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这个苦瓜不太苦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一个百姓切身体会这场疫情
256338 次点击
770 个回复
这个苦瓜不太苦 于 2020-02-06 22:54:1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1.26,周日,大年初二,阴。

    老爸是个闲不住的人,81岁了,还喜欢四处溜达。每星期固定二三次挤公交到市区解放公园去,听那些退休的知识分子胡侃海吹天下大事。只读过两年小学的他,听得如醉如痴。他住的小区那里我去的很少,只要去了就在我面前大谈特谈,仿佛我是文盲似的。

    春节前四天,打电话说身体不舒服。我去了两次,没碰着,打电话让他去医院,都拒绝了。第三次去,在下雨的路上碰上了,他没打雨伞,脸有点微红,精神明显没有以前好。说干咳,腹涨,吃不进钣。送他去医院,坚决不去。要给他买点药,说不用了,女儿们已经买了。他想下午去二姐那里吃年饭,我不让,说现在肺炎闹得这么厉害,你又不去医院检查,万一是病毒肺炎,传染了大家怎么办。他想想也是,就同意了。

    大年三十那天早上,二姐打电话说老爸不舒服,让我去看看,结果人不在家里。细雨纷飞的返回路上居然又碰上了他,依然没有打雨伞,脸有些红,面容有些憔悴。送他去医院,又坚决不去。于是带他到药店买了些药,送他回家。二姐也在那里,一起劝说他去医院,还是执意不去。老妈说下午五点都过来吃年饭,我坚决反对,老爸这回站到我这一边,也不让一起吃年饭。他的电话之前经常打通了没人接,我弄了半天才把他的老年机静音模式改成标准模式。

    大年初一打电话没接,去了他那里,躺在床上干咳,还是执意不去医院。初二早上又去看他,躺在床上干咳,还唉声叹气,说大便三天才解出来,腹涨,吃不进东西。依然固执地不去医院检查,我让侧着身子睡,这样对咳嗽要好一点。我想起蜂蜜可以治便秘,说下午把家里的一瓶给他带过来,他居然非常地开心。

    下午二姐打电话过来,说老爸想去医院看病了。我连忙带着蜂蜜过去,走在路上才后悔应该开车去,因为路上根本看不到的士。返回路上碰到匆匆而来的二姐,她说拦的士去,我说你先去照护,我去开车。

    到医院时三点左右,我去地下停车库停车,二姐带他去发热门诊。从地下停车库上来穿过空空荡荡门诊大厅,转过住院大楼,绕过围栏在建的工地,到三层楼的感染楼发热门诊,差不多500米,医院规模真是大。路上碰到了开车赶来的外甥,到了发热门诊,二姐挂的号191,前面还有16位。门诊大厅很小,不到20平米,却坐满了人。里面闷热,空气污浊,咳嗽此起彼伏,基本上是老人。我们三人站在门外,隔一会进去一个,看老爸精神状态怎样。门外风很大,气温很低,但空气好。等了1个小时多,二姐陪老爸进去,一会出来了,我看初诊结果是急性肠胃炎,心里缓了口气。到缴费窗口,先缴三百现金,再刷医保卡。老爸不知道密码,因为从来没有用过。打下面农场的同学的电话知道了初始密码,然后修改新密码激活。中间我问了一句,不是发热门诊不收费吗?医生很不烦恼地看了我一眼。接着去验血、拍片,地点在门诊大厅和住院大楼之间,400米左右。

    一路寒风瑟瑟,耳根如刀削,老爸一步一踱,一走一颤。我们都不能扶,也不敢扶,不停地回头,眼泪在心里打转。验血、拍片完,拿到结果,原路返回,又是一路寒风瑟瑟,耳根如刀削,老爸继续一步一踱,一走一颤。回头看时,眼泪几乎从眼框滑落。

    老爸无精打采坐在板凳上,我和外甥进去。医生诊断结果是疑似病毒性肺炎,中度,其实不如说确是,大家心知肚明。医生说没有床位了,这里也没有地方打针,给了两个处治方案:一是回家自己吃药,自我隔离照护;二是打针,旁边的感染楼输液室已满,去太康医院(私立)打针。医生说这时眼神飘忽不定,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说,送过去,再也见不到了?医生说,是,我今天才接到的通知,病危的才能送,他们派车来接。我说这是大事,做子女的应该商量一下。留外甥在里面,出去跟二姐谈,最后都同意方案二。进去,医生写下病危,留下我们的电话,然后出去了。前前后后一个小时,医生才回来,中间不停有病人推门,都给挡了出去。

    老爸耷拉着脑袋坐在板凳上,我只能安慰他,说等会车来去打针。门诊里这时候已经人满为患,更加闷热,空气污浊,咳嗽此起彼伏一片。我们三人在外面寒风里继续等,不断有车地开到门口,进门诊的人越来越多,出门诊的人越来越少。外面也站了不少人,有的人等不及就开车走了,我看了一下旁边的输液室,面积大概也只有20来平米,里面输液的人挨人密密麻麻,估计七八十人左右。

    现在封城封路封车封村,让人待在家里自保。感觉这里才是最大最可怕的地方,没有隔离治疗,在这窄小的空间里,交叉感染,有一个是病毒性肺炎,其余的都跑不了。

    不停地有救护车及小车送人来,我问了一个救护人员,怎么没有车来送人去隔离,他说不知道,只负责送人来。等的时间里,有两个医护人员推着一个人出来,躺着的人一动不动,估计挂了。站在外面等候的人中有一个和我聊天,问我亲人什么病,我说疑似病毒性肺炎,他说那就是的了。他说,确认的最后一步是核酸检测,一般的人不会给你做,做了,就送到指定的医院去了,一般的人根本去不了。他又说,现在局势已经失控了,只能自生自灭了,不可能是新闻报道的四位数,至少七位数了。然后他聊他知道的一些事,其中说到一个是医院里的走道里死了三个都没人管,他有熟人当时正好在那里,这绝对是真事,不像新闻里报道的那样,当然医护人员的确忙不过来。听着都不寒而栗,傻子都知道,整个市里,大小医院人满为患,一床难求。设想一个医院300个患者,那么多医院,总计有多少?这还不包括那么多只能回家自生自灭的人。

    足足等了1个半多小时,也没有车来接老爸。中间好几次进去问医生,回答始终只有一句“我不知道,我上报了”。我无可奈何,没有任何脾气可发了,在商人眼里,所有物品都是钱,只为赚钱谋利,在他们眼里,所有人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