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songboyi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老三届人对“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重新认识
569 次点击
1 个回复
songboyi 于 2020-06-02 11:30:06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徐先生是我从媒体上了解到的同龄人,他和我都是“老三届”人,有些类似的经历,七七年他考入省师范学数学,我考入省师范学物理。几年前在图书馆借到他写的一本书,其中一篇文章谈到严复的译著《天演论》时说:“但当我在70年代初期读到赫胥黎此书的新译本《进化论与伦理学》时,却感到了极大的震惊,因为我看到赫胥黎在此书阐述了一种与历来印象迥然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观点。”当时我也买了这本书,看过之后感觉内容很平淡,没有《天演论》中让人激动的话语,也就没有引起太多注意,显然是思维太迟钝了。严复是我比较赞同的思想启蒙者,对他提出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从没有产生太多的怀疑。徐先生在书中写到:“严复译的《天演论》就是这种洞穴假相的典型例子。严复对原著作了与原意背道而驰的误读,中国学界一直没有人指出和纠正,反而追随严复的误解,造成声势,形成定论。直到半个多世纪之后,美国著名汉学家本杰明.史华兹才在《寻求富强:严复与西方》一书加以澄清”(碰巧我也买了这本书)。我很同意徐先生的观点,“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知识界广泛接受的一种观点,也是相当多读书人(包括“精英”们和普通人)思想的基础,如今“强国”几乎是天天说的话题,严复先生的观点今天依然是一个值得认真思考的“大问题”。我愿意作为被唤醒的同龄人,对这流传极广的八个字重新认真思考。

    宇宙中的一切都是在变化的,也可以说是在“进化”的,但这变化有没有规律呢?这规律是什么呢?如果我们把宇宙中的一切都看成“物”,则物理学回答了这个问题;达尔文的“进化论”回答了生物界的规律。而对人类社会来说,由于也可以勉强认为“人”是生物界的一部分,达尔文的学说也就部分说明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不是人类社会完整的发展规律。人类和生物界的发展规律不同在哪里呢?赫胥黎的《进化论与伦理学》回答了这个问题。人类是从动物界进化来的,人类社会毫无疑问脱胎于自然界,我们所说的“人性”既有从动物那里继承来的“兽性”,也有进化来的“纯人性”,将人比喻为“半个野兽半个天使”是形象的。人类社会存在两种生存状态:一个是达尔文总结出来的生存斗争学说,即“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物竞天择),这也是一种完全的自然状态;另一个是人类努力摆脱“自然力量”的控制,建立自己的“有序”生存状态,并不只是强者生存,弱者也能生存,“弱肉强食”的现象虽然没有完全改变,但得到遏制。是什么力量遏制了这“丛林法则”而建立了人类社会呢?赫胥黎把这种“力量”概括为“伦理”,泛指“道德”、“善”、“美”等等。我们认真体会他所指的“伦理”都是属于“文化”的范畴。也就是控制人类社会的有两种“力量”,一是人类从生物界那里继承的“生存斗争”的“天性”,是天然的;另一个是人类所特有的“文化”力量,是人类自己创造的。两种“力量”对人类社会进行控制,人类社会实际出现和存在的种种现象印证了这个理论:社会中强制、暴力、战争等现象是“生存斗争”力量导致;而遵守“伦理”、“道德”、“法律”、“契约”等现象是以“文化”作为基础,“自觉”做出的反应。特别值得指出的是“货币”的出现,它使得人与人之间的“契约”关系“票证化”,有了避免“暴力”的基础。而所谓人类社会的“进步”就是指自然状态越来越式微,而人为的“有序”状态越来越成为主要的生存状态,这也是人们所说的人类社会是从“野蛮”向“文明”发展的历史。

    赫胥黎在《进化论与伦理学》的序言中所说:“如果没有从被宇宙过程操纵的我们祖先那里遗传下来的天性,我们将束手无策;一个否定这种天性的社会,必然要从外部遭到毁灭。如果这种天性过多,我们将更是束手无策;一个被这种天性统治的社会,必然要从内部遭到毁灭。”他的这段话就清楚说明,所谓人的“集合”(指所有人和“人群”,包括家庭、“单位”、民族、国家……)没有生存斗争的能力在这个世界上必然会被“消灭”;如果“生存斗争”能力太强,压制了区别于动物的真“人性”,情况会更糟,将自我毁灭。也就是说无论个人、家庭、民族、国家,从出生就面临各种各样的“竞争”,不能没有“生存斗争”能力,但也不能过度使用这个“能力”,否则将从内部被毁灭。这个观点所强调的就是人类社会不同于自然界,“生存斗争”强的并不一定是人类社会中最“适应者”。“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等于“弱肉强食”、“胜者为王”。中国历史上一个个王朝的兴起和灭亡不正是遵循了这个规律吗?秦灭六国是“生存斗争”的结果;而秦灭亡正是赫胥黎所说“如果这种天性过多,我们将更是束手无策;一个被这种天性统治的社会,必然要从内部遭到毁灭。” 成吉思汗使蒙古民族兴起,横行欧亚大陆,最终从内部四分五裂,后来成为一个极普通的民族,也是这个规律的例证。世界上许许多多的“存在”、“崛起”、“兴盛”、“濒于灭亡”、“消亡”不都是按照这个规律吗?

    “生存斗争”的能力无疑是自然界赋予每一个生物体的,只要“存在”就具有,是“天性”,没有必要担心缺少“生存斗争”的意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胜者为王”、“胜王败寇”也都是对“生存斗争”的认可。严复把赫胥黎的理论浓缩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种观点广为流传,并不是西方的什么先进思想在传播,而是将崇尚“强势”的传统思维穿上“现代化”、“世界化”的漂亮外衣。皮厚锋先生在他所著的《严复大传》中评论《天演论》时说:“根据前述分析,似可得出一点基本结论:《天演论》是严复以《进化与伦理》为底本,以救亡图存为目的,创造性地会通达尔文、赫胥黎、斯宾塞及中国古代思想家荀况、刘禹锡等诸家思想学说,巧妙表达自己政见,同时又附带介绍大量西学背景知识的百科全书式的杂著。”我们没有必要去考证严复是“误读”还是有意这样来介绍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