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胡赛萌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诸位,开吃了。
1249 次点击
1 个回复
一介匹夫311 于 2020-02-15 08:36:0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五柳先生传》,大家都知道的,我不怕人嫌烦气,附在此间,作为本帖的开头,往来的大侠,这一段先要复习一下。

    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宅边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闲静少言不慕荣利。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常著文章自娱颇示己志。忘怀得失以此自终。

    赞曰黔娄之妻有言“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其言兹若人之俦乎衔觞赋诗以乐其志无怀氏之民欤葛天氏之民欤。

    我引此文,意在“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一句。陶渊明为什么不把自己“欣然”的“会意”所得一一地列出来以飨读者呢?我想原因很多,比如1.文意是不适宜说破的,又比如2.说出来也没有用,还有3.说出来也许会比“可怜的中国人”这样的话更得罪人,留给读者自己去想象吧。但是”所得”秘而不宣,也有问题,”民其无罪,怀璧其罪”,学问和知识为什么要将它埋没呢?这才叫做左右为难了.幸好我们读到的文章中能让我们“会意”且“欣然”的地方正多,我们就在这些地方努力吧,这样就能无愧于陶渊明先生了。关于1,曹操对于”黄绢幼妇”不肯让杨修说破,就是因为曹操懂得:文章写出来是为了启迪心智,陶冶性情的,不用心想,不独自悟,是达不到这个目的的,一旦说出来,就像孙子把奶奶孵小鸡用的蛋敲破了或者煮着吃,研究它是什么结构?什么味道?想法与奶奶完全不一样.又如为了证明怀璧为宝,就不得不把怀璧砸碎,把那些粉末拿去检验一样,为了证明它是宝,就要首先毁坏它,我们怎么选择都有问题,对吗?关于3,为什么我又不直接把它们一一地说出来呢?因为我狗屁不是,说话没人肯信。 说三件往事,以证我言不虚。2005年4月11日,我发过一个帖子:语文天地网论坛  高中语文教学   《锦瑟》一课的比较贴切的理解

    我看了几个教师的课案。对《锦瑟》一课的讲解都是按照书本的解释,依样画葫芦。其实课本的解释大误苍生。我们也不必逐字反驳课本的解释,只要把诗的大意说一下,就什么都解决了。

    锦瑟啊,你有什么理由五十弦呢?你的每一根柱,每一条弦都使得我回忆起美好的当年。

    回忆的沉迷啊,就像梦蝶的庄周,回忆的痴狂啊,就像望帝的春心。

    对月回忆啊,眼珠淌泪,日下回忆啊,心中无法平静。

    这一番回忆情啊,真挚感人,却不过只是一种回忆,当时你对她表达了吗?哎呀呀,我想不清了呀,想不清了呀!

    文章的中心只有一个字:忆。

    我的解释能得到老师们的承认吗?

    没有响应,只能享受纯粹的寂寞.

    还有一课,是温庭筠的《菩萨蛮》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娥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

    课本告诉学生,词写的是女子的孤独和寂寞云云,甚是荒唐。我在曾经存在过的北大中文论坛告诉人们,这一首词说的只是:多欢晏起,檀郞窥妆。绝无孤独寂寞之意,仅得一人赞同。

    前两年我在“中华诗词论坛”发帖,附图是课文的一页,链接见http://www.pep.com.cn/gzyw/jszx/tbjxzy/kbjc/dzkb/zggdsgswxs/201008/t20100826_750131.htm

    此文不好说好坏,选进课文,就该求个真。

    菩萨蛮     韦庄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注  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家乡太苦,民不聊生,所以还乡断肠,但是还是要回去,老了也要回去,这是解不开的乡愁,是挥之不去的落叶归根情结。

    说什么乡情乡愁,实在是一派胡言。我有直接的读法如下,看官,你能同意吗?人人尽说江南好 婊子娼妓两件宝 春水碧于天  嫖宿在画船   垆边人似月 皓腕三陪姐  既老当还乡  天公痿汝阳  

    自认为说的不过只是实话,却被版主老大斥为“负能量”,直接封杀。

    我说课本里的错误的话,换作温教授来说,你们哪一个敢不信?话说得对不对,得看是谁说的,对吗?您说的,就对,我说的,就不可能对。我就把这些话让给您来说。好在这些有待“甚解”的所在略无难处,只要您诚实、有常识、肯思想,就能每有“会意”,享受“欣然”。

    与会意字“田力男”的错误一样的,还有一个字“看”,课本说是“手目看”,不对了,就是许慎这个2000年前的老学究说的什么“以手加目,睎也”也不对,这样的训诂法只能气死仓颉;

    窈窕,如果您认为是“品德美好”,就错了;

    永矢弗谖,矢不是誓,谖不是忘,这句话并不在课本里,因为它被铸在国耻鼎上,所以应当比课本有更重要的意义:南京大屠杀 倭人侮中华  矢誓谖忘论 铸鼎辱自家;

    夙兴夜寐,不是什么早起晚睡,靡室劳矣,也不是干家务劳动的表述;

    生死契阔,如果解释为生死离别,就又错了,在相反的方向你才可能找到正确的解法;

    “白日依山尽”这一首诗,简明易懂。经教授们一阐述,反倒让人糊涂了。王立群教授说“白日依山尽”是实写,“黄河入海流”是虚写,能信吗?郦波教授说“白日依山尽”一句说明鹳雀楼不可能在蒲州,因为中条山在蒲州之南而非在西,蒲州绝对见不到“白日依山尽”的情景,您敢说他说得不对吗?

    《送孟浩然之广陵》,至少有丁启阵教授提到过它可能是写孟浩然“寻花问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