。

    十来岁时,我已经要单独料理锅灶。每每洗净了锅,倒下米去,舀几瓢水,用手背量了一下水的深浅。煮饭一般用一手背的水,放完水,从墙壁上取下挂着的饭锅架,放进锅里,在饭锅架上放一碗“鸡胗豆”,和一碗“燥咸菜”。

    鸡胗豆是水发的黄豆。干黄豆用水胀发,蒸熟,加点油盐,嚼起来有鸡胗的味道,所以叫“鸡胗豆”。而燥咸菜,是干制的咸菜,在旧时农村餐桌,常年不脱摊。

    传说李鸿章下西洋,带了几坛子咸菜,西洋检疫人员看到十分恶心。李大人深情地对他们说道:“这东西美味,富含维他命ABCDEFG,我就靠这东西活着。”西洋人半信半疑,一检验千真万确,强烈要求大量进口;但大清为了满足子民对咸菜的需求,严正予以拒绝,于是才留了这一口吃食。“发鸡蛋”也是一道家常菜,鸡窝里掏一个鸡子,在碗沿一敲,霍拉把蛋液打进碗里,加水加盐,用筷子哗啦啦打匀,蒸熟成一碗美味蛋花,拌饭可以多吃两碗。

    饭锅架上还需蒸一样东西:番薯,呵熟的番薯预备来做点心。如果番薯贴在锅沿呵熟,一面被烤焦,就更加美味。而把麦粉揉了,拧下一坨,在掌心拍成饼状,贴在锅沿烤成的麦糕头,那种美味,奢侈。

    里锅和外锅之间,预埋了两只汤罐,水在里面会自动烧开,避免了单独烧水的麻烦。当饭锅里的热气,噗噗冲顶着锅盖,汤罐中的热水也噗噗冲顶着汤罐盖。我拿过两把竹壳热水瓶,用水竹罐舀了,灌进瓶子,等泡茶用。

    如何判断饭烧好了呢?靠听。锅里的米汤,沸腾后会潽出来。潽了一会儿,侧耳听锅里的动静。如果锅里有吱吱声,说明最靠近锅的米饭在结“锅焦”。这时如果灶膛里火太旺,需要赶紧退出来。锅焦的香是极致诱惑,小孩子通常会铲块脸大的锅焦,中间放点白糖或燥咸菜,折叠了美美啃上半天。祖母牙口不好,就从汤罐里舀勺水,把锅焦用水一泡,泡软了,美滋滋享用。

    灶膛里的烟,通过烟囱从屋顶排出,谁家灶膛里有动静,都一清二楚。你烧饭的功夫,门口突然就站着一个人,怯怯喊着:“娘娘嬷嬷,讨点吃吃。”这是“讨饭佬”,需要给他盛一碗饭,或是抓一把米。

    你烧饭的功夫,门口突然站着一个人,面目如锅底一般,那不是包公,也不是讨饭佬,而是“捅烟煤佬”。烟囱中会积聚烟煤,影响烟道畅通,导致炊烟回灌呛人。捅烟煤佬帮你疏通烟道,不要报酬,只把捅下来的烟煤带走。至今不明白捅烟煤佬要烟煤何用,只记得不肯洗脸会被大人骂:“像个捅烟煤佬。”

    吃饭的时候,门外忽然一声叫唤:“换豆腐喽。”我蹦一下,用大碗号一碗黄豆,给换豆腐佬称了,换回一块豆腐,倒点酱油淘了下饭。祖母偶尔自己做豆腐,在年关时一笪一笪做上好多,春节待客用。旧时江南农家办酒席,豆腐是很重要一道菜,一般酒桌第一道菜是“煎豆腐”。

    煎豆腐,是用豆腐添加蛋花、肉末、笋丁和鸡汤等勾芡而成,滚烫的煎豆腐一上桌,饿急的人们纷纷从条凳立起,围着八仙桌纷纷抢吃,一急就烫坏嘴,嚯嚯吹着气,厨师的手艺就顾不得了。乡间形容乱哄哄的场面,叫“乱抢煎豆腐”,就是这么来的。

    家里添置家具,或者打个猪圈之类,需要喊手艺人。手艺人来了,会多加鱼和肉两碗主菜。这两碗菜,称作“看菜”,手艺人一般是不吃的,在锅里呵了一餐又一餐,非等做完手艺那晚,方才去动筷。农村人讲究“安居乐业”,旧时学一门手艺可以管一辈子;而游手好闲的,被痛骂成“把锅灶打在脚背上”。手艺人之于“看菜”,是一种职业道德。

    吃完饭,碗筷扔进大锅里洗。油腻的洗碗水舀到里锅,和着萝卜缨子和马尾巴草煮了,加两把糠,用大盆舀了喂猪。听着两口大猪嗷嗷讨食,咂吧咂吧抢食,如今都是一种享受。马尾巴草是一种野草,用草刀去野外砍来,男孩女孩都要割草。李子柒后背别了一把草刀,英姿飒爽;三四十年前,咱农村的李子柒一抓一大把。

    我十三岁离开农村,在城里父亲最先用一个小煤油炉。后来分到的房子有独立的厨房,里面是一座单眼灶。再后来煤饼炉流行起来,和单眼灶搭配着用。为了省煤,我会用煤饼夹子,把一个煤饼夹成两半。煤饼炉上炖饭,用的是“钢盅锅子”,很多年没见了。

    成年后我四处漂泊,把锅灶打在脚背上。不管是安居乐业,还是把锅灶打在脚背上,我们的追求其实都是揭得开一口锅。家的深度用锅计量,国的高度用家计量;家国再大,大不过一口锅。



转至第9楼第 9 楼 addans 2019/12/15 10:53:11  的原帖:有柴火、有米、还有黄豆换豆腐,夫复何求?
转至第10楼第 10 楼 人间正道1 2019/12/15 14:49:26 的原帖:你无所求,别人也该无所求吗?是不是也应该允许别人有所求呢?比如,别人要求民主、人权、法制,可以吗?呵呵
要知道,这个世界并非仅仅为你和你的同类而存在。呵呵


沙雕,连这也看不懂?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9-12-15 19:27:52    跟帖回复:
15
转至第13楼第 13 楼 没事扯扯蛋 2019/12/15 16:36:27 的原帖:柴火灶,可不只是农村吧,就到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省会城市里小市民人家也多得是柴火灶,烧不起煤的、半煤半柴的人家哪家没有一口柴火灶?屁孩们拎个耙子满世界搂树枝树叶子,哪里有砍枝伐树的枝杈树根都是抢着往家里刨,废弃的家什物件能拆下些木板条子能烧能然的哪舍得丢掉?最惨的是中部广大地区冬令根本没有采暖,孩子们手脚耳朵生冻疮是再常见不过的事儿了。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家国记忆]我的农村我的锅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