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为什么日本人显得比中国人更懂中国文化
3914 次点击
42 个回复
剑门碧玉 于 2020-02-13 17:51:47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西洋参考 贾老师

    今天中午,全国人民的朋友圈又被一句诗刷屏了。

    日本舞鹤市政府驰援大连捐赠物资的箱子上写着: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这句诗出自王昌龄《送柴侍御》:流水通波接武冈,送君不觉有离伤。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前几天震惊中国人民的是这句: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这个来历就更生僻了。《鉴真和尚东征传》里记载:

    日本国长屋王崇敬佛法,造千袈裟,来施此国大德众僧,其袈裟缘上绣着四句曰: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寄诸佛子,共结来缘。以此思量,诚是佛法兴隆,有缘之国也。今我同法众中,谁有应此远请,向日本国传法者乎?

    其实鉴真东渡和玄奘西游,都非常艰难。官府查禁,学生举报,这两个人出国,用今天的话说,那是“非法出境”,算偷渡出去的。什么唐太宗西华门送别唐三藏,都是小说家瞎编的,李世民那会巴不得把玄奘抓回来呢。这个扯远了,我们转回正题。

    为什么日本人显得比中国人更懂中国文化?

    日本的汉字传统

    日本早期的史书比如《古事记》和《日本书纪》均系汉字书写。《古事记》成书于和铜五年(712年),由太安万侣编撰。《日本书纪》在八年后的养老四年(720年)由舍人亲王等人撰写完毕。这两部书均系日本最早的史书,后者被称为“日本正史之首”,怎么比较呢?相当于中国司马迁的《史记》。

    

    《日本书纪》是建立日本国家认同的第一部史书。本书把670年创立的“日本国”国号及“天皇”称号,追溯到公元前660年的神武天皇时期,并主张日本列岛自古以来均为日本天皇的统治区域。(见冈田英弘所著《日本史的诞生:东亚视野下的日本建国史》)。

    日本有历来使用汉字的传统,其实不止日本,还包括韩国、越南等国,在汉字输入之后,仅成为一种具备记录用途的文字,口语则使用本国的语言。故而与中国相同,即所谓“言文二途”之制,说是一套,写下来另一套。中国早期的话本小说里的人物对话(比如《莺莺传》),即是口语。

    但是中国口语和日本口语的文法结构完全不同,记录时全部以汉字写的话,难以表达的地方也多。于是日本人发明了万叶假名,这是把汉字视作单纯表音符号的一种表记法。万叶假名逐步简化之后,成为今日之日本现代假名,而且与汉字混合使用,汉字遂成为日语表音文字的一部分。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去日本旅游,虽然不懂日语,但是坐地铁高铁仍然不会迷路的原因,有一大半文字都是汉字。比如“新宿”,我们读作xinsu,日本人读作Shinjuku,“池袋”,我们读作chidai,日本人读作Ikebukuro,汉字变为一种表音文字,不是汉语里的表意文字了。

    

    日本人的文化传统中,读中文典籍、写中文诗歌、乃至书法、篆刻与文字有关的训练从未中辍。当年梁启超吹牛,说自己在去日本的船上,一晚上就学会了日语。其实不是他懂日语,而是伊藤博文这帮人中文(文字而非语言)太好了。当年中日名人之间所谓的笔谈,就是写汉字交流。

    略举一例,有一年冬天我在东京的一个咖啡馆写稿子,管服务员要一个烟灰缸,一来可能是我这个ashtray这个发音不准,二来日语里管这个ashtray叫“阿斯托雷”,服务员一脸懵懂。我灵机一动,让服务员拿纸笔,写下两个汉字:灰皿。她非常惊讶又很高兴的去拿来了烟灰缸。老实说,我觉得“灰皿”比“烟灰缸”的表达准确。因为古汉语里,“皿”就是指“浅底的容器”。至于缸,是很大的盛水用具。

    又比如,日文里“駅”即中文里的“驿”,即驿站,引申为车站。有一次,我去函馆山看夜景,出租车司机问去哪里,我写了“山麓駅”三个字给他。所以梁启超那种笔谈并不难。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日文典故追到辞源,都是中文典籍里的典故。日本文化里非常重视对中国古典文化的汲取。明治维新的时候,那一帮人的汉诗都很好。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这就是诗经《秦风》里的。我想起来,当年南联盟大使馆游行的时候,中文系的同学写的标语就是“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物理系写了一句“打倒北约”,生物系写了一句“血债血还”。这就是有文化和没文化的区别。有文化就是“与子同袍”,没文化就是“武汉加油”。

    打一个不太准确的比方,日本文字里的汉字,有点像英文法文意大利文之于拉丁文的关系,是一种文字源头。与日本不同,韩国的谚文纯用表音符号,不使用汉字。但韩国的典籍均以汉字书写。所以在日本、韩国,研究本国历史,不懂汉字完全无从下手。

    为什么我们不懂这些

    中国大陆的古典文化教育要说没有吧,那不符合事实。要说有吧,那也挺半吊子的。文言文比例大约占三成最多四成,相比台湾、香港而言,那是大大不如,台湾文言文占比是七成。为什么有时候我们觉得港台人民的用词比较“雅”,那是有原因的。别的不说,我记得当年连战登陆,给中国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