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无锡检察院不监督决定书”非法枉法,无中生有
14047 次点击
30 个回复
长寿7778 于 2020-01-13 14:19:30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以案说法
    “无锡检察院不监督决定书”非法枉法,无中生有

    无锡市检察院“屠晓虎”是法盲?还是脑子有问题?无锡检察院屠晓虎非法枉法作出的“不监督决定书”通篇胡说八道!无中生有!其所说的“符合诉讼代理中风险代理的法律特征,实质等同于诉讼风险代理”根本没有事实依据,没有法律依据。严重败坏检察形象!危害人民!屠晓虎应当开除出检察院。

    一、“无锡检察院不监督决定书”通篇是胡说八道!昏说乱话,说什么:“双方订立的协议虽名为劳务协议,但双方就有关报酬的约定,符合诉讼代理中风险代理的法律特征,实质等同于诉讼风险代理,因现行法律并不禁止公民个人在法院的诉讼活动之外为涉案当事人提供出谋策划、文书写作、帮言跑腿等劳务服务,双方有关提供劳务及获取相应报酬的约定,合法有效。由于吴兴元不具备诉讼代理资格,以打赢官司作为支付报酬的约定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应认定无效”,正是谎说乱话,无中生有,自相矛盾!既然合法有效,怎么又认定无效?又哪来的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正是天大的笑话!请问:“双方就有关报酬的约定,符合诉讼代理中风险代理的法律特征,实质等同于诉讼风险代理,到底是哪条法律规定的呢?有没有这条法律依据呢?以打赢官司作为支付报酬的约定,到底违反哪条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呢?是哪部法律书规定的呢?书里面是第几条第几款规定的呢?”请拿出法律依据来!拿不出来就是瞎说!还有说:吴兴元不具备诉讼代理资格,那么,吴兴元到底有没有到法庭上去为王新惠风险代理呢?请拿出事实依据来!拿不出来就是胡说八道!痴人说梦!

    事实是这样的:2014年6月30日,王新惠与无锡太湖新城房屋拆迁有限公司打官司的诉讼代理人是他的妻子宋伟藴和儿子王宇,不是吴兴元,吴兴元没有去帮王新惠风险代理,这是铁的事实!有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2014)锡滨民初字第0908号《民事判决书》作证!里面是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且,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2014)锡滨民初字第0908号《民事判决书》是在2014年10月31日判决结案的(由该判决书的判决日期作证)!该一审判决结案后,王新惠没有上诉。当时王新惠说:“官司虽然已经打结束了,但劳务费要去跟拆迁公司谈好了再付,调解成功就付1万5千元劳务费给你,调解不成、拿不到钱就付3千元辛苦费。”但口说无凭,必须要有个书面约定的依据,所以,在王新惠打官司结束后的2014年11月18日,双方就自愿签订了本案这个《劳务协议》。因此,吴兴元与王新惠双方自愿签订的这个《劳务协议》是在王新惠打官司结束后,在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2014)锡滨民初字第0908号《民事判决书》判决结案后的第18天,双方自愿签订的《劳务协议》!那么,官司都已经判决结束了18天了,到哪里去风险代理呢?怎么会是风险代理呢?是哪条法律规定这是等同于风险代理呢?是哪部法律书规定的呢?书里面是第几条第几款规定的呢?其实,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法律依据!无锡市检察院“屠晓虎”完全是在谎说乱话。作为人民检察院,法律监督就应当用法律来监督,没有法律依据怎么能信口胡说八道、谎说乱话呢?据此,“无锡检察院不监督决定书”胡说八道,说什么:“以打赢官司作为支付报酬的约定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法律依据!也没有吴兴元风险代理的事实依据!完全是无锡市检察院“屠晓虎”违法枉法作的“不监督决定书”!应当依法予以撤销!

    二、吴兴元为王新惠劳务写作和劳务服务共付出了37个工作日,可以说在写作时是日以继夜,想要赚点劳务费也真的是不容易,是十分辛苦的!可王新惠,违背诚实信用原则,背信弃义,拒不按照《劳务协议》的约定全面履行自己的义务,拒不支付约定的劳务费!还口出狂言“不付了,你到法院去打官司吧!”竟然耍无赖违约。在万般无奈之下,吴兴元为了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只能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一审法院依法判决王新惠按照“劳务协议”的约定支付劳务费和违约金。可本案无锡中院二审的法官竟然贪赃枉法(据王新惠在外面讲,他拿钱托律师去买通了无锡中院的主审法官),故意适用法律错误,进行枉法裁判!其枉法作出的无锡中院二审判决和二审裁定,对吴兴元与王新惠自愿订立的“劳务协议”枉法判决“实质等同于诉讼风险代理,故以打赢官司作为支付报酬的约定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其实根本就没有这条法律依据,完全是凭空捏造!是适用法律错误、认定事实错误的枉法判决!吴兴元根本没有去代理王新惠打官司!二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根本没有事实证据证明!

    三、以前的“诉讼代理委托协议书”早已过期作废,不是本案审查的范围。

    本案这个《劳务协议》是在王新惠打官司判决结案18天以后签订的,是双方自愿约定的一个协议,合同的内容完全是由当事人双方自愿约定的,怎么会是等同于风险代理呢?官司都判决结案了,结束了!到哪里去风险代理呢?据此,“无锡检察院不监督决定书”简直是痴人说梦、胡说八道!作为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应当以法律为准绳,以事实为依据!怎么能凭个人的认识和意愿来胡说八道认定呢?风险代理应当要有事实依据,等同于风险代理更要有法律依据!决不能凭空捏造,谎说乱话,无中生有,危害百姓!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审理民事案件,必须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但是,吴兴元与王新惠自愿订立的“劳务协议”根本没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是合法有效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条明确规定:“当事人依法享有自愿订立合同的权利,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