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快乐呆人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原创]可怜的爹(连载)4
5318 次点击
7 个回复
快乐呆人 于 2020-07-02 09:49:29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可怜的爹(连载)4



   4、世道要变

    在老家的时候,我几乎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娘养了一只大公鸡,一只可以任意踩母鸡的大公鸡。公鸡不就是男人么?何以有一身华丽无比的装束——有时候我就想,禽类总是公的花枝招展,为什么独独人,男人;不打扮得那样!曾经询问一位专家,他说他也在研究这个问题。呵呵,真奇怪——娘总是说,等养大了,杀了给你吃肉。可临了连鸡毛也没见过。

    还有,尽管他们个个都把我看得很金贵(其实哥哥是长子长孙,比我金贵多了),但总是营养不良!后来上中学体育课时,老师专门对我说:鸡胸。你就别挺胸了。

    有一次,我被娘抱着,瘦得皮包骨头就不说了,头也快耷拉到地上甚至据娘说鼻子里都被繁进蛆的幼虫了。娘无奈又并不惊奇也不悲伤地对人说,这个小孩儿怕是不行了...老家被黄河水浸渍得成了盐碱地,只看那秀秀溜溜的麦穗儿也是低产田。一年下来难得吃一顿好饭。每每看见,不知谁从哪儿托人捎来的精细精细的挂面呀,用黑漆涂了的罐罐儿(里面是豆腐乳)呀...即使我再小再狗屁不通,里面装的也一定是好吃的,可我始终没等来尽夸我的大人们分享我一口。娘说,是红薯救了我的命。就在我快要离开这个世界,正赶上红薯大丰收。于是,神奇的红薯把我从生命线上拉了回来。

    自从来到汴梁城,爹做的芥菜肉,腐乳肉、米粉肉等等可好吃了!饺子不说是家常便饭吧也比在老家吃得多了,为此爹和娘还给我专门给我做了一把饺子插儿,再狡猾的鱼一样的饺子也逃不出我的手心。可是这种好吃的东西只有爹一人想做的时候才做;娘一次买了一把韭黄,就被爹骂得哭。

    可惜,好景不长。

    大概是第二年夏天吧。那天夜里我和爹一起睡在临街的大门洞里。突然,爹的一连声呼唤:置业,置业(我的小名儿。大概是希望将来长大后置一份偌大的家业吧)!起来!要打仗了!

    要说还是“小小孩儿家”,外面像炒蚕豆一样砰砰砰啪啪啪的枪声竟然没把我聒醒。但此时哪容我多想,抱着自己的枕头,一溜小跑儿随爹回家了。

    家里的气氛十分紧张——

    咋说打就打起来了呢?

    谁知道啊,事先也没个准信儿。

    八路军的法儿,活法儿...

    咱先说说咋办吧。我爹说,这世道要变了呀!还不知道打到啥时候是个头儿,要逃荒也只能到西乡表弟家了。

    先去个人探探路,也好。俩叔叔都很胆大,自报奋勇。最后决定,三叔先去。看看马上回来!

    不到一吨饭的时候,三叔回来了。他说,西门口城墙根儿那儿...大家劝他先歇歇喝口水再说...这才又说道:我是顺着临街的墙根儿去的,可街筒子没一个人...西门口拥挤着很多人,都争着往外跑...

    我就不信。紧接着二叔说了一句。话音儿没落,人已经没影儿了。也是不大功夫,就气喘吁吁地跑回来了。说道,地上的包袱行李都没人要了,还躺着几个死人...要出城很难啊!

    说起来也很奇怪呀!俺老家哪儿是个老区,俺娘就是八路军的妇救会的妇女主任哪!可现在是在城里呀...我娘的妇女主任...哎,我想这些有用吗?

    第二天一早儿,我们一行终于肩扛行李出了城门。真好笑,城外倒不但安全而且好像置身世外了,打仗的漩涡在城门口嘛。越过西关桥就是沙土地了,但见担架队抬着伤兵和我们匆匆擦身往南边而去,我还听见一个人通天彻地地喊疼,抬担架的人绝对不敢停下来。正在这时,一架飞机俯冲扫射着,抬担架的人这才躲开大路停下卧倒...

    我们顺着一行行柳树——那是砍椽柳,树干都在地下,上面只生长可以用来编筐和篮子的柳条子。大人们行色匆匆,我却意外发现那些柳树叶子都是明晃晃的。尝试着舔了一下,很甜很甜的,像蜂蜜(尽管我从来没吃过蜂蜜。但俺娘不是常说:饥了吃糠甜似蜜。想来就是这个味儿吧)。

    并不是我“小小孩儿家”一听说吃就像没魂儿了,好像那飞机不是打我们的。当然,我的用处可大了,在这儿我还暂时不说嘞。

    我们大约在哪个我叫米叔的家里住了半个月,就回来了。印象最深的,一是那儿的黑锅饼特好吃。听娘说,那是用芽碱和高粱面加豆面...拍成牛舌头似的饼子,烧地锅不需添很多水,沿着水面贴上,很快就...二是晚饭后,看见在大堤上行驶着很多很多汽车;贼亮贼亮的灯光耀得睁不开眼。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那么多汽车,回城后足以向小家妞家谝一谝了。

    回城的路很远。爹给我雇了一头驴让我骑上,我出了个鬼脸儿给哥哥看...到了城门口,硝烟早已散去,几个当兵的守着,好像要查验什么。爹是个胆小鬼,他的脸又沉下来了。

    你们家是哪儿的?街道,门牌号?当兵的问。语气和善,并不害怕。

    这些个兵和原来城里我见的兵不一样,主要是衣服颜色。这是灰军装,那些是黄色的。但当被追问,大人们顿时都哑了口,互相瞧瞧,答不上来。那就看我的吧!

    西门里门牌八号,旁边有座石牌坊。俺家在前院,后院是个粮食坊儿。一口气背书一样毫不打啃儿。

    小鬼。灰军装拍了拍我的头,表示很满意。于是,放行。

    娘问我咋知道的。我的腰立马直了起来,答道,街坊大娘教我的呗。她还说,有人让你吃饭,就回答,请吧请吧...“小小孩儿家”不是光说吃的吧!

    回到家一看,爹就傻眼了。说道,我在这院子里放了两斗盆的水,咋就没影儿了?

    那还用说,还不是被炸飞了。

    二叔曾被抓过兵,趁人没注意,把枪往高粱地里一攒,又脱了军装回家了。他的话是可信的。

    ......

    过了不很长的时间,二次解放又打起来了。但无论枪声炮声都显然比不上上次。所以,我们全家也就没有二次逃荒的打算。院子对面有个地道,是打“老日”时挖的,好歹总算大家都挤进去了。这一次显然就不能算打仗,稀稀疏疏的几声枪响,街面上就有人了...我爹的生意也很快就恢复了。

    看这个世道,爹说,世道一变,八路军当家,说不定咱就能“骑骆驼耍门扇——大马金刀干”干一火了!这是爹受俺娘这个八路军妇女主任多多少少的影响再加上八路军真的替百姓说话:比如看见有人坐洋车,枪杆子哗啦一下:你,下来。剥削可耻!拉着他(可笑)...的新见解

    又长了一岁的我,在街上看着跟着穿灰军装的干部和一大群人走。他们越过石牌坊,一起涌进了关帝庙。关老爷和他的“哼哈”二将早就成了一堆烂土烂泥——现在,我明白了,就十分瞧不起什么关老爷。大意失荆州,刚愎自用,败走麦城——在路上,一位干部自己搬了个板凳,每到十字路口就自己站上去,用双手握成喇叭样讲几句“解放了天亮了”的话...到了关帝庙大院儿,他又站在凳子上开始挥舞双手(后来才知道那是在打拍子)教大家唱:“大柳呀树开了花,嗨,开了花!穷人翻身当了家,嗨!当了家”。

    又一次改朝换代。我们赶上了!世道真变了(应当越变越好吧?)!我们也赶上了!爹的预言或许也该实现了!也就是说,在现在这个基础上,用不了几年,“二合号”就有可能从一个小作坊一跃而变成牌坊东边路南张老五的大铺子生意。我呢,当然就是小少爷了。

    解放后究竟如何...且听...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给朋友
凯迪社区APP下载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02 09:57:01    跟帖回复:
   沙发
赞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02 10:14:30    跟帖回复:
3
        猜一下:后来划成小业主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02 15:47:21    跟帖回复:
4
史实,
翔实,
真话,
留世,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02 17:14:03    跟帖回复:
5
    放后究竟如何...且听...
====================
三五,肃,右反,斗争.....不死也得脱层皮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02 17:20:15    跟帖回复:
6
可怜的娃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02 23:08:06    跟帖回复:
7
现在房子有没有被强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20-07-03 16:11:57    跟帖回复:
8
转至第7楼第 7 楼 latydsx 2020/7/2 23:08:06 的原帖:现在房子有没有被强拆???能不吗!只是地皮文件藏于档案室,自己查看也必须履行手续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可怜的爹(连载)4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