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警惕武汉肺炎疫情报道中的八大传媒病!
11457 次点击
17 个回复
陈安庆 于 2020-02-10 11:30:02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原创评论
    警惕武汉肺炎疫情报道中的八大传媒病!

    作者 丨陈安庆(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


    一、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报道八大传媒病

    1、媒体不作为

    重大疫情,发挥新闻媒体的作用。疫情就是警报,责任不能懈怠。疾病就是敌人,疫情就是战争,新闻人必须奋起抗击。公众对疾病的认知,除自身身体体验外,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媒体议程设置构建。

    作为具有公信力和权威性的主流媒体,应尊重受众的知情权,及时预警危机,正确引导舆论。2003年SARS疫情早期“禁报迟报”的后果使官方警醒,确立了及时公开报道疫情的全新机制,强化新闻专业精神。关注疫情通报、病例通报,以透明公开的方式为民众答疑解惑,彰显媒体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应有的角色定位,发挥媒体的“瞭望哨”预警社会功能。

    新闻媒体媒体不能不能失职,不能没有作为。在其位、谋其职,既然做媒体,做记者,就要敢于担当敢于作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疫情面前,明哲保身不敢为、精神懈怠不想为、本领恐慌不会为、不干事就不出事,没有担当奉献精神,不担当不作为,不能积极主动投入工作,不能全面履行岗位职责,新闻理想信念不牢、责任意识缺失,不仅有损新闻事业,更会损害人民群众利益。

    2、失声缺位

    突发性卫生公共事件,媒体有责任记录好,报道好,新闻是媒体人介入历史的一种方式,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媒体要及时、客观地对此次疫情进行报道,疫情发生后,受众希望看到权威主流媒体发布的即时信息,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读者和广大受众亟待了解真相,不能失声缺位。

    对于传统主流媒体来说,虽然需要在很多事件面前保持正确政治立场,但是不代表在遇到重大突发性卫生公共事件时不进行新闻报道。要报喜也要报忧,对于疫情中出现的官员不担当,渎职、不作为等,要做到针砭时弊,引导社会舆论,让受众全面客观地对待疫情中的全面情况,做到实事求是、坚守专业精神,尽可能准确、客观、平衡地报道,舆论监督在裂缝中生存,不仅数量严重,而且力度不够。

    3、传媒误导

    记者报道不实,捕风捉影或报道中出现解读偏差,出现失实新闻见诸媒体,对读者和受众产生误导,产生负面社会影响。最近的疫情中的双黄连抢购事件中,就存在专家误导媒体,媒体误导舆论、舆论误导公众的情况。2011年也曾经出现过类似新闻误导,比如当时某媒体没有核实“碘化钾能够防治核辐射”的误导报道,同时在报道中使用“能够防治”带有肯定词语,加剧了国民的恐慌核辐射的情绪,造成了抢盐风波,9年过去此次疫情中,国内多家主流媒体重蹈覆辙,没有吸取前车之鉴。

    4、传播谣言

    在疫情下,各路信息井喷鱼龙混杂,新媒体环境下,信息传播便捷高效,谣言传播也层出不穷。

    出现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公众急于在第一时间知道事情真相,各种未经证实的信息,特别是小道消息蔓延,一般而言分为疫情科普知识性谣言、真相性谣言和情绪化宣泄谣言。

    危言耸听类型的谣言容易刺激眼球获得关注度,但是也好辨别,比较难以辨别的是医学专家代言的谣言,这些谣言经常以医学专家之口,以科普形式来误导媒体和群众,以提升其可信度,造成一种权威的假象。实际上专家可能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或已被证伪,也可能是断章取义,移花接木、李代桃僵,媒体在引用这些内容时,缺乏考证,从网络上照抄照搬,没有核实来源是否权威,很容易产生报道差错,媒体发布后,普通群众甄别能力有限,更无法鉴别真伪。

    这些谣言通过社交媒体快速发布,很多没有经过核实甄别,很多主流媒体的新媒体平台和官方微博,在抢发新闻热点的时候,为追求新闻时效,将这些谣言进行二次传播,经过主流媒体的刊发和转载,获得权威赋权,这些谣言负面危害进一步放大。

    融媒体环境下,不实内容在网络的开放和交互环境中,一定程度扩大谣言传播范围。谣言的传播具有变异和新生性,在扩散与裂变中加剧危害性。

    这对媒体如何规避谣言,提出更大挑战。主流媒体要承担社会责任,在谣言的规避中发挥作用,报道事实真相,引导舆论,降低负面影响。

    5、媒介恐慌

    媒介恐慌,是指受众因为媒介对危险事件的大规模报道,产生的恐慌和焦虑心理的现象。媒介恐慌,会造成公众对新闻事实的误判,造成大众认知错位、情感失控与非理性行为。

    公众因风险而产生焦虑,对媒体的信息依赖,误将拟态环境,作为真实环境去感知,对风险的过度呈现,会引起受众恐慌心理。

    疫情情境下,如果主流媒体刊发过于惊悚刺激性的报道,会让受众产生恐慌应激反应。武汉肺炎是突发性的社会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媒体无节制发布刺激性恐惧性内容,很难让受众消除对周围环境的不确定猜测,强烈的冲击现场,拍摄遗体和生死危机的临终患者,激烈的极端的危险与防范的叙事报道框架下,人们的恐惧感也会加剧。面对潜在威胁,会有很强烈的代入感、感同身受,产生焦灼、恐慌。

    施拉姆认为,传播是个魔弹,它可以毫无阻拦地传递观念、情感、知识和欲望… 群体焦灼具有传染性,对媒体报道的情景和行动都有传染性。不少媒体充满戏剧性、冲突性以及大规模惊悚性新闻报道,会令受众陷入陷入群体性恐慌。

    这些报道内容通过互联网社交媒体传播,恐慌所带来的惊悚记忆,难以消除。

    主流权威媒体不能为了追求新奇、轰动的新闻,而进行断章取义、急功近利收割流量。主流媒体要考虑负面信息后的舆论疏导,正视恐慌的危害,及时披露疫情的进展,介绍疫情的真相,交给公众预防的方法。

    在报道现场事实的情况下,避免对风险事件放大,强化风险意识,要寻找合适的角度,把握好信息内容的数量、质量、角度、尺度、报道节奏,避免引起受众恐慌。

    媒体需要真实报道,但是注意不要放大焦灼、不要为博取收视率和点击量,大肆渲染、刻意炒作,需要考虑受众的接受程度。做到安抚可能产生的恐慌情绪,及时疏导,尽可能地安抚受惊群众。

    6、灾难当喜事报

    谄媚官员无视灾民,报喜不报忧,灾难当喜事报,只讲防疫取得的成绩,夸大造假,好大喜功,投机取巧,谄媚地方长官,只讲成绩,不讲问题,营造有功无过的假象,无视疫情灾难,夸赞表扬过度,提不出一点批评意见,八面玲珑,有投机心理。受社会不良风气影响,疫情灾难中,也不忘给地方领导肉麻怕马屁,以此来为自己获得好处,希望得到提拔、升迁。

    在报道呈现中,对灾难本身笔墨很少,绝大部分篇幅集中在那个地方的领导闻讯后,如何采取紧急措施、语重心长、积极抢险抗灾上面,灾难当作喜事报,受到感染的患者不是他们的报道主角,一线医护人员不是他们的报道主角,领导才是他们报道重心,个人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在私心杂念的驱使下,巴结领导,媚态百出,这些报道内容播发出去后,会引起人民群众的强烈反感,认为这是在树立正面形象,有助于鼓舞士气。把灾难当喜事报,有悖新闻专业主义,人民群众也不认可。

    7、过度刻意煽情

    很多媒体为了达到获取受众注意力,“煽情新闻”泛滥。对重大事件、社会热点和敏感问题,应注意把握分寸、时机、力度,煽情是一种充满激情的感情渲染,通过一些言行来煽动某种情感或者营造氛围等,吸引人注意,博取同情。做新闻,永远不是比谁更会煽情,新闻报道过度娱乐化、过度戏剧化,会导致失真,新闻是真实的,它和戏剧有本质区别。

    疫情之下,“武汉不哭”、“武汉擦干眼泪”等煽情内容,有消费灾难之嫌,缺少客观理性,过度煽情式,使灾难叙事转变为“抹眼泪比赛”,专注于悲情渲染,刻意营造艰苦环境下英雄主义的精神力量,同时“祈祷式”煽情传播无处不在。媒体记录的时候不要刻意渲染悲情,进行煽情式戏剧化、表演式、演绎式呈现,煽情刺激手法,会带来了极魇负面效应, 比如为达到煽情效果,忽视受访者心理,强行采访,将伤疤一揭再揭,强迫受采访者一次次回忆起恐怖、悲痛场景,展现悲惨,采访对象成了记者随意摆弄的比惨道具。

    疫情灾难报道,要坚守底线伦理,要尊重采访对象“隐私”,“最小伤害”,“同情与怜悯”但不是故意渲染悲惨,坚持生命至上媒体人关怀,敬畏逝者,避免给当事人、家属带来“二次伤害”。报道,要融入爱心和真情,不要虚情假意的利用采访对象,达成故意煽情的所谓“戏剧效果”。

    8、妖魔化歧视疫区群众

    担心自己染上病毒,大搞地域攻击,将灾祸全归归因武汉无辜民众,丑化与歧视武汉人,贬低武汉人民形象。彰显自己的所谓优越感,加深武汉人的羞辱感,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不顾及湖北人民、武汉人民的心理感受,给当地人民的伤口上撒盐,心口上捅刀子。

    湖北人火热又耿直,好体面、好情面、好场面,湖北位于汉江平原上,因长江、汉江而繁荣,孕育出特殊的楚文化。

    武汉人是宽厚容忍的,武汉人的性格又是火热的,武汉是中国经济地理的心脏,爱恨分明,性格充满辣味,为人友好、善良,有自己的原则,性格耿直,直而不冲,筚路蓝缕、敢为人先,坚韧执著!从98年的抗洪精神就可以看出武汉人的风格,在难都能挺过来!大武汉,仍然是华中第一名城!

    在最近的疫情报道中,很多媒体发表有关武汉人、湖北人的负面新闻,渐渐就把湖北人的形象妖魔化了,造成湖北人、武汉人就是肇事元凶,祸端始作俑者的偏激不实刻板印象,这极大地伤害了湖北人民、武汉人民的感情,媒体应该反思。媒体妖魔化湖北人、武汉人这既不利于团结,也有失新闻职业道德和行业规范。造成一种假象,无辜躺枪的湖北人、武汉人成了一个又一个的负面祸端、干坏事的印象,这种叙事表达,极其恶劣。片面、偏见、不客观、不真实公正,制造一个国家下的地域隔膜,背离并损害公正、正义!

    二、新闻记者如何正确报道疫情?

    通常意义上,媒体对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报道议题,集中在防治工作和宣传活动两大方面。

    ( 1) 预警期间主要做防治和应对策略,疫情通报和形势预测分析,官方应对策略,政策发布相关解读。媒体要做大量科普知识普及和预防技巧,普及病毒常识、如何防御方法、疫情防治方法。爆发期媒体要做好疫情通报、防治工作成果和应对进展、抓好典型案例报道。平稳期也要抓好疫情通报,政策发布。消散期要总结好防止成果和经验。 从事公共卫生报道的记者,需要更加有意识地培养和加强自己在医疗卫生、药品等专业领域的知识。

    (2)公共卫生新闻报道,内容必须保障真实性,错误的信息会造成民众的认知偏差,严重的对生命安全造成不良影响。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重大疫情报道,媒体快速报道,要做到不漏报、不隐瞒,确保真实性,引导社会舆论,让真相跑在谣言前面。

    (3) 以独立、负责态度,用客观优秀新闻,为广大公众服务,满足信息渴望。 真相、真实、公众报道,事实求是为第一准则,一定要避免因不实报道而引起人群恐慌。

    (4) 重视疫情中的典型病例报道,注重报道创新,突破原有框架限制。不仅要报道灾难的惨痛,更要报道人民群众英勇抗灾、顽强拼搏精神。展现人性的真、善、美,鼓励振作精神、自强不息、团结一致、众志成城,勇敢面对困难。

    (5) 对医务人员、受灾主体、科普知识、灾难发生的原因,要给与一定平衡篇幅的报道。 尽量避免高深、晦涩的、专业性较强的词汇,注意科普性背后的生活化解读,以新奇有趣的方式吸引民众的注意力,降低商业利益,保证医学新闻的新闻价值。

    (6) 既要第一时间做好滚动新闻消息,也要凸显深度,做好深度解析性报道,特别是对相关政策、制度的宣传、反思和质疑。不仅仅是宣传模式、官本位报道模式,要有平民视角和辩证批判精神。要关注疫情通报、病例通报等客观数据,以透明公开的方式为民众解惑,权威媒体要着力点放在深度和观点上,将新闻做专做强。

    (7) 疾病防控新闻报道的经验价值总结,形成方法论,探寻疫情爆发广泛传播的深层原因。报道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对灾情的报道正面描述多,问题报道少,舆论监督少,如能把存在的问题及时报道出来,可以避免未来走弯路。

    (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陈安庆 )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0 14:53:37    跟帖回复:
   沙发
楼主的要求办不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0 14:54:08    跟帖回复:
3
楼主的要求办不到。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0 17:18:26    跟帖回复:
4
楼主在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下,依然有中国特色的理想主义,在下佩服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0 18:28:38    跟帖回复:
5
媒体有权发出不同的声音?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0 20:32:03    跟帖回复:
6
指谁的媒体?[酷]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0 20:57:22    跟帖回复:
7
新闻媒体被称为第四权力,但一直在舔第一权的屁股。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0 23:12:22    跟帖回复:
8
在这里有真正意义上的“体媒”吗?这位好像是个媒体人,但说出的话非常外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0 23:13:07    跟帖回复:
9
在这里有真正意义上的“体媒”吗?这位好像是个媒体人,但说出的话非常外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1 10:43:25    跟帖回复:
10
李文亮第一声  原来没有错。这是怎样的令人悲哀和万分难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1 10:45:49    跟帖回复:
11
楼主说的话是在地外文明星球上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1:19:24    跟帖回复:
12
转至第1楼第 1 楼 陈安庆 2020/2/10 11:30:05 的原帖:    警惕武汉肺炎疫情报道中的八大传媒病!

    作者 丨陈安庆(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


    一、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报道八大传媒病

    1、媒体不作为

    重大疫情,发挥新闻媒体的作用。疫情就是警报,责任不能懈怠。疾病就是敌人,疫情就是战争,新闻人必须奋起抗击。公众对疾病的认知,除自身身体体验外,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媒体议程设置构建。

    作为具有公信力和权威性的主流媒体,应尊重受众的知情权,及时预警危机,正确引导舆论。2003年SARS疫情早期“禁报迟报”的后果使官方警醒,确立了及时公开报道疫情的全新机制,强化新闻专业精神。关注疫情通报、病例通报,以透明公开的方式为民众答疑解惑,彰显媒体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应有的角色定位,发挥媒体的“瞭望哨”预警社会功能。

    新闻媒体媒体不能不能失职,不能没有作为。在其位、谋其职,既然做媒体,做记者,就要敢于担当敢于作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疫情面前,明哲保身不敢为、精神懈怠不想为、本领恐慌不会为、不干事就不出事,没有担当奉献精神,不担当不作为,不能积极主动投入工作,不能全面履行岗位职责,新闻理想信念不牢、责任意识缺失,不仅有损新闻事业,更会损害人民群众利益。

    2、失声缺位

    突发性卫生公共事件,媒体有责任记录好,报道好,新闻是媒体人介入历史的一种方式,今天的新闻就是明天的历史,媒体要及时、客观地对此次疫情进行报道,疫情发生后,受众希望看到权威主流媒体发布的即时信息,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读者和广大受众亟待了解真相,不能失声缺位。

    对于传统主流媒体来说,虽然需要在很多事件面前保持正确政治立场,但是不代表在遇到重大突发性卫生公共事件时不进行新闻报道。要报喜也要报忧,对于疫情中出现的官员不担当,渎职、不作为等,要做到针砭时弊,引导社会舆论,让受众全面客观地对待疫情中的全面情况,做到实事求是、坚守专业精神,尽可能准确、客观、平衡地报道,舆论监督在裂缝中生存,不仅数量严重,而且力度不够。

    3、传媒误导

    记者报道不实,捕风捉影或报道中出现解读偏差,出现失实新闻见诸媒体,对读者和受众产生误导,产生负面社会影响。最近的疫情中的双黄连抢购事件中,就存在专家误导媒体,媒体误导舆论、舆论误导公众的情况。2011年也曾经出现过类似新闻误导,比如当时某媒体没有核实“碘化钾能够防治核辐射”的误导报道,同时在报道中使用“能够防治”带有肯定词语,加剧了国民的恐慌核辐射的情绪,造成了抢盐风波,9年过去此次疫情中,国内多家主流媒体重蹈覆辙,没有吸取前车之鉴。

    4、传播谣言

    在疫情下,各路信息井喷鱼龙混杂,新媒体环境下,信息传播便捷高效,谣言传播也层出不穷。

    出现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公众急于在第一时间知道事情真相,各种未经证实的信息,特别是小道消息蔓延,一般而言分为疫情科普知识性谣言、真相性谣言和情绪化宣泄谣言。

    危言耸听类型的谣言容易刺激眼球获得关注度,但是也好辨别,比较难以辨别的是医学专家代言的谣言,这些谣言经常以医学专家之口,以科普形式来误导媒体和群众,以提升其可信度,造成一种权威的假象。实际上专家可能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或已被证伪,也可能是断章取义,移花接木、李代桃僵,媒体在引用这些内容时,缺乏考证,从网络上照抄照搬,没有核实来源是否权威,很容易产生报道差错,媒体发布后,普通群众甄别能力有限,更无法鉴别真伪。

    这些谣言通过社交媒体快速发布,很多没有经过核实甄别,很多主流媒体的新媒体平台和官方微博,在抢发新闻热点的时候,为追求新闻时效,将这些谣言进行二次传播,经过主流媒体的刊发和转载,获得权威赋权,这些谣言负面危害进一步放大。

    融媒体环境下,不实内容在网络的开放和交互环境中,一定程度扩大谣言传播范围。谣言的传播具有变异和新生性,在扩散与裂变中加剧危害性。

    这对媒体如何规避谣言,提出更大挑战。主流媒体要承担社会责任,在谣言的规避中发挥作用,报道事实真相,引导舆论,降低负面影响。

    5、媒介恐慌

    媒介恐慌,是指受众因为媒介对危险事件的大规模报道,产生的恐慌和焦虑心理的现象。媒介恐慌,会造成公众对新闻事实的误判,造成大众认知错位、情感失控与非理性行为。

    公众因风险而产生焦虑,对媒体的信息依赖,误将拟态环境,作为真实环境去感知,对风险的过度呈现,会引起受众恐慌心理。

    疫情情境下,如果主流媒体刊发过于惊悚刺激性的报道,会让受众产生恐慌应激反应。武汉肺炎是突发性的社会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媒体无节制发布刺激性恐惧性内容,很难让受众消除对周围环境的不确定猜测,强烈的冲击现场,拍摄遗体和生死危机的临终患者,激烈的极端的危险与防范的叙事报道框架下,人们的恐惧感也会加剧。面对潜在威胁,会有很强烈的代入感、感同身受,产生焦灼、恐慌。

    施拉姆认为,传播是个魔弹,它可以毫无阻拦地传递观念、情感、知识和欲望… 群体焦灼具有传染性,对媒体报道的情景和行动都有传染性。不少媒体充满戏剧性、冲突性以及大规模惊悚性新闻报道,会令受众陷入陷入群体性恐慌。

    这些报道内容通过互联网社交媒体传播,恐慌所带来的惊悚记忆,难以消除。

    主流权威媒体不能为了追求新奇、轰动的新闻,而进行断章取义、急功近利收割流量。主流媒体要考虑负面信息后的舆论疏导,正视恐慌的危害,及时披露疫情的进展,介绍疫情的真相,交给公众预防的方法。

    在报道现场事实的情况下,避免对风险事件放大,强化风险意识,要寻找合适的角度,把握好信息内容的数量、质量、角度、尺度、报道节奏,避免引起受众恐慌。

    媒体需要真实报道,但是注意不要放大焦灼、不要为博取收视率和点击量,大肆渲染、刻意炒作,需要考虑受众的接受程度。做到安抚可能产生的恐慌情绪,及时疏导,尽可能地安抚受惊群众。

    6、灾难当喜事报

    谄媚官员无视灾民,报喜不报忧,灾难当喜事报,只讲防疫取得的成绩,夸大造假,好大喜功,投机取巧,谄媚地方长官,只讲成绩,不讲问题,营造有功无过的假象,无视疫情灾难,夸赞表扬过度,提不出一点批评意见,八面玲珑,有投机心理。受社会不良风气影响,疫情灾难中,也不忘给地方领导肉麻怕马屁,以此来为自己获得好处,希望得到提拔、升迁。

    在报道呈现中,对灾难本身笔墨很少,绝大部分篇幅集中在那个地方的领导闻讯后,如何采取紧急措施、语重心长、积极抢险抗灾上面,灾难当作喜事报,受到感染的患者不是他们的报道主角,一线医护人员不是他们的报道主角,领导才是他们报道重心,个人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在私心杂念的驱使下,巴结领导,媚态百出,这些报道内容播发出去后,会引起人民群众的强烈反感,认为这是在树立正面形象,有助于鼓舞士气。把灾难当喜事报,有悖新闻专业主义,人民群众也不认可。

    7、过度刻意煽情

    很多媒体为了达到获取受众注意力,“煽情新闻”泛滥。对重大事件、社会热点和敏感问题,应注意把握分寸、时机、力度,煽情是一种充满激情的感情渲染,通过一些言行来煽动某种情感或者营造氛围等,吸引人注意,博取同情。做新闻,永远不是比谁更会煽情,新闻报道过度娱乐化、过度戏剧化,会导致失真,新闻是真实的,它和戏剧有本质区别。

    疫情之下,“武汉不哭”、“武汉擦干眼泪”等煽情内容,有消费灾难之嫌,缺少客观理性,过度煽情式,使灾难叙事转变为“抹眼泪比赛”,专注于悲情渲染,刻意营造艰苦环境下英雄主义的精神力量,同时“祈祷式”煽情传播无处不在。媒体记录的时候不要刻意渲染悲情,进行煽情式戏剧化、表演式、演绎式呈现,煽情刺激手法,会带来了极魇负面效应, 比如为达到煽情效果,忽视受访者心理,强行采访,将伤疤一揭再揭,强迫受采访者一次次回忆起恐怖、悲痛场景,展现悲惨,采访对象成了记者随意摆弄的比惨道具。

    疫情灾难报道,要坚守底线伦理,要尊重采访对象“隐私”,“最小伤害”,“同情与怜悯”但不是故意渲染悲惨,坚持生命至上媒体人关怀,敬畏逝者,避免给当事人、家属带来“二次伤害”。报道,要融入爱心和真情,不要虚情假意的利用采访对象,达成故意煽情的所谓“戏剧效果”。

    8、妖魔化歧视疫区群众

    担心自己染上病毒,大搞地域攻击,将灾祸全归归因武汉无辜民众,丑化与歧视武汉人,贬低武汉人民形象。彰显自己的所谓优越感,加深武汉人的羞辱感,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不顾及湖北人民、武汉人民的心理感受,给当地人民的伤口上撒盐,心口上捅刀子。

    湖北人火热又耿直,好体面、好情面、好场面,湖北位于汉江平原上,因长江、汉江而繁荣,孕育出特殊的楚文化。

    武汉人是宽厚容忍的,武汉人的性格又是火热的,武汉是中国经济地理的心脏,爱恨分明,性格充满辣味,为人友好、善良,有自己的原则,性格耿直,直而不冲,筚路蓝缕、敢为人先,坚韧执著!从98年的抗洪精神就可以看出武汉人的风格,在难都能挺过来!大武汉,仍然是华中第一名城!

    在最近的疫情报道中,很多媒体发表有关武汉人、湖北人的负面新闻,渐渐就把湖北人的形象妖魔化了,造成湖北人、武汉人就是肇事元凶,祸端始作俑者的偏激不实刻板印象,这极大地伤害了湖北人民、武汉人民的感情,媒体应该反思。媒体妖魔化湖北人、武汉人这既不利于团结,也有失新闻职业道德和行业规范。造成一种假象,无辜躺枪的湖北人、武汉人成了一个又一个的负面祸端、干坏事的印象,这种叙事表达,极其恶劣。片面、偏见、不客观、不真实公正,制造一个国家下的地域隔膜,背离并损害公正、正义!

    二、新闻记者如何正确报道疫情?

    通常意义上,媒体对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报道议题,集中在防治工作和宣传活动两大方面。

    ( 1) 预警期间主要做防治和应对策略,疫情通报和形势预测分析,官方应对策略,政策发布相关解读。媒体要做大量科普知识普及和预防技巧,普及病毒常识、如何防御方法、疫情防治方法。爆发期媒体要做好疫情通报、防治工作成果和应对进展、抓好典型案例报道。平稳期也要抓好疫情通报,政策发布。消散期要总结好防止成果和经验。 从事公共卫生报道的记者,需要更加有意识地培养和加强自己在医疗卫生、药品等专业领域的知识。

    (2)公共卫生新闻报道,内容必须保障真实性,错误的信息会造成民众的认知偏差,严重的对生命安全造成不良影响。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重大疫情报道,媒体快速报道,要做到不漏报、不隐瞒,确保真实性,引导社会舆论,让真相跑在谣言前面。

    (3) 以独立、负责态度,用客观优秀新闻,为广大公众服务,满足信息渴望。 真相、真实、公众报道,事实求是为第一准则,一定要避免因不实报道而引起人群恐慌。

    (4) 重视疫情中的典型病例报道,注重报道创新,突破原有框架限制。不仅要报道灾难的惨痛,更要报道人民群众英勇抗灾、顽强拼搏精神。展现人性的真、善、美,鼓励振作精神、自强不息、团结一致、众志成城,勇敢面对困难。

    (5) 对医务人员、受灾主体、科普知识、灾难发生的原因,要给与一定平衡篇幅的报道。 尽量避免高深、晦涩的、专业性较强的词汇,注意科普性背后的生活化解读,以新奇有趣的方式吸引民众的注意力,降低商业利益,保证医学新闻的新闻价值。

    (6) 既要第一时间做好滚动新闻消息,也要凸显深度,做好深度解析性报道,特别是对相关政策、制度的宣传、反思和质疑。不仅仅是宣传模式、官本位报道模式,要有平民视角和辩证批判精神。要关注疫情通报、病例通报等客观数据,以透明公开的方式为民众解惑,权威媒体要着力点放在深度和观点上,将新闻做专做强。

    (7) 疾病防控新闻报道的经验价值总结,形成方法论,探寻疫情爆发广泛传播的深层原因。报道中可能出现的问题——对灾情的报道正面描述多,问题报道少,舆论监督少,如能把存在的问题及时报道出来,可以避免未来走弯路。

    (南方传媒书院创始人陈安庆 )

真心替中国新闻媒体人担心!说谎话多了会遭雷劈啊!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4:29:02    跟帖回复:
13
是外星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14:29:47    跟帖回复:
14
是外星人?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2 21:30:24    跟帖回复:
15
避免哗众取宠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警惕武汉肺炎疫情报道中的八大传媒病!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