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发帖人:
知原
  |  只看此人
   楼主
收藏
收藏成功
添加
添加标签来管理你的收藏吧!
| 刷新 | 字体缩小 | 字体变大
余力 王莉:深圳谋划急转身
1572 次点击
0 个回复
知原 于 2002-12-28 18:16:55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猫眼看人
余力 王莉:深圳谋划急转身 神州网 http://www.6000year.com 《兴华策》2.0版下载 http://ctk.cn.gs/ 最近一段时间,深圳上下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深圳热线”的一篇文章上。这篇文章的题目叫做《深圳,你被谁抛弃》。“读后感慨万千,一夜未眠。”深圳市政府的一位官员说。 文章洋洋万言,充满忧世伤时之怀。从深圳四大明星企业――中兴通讯、华为、招商银行和平安保险――“迁都”上海的传闻写起,试图回答“深圳被谁抛弃”。 如果上述四大明星企业离深圳而去,深圳就不是被他人抛弃,而是被自己抛弃了。深圳市的一位官员说情况并没有那样严峻:“你看,他们一个都没有走。”作为另一个例证,沃尔玛业已取消北迁计划。 但真正触动深圳市民的,可能并不是具体的案例,而是文中流露出的失落与迷惘。“无可否认,深圳在国家战略布局中地位的下落,失落或迷惘应当是本能反应。”一位官员承认。 攻守之势如何相易 的确,现在居于舞台中心的是上海而非深圳,上海的中心任务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对中国来说,这显然是个合适的选择,但是这个选择对深圳意味着短期内的残酷。 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曾说:“在深圳占有很重分量的金融证券业,因国家对金融证券业的调整,我们也失去了这方面的绝对优势……中国这么大的国家,如果要建国际金融中心,综合各方面因素,肯定建在上海更合适。因为香港就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紧挨着的深圳,怎么可能再建一个中心?”事实上征兆早就出现。1998年人民银行设立九大区域性分行,深圳仅被划为广州分行之下的一个中心支行,由原来的一级分行降格为二级分行。 正所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2000年9月,深圳证券交易所以停发新股为代价,获得设立二板市场的资格,要命的是,二板何时开设,至今仍是未知数。 后者对深圳的影响更是灾难性的。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李万寿对此痛心疾首:“主板停发,深圳GDP损失六七十个亿,资金流失保守估计也有一两千个亿。更重要的是,深圳金融产业失去支柱,城市丧失了庞大的资金吞吐能力。”对深圳来说是资金流失,对上海来说就是资金流入。 同样攻守之势相易的,还有跨国巨头直接投资。如果说深圳并不特别在乎直接投资多寡的话,其在乎的跨国巨头研发中心也跑到上海,则让深圳倍感苦涩――事实上,争取跨国公司在深圳设立研发中心,一直是深圳提升城市竞争力的主要策略之一。 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的北迁,同时意味着人才的重新流动。孔雀东南飞的盛况如今变成了“候鸟北迁”。 正在遭受转型之痛的香港人,也开始徘徊在黄浦江畔,寻求商机。而香港投资历来是深圳最重要的推动力,香港之痛就是深圳之痛。 硅谷梦想 但是现在就对深圳的未来发出嘘声,显然为时过早。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深圳为什么比不了上海,而是深圳完全没必要跟上海比拼。 来自深圳官方的消息说,深圳不再追求成为综合性超级城市,而是自觉定义为以高新技术产业为支柱的城市。 深圳市市长于幼军描述了深圳的未来:首先,深圳的优势在于创新;其次,深圳不做华盛顿、纽约;第三,深圳可以做硅谷。 早在1994年、1995年间,深圳决策层就认定真正的前途是高新技术产业。当时为了扶持高新技术产业,深圳宣布取消对传统制造业的许多优惠政策,导致这些产业纷纷迁到东莞、惠州、中山等地。 1999年,这一努力结出了一批硕果:华为、中兴、金蝶、科兴等本地高新技术企业茁壮成长。一些跨国机构也纷纷在深圳设立资本与技术密集型的制造基地。同年,第一届高交会在深圳召开,确立了深圳在国内高新技术产业领域的地位和影响力。 去年深圳的成绩单如下:高新技术产业实现产值1321亿元、出口额为110亿美元,分别占本地工业总产值、出口总额的46%和29%,约占一半的高新技术产品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客观地说,七八年前的动作为深圳应对目前的危机赢得了选择空间:首先,中国成为世界制造业中心的前景已然明朗;其次,在全球产业分工中,深圳完全可以定位于高端制造业。 相较于低端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对城市环境、市场发育程度、政策环境、配套设施、创业氛围、资本市场活跃程度等因素都有着更高的要求,而这些恰恰是深圳的所长。 深圳确实有其得天独厚之处:平均年龄不足30岁的移民城市;市场化程度国内最高;相当宽松的经济环境和市场环境,凭知识、技术和能力挣更多钱的观念一直在深圳得到较好的体现;政府、企业创新能力强;创业氛围浓厚;城市环境优美等。 尽管在国家整体金融布局中地位下降,但经过多年的发展,深圳仍建立起了相对发达的金融体系和相对完善的金融制度。在放弃与上海平起平坐的幻想之后,深圳金融企业可以专注于专业化,更有效地为高新技术产业服务,同时推动深、港、珠江三角洲的经济、金融合作。 深圳已成为国内风险投资机构最集中的城市。从1999年至今,深圳致力于建立科技产业的投融资体系。政府成立中小企业信用担保中心,出资组建高新投、中科融、创新投等风险投资机构,为中小科技企业提供投融资渠道;同时出资成立国际高新技术产权交易所,为风险投资提供退出通道。 同时,金融业的深港合作进程已经启动,继香港“银通”和深圳“金融联”ATM网络对接后,今年6月,深港两地银行又建立了港币支票双向联合结算机制,港币结算由国际结算变成了同城结算。 深圳的南泥湾 制约深圳发展的瓶颈一是土地,二是人才。 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说,“深圳不像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拥有广阔的经济腹地和充足的发展空间,深圳只有1948平方公里,大部分可开发土地已得到开发,今后发展的土地储备严重不足。”事实上,名震海内外的深圳高科技园,其面积也不过区区11.5平方公里。 至于人才,眼下深圳缺乏有影响力的大学和科研机构,人才和技术基本依靠输入,储备严重不足。 从前年开始,深圳从寸土寸金的土地中挤出100多平方公里,从东向西,兴建高新技术产业带,产业带规划用地158平方公里,比原来大了12倍。 产业带将高科技产业化、研究开发和高等教育集于一体,其中,基础设施投资将达318亿元。为产业带作高级人才支撑的大学城,仅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