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内瑟斯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转帖]珍珠港遗骸:美军怎样对待为国捐躯的士兵?
574 次点击
1 个回复
内瑟斯 于 2020-06-02 11:05:53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作者:葛澄

    无数士兵在二战中失去了年轻的生命。日军在偷袭珍珠港战役中,共造成4000多名美军死伤,其中2000多人当场阵亡。美国人一直以来都有「珍珠港情结」,因为这是美国正式参加二战的标志性事件。

    七十多年身份不明

    珍珠港美军一半以上的伤亡来自「亚利桑那号」战列舰,日军炸弹导致弹药库爆炸,很多士兵被炸得粉身碎骨。战后美国在亚利桑那号残骸的正上方建立了纪念馆,直到今日该舰的残骸中仍躺着全舰1,177名阵亡将士中的1,102具遗体。

    
    亚利桑那号战列舰

    「俄克拉荷马号」战列舰的情况也一样,它被5枚鱼雷击中,12分钟内战舰倾斜,逃上甲板的水手们只得跳海求生。除了32人获救外,数百人被困在舱底和战舰一起沉没到太平洋底,全舰一共有429人遇难,包括来自威斯康星州一个家庭中的三兄弟。

    袭击后的第二年,这艘战舰被打捞起来,舰上仅有35人的尸骸身份被确认,其余遗骸已无法辨认。军方机构将他们定义为「不可恢复的人体」,并进行了分类。除了一部分尸骨被转移到实验室外,其余都被分散埋葬于夏威夷国家纪念公墓,他们的墓志铭上没有名字。

    
    夏威夷国家公墓一角

    一名阵亡士兵的家属表示:「虽然被安葬在国家公墓是一项殊荣,但19岁的年轻人为国捐躯,不应该只落得身份不明的结果。」

    带他们回家

    时年24岁的杜雷尔韦德放弃了办公室职员的工作,投身海军,成为俄克拉荷马舰上的一名机械师,和其他众多伙伴一样,他也被记载为「失踪」,他的遗骸很可能也葬于这片公墓中。

    珍珠港事件后的七十多年来,韦德只是其家庭成员在故事和信件中共享的记忆。为了纪念他,韦德家族的三代人,都将「杜雷尔」作为他们名字中的一部分。几年前,韦德家族得到军方的消息,称韦德的遗体有可能被确认,需要家族成员提供DNA以进行测试。

    
    机械师韦德

    自2015年起,国防部发表了一份备忘录,指出俄克拉荷马号有关的遗骸正在遭受破坏,国防部要求尽快对这些尸骨进行DNA分析。于是海军开始使用DNA测试技术,希望最终将葬于夏威夷的无名尸骨归还给他们的家人。这些士兵的骨头被从夏威夷的墓地中挖掘出来,首先送往位于内布拉斯加州的一个实验室。

    韦德的侄子劳伦斯生于韦德遇难的第二年,他提供了军方所需的DNA。根据这一线索,终于在无数尸骨中找到了韦德。劳伦斯说「我一生都不了解他,除了我带着他的名字。他是在珍珠港牺牲的,有了DNA就有可能辨认出他的遗体,对我来说,这使他更像是一个真正的家人。」

    韦德尸骨的最后安息地是他家乡密西西比州的退伍军人纪念公园,转送遗骸的仪式被定于2018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77周年纪念日。

    
    俄克拉荷马号倾覆

    时年27岁的海军消防员卡尔多尔是另一个最终被确定身份的俄克拉荷马号牺牲士兵。

    为了鉴别多尔的遗体,国防部战俘及失踪人员统计局和军方科学家们使用线粒体和Y染色体进行DNA分析和人类学分析,退伍军人事务部也参与了这项工作。

    多尔的遗体在2015年7月25日被确认。他的名字和其他舰上的失踪人员一起,被记录上在夏威夷国家公墓的纪念墙上。从这一天起,他的名字旁边被放置了一朵玫瑰花标志,表示他已经被找到。

    2017年12月5日,披着国旗的多尔棺木被空运到他的家乡南卡罗来纳州,他的家人和海军仪仗队在机场守候,并将他的棺木抬上灵车,驶往葬礼现场。多尔的家人告诉当地电视台说,他们已经等了多尔几十年。

    「他在战斗中失踪了」,多尔的侄子查尔斯对记者说:「这就是我们多年以来所知道的一切。我祖父大半生都在努力找出他的儿子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把他接回来,让他安葬在他父母身边。」

    
    二等兵,消防员卡尔多尔

    海军陆战队士兵阿尔瓦克雷米恩的故事则一波三折,珍珠港事件后,克雷米恩的妻子收到军方电报称其丈夫失踪。六天后又收到一封电报说他幸免于难,家人庆幸了三个月后,最后一次收到电报称,克雷米恩已经在珍珠港事件中阵亡。

    谁能想象先后收到这三份电报,家属心里曾经历过怎样一番挣扎起落。

    
    陆战队士兵克雷米恩

    2001年,研究人员从克雷米恩的家人中采集DNA用于鉴定他的遗骸。到2015年,虽然已经鉴别出了一部分属于克雷米恩的遗骸,但是并没有通知其家人。2018年年底,相关部门终于将全部遗骸鉴定完毕。克雷米恩的遗骸最终安葬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其父母的墓旁。

    DNA在军方的应用

    在二战中服役的1600万美国人中,有超过40万人在战争期间死亡,仍然有72,781人(约26,000人被评估为「有可能找到」)至今下落不明,仍有数万个家庭无法埋葬亲人,不得不带着难以愈合的伤口,生活在遗憾中。而DNA技术的应用给他们带来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