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武汉肺炎让说真话有望了?
55405 次点击
267 个回复
易木瓜 于 2020-02-11 07:41:18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武汉肺炎让说真话有望了?









    武汉肺炎发疫至今,已衍生许多灾难性后果。人性那层薄纸,一捅就破了。地域歧视普遍出现。心理疾患难防难治。等等。

    但据说,疫情也会给遭受苦难的亿万百姓,带来一项令人振奋的福利:你可以说真话了!

    这个信息,不是来自官方,而是湖南省作协主席王跃文的“隔空投送”。

    拜发达的网络所赐,晨起,打开手机,最打眼的就是这条消息:《假如我还能活下去,我的嘴只用来讲真话!作协主席写的诗直指人性!》

    说真话有望了!

    这是容易轻信的我的第一反应。

    从古自今,说真话大有人在,其中不乏舞文弄墨者。但迄今七十年来,除了巴金,从中央到省作协主席中,敢讲真话者几无。

    巴金讲真话,也只在经历文革劫难九死一生之后。文革前的巴金,自己坦言也是人云亦云,假话连篇。文革劫难终于让巴金增长了说真话的勇气。他大声疾呼:“人只有讲真话,才能够认真地活下去。”(《再论说真话》,1980)那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他所说的真话,虽然至今看来,仍不得不受限于时代。但我们何敢苛求于已经作古的巴金先生?那本薄薄的小册子《真话集》,要不是巴金,要放在今天,哪家出版社敢出?下面这段话,哪家杂志敢发?

    “奇怪的是今天还有人要求作家歌颂并不存在的“功”、“德”。我见过一些永远正确的人,过去到处都有。他们时而指东,时而指西,让别人不断犯错误,他们自己永远当裁判官。他们今天夸这个人是“大好人”,明天又骂他是“坏分子”。过去辱骂他是“叛徒”,现在又尊敬他为烈士。本人说话从来不算数,别人讲了一句半句就全记在账上,到时候整个没完没了,自己一点也不脸红。他们把自己当做机器,你装上什么唱片,他们唱什么调子;你放上什么录音磁带,他们哼什么歌曲。他们的嘴好像过去外国人屋顶上的信风鸡,风吹向哪里,他们的嘴就朝着哪里。”

    四十个年头过去,时光还停留在“后巴金时代”。历史原地踏步,甚至时或后退。讲真话仍被视做优点。李文亮私下里几句嘀咕,也被当做讲真话的英雄,一夜之间万民景仰。前两天我写了《凡人李文亮》和《凡人李文亮续篇》,说李文亮善良正派,但并非敢说真话的英雄。有读者跟帖,说“别吹毛求疵,或者是鸡蛋里挑骨头了,楼主如果遇上连小李医生都不如”,让我哭笑不得。

    斯人已去,本不想再拿他说事,佃仍忍不住要问:李文亮真是颗敢碰石头的鸡蛋吗?

    真话仍然紧缺而且稀缺,埋头做人的李文亮也成了敢说真话的英雄,这样的时代,岂不可悲也夫!

    终于有一位作协主席,来发声誓说真话了。我高兴不起来,只有无尽的悲哀。

    我知道王跃文,是从他的《国画》起。一时万人争读,洛阳纸贵。那故事说的是,朱怀镜本不过是荆都市里一个不起眼的小处长,宦途蹭蹬,而由于上司无意间的一次索画,就此揭开了他飞黄腾达的序幕。在如蜘蛛网一般错综复杂的仕途上,朱怀镜苦心琢磨、谨慎从事;在个人情感的处理上,朱怀镜如履薄冰、难以取舍……

    那时身处民间又底层,对官场所知甚少,读来甚为新鲜,眼界大开。于是又陆续买过多种。《梅次故事》,《苍黄》,《亡魂鸟》,《朝夕之间》,近作《大清相国》,一买一大摞。再后来,对官场腐败了解稍多之后,回头看去,王跃文的那些官场小说,与现实中的官场,就有了一些距离。所谓文学的想象,远追不上生活的真相。

    据说王跃文在省地级政府机关工作多年,写作就有厚实生活。后来选择主动离开,是否这时就开始看穿,不得而知。

    其实至少省作协主席,也是有编制有级别的,至少副厅以上。这官当然并无多大实权,就我所知,也是听喝的份,宣传部门的一个科长,也会指鼻子戳眼骂你。何况本单位还有一个书记在头上盖着,那才是一号首长,党政财文,人家一手攥着,关系不好,就会受气如疫情省前作协主席方方。但特权仍有一丁点儿。车,房,薪俸,退休之后的医疗保障等等,形如鸡肋,弃之还是可惜,也就不死不活呆着。

    也就不要苛求他们还会说些什么。

    但如果要和写诗说“只讲真话”的王跃天主席抬一杠,你不还活着正活着吗?讲几句试试!

    比如,瘟疫多有,为何到了我们这里,从SARS到武汉肺炎(我坚持只用这个词),信誓旦旦“可防可控”,怎么而今举国染疫,哀鸿遍野?

    搭带着,能否呼吁把那些关涉文学创作的法律法规,也做一些修定,以更保证创作和出版的自由?

    如果不是过于奢侈,那就再提一个要求:我们何时会有一张自己的选票?

    假如过于唐突,请王跃文先生海涵。

    我也被人称为作家,如果坐在你那个位置,我会怎样做怎样说,也很难说。疫情起来,困守高楼,粮菜渐至告馨,出门无口罩可戴,心中愤怒,蓄积已久。提起笔来,写些什么,写到哪一步,仍颇费酙酌。斗胆发到网上,不免脊背发冷,生怕房门被咚咚擂响,制服们一拥进门。

    我已折腾不起。

    疫情告急,封口之后,举国染疫,其因果关系,已然明白,为时𨚫晚。

    但愿随着无辜死亡者日多,能让言论略为宽松一些,让人喘一口活气。

    《假如我还能活下去》或许提供了一种可能?

    疫情终将过去,千百万人终会活下来,那是多少张历经劫难得以不死的口?不是说众口铄金、众心成城吗?

    王跃文主席的“只说真话”如能实现,我等当三呼万岁。


    2020.2.10  09:00  起写

    2020.2.11  07:31  改定



    附录:

    王跃文《假如我还能活下去》:

    假如我还能活下去/我要加倍爱我所爱的人/我不会再敷衍我不爱的所有/我不饲养宠物/我没有权力主宰任何一个生命/我会有更多敬畏/却不对神焚香膜拜

    假如我还能活下去/我的餐桌上会更简单/我的嘴只用来吃朴素的米饭/喝清洁的水/亲吻我的爱人/我的嘴只用来讲真实的话/假话留给讲假话的人

    假如我还能活下去/我愿我的大脑如混沌初开/耳朵听到的就是听到的样子/眼睛看见的就是看见的样子/嘴巴说出的就是说出的样子

    我知道,假如我还能活下去/这是因为我有了口罩/我不想把口罩比拟成任何意象/口罩就是口罩/此时此刻/任何抒情都不恰当/我能想到的恩人/是种棉花的农民/织纱布、制口罩的工人/送口罩到家门口的快递小哥/是那些也正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站在病床前不眠不休/与死神搏斗的人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1 15:14:15    跟帖回复:
   沙发
有没有望,在你我的口中,手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1 15:15:26    跟帖回复:
3
疫情过后,一切照旧。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1 15:25:43    跟帖回复:
4
小猫口罩满天飞,还是不让说话呀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1 15:30:59    跟帖回复:
5
让说真话的可能有增加一丝机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1 15:32:19    跟帖回复:
6
凯迪,似乎好像  宽容那么一丁丁丁丁……点,两天了没锁id了,口罩赠送我几个,咬人的东西少点了,以前能瞬间决定我id生死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1 15:32:43    跟帖回复:
7
凯迪,似乎好像  宽容那么一丁丁丁丁……点,两天了没锁id了,口罩赠送我几个,咬人的东西少点了,以前能瞬间决定我id生死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1 15:33:40    跟帖回复:
8
一切的法规条例都是为了保护民众的利益而建立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1 15:36:09    跟帖回复:
9
想的美啊你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1 15:43:32    跟帖回复:
10
恰恰相反,道路以目是大概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1 15:43:52    跟帖回复:
11
你想的太简单了。不是一下子就能实现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1 15:46:10    跟帖回复:
12
转至第6楼第 6 楼 破产了 2020/2/11 15:32:19 的原帖:凯迪,似乎好像  宽容那么一丁丁丁丁……点,两天了没锁id了,口罩赠送我几个,咬人的东西少点了,以前能瞬间决定我id生死的你想的太简单,现在限制外出时间,把账号都封了没事会去上街晃荡的,增加他们的难度。现在不封号是把你们锁在家里,免得上街。事后就会大批封禁甚至底裤都扒出来。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1 15:47:10    跟帖回复:
13
中国梦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1 15:47:45    跟帖回复:
14
no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2-11 15:48:19    跟帖回复:
15
林达:为什么“散布谣言”不能轻易入罪

2007年08月14日
南都周刊


谁没有传播过不实消息?

一个网名叫“红钻帝国”的青年,因在网上传播济南七月十八日大雨导致某地下商场死了人的“不实消息”,警方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以“散布谣言”和“故意扰乱公共秩序”为由拘留。这一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在现代法治国家的法律中十分罕见,究其原因,是因为这一规定措辞不严,实际上很难统一执法。

所谓“谣言”,最基本的定义就是“不符合实际的传言”,可是将传播谣言写入刑事罪名,却会产生很多问题。人都在社会交流中,就必然传递消息,消息大多并非亲身经历,而是看来听来的二手三手消息。所以,保证自己过去没有,将来也不会“传播不实消息”的人,是不存在的。大多数人在向他人转述时,至多根据逻辑合理程度或现实可能程度作出经验性猜测判断,但是谁也做不到保证“真实”。你不可能在转述以前都去调查确证,事实上有很多事过境迁已经无法确证,但我们还是每天都在传播。这里面,无疑有很多转述消息是“不实”之词,是在“传播谣言”。如果如此“传播谣言”就能入罪,每个人都可以抓起来审一审,没有一个是清白的。

所以,很难在其他法治国家的刑法里找到“传播谣言”的罪名。“谣言”作为一种言论,不能因其内容“不符合事实”就能入罪。宪法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并没有把内容“符合事实”作为受保护的先决条件,因为法律不可能对人要求做不到的事情。传播内容不符事实的消息,也是一种言论,原则上也受宪法和法律保护。但是,这并不是说,任何言论都受法律保护,说话可以完全不负责任。有些发言者必须负刑事或民事方面的法律责任,不属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范围。那么,什么样的言论可以入罪呢?这是一个需要非常谨慎审视的问题。

什么样的言论可以入罪?

美国司法制度对这一问题的答案,探讨了很多年,可以给我们作一个参照。

美国最高法院很早就在判例中指出,公民的言论自由不是绝对的,有些言论不在法律保障的言论自由范围内。言论是否受法律保护,要看其“时间,地点,方式”。最高法院的经典例子是,在坐了很多观众的剧场里大叫“着火啦”,这样的言论不是法律保障的言论自由,有可能被判为一种刑事犯罪,因为它会引起混乱,危及他人生命。那么,什么样的时间、地点和方式是不可以的呢,这很难预先一一列举,而必须就每个个案来考察判断,其标准是,此言论是否会引起“清楚和现实的危险”。

就以在剧场散布“着火”这个“谣言”来说,喊的人是不是犯下了刑事罪,要根据具体案情。在这个例子里,“真实”是一个重要考量,如果确实着火了,叫喊着火即使仍然会造成混乱,但显然不能作为刑事罪来处罚。可是在复杂的现实社会,“真实”不是唯一标准。比如说,有人看到了冒烟,闻到了烟味,因此判断失火的可能性很大,他告诉旁人着火,可是事后证明并没有失火,这是不是犯罪?如果他没有得到确证就不能判定失火,就不能告诉他人失火,也可能贻误了帮助他人逃出火灾的机会,等于是法律捆住了公民帮助他人的手脚。还有,如果他身旁的人告诉他着火了,他是不是应该转告他人,如果转告他人而事后被证明是“传播谣言”,是不是应该判他犯罪?

从这样简单分析就能理解,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逐渐建立何种言论受法律保护的标准时,为什么要谨小慎微,斟字酌句。事实上,建立“清楚和现实的危险”标准以后,最高法院后来对这种危险进一步缩小范围,指出只有在言论可能引起“迫在眉睫”的“清楚和现实的危险”,法律才加以干预。也就是说,如果某言论可能引起社会不安等危险,但是这种危险并不是紧迫的,而是有一段缓冲时间,那么这种言论仍然是合法的,因为危险既然不是“迫在眉睫”,就可以通过信息的公开和畅通,将危险降低甚至消解。

美国最高法院发现,仅仅考察可能的后果,建立“清楚和现实的危险”的标准还不够。有些言论涉及公众利益,必须给这种言论以最大保护,有尽可能宽敞的空间。如果用“可能引起社会不安的后果”来约束它,就可能堵住了事关公众的有益信息的流通。在著名的沙利文一案中,黑人民权运动在报纸上散布的关于警方的信息是“不真实”的,但是最高法院认为,判决这种言论违法必须证明言论者一方的动机有“明显的恶意”。如果不能证明有明显恶意,这种言论即使不符合实际,也因为事关公众利益,必须允许表达,是合法的。

如果言论对他人造成伤害,言论者有可能要负民事责任。在2001年的Amwey公司对PG公司一案中,最高法院拒绝复审,维护了下级法院的判决:判定Amwey公司在竞争中恶意散布谣言伤害同行公司,有明显的经济利益动机,这种造谣竞争不能要求宪法和法律对言论自由的保护。

我们可以看出,美国最高法院对于法律保护的言论范围之鉴定,至少是可以操作,可以统一执法的。传播一种消息是否合法,关键不在其内容是否“符合真实”,而是在于传播这种消息的后果,以及传播者的动机。如果传播不会引起立即的危险,没有造成对社会和他人的伤害,如果不能证明传播者有恶意诽谤诋毁他人的动机,那么,传播这样的消息就是合法的,就是受宪法和法律保障的言论自由。在这样的标准下,即使传播的消息内容不符合真实,或者不完全真实,或者真实性无法确定,传播仍然是合法的,不必担心警察来拘留你。

该怎样尽可能减少谣言?

现在再看“红钻帝国”的“散布谣言”案,此案暴露了法律规定的模糊性。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的是,“散布谣言,谎报险情、疫情、警情或者以其他方法故意扰乱公共秩序的”,可以依法惩处。问题就在于,将“谣言”和“谎报”一词写入法律,这个门槛太低。如果你听说本地发生了矿难,你不可能下矿井核实以后才去请求救援。听到火灾矿难消息不确实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一个负责任的公民第一时间做的,是赶紧传递这个消息,抓紧每一秒钟救火救灾。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敢保证自己从来没有传播过“谣言”。既然人人都可能传播谣言,却不可能人人被拘留,于是放过谁拘留谁就成了警方手里的处置权。这种模糊的法律,给了警方过于宽泛的处置权,属于“有毛病的法律”。

如果我们有法律应该保障公民言论空间的观念,可以公正地说,“红钻帝国”在网上发帖,并没有形成犯罪,还不到需要政府来加以阻止和惩罚的地步。现在已经公开宣布,地下商场在大雨灾害中没有死人,可这是我们事后才“听说”的,我们采信了没有死人的消息。而“红钻帝国”在事件进行之中,听说了死人的消息,她采信了这一消息。她在网上传播这一消息,和我们此刻传播没有死人的消息,都没有造成对他人的实质性伤害,没有引起社会不安的立即危险,也不能证明有恶意的动机,那就都属于公民行使正当的言论权利。在这里,消息是否“符合真实”无关合法还是非法。

事实上,我们之所以喜欢打听消息,喜欢传播消息,因为社会生活有这个需要。人不仅需要吃穿住,而且结成社会,需要信息。我们需要听和说,不让听不让说,即使吃得饱饱的,也会憋死。

一个值得思考的角度是,如果你想要尽可能减少不真实的谣言,那么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造成一个信息畅通的环境,尤其是政府机构有责任及时公告真实情况。记得在美国9·11事件发生时,电视中市长朱利安尼以及如警方、消防队这样救险指挥不间断地发布公告和回答记者提问。而且他们发布信息的诚信历经过长期考验,能够取信于民。同时,新闻台除了新闻主播现场报道,也不断插入从民间收集到的各类信息,如录像、目击者描述等等。因此,在如此重大灾难前,没有“谣言满天飞”的现象。假如济南在突发灾害面前普遍出现不实信息流传,需要检讨的是,政府是否满足了民众的知情权,而不是去处罚在灾难临头的刺激下传递消息的民众。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武汉肺炎让说真话有望了?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