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微信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发现信息价值

微信扫一扫
分享此帖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4 16:58:20    跟帖回复:
61
感觉 可以 一目十行 了,  呵呵,

应该 不错, 如能 推广, 一定会 提高 思维 能力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4 16:58:30    跟帖回复:
62
汉语和英语不是一个词一个词读的,都是连起来读。你理解起来也都是一句一句,而不是一个词一个词的理解。
对句子而言,词组的作用就像是词组中单个字的意思,你在读word的时候,是读W O R D还是word?
神经病。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4 16:59:27    跟帖回复:
63
楼主的主张在理论上无疑是正确的。不过,由于组成汉语词汇的最小元素是汉字,基本汉字3000以上,汉语天然的特征,使断词的必要性大大降低。

拼音文字不断词是无法阅读的。

但观察有一种很有趣的语言——日语,会有有趣的结论。

日文本是拼音文字。若是纯假名书写,那么日文不断词的话,恐怕根本无法阅读。

但因为日语中使用了汉字,结果使得日语没必要断词了。这是不是证明,汉字本身就有一种天然的断词功能?

另外就是,汉语拼音。

如果完全用汉语拼音书写,必须断词。虽然阅读比汉字困难些,但还能阅读。若不断词,则汉语拼音书写出来的文章,阅读就太困难。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4 17:00:56    跟帖回复:
64
楼主的初衷很好,但是我觉得断开后,我读起来更加的费劲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4 17:01:19    引用回复:
65
转至第53楼第 53 楼 露西亚老凯撒 2012/10/4 16:45:18 的原帖:英语之所以断词是因为英语只有26个字母,靠的是字母组合,如果不断开就根被没法读。
比如:
Thefriendshipbetweengentlemenisaspureascrystal; ahedgebetweenkeepsfriendshipgreen.
楼主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汉语,
君子之交淡如水。
你能看懂吗?汉语断词根本没必要。多此一举的神经病行为。
转至第57楼第 57 楼 活水江河 2012/10/4 16:51:33 的原帖:汉语阅读时我们都有一个断词的过程,空格断词后将节省这部分时间,将提高阅读效率。
转至第58楼第 58 楼 露西亚老凯撒 2012/10/4 16:52:42 的原帖:什么啊,这样很容易读串行。
转至第60楼第 60 楼 活水江河 2012/10/4 16:57:37 的原帖:英文并不因为有空格而易读串行。不断词也同样会串行。
英语不容易串行那是因为英语行距一般比汉语要大,因为英语大量小些,也在无形中增加了行距,如果断词,那么现在的一般印刷行距就要扩大至少三分之一才行。图书也要厚出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甚至一半。你不信断一下上文的句子。单行你看不出来的。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4 17:06:56    跟帖回复:
66
视觉有误差的,如果上下距离小于左右距离,就有几率串行,视觉会自动跟踪距离较近的目标,如果这样分行,那么,上下行距至少要达到一个字符所占宽度的四分之三才行。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4 17:07:37    引用回复:
67
转至第53楼第 53 楼 露西亚老凯撒 2012/10/4 16:45:18  的原帖:英语之所以断词是因为英语只有26个字母,靠的是字母组合,如果不断开就根被没法读。
比如:
Thefriendshipbetweengentlemenisaspureascrystal; ahedgebetweenkeepsfriendshipgreen.
楼主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汉语,
君子之交淡如水。
你能看懂吗?汉语断词根本没必要。多此一举的神经病行为。
 杭州市长春药店= 杭州 市长(的) 春药店 ?

 实际上 个案 并不能 充分 说明问题。 重要的是 分词书写 是不是 减轻 了 阅读负担, 提高了 阅读效率?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4 17:09:10    引用回复:
68
转至第53楼第 53 楼 露西亚老凯撒 2012/10/4 16:45:18 的原帖:英语之所以断词是因为英语只有26个字母,靠的是字母组合,如果不断开就根被没法读。
比如:
Thefriendshipbetweengentlemenisaspureascrystal; ahedgebetweenkeepsfriendshipgreen.
楼主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汉语,
君子之交淡如水。
你能看懂吗?汉语断词根本没必要。多此一举的神经病行为。
转至第67楼第 67 楼 cyberhorse 2012/10/4 17:07:37 的原帖: 杭州市长春药店= 杭州 市长(的) 春药店 ?

 实际上 个案 并不能 充分 说明问题。 重要的是 分词书写 是不是 减轻 了 阅读负担, 提高了 阅读效率?






有时,对人类社会及其言谈扯淡,对所有村中的友人们又都厌倦了,我便向西而漫
游,越过了惯常起居的那些地方,跑到这乡镇的更无人迹的区域,来到“新的森林和新
的牧场”上;或当夕阳西沉时,到美港山上,大嚼其越橘和浆果,再把它们拣拾起来,
以备几天内的食用。水果可是不肯把它的色、香、味给购买它的人去享受的,也不肯给
予为了出卖它而栽培它的商人去享受的。要享受那种色、香、味只有一个办法,然而很
少人采用这个办法。如果你要知道越橘的色、香、味,你得请问牧童和鹧鸪。从来不采
越橘的人,以为已经尝全了它的色、香、味,这是一个庸俗的谬见。从来没有一只越橘
到过波士顿,它们虽然在波士顿的三座山上长满了,却没有进过城。水果的美味和它那
本质的部分,在装上了车子运往市场去的时候,跟它的鲜丽一起给磨损了,它变成了仅
仅是食品。只要永恒的正义还在统治宇宙,没有一只纯真的越橘能够从城外的山上运到
城里来的。
    在我干完了一天的锄地工作之后,偶尔我来到一个不耐烦的侣伴跟前,他从早晨起
就在湖上钓鱼了,静静的,一动不动的,像一只鸭子,或一张漂浮的落叶,沉思着他的
各种各样的哲学,而在我来到的时候,大致他已自认为是属于修道院僧中的古老派别了。
有一个老年人,是个好渔夫,尤精于各种木工,他很高兴把我的屋子看作是为便利渔民
而建筑的屋子,他坐在我的屋门口整理钓丝,我也同样高兴。我们偶尔一起泛舟湖上,
他在船的这一头,我在船的另一头;我们并没有交换了多少话,因为他近年来耳朵聋了,
偶尔他哼起一首圣诗来,这和我的哲学异常地和谐。我们的神交实在全部都是和谐的,
回想起来真是美妙,比我们的谈话要有意思得多,我常是这样的,当找不到人谈话了,
就用桨敲打我的船舷,寻求回声,使周围的森林被激起了一圈圈扩展着的声浪,像动物
园中那管理群兽的人激动了兽群那样,每一个山林和青翠的峡谷最后都发出了咆哮之声。


你把这两段断行一下,你就知道断行后读起来多么费力和可笑了。完全违反视觉习惯的方式。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4 17:15:43    引用回复:
69
转至第59楼第 59 楼 露西亚老凯撒 2012/10/4 16:56:23 的原帖:不信你就试试,这是索罗瓦尔登湖的三个自然段,你断下词,词组间距过大,极其容易串行,有标点符号的两行如果同位置,就会如此。而且很难找到固定语句,整个语序乱七八糟。


    有时,对人类社会及其言谈扯淡,对所有村中的友人们又都厌倦了,我便向西而漫
游,越过了惯常起居的那些地方,跑到这乡镇的更无人迹的区域,来到“新的森林和新
的牧场”上;或当夕阳西沉时,到美港山上,大嚼其越橘和浆果,再把它们拣拾起来,
以备几天内的食用。水果可是不肯把它的色、香、味给购买它的人去享受的,也不肯给
予为了出卖它而栽培它的商人去享受的。要享受那种色、香、味只有一个办法,然而很
少人采用这个办法。如果你要知道越橘的色、香、味,你得请问牧童和鹧鸪。从来不采
越橘的人,以为已经尝全了它的色、香、味,这是一个庸俗的谬见。从来没有一只越橘
到过波士顿,它们虽然在波士顿的三座山上长满了,却没有进过城。水果的美味和它那
本质的部分,在装上了车子运往市场去的时候,跟它的鲜丽一起给磨损了,它变成了仅
仅是食品。只要永恒的正义还在统治宇宙,没有一只纯真的越橘能够从城外的山上运到
城里来的。
    在我干完了一天的锄地工作之后,偶尔我来到一个不耐烦的侣伴跟前,他从早晨起
就在湖上钓鱼了,静静的,一动不动的,像一只鸭子,或一张漂浮的落叶,沉思着他的
各种各样的哲学,而在我来到的时候,大致他已自认为是属于修道院僧中的古老派别了。
有一个老年人,是个好渔夫,尤精于各种木工,他很高兴把我的屋子看作是为便利渔民
而建筑的屋子,他坐在我的屋门口整理钓丝,我也同样高兴。我们偶尔一起泛舟湖上,
他在船的这一头,我在船的另一头;我们并没有交换了多少话,因为他近年来耳朵聋了,
偶尔他哼起一首圣诗来,这和我的哲学异常地和谐。我们的神交实在全部都是和谐的,
回想起来真是美妙,比我们的谈话要有意思得多,我常是这样的,当找不到人谈话了,
就用桨敲打我的船舷,寻求回声,使周围的森林被激起了一圈圈扩展着的声浪,像动物
园中那管理群兽的人激动了兽群那样,每一个山林和青翠的峡谷最后都发出了咆哮之声。
    在温和的黄昏中,我常坐在船里弄笛,看到鲈鱼游泳在我的四周,好似我的笛音迷
住了它们一样,而月光旅行在肋骨似的水波上,那上面还零乱地散布着破碎的森林。很
早以前,我一次次探险似的来到这个湖上,在一些夏天的黑夜里,跟一个同伴一起来;
在水边生了一堆火,吸引鱼群,我们又在钧丝钩上放了虫子作鱼饵钓起了一条条鳘鱼;
这样我们一直搞到夜深以后,才把火棒高高地抛掷到空中,它们像流星烟火一样,从空
中落进湖里发出一些响亮的咝声,便熄灭了,于是我们就突然在完全的黑暗之中摸索。
我用口哨吹着歌,穿过黑暗,又上路口到人类的集名处。可是现在我已经在湖岸上有了
自己的家。
    有时,在村中一个客厅里待到他们一家子都要休息时,我就回到了森林里;那时,
多少是为了明天的伙食,我把子夜的时辰消耗在月光之下的垂钓之上,坐在一条船里,
听枭鸟和狐狸唱它们的小夜曲,时时我还听到附近的不知名的鸟雀发出尖厉的啸声。这
一些经验对我是很值得国忆和很宝贵的,在水深四十英尺的地方抛了锚,离岸约二三杆
之远,有时大约有几千条小鲈鱼和银鱼围绕着我,它们的尾巴给月光下的水面点出了无
数的水涡;用了一根细长的麻绳,我和生活在四十英尺深的水底的一些神秘的夜间的鱼
打交道了,有时我拖着长六十英尺的钓丝,听凭柔和的夜风把我的船儿在湖上漂荡,我
时不时地感到了微弱的震动,说明有一个生命在钓丝的那一端徘徊,却又愚蠢地不能确
定它对这盲目撞上的东西怎样办,还没有完全下决心呢。到后来,你一手又一手,慢慢
地拉起钓丝,而一些长角的鳘鱼一边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边扭动着身子,给拉到了
空中。特别在黑暗的夜间,当你的思想驰骋在广大宇宙的主题上的时候,而你却感到这
微弱的震动,打断了你的梦想,又把你和大自然联结了起来,这是很奇怪的。我仿佛会
接着把钓丝往上甩,甩到天空里去,正如我同时把钓丝垂人这密度未必更大的水的元素
中去的情况一样。这样我像是用一只钓钩而捉住了两条鱼。

这是机器断词和词性标注,我不知道这篇文章,但分词索罗瓦尔登湖断开,让我一下就明白这是一个作者和一篇文章名,不仅加速阅读,还可以促进理解。
 索罗/nrf 瓦尔登湖/nsf


不信/v 你/rr 就/d 试试/v ,/w 这/rzv 是/vshi 索罗/nrf 瓦尔登湖/nsf 的/ude1 三个/mq 自然段/nz ,/w 你/rr 断/v 下/f 词/n ,/w 词组/n 间距/n 过/uguo 大/a ,/w 极其/d 容易/ad 串行/b ,/w 有/vyou 标点符号/n 的/ude1 两行/mq 如果/c 同/p 位置/n ,/w 就/d 会/v 如此/rzv 。/w 而且/c 很难/d 找到/v 固定/a 语句/n ,/w 整个/b 语序/n 乱七八糟/al 。/w


有时/d ,/w 对/p 人类社会/nz 及其/cc 言谈/n 扯淡/v ,/w 对/p 所有/b 村/n 中/f 的/ude1 友/ng 人们/n 又/d 都/d 厌倦/v 了/ule ,/w 我/rr 便/d 向/p 西/f 而/cc 漫/v
游/v ,/w 越过/v 了/ule 惯常/nz 起居/n 的/ude1 那些/rz 地方/n ,/w 跑到/v 这/rzv 乡镇/n 的/ude1 更/d 无人迹/nz 的/ude1 区域/n ,/w 来到/v “/w 新的/a 森林/n 和/cc 新/a
的/ude1 牧场/nis ”/w 上/f ;/w 或/c 当/p 夕阳/n 西沉/nz 时/ng ,/w 到/v 美/b 港/n 山上/s ,/w 大嚼/nz 其/rz 越橘/n 和/cc 浆果/n ,/w 再/d 把/pba 它们/rr 拣/v 拾/v 起来/vf ,/w
以/p 备/v 几天/mq 内/f 的/ude1 食用/vn 。/w 水果/n 可是/c 不肯/v 把/pba 它/rr 的/ude1 色/ng 、/w 香/a 、/w 味/ng 给/p 购买/v 它/rr 的/ude1 人/n 去/vf 享受/v 的/ude1 ,/w 也/d 不肯/v 给/p
予/vg 为了/p 出卖/v 它/rr 而/cc 栽培/vn 它/rr 的/ude1 商人/nnt 去/vf 享受/v 的/ude1 。/w 要/v 享受/vn 那种/r 色/ng 、/w 香/a 、/w 味/ng 只有/c 一个/mq 办法/n ,/w 然而/c 很/d
少/a 人/n 采用/v 这个/rz 办法/n 。/w 如果/c 你/rr 要/v 知道/v 越橘/n 的/ude1 色/ng 、/w 香/a 、/w 味/ng ,/w 你/rr 得/ude3 请问/v 牧童/n 和/cc 鹧鸪/n 。/w 从来不/d 采/v
越橘/n 的/ude1 人/n ,/w 以为/v 已经/d 尝/v 全/a 了/ule 它/rr 的/ude1 色/ng 、/w 香/a 、/w 味/ng ,/w 这/rzv 是/vshi 一个/mq 庸俗/a 的/ude1 谬见/n 。/w 从来/d 没有/v 一只/mq 越橘/n
到/v 过/uguo 波士顿/nsf ,/w 它们/rr 虽然/c 在/p 波士顿/nsf 的/ude1 三座/mq 山上/s 长/a 满/a 了/ule ,/w 却/d 没有/v 进/vn 过/uguo 城/n 。/w 水果/n 的/ude1 美味/n 和/cc 它/rr 那/rzv
本质/n 的/ude1 部分/n ,/w 在/p 装/v 上/f 了/ule 车子/n 运往/v 市场/n 去/vf 的/ude1 时候/n ,/w 跟/p 它/rr 的/ude1 鲜丽/nz 一起/s 给/p 磨损/vn 了/ule ,/w 它/rr 变成/v 了/ule 仅/d
仅/d 是/vshi 食品/n 。/w 只要/c 永恒/z 的/ude1 正义/n 还/d 在/p 统治/v 宇宙/n ,/w 没有/v 一只/mq 纯真/a 的/ude1 越橘/n 能够/v 从/p 城外/s 的/ude1 山上/s 运/v 到/v
城里/s 来/vf 的/ude1 。/w
在/p 我/rr 干完/v 了/ule 一天/mq 的/ude1 锄地/v 工作/vn 之后/f ,/w 偶尔/d 我/rr 来到/v 一个/mq 不耐烦/a 的/ude1 侣伴/n 跟前/f ,/w 他/rr 从/p 早晨/t 起/vf
就/d 在/p 湖/n 上/f 钓鱼/vi 了/ule ,/w 静静的/z ,/w 一动不动/dl 的/ude1 ,/w 像/v 一只/mq 鸭子/n ,/w 或/c 一张/mq 漂浮/v 的/ude1 落叶/n ,/w 沉思/vi 着/uzhe 他/rr 的/ude1
各种各样/bl 的/ude1 哲学/n ,/w 而/cc 在/p 我/rr 来到/v 的/ude1 时候/n ,/w 大致/d 他/rr 已/d 自/p 认为/v 是/vshi 属于/v 修道院/nis 僧/ng 中/f 的/ude1 古老/a 派别/n 了/ule 。/w
有一个/mq 老年人/n ,/w 是/vshi 个/q 好/a 渔夫/nnd ,/w 尤/d 精于/v 各种/rz 木工/nnt ,/w 他/rr 很/d 高兴/a 把/pba 我/rr 的/ude1 屋子/n 看作/v 是/vshi 为/p 便利/an 渔民/nnd
而/cc 建筑/n 的/ude1 屋子/n ,/w 他/rr 坐/v 在/p 我/rr 的/ude1 屋/n 门口/s 整理/v 钓丝/n ,/w 我/rr 也/d 同样/d 高兴/a 。/w 我们/rr 偶尔/d 一起/s 泛舟/v 湖/n 上/f ,/w
他/rr 在/p 船/n 的/ude1 这/rzv 一头/d ,/w 我/rr 在/p 船/n 的/ude1 另一头/mq ;/w 我们/rr 并/cc 没有/v 交换/vn 了/ule 多少/ry 话/n ,/w 因为/c 他/rr 近年来/dl 耳朵/n 聋/vi 了/ule ,/w
偶尔/d 他/rr 哼/e 起/vf 一首/mq 圣诗/nz 来/vf ,/w 这/rzv 和/cc 我/rr 的/ude1 哲学/n 异常/a 地/ude2 和谐/a 。/w 我们/rr 的/ude1 神交/n 实在/d 全部/m 都/d 是/vshi 和谐/a 的/ude1 ,/w
回想/v 起来/vf 真是/d 美妙/a ,/w 比/p 我们/rr 的/ude1 谈话/vn 要/v 有意思/al 得/ude3 多/a ,/w 我/rr 常/d 是/vshi 这样/rzv 的/ude1 ,/w 当/p 找/v 不到/v 人/n 谈话/vn 了/ule ,/w
就/d 用/p 桨/n 敲打/v 我/rr 的/ude1 船舷/n ,/w 寻求/v 回声/n ,/w 使/v 周围/f 的/ude1 森林/n 被/pbei 激起/v 了/ule 一/m 圈圈/n 扩展/v 着/uzhe 的/ude1 声浪/n ,/w 像/v 动物/n
园/ng 中/f 那/rzv 管理/v 群/ng 兽/ng 的/ude1 人/n 激动/a 了/ule 兽群/nz 那样/rzv ,/w 每一个/mq 山林/n 和/cc 青翠/a 的/ude1 峡谷/n 最后/f 都/d 发出/v 了/ule 咆哮/vi 之/uzhi 声/qv 。/w
在/p 温和/a 的/ude1 黄昏/t 中/f ,/w 我/rr 常坐/nz 在/p 船/n 里弄/n 笛/n ,/w 看到/v 鲈鱼/n 游泳/vn 在/p 我/rr 的/ude1 四周/f ,/w 好似/v 我/rr 的/ude1 笛音/n 迷/v
住/vi 了/ule 它们/rr 一样/uyy ,/w 而/cc 月光/n 旅行/vi 在/p 肋骨/n 似/vg 的/ude1 水波/n 上/f ,/w 那/rzv 上面/f 还/d 零乱/a 地/ude2 散布/v 着/uzhe 破碎/v 的/ude1 森林/n 。/w 很/d
早/a 以前/f ,/w 我/rr 一次次/mq 探险/vn 似/vg 的/ude1 来到/v 这个/rz 湖/n 上/f ,/w 在/p 一些/mq 夏天/ns 的/ude1 黑夜/n 里/f ,/w 跟/p 一个/mq 同伴/n 一起来/nz ;/w
在/p 水边/s 生/v 了/ule 一堆/mq 火/n ,/w 吸引/v 鱼群/n ,/w 我们/rr 又/d 在/p 钧/q 丝/n 钩/n 上/f 放/v 了/ule 虫子/n 作/v 鱼/n 饵钓/nz 起/vf 了/ule 一条条/mq 鳘鱼/nz ;/w
这样/rzv 我们/rr 一直/d 搞/v 到/v 夜深/t 以后/f ,/w 才/d 把/pba 火棒/n 高高/d 地/ude2 抛掷/v 到/v 空中/s ,/w 它们/rr 像/v 流星/n 烟火/n 一样/uyy ,/w 从/p 空/ng
中/f 落/v 进/vn 湖/n 里/f 发出/v 一些/mq 响亮/a 的/ude1 咝声/nz ,/w 便/d 熄灭/v 了/ule ,/w 于是/cc 我们/rr 就/d 突然/ad 在/p 完全/ad 的/ude1 黑暗之中/nz 摸索/v 。/w
我/rr 用/p 口哨/n 吹/v 着/uzhe 歌/n ,/w 穿过黑暗/nz ,/w 又/d 上/f 路口/n 到/v 人类/n 的/ude1 集/q 名/q 处/n 。/w 可是/c 现在/t 我/rr 已经/d 在/p 湖岸/n 上/f 有/vyou 了/ule
自己/rr 的/ude1 家/q 。/w
有时/d ,/w 在/p 村/n 中/f 一个/mq 客厅/n 里/f 待/vi 到/v 他们/rr 一家子/n 都/d 要/v 休息/vn 时/ng ,/w 我/rr 就/d 回到/v 了/ule 森林/n 里/f ;/w 那时/rzt ,/w
多少/ry 是/vshi 为了/p 明天/t 的/ude1 伙食/n ,/w 我/rr 把/pba 子夜/t 的/ude1 时辰/n 消耗/v 在/p 月光之下/nz 的/ude1 垂钓/vn 之上/f ,/w 坐/v 在/p 一条/mq 船/n 里/f ,/w
听/v 枭鸟/nz 和/cc 狐狸/n 唱/v 它们/rr 的/ude1 小夜曲/n ,/w 时时/d 我/rr 还/d 听到/v 附近/f 的/ude1 不/d 知名/a 的/ude1 鸟雀/n 发出/v 尖厉/nz 的/ude1 啸声/nz 。/w 这/rzv
一些/mq 经验/n 对/p 我/rr 是/vshi 很/d 值得/v 国/n 忆/vg 和/cc 很/d 宝贵/a 的/ude1 ,/w 在/p 水深/n 四十英尺/mq 的/ude1 地方/n 抛/v 了/ule 锚/n ,/w 离岸/vn 约/d 二三杆/mq
之/uzhi 远/a ,/w 有时/d 大约/d 有/vyou 几千条/mq 小/a 鲈鱼/n 和/cc 银鱼/nf 围绕/v 着/uzhe 我/rr ,/w 它们/rr 的/ude1 尾巴/n 给/p 月光/n 下/f 的/ude1 水面/n 点/qt 出/vf 了/ule 无/v
数/n 的/ude1 水涡/n ;/w 用/p 了/ule 一根/mq 细长/z 的/ude1 麻绳/n ,/w 我/rr 和/cc 生活/vn 在/p 四十英尺/mq 深/a 的/ude1 水底/s 的/ude1 一些/mq 神秘/a 的/ude1 夜间/n 的/ude1 鱼/n
打交道/vi 了/ule ,/w 有时/d 我/rr 拖着/nz 长/a 六十英尺/mq 的/ude1 钓丝/n ,/w 听凭/v 柔和/a 的/ude1 夜风/n 把/pba 我/rr 的/ude1 船儿/n 在/p 湖/n 上/f 漂荡/nz ,/w 我/rr
时不时/d 地/ude2 感到/v 了/ule 微弱/a 的/ude1 震动/vn ,/w 说明/v 有一个/mq 生命/n 在/p 钓丝/n 的/ude1 那/rzv 一端/n 徘徊/vi ,/w 却/d 又/d 愚蠢/a 地/ude2 不能/v 确/d
定/v 它/rr 对/p 这/rzv 盲目/ad 撞/v 上/f 的/ude1 东西/n 怎样/ryv 办/v ,/w 还/d 没有/v 完全/ad 下决心/vi 呢/y 。/w 到/v 后来/t ,/w 你/rr 一手/d 又/d 一手/d ,/w 慢慢/d
地/ude2 拉/v 起/vf 钓丝/n ,/w 而/cc 一些/mq 长角/nz 的/ude1 鳘鱼/nz 一边/d 发出/v 咯吱咯吱/o 的/ude1 声音/n ,/w 一边/d 扭动/v 着/uzhe 身子/n ,/w 给/p 拉/v 到/v 了/ule
空中/s 。/w 特别/d 在/p 黑暗/a 的/ude1 夜间/n ,/w 当/p 你/rr 的/ude1 思想/n 驰骋/v 在/p 广大/b 宇宙/n 的/ude1 主题/n 上/f 的/ude1 时候/n ,/w 而/cc 你/rr 却/d 感到/v 这/rzv
微弱/a 的/ude1 震动/vn ,/w 打断/v 了/ule 你/rr 的/ude1 梦想/n ,/w 又/d 把/pba 你/rr 和/cc 大自然/n 联结/v 了/ule 起来/vf ,/w 这/rzv 是/vshi 很/d 奇怪/v 的/ude1 。/w 我/rr 仿佛/d 会/v
接着/c 把/pba 钓丝/n 往/p 上/f 甩/v ,/w 甩到/nz 天空/n 里/f 去/vf ,/w 正如/v 我/rr 同时/c 把/pba 钓丝/n 垂/v 人/n 这/rzv 密度/n 未必/d 更大/d 的/ude1 水/n 的/ude1 元素/n
中/f 去/vf 的/ude1 情况/n 一样/uyy 。/w 这样/rzv 我/rr 像/v 是/vshi 用/p 一只/mq 钓钩/n 而/cc 捉住/v 了/ule 两条/mq 鱼/n 。/w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4 17:17:33    跟帖回复:
70
习惯 就 好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4 17:17:43    引用回复:
71
转至第59楼第 59 楼 露西亚老凯撒 2012/10/4 16:56:23 的原帖:不信你就试试,这是索罗瓦尔登湖的三个自然段,你断下词,词组间距过大,极其容易串行,有标点符号的两行如果同位置,就会如此。而且很难找到固定语句,整个语序乱七八糟。


    有时,对人类社会及其言谈扯淡,对所有村中的友人们又都厌倦了,我便向西而漫
游,越过了惯常起居的那些地方,跑到这乡镇的更无人迹的区域,来到“新的森林和新
的牧场”上;或当夕阳西沉时,到美港山上,大嚼其越橘和浆果,再把它们拣拾起来,
以备几天内的食用。水果可是不肯把它的色、香、味给购买它的人去享受的,也不肯给
予为了出卖它而栽培它的商人去享受的。要享受那种色、香、味只有一个办法,然而很
少人采用这个办法。如果你要知道越橘的色、香、味,你得请问牧童和鹧鸪。从来不采
越橘的人,以为已经尝全了它的色、香、味,这是一个庸俗的谬见。从来没有一只越橘
到过波士顿,它们虽然在波士顿的三座山上长满了,却没有进过城。水果的美味和它那
本质的部分,在装上了车子运往市场去的时候,跟它的鲜丽一起给磨损了,它变成了仅
仅是食品。只要永恒的正义还在统治宇宙,没有一只纯真的越橘能够从城外的山上运到
城里来的。
    在我干完了一天的锄地工作之后,偶尔我来到一个不耐烦的侣伴跟前,他从早晨起
就在湖上钓鱼了,静静的,一动不动的,像一只鸭子,或一张漂浮的落叶,沉思着他的
各种各样的哲学,而在我来到的时候,大致他已自认为是属于修道院僧中的古老派别了。
有一个老年人,是个好渔夫,尤精于各种木工,他很高兴把我的屋子看作是为便利渔民
而建筑的屋子,他坐在我的屋门口整理钓丝,我也同样高兴。我们偶尔一起泛舟湖上,
他在船的这一头,我在船的另一头;我们并没有交换了多少话,因为他近年来耳朵聋了,
偶尔他哼起一首圣诗来,这和我的哲学异常地和谐。我们的神交实在全部都是和谐的,
回想起来真是美妙,比我们的谈话要有意思得多,我常是这样的,当找不到人谈话了,
就用桨敲打我的船舷,寻求回声,使周围的森林被激起了一圈圈扩展着的声浪,像动物
园中那管理群兽的人激动了兽群那样,每一个山林和青翠的峡谷最后都发出了咆哮之声。
    在温和的黄昏中,我常坐在船里弄笛,看到鲈鱼游泳在我的四周,好似我的笛音迷
住了它们一样,而月光旅行在肋骨似的水波上,那上面还零乱地散布着破碎的森林。很
早以前,我一次次探险似的来到这个湖上,在一些夏天的黑夜里,跟一个同伴一起来;
在水边生了一堆火,吸引鱼群,我们又在钧丝钩上放了虫子作鱼饵钓起了一条条鳘鱼;
这样我们一直搞到夜深以后,才把火棒高高地抛掷到空中,它们像流星烟火一样,从空
中落进湖里发出一些响亮的咝声,便熄灭了,于是我们就突然在完全的黑暗之中摸索。
我用口哨吹着歌,穿过黑暗,又上路口到人类的集名处。可是现在我已经在湖岸上有了
自己的家。
    有时,在村中一个客厅里待到他们一家子都要休息时,我就回到了森林里;那时,
多少是为了明天的伙食,我把子夜的时辰消耗在月光之下的垂钓之上,坐在一条船里,
听枭鸟和狐狸唱它们的小夜曲,时时我还听到附近的不知名的鸟雀发出尖厉的啸声。这
一些经验对我是很值得国忆和很宝贵的,在水深四十英尺的地方抛了锚,离岸约二三杆
之远,有时大约有几千条小鲈鱼和银鱼围绕着我,它们的尾巴给月光下的水面点出了无
数的水涡;用了一根细长的麻绳,我和生活在四十英尺深的水底的一些神秘的夜间的鱼
打交道了,有时我拖着长六十英尺的钓丝,听凭柔和的夜风把我的船儿在湖上漂荡,我
时不时地感到了微弱的震动,说明有一个生命在钓丝的那一端徘徊,却又愚蠢地不能确
定它对这盲目撞上的东西怎样办,还没有完全下决心呢。到后来,你一手又一手,慢慢
地拉起钓丝,而一些长角的鳘鱼一边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边扭动着身子,给拉到了
空中。特别在黑暗的夜间,当你的思想驰骋在广大宇宙的主题上的时候,而你却感到这
微弱的震动,打断了你的梦想,又把你和大自然联结了起来,这是很奇怪的。我仿佛会
接着把钓丝往上甩,甩到天空里去,正如我同时把钓丝垂人这密度未必更大的水的元素
中去的情况一样。这样我像是用一只钓钩而捉住了两条鱼。
转至第69楼第 69 楼 活水江河 2012/10/4 17:15:43  的原帖:

这是机器断词和词性标注,我不知道这篇文章,但分词索罗瓦尔登湖断开,让我一下就明白这是一个作者和一篇文章名,不仅加速阅读,还可以促进理解。
 索罗/nrf 瓦尔登湖/nsf


不信/v 你/rr 就/d 试试/v ,/w 这/rzv 是/vshi 索罗/nrf 瓦尔登湖/nsf 的/ude1 三个/mq 自然段/nz ,/w 你/rr 断/v 下/f 词/n ,/w 词组/n 间距/n 过/uguo 大/a ,/w 极其/d 容易/ad 串行/b ,/w 有/vyou 标点符号/n 的/ude1 两行/mq 如果/c 同/p 位置/n ,/w 就/d 会/v 如此/rzv 。/w 而且/c 很难/d 找到/v 固定/a 语句/n ,/w 整个/b 语序/n 乱七八糟/al 。/w


有时/d ,/w 对/p 人类社会/nz 及其/cc 言谈/n 扯淡/v ,/w 对/p 所有/b 村/n 中/f 的/ude1 友/ng 人们/n 又/d 都/d 厌倦/v 了/ule ,/w 我/rr 便/d 向/p 西/f 而/cc 漫/v
游/v ,/w 越过/v 了/ule 惯常/nz 起居/n 的/ude1 那些/rz 地方/n ,/w 跑到/v 这/rzv 乡镇/n 的/ude1 更/d 无人迹/nz 的/ude1 区域/n ,/w 来到/v “/w 新的/a 森林/n 和/cc 新/a
的/ude1 牧场/nis ”/w 上/f ;/w 或/c 当/p 夕阳/n 西沉/nz 时/ng ,/w 到/v 美/b 港/n 山上/s ,/w 大嚼/nz 其/rz 越橘/n 和/cc 浆果/n ,/w 再/d 把/pba 它们/rr 拣/v 拾/v 起来/vf ,/w
以/p 备/v 几天/mq 内/f 的/ude1 食用/vn 。/w 水果/n 可是/c 不肯/v 把/pba 它/rr 的/ude1 色/ng 、/w 香/a 、/w 味/ng 给/p 购买/v 它/rr 的/ude1 人/n 去/vf 享受/v 的/ude1 ,/w 也/d 不肯/v 给/p
予/vg 为了/p 出卖/v 它/rr 而/cc 栽培/vn 它/rr 的/ude1 商人/nnt 去/vf 享受/v 的/ude1 。/w 要/v 享受/vn 那种/r 色/ng 、/w 香/a 、/w 味/ng 只有/c 一个/mq 办法/n ,/w 然而/c 很/d
少/a 人/n 采用/v 这个/rz 办法/n 。/w 如果/c 你/rr 要/v 知道/v 越橘/n 的/ude1 色/ng 、/w 香/a 、/w 味/ng ,/w 你/rr 得/ude3 请问/v 牧童/n 和/cc 鹧鸪/n 。/w 从来不/d 采/v
越橘/n 的/ude1 人/n ,/w 以为/v 已经/d 尝/v 全/a 了/ule 它/rr 的/ude1 色/ng 、/w 香/a 、/w 味/ng ,/w 这/rzv 是/vshi 一个/mq 庸俗/a 的/ude1 谬见/n 。/w 从来/d 没有/v 一只/mq 越橘/n
到/v 过/uguo 波士顿/nsf ,/w 它们/rr 虽然/c 在/p 波士顿/nsf 的/ude1 三座/mq 山上/s 长/a 满/a 了/ule ,/w 却/d 没有/v 进/vn 过/uguo 城/n 。/w 水果/n 的/ude1 美味/n 和/cc 它/rr 那/rzv
本质/n 的/ude1 部分/n ,/w 在/p 装/v 上/f 了/ule 车子/n 运往/v 市场/n 去/vf 的/ude1 时候/n ,/w 跟/p 它/rr 的/ude1 鲜丽/nz 一起/s 给/p 磨损/vn 了/ule ,/w 它/rr 变成/v 了/ule 仅/d
仅/d 是/vshi 食品/n 。/w 只要/c 永恒/z 的/ude1 正义/n 还/d 在/p 统治/v 宇宙/n ,/w 没有/v 一只/mq 纯真/a 的/ude1 越橘/n 能够/v 从/p 城外/s 的/ude1 山上/s 运/v 到/v
城里/s 来/vf 的/ude1 。/w
在/p 我/rr 干完/v 了/ule 一天/mq 的/ude1 锄地/v 工作/vn 之后/f ,/w 偶尔/d 我/rr 来到/v 一个/mq 不耐烦/a 的/ude1 侣伴/n 跟前/f ,/w 他/rr 从/p 早晨/t 起/vf
就/d 在/p 湖/n 上/f 钓鱼/vi 了/ule ,/w 静静的/z ,/w 一动不动/dl 的/ude1 ,/w 像/v 一只/mq 鸭子/n ,/w 或/c 一张/mq 漂浮/v 的/ude1 落叶/n ,/w 沉思/vi 着/uzhe 他/rr 的/ude1
各种各样/bl 的/ude1 哲学/n ,/w 而/cc 在/p 我/rr 来到/v 的/ude1 时候/n ,/w 大致/d 他/rr 已/d 自/p 认为/v 是/vshi 属于/v 修道院/nis 僧/ng 中/f 的/ude1 古老/a 派别/n 了/ule 。/w
有一个/mq 老年人/n ,/w 是/vshi 个/q 好/a 渔夫/nnd ,/w 尤/d 精于/v 各种/rz 木工/nnt ,/w 他/rr 很/d 高兴/a 把/pba 我/rr 的/ude1 屋子/n 看作/v 是/vshi 为/p 便利/an 渔民/nnd
而/cc 建筑/n 的/ude1 屋子/n ,/w 他/rr 坐/v 在/p 我/rr 的/ude1 屋/n 门口/s 整理/v 钓丝/n ,/w 我/rr 也/d 同样/d 高兴/a 。/w 我们/rr 偶尔/d 一起/s 泛舟/v 湖/n 上/f ,/w
他/rr 在/p 船/n 的/ude1 这/rzv 一头/d ,/w 我/rr 在/p 船/n 的/ude1 另一头/mq ;/w 我们/rr 并/cc 没有/v 交换/vn 了/ule 多少/ry 话/n ,/w 因为/c 他/rr 近年来/dl 耳朵/n 聋/vi 了/ule ,/w
偶尔/d 他/rr 哼/e 起/vf 一首/mq 圣诗/nz 来/vf ,/w 这/rzv 和/cc 我/rr 的/ude1 哲学/n 异常/a 地/ude2 和谐/a 。/w 我们/rr 的/ude1 神交/n 实在/d 全部/m 都/d 是/vshi 和谐/a 的/ude1 ,/w
回想/v 起来/vf 真是/d 美妙/a ,/w 比/p 我们/rr 的/ude1 谈话/vn 要/v 有意思/al 得/ude3 多/a ,/w 我/rr 常/d 是/vshi 这样/rzv 的/ude1 ,/w 当/p 找/v 不到/v 人/n 谈话/vn 了/ule ,/w
就/d 用/p 桨/n 敲打/v 我/rr 的/ude1 船舷/n ,/w 寻求/v 回声/n ,/w 使/v 周围/f 的/ude1 森林/n 被/pbei 激起/v 了/ule 一/m 圈圈/n 扩展/v 着/uzhe 的/ude1 声浪/n ,/w 像/v 动物/n
园/ng 中/f 那/rzv 管理/v 群/ng 兽/ng 的/ude1 人/n 激动/a 了/ule 兽群/nz 那样/rzv ,/w 每一个/mq 山林/n 和/cc 青翠/a 的/ude1 峡谷/n 最后/f 都/d 发出/v 了/ule 咆哮/vi 之/uzhi 声/qv 。/w
在/p 温和/a 的/ude1 黄昏/t 中/f ,/w 我/rr 常坐/nz 在/p 船/n 里弄/n 笛/n ,/w 看到/v 鲈鱼/n 游泳/vn 在/p 我/rr 的/ude1 四周/f ,/w 好似/v 我/rr 的/ude1 笛音/n 迷/v
住/vi 了/ule 它们/rr 一样/uyy ,/w 而/cc 月光/n 旅行/vi 在/p 肋骨/n 似/vg 的/ude1 水波/n 上/f ,/w 那/rzv 上面/f 还/d 零乱/a 地/ude2 散布/v 着/uzhe 破碎/v 的/ude1 森林/n 。/w 很/d
早/a 以前/f ,/w 我/rr 一次次/mq 探险/vn 似/vg 的/ude1 来到/v 这个/rz 湖/n 上/f ,/w 在/p 一些/mq 夏天/ns 的/ude1 黑夜/n 里/f ,/w 跟/p 一个/mq 同伴/n 一起来/nz ;/w
在/p 水边/s 生/v 了/ule 一堆/mq 火/n ,/w 吸引/v 鱼群/n ,/w 我们/rr 又/d 在/p 钧/q 丝/n 钩/n 上/f 放/v 了/ule 虫子/n 作/v 鱼/n 饵钓/nz 起/vf 了/ule 一条条/mq 鳘鱼/nz ;/w
这样/rzv 我们/rr 一直/d 搞/v 到/v 夜深/t 以后/f ,/w 才/d 把/pba 火棒/n 高高/d 地/ude2 抛掷/v 到/v 空中/s ,/w 它们/rr 像/v 流星/n 烟火/n 一样/uyy ,/w 从/p 空/ng
中/f 落/v 进/vn 湖/n 里/f 发出/v 一些/mq 响亮/a 的/ude1 咝声/nz ,/w 便/d 熄灭/v 了/ule ,/w 于是/cc 我们/rr 就/d 突然/ad 在/p 完全/ad 的/ude1 黑暗之中/nz 摸索/v 。/w
我/rr 用/p 口哨/n 吹/v 着/uzhe 歌/n ,/w 穿过黑暗/nz ,/w 又/d 上/f 路口/n 到/v 人类/n 的/ude1 集/q 名/q 处/n 。/w 可是/c 现在/t 我/rr 已经/d 在/p 湖岸/n 上/f 有/vyou 了/ule
自己/rr 的/ude1 家/q 。/w
有时/d ,/w 在/p 村/n 中/f 一个/mq 客厅/n 里/f 待/vi 到/v 他们/rr 一家子/n 都/d 要/v 休息/vn 时/ng ,/w 我/rr 就/d 回到/v 了/ule 森林/n 里/f ;/w 那时/rzt ,/w
多少/ry 是/vshi 为了/p 明天/t 的/ude1 伙食/n ,/w 我/rr 把/pba 子夜/t 的/ude1 时辰/n 消耗/v 在/p 月光之下/nz 的/ude1 垂钓/vn 之上/f ,/w 坐/v 在/p 一条/mq 船/n 里/f ,/w
听/v 枭鸟/nz 和/cc 狐狸/n 唱/v 它们/rr 的/ude1 小夜曲/n ,/w 时时/d 我/rr 还/d 听到/v 附近/f 的/ude1 不/d 知名/a 的/ude1 鸟雀/n 发出/v 尖厉/nz 的/ude1 啸声/nz 。/w 这/rzv
一些/mq 经验/n 对/p 我/rr 是/vshi 很/d 值得/v 国/n 忆/vg 和/cc 很/d 宝贵/a 的/ude1 ,/w 在/p 水深/n 四十英尺/mq 的/ude1 地方/n 抛/v 了/ule 锚/n ,/w 离岸/vn 约/d 二三杆/mq
之/uzhi 远/a ,/w 有时/d 大约/d 有/vyou 几千条/mq 小/a 鲈鱼/n 和/cc 银鱼/nf 围绕/v 着/uzhe 我/rr ,/w 它们/rr 的/ude1 尾巴/n 给/p 月光/n 下/f 的/ude1 水面/n 点/qt 出/vf 了/ule 无/v
数/n 的/ude1 水涡/n ;/w 用/p 了/ule 一根/mq 细长/z 的/ude1 麻绳/n ,/w 我/rr 和/cc 生活/vn 在/p 四十英尺/mq 深/a 的/ude1 水底/s 的/ude1 一些/mq 神秘/a 的/ude1 夜间/n 的/ude1 鱼/n
打交道/vi 了/ule ,/w 有时/d 我/rr 拖着/nz 长/a 六十英尺/mq 的/ude1 钓丝/n ,/w 听凭/v 柔和/a 的/ude1 夜风/n 把/pba 我/rr 的/ude1 船儿/n 在/p 湖/n 上/f 漂荡/nz ,/w 我/rr
时不时/d 地/ude2 感到/v 了/ule 微弱/a 的/ude1 震动/vn ,/w 说明/v 有一个/mq 生命/n 在/p 钓丝/n 的/ude1 那/rzv 一端/n 徘徊/vi ,/w 却/d 又/d 愚蠢/a 地/ude2 不能/v 确/d
定/v 它/rr 对/p 这/rzv 盲目/ad 撞/v 上/f 的/ude1 东西/n 怎样/ryv 办/v ,/w 还/d 没有/v 完全/ad 下决心/vi 呢/y 。/w 到/v 后来/t ,/w 你/rr 一手/d 又/d 一手/d ,/w 慢慢/d
地/ude2 拉/v 起/vf 钓丝/n ,/w 而/cc 一些/mq 长角/nz 的/ude1 鳘鱼/nz 一边/d 发出/v 咯吱咯吱/o 的/ude1 声音/n ,/w 一边/d 扭动/v 着/uzhe 身子/n ,/w 给/p 拉/v 到/v 了/ule
空中/s 。/w 特别/d 在/p 黑暗/a 的/ude1 夜间/n ,/w 当/p 你/rr 的/ude1 思想/n 驰骋/v 在/p 广大/b 宇宙/n 的/ude1 主题/n 上/f 的/ude1 时候/n ,/w 而/cc 你/rr 却/d 感到/v 这/rzv
微弱/a 的/ude1 震动/vn ,/w 打断/v 了/ule 你/rr 的/ude1 梦想/n ,/w 又/d 把/pba 你/rr 和/cc 大自然/n 联结/v 了/ule 起来/vf ,/w 这/rzv 是/vshi 很/d 奇怪/v 的/ude1 。/w 我/rr 仿佛/d 会/v
接着/c 把/pba 钓丝/n 往/p 上/f 甩/v ,/w 甩到/nz 天空/n 里/f 去/vf ,/w 正如/v 我/rr 同时/c 把/pba 钓丝/n 垂/v 人/n 这/rzv 密度/n 未必/d 更大/d 的/ude1 水/n 的/ude1 元素/n
中/f 去/vf 的/ude1 情况/n 一样/uyy 。/w 这样/rzv 我/rr 像/v 是/vshi 用/p 一只/mq 钓钩/n 而/cc 捉住/v 了/ule 两条/mq 鱼/n 。/w


 

你把粉刺标注去掉,你就知道了。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4 17:22:57    引用回复:
72
转至第53楼第 53 楼 露西亚老凯撒 2012/10/4 16:45:18 的原帖:英语之所以断词是因为英语只有26个字母,靠的是字母组合,如果不断开就根被没法读。
比如:
Thefriendshipbetweengentlemenisaspureascrystal; ahedgebetweenkeepsfriendshipgreen.
楼主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汉语,
君子之交淡如水。
你能看懂吗?汉语断词根本没必要。多此一举的神经病行为。
转至第67楼第 67 楼 cyberhorse 2012/10/4 17:07:37 的原帖: 杭州市长春药店= 杭州 市长(的) 春药店 ?

 实际上 个案 并不能 充分 说明问题。 重要的是 分词书写 是不是 减轻 了 阅读负担, 提高了 阅读效率?
这是耶宝的分词结果,

粗粒度: 杭州市长春药店 为一个词。

细粒度:[杭州市/ns 长春/ns 药店/nis]/nt

应该帮助读者阅读和理解正确的意义。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4 17:29:55    引用回复:
73
转至第59楼第 59 楼 露西亚老凯撒 2012/10/4 16:56:23 的原帖:不信你就试试,这是索罗瓦尔登湖的三个自然段,你断下词,词组间距过大,极其容易串行,有标点符号的两行如果同位置,就会如此。而且很难找到固定语句,整个语序乱七八糟。


    有时,对人类社会及其言谈扯淡,对所有村中的友人们又都厌倦了,我便向西而漫
游,越过了惯常起居的那些地方,跑到这乡镇的更无人迹的区域,来到“新的森林和新
的牧场”上;或当夕阳西沉时,到美港山上,大嚼其越橘和浆果,再把它们拣拾起来,
以备几天内的食用。水果可是不肯把它的色、香、味给购买它的人去享受的,也不肯给
予为了出卖它而栽培它的商人去享受的。要享受那种色、香、味只有一个办法,然而很
少人采用这个办法。如果你要知道越橘的色、香、味,你得请问牧童和鹧鸪。从来不采
越橘的人,以为已经尝全了它的色、香、味,这是一个庸俗的谬见。从来没有一只越橘
到过波士顿,它们虽然在波士顿的三座山上长满了,却没有进过城。水果的美味和它那
本质的部分,在装上了车子运往市场去的时候,跟它的鲜丽一起给磨损了,它变成了仅
仅是食品。只要永恒的正义还在统治宇宙,没有一只纯真的越橘能够从城外的山上运到
城里来的。
    在我干完了一天的锄地工作之后,偶尔我来到一个不耐烦的侣伴跟前,他从早晨起
就在湖上钓鱼了,静静的,一动不动的,像一只鸭子,或一张漂浮的落叶,沉思着他的
各种各样的哲学,而在我来到的时候,大致他已自认为是属于修道院僧中的古老派别了。
有一个老年人,是个好渔夫,尤精于各种木工,他很高兴把我的屋子看作是为便利渔民
而建筑的屋子,他坐在我的屋门口整理钓丝,我也同样高兴。我们偶尔一起泛舟湖上,
他在船的这一头,我在船的另一头;我们并没有交换了多少话,因为他近年来耳朵聋了,
偶尔他哼起一首圣诗来,这和我的哲学异常地和谐。我们的神交实在全部都是和谐的,
回想起来真是美妙,比我们的谈话要有意思得多,我常是这样的,当找不到人谈话了,
就用桨敲打我的船舷,寻求回声,使周围的森林被激起了一圈圈扩展着的声浪,像动物
园中那管理群兽的人激动了兽群那样,每一个山林和青翠的峡谷最后都发出了咆哮之声。
    在温和的黄昏中,我常坐在船里弄笛,看到鲈鱼游泳在我的四周,好似我的笛音迷
住了它们一样,而月光旅行在肋骨似的水波上,那上面还零乱地散布着破碎的森林。很
早以前,我一次次探险似的来到这个湖上,在一些夏天的黑夜里,跟一个同伴一起来;
在水边生了一堆火,吸引鱼群,我们又在钧丝钩上放了虫子作鱼饵钓起了一条条鳘鱼;
这样我们一直搞到夜深以后,才把火棒高高地抛掷到空中,它们像流星烟火一样,从空
中落进湖里发出一些响亮的咝声,便熄灭了,于是我们就突然在完全的黑暗之中摸索。
我用口哨吹着歌,穿过黑暗,又上路口到人类的集名处。可是现在我已经在湖岸上有了
自己的家。
    有时,在村中一个客厅里待到他们一家子都要休息时,我就回到了森林里;那时,
多少是为了明天的伙食,我把子夜的时辰消耗在月光之下的垂钓之上,坐在一条船里,
听枭鸟和狐狸唱它们的小夜曲,时时我还听到附近的不知名的鸟雀发出尖厉的啸声。这
一些经验对我是很值得国忆和很宝贵的,在水深四十英尺的地方抛了锚,离岸约二三杆
之远,有时大约有几千条小鲈鱼和银鱼围绕着我,它们的尾巴给月光下的水面点出了无
数的水涡;用了一根细长的麻绳,我和生活在四十英尺深的水底的一些神秘的夜间的鱼
打交道了,有时我拖着长六十英尺的钓丝,听凭柔和的夜风把我的船儿在湖上漂荡,我
时不时地感到了微弱的震动,说明有一个生命在钓丝的那一端徘徊,却又愚蠢地不能确
定它对这盲目撞上的东西怎样办,还没有完全下决心呢。到后来,你一手又一手,慢慢
地拉起钓丝,而一些长角的鳘鱼一边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边扭动着身子,给拉到了
空中。特别在黑暗的夜间,当你的思想驰骋在广大宇宙的主题上的时候,而你却感到这
微弱的震动,打断了你的梦想,又把你和大自然联结了起来,这是很奇怪的。我仿佛会
接着把钓丝往上甩,甩到天空里去,正如我同时把钓丝垂人这密度未必更大的水的元素
中去的情况一样。这样我像是用一只钓钩而捉住了两条鱼。
转至第69楼第 69 楼 活水江河 2012/10/4 17:15:43 的原帖:

这是机器断词和词性标注,我不知道这篇文章,但分词索罗瓦尔登湖断开,让我一下就明白这是一个作者和一篇文章名,不仅加速阅读,还可以促进理解。
 索罗/nrf 瓦尔登湖/nsf


不信/v 你/rr 就/d 试试/v ,/w 这/rzv 是/vshi 索罗/nrf 瓦尔登湖/nsf 的/ude1 三个/mq 自然段/nz ,/w 你/rr 断/v 下/f 词/n ,/w 词组/n 间距/n 过/uguo 大/a ,/w 极其/d 容易/ad 串行/b ,/w 有/vyou 标点符号/n 的/ude1 两行/mq 如果/c 同/p 位置/n ,/w 就/d 会/v 如此/rzv 。/w 而且/c 很难/d 找到/v 固定/a 语句/n ,/w 整个/b 语序/n 乱七八糟/al 。/w


有时/d ,/w 对/p 人类社会/nz 及其/cc 言谈/n 扯淡/v ,/w 对/p 所有/b 村/n 中/f 的/ude1 友/ng 人们/n 又/d 都/d 厌倦/v 了/ule ,/w 我/rr 便/d 向/p 西/f 而/cc 漫/v
游/v ,/w 越过/v 了/ule 惯常/nz 起居/n 的/ude1 那些/rz 地方/n ,/w 跑到/v 这/rzv 乡镇/n 的/ude1 更/d 无人迹/nz 的/ude1 区域/n ,/w 来到/v “/w 新的/a 森林/n 和/cc 新/a
的/ude1 牧场/nis ”/w 上/f ;/w 或/c 当/p 夕阳/n 西沉/nz 时/ng ,/w 到/v 美/b 港/n 山上/s ,/w 大嚼/nz 其/rz 越橘/n 和/cc 浆果/n ,/w 再/d 把/pba 它们/rr 拣/v 拾/v 起来/vf ,/w
以/p 备/v 几天/mq 内/f 的/ude1 食用/vn 。/w 水果/n 可是/c 不肯/v 把/pba 它/rr 的/ude1 色/ng 、/w 香/a 、/w 味/ng 给/p 购买/v 它/rr 的/ude1 人/n 去/vf 享受/v 的/ude1 ,/w 也/d 不肯/v 给/p
予/vg 为了/p 出卖/v 它/rr 而/cc 栽培/vn 它/rr 的/ude1 商人/nnt 去/vf 享受/v 的/ude1 。/w 要/v 享受/vn 那种/r 色/ng 、/w 香/a 、/w 味/ng 只有/c 一个/mq 办法/n ,/w 然而/c 很/d
少/a 人/n 采用/v 这个/rz 办法/n 。/w 如果/c 你/rr 要/v 知道/v 越橘/n 的/ude1 色/ng 、/w 香/a 、/w 味/ng ,/w 你/rr 得/ude3 请问/v 牧童/n 和/cc 鹧鸪/n 。/w 从来不/d 采/v
越橘/n 的/ude1 人/n ,/w 以为/v 已经/d 尝/v 全/a 了/ule 它/rr 的/ude1 色/ng 、/w 香/a 、/w 味/ng ,/w 这/rzv 是/vshi 一个/mq 庸俗/a 的/ude1 谬见/n 。/w 从来/d 没有/v 一只/mq 越橘/n
到/v 过/uguo 波士顿/nsf ,/w 它们/rr 虽然/c 在/p 波士顿/nsf 的/ude1 三座/mq 山上/s 长/a 满/a 了/ule ,/w 却/d 没有/v 进/vn 过/uguo 城/n 。/w 水果/n 的/ude1 美味/n 和/cc 它/rr 那/rzv
本质/n 的/ude1 部分/n ,/w 在/p 装/v 上/f 了/ule 车子/n 运往/v 市场/n 去/vf 的/ude1 时候/n ,/w 跟/p 它/rr 的/ude1 鲜丽/nz 一起/s 给/p 磨损/vn 了/ule ,/w 它/rr 变成/v 了/ule 仅/d
仅/d 是/vshi 食品/n 。/w 只要/c 永恒/z 的/ude1 正义/n 还/d 在/p 统治/v 宇宙/n ,/w 没有/v 一只/mq 纯真/a 的/ude1 越橘/n 能够/v 从/p 城外/s 的/ude1 山上/s 运/v 到/v
城里/s 来/vf 的/ude1 。/w


 

转至第71楼第 71 楼 露西亚老凯撒 2012/10/4 17:17:43 的原帖:你把粉刺标注去掉,你就知道了。

不 信 你 就 试试 , 这 是 索罗 瓦尔登湖 的 三个 自然 段 , 你 断 下 词 , 词组 间距 过 大 , 极其 容易 串行 , 有 标点符号 的 两行 如果 同 位置 , 就 会 如此 。 而且 很 难 找到 固定 语句 , 整个 语序 乱七八糟 。


      有时 , 对 人类 社会 及 其 言谈 扯淡 , 对 所有 村 中 的 友人 们 又 都 厌倦 了 , 我 便 向 西 而 漫游 , 越过 了 惯常 起居 的 那些 地方 , 跑 到 这 乡镇 的 更 无 人迹 的 区域 , 来到 “ 新 的 森林 和 新 的 牧场 ” 上 ; 或 当 夕阳 西沉 时 , 到 美 港 山 上 , 大 嚼 其 越 橘 和 浆果 , 再 把 它们 拣 拾 起来 ,
 以 备 几天 内 的 食用 。 水果 可是 不肯 把 它 的 色 、 香 、 味 给 购买 它 的 人 去 享受 的 , 也 不肯 给予 为了 出卖 它 而 栽培 它 的 商人 去 享受 的 。 要 享受 那种 色 、 香 、 味 只有 一个 办法 , 然而 很 少 人 采用 这个 办法 。 如果 你 要 知道 越 橘 的 色 、 香 、 味 , 你 得 请问 牧童 和 鹧鸪 。 从来不 采 越 橘 的 人 , 以为 已经 尝 全 了 它 的 色 、 香 、 味 , 这 是 一个 庸俗 的 谬 见 。 从来 没有 一只 越 橘 到 过 波士顿 , 它们 虽然 在 波士顿 的 三座 山 上 长满 了 , 却 没有 进 过 城 。 水果 的 美味 和 它 那 本质 的 部分 , 在 装 上 了 车子 运往 市场 去 的 时候 , 跟 它 的 鲜丽 一起 给 磨损 了 , 它 变成 了 仅仅 是 食品 。 只要 永恒 的 正义 还 在 统治 宇宙 , 没有 一只 纯真 的 越 橘 能够 从 城外 的 山 上 运 到 城里 来 的 。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4 17:31:23    引用回复:
74
转至第59楼第 59 楼 露西亚老凯撒 2012/10/4 16:56:23 的原帖:不信你就试试,这是索罗瓦尔登湖的三个自然段,你断下词,词组间距过大,极其容易串行,有标点符号的两行如果同位置,就会如此。而且很难找到固定语句,整个语序乱七八糟。


    有时,对人类社会及其言谈扯淡,对所有村中的友人们又都厌倦了,我便向西而漫
游,越过了惯常起居的那些地方,跑到这乡镇的更无人迹的区域,来到“新的森林和新
的牧场”上;或当夕阳西沉时,到美港山上,大嚼其越橘和浆果,再把它们拣拾起来,
以备几天内的食用。水果可是不肯把它的色、香、味给购买它的人去享受的,也不肯给
予为了出卖它而栽培它的商人去享受的。要享受那种色、香、味只有一个办法,然而很
少人采用这个办法。如果你要知道越橘的色、香、味,你得请问牧童和鹧鸪。从来不采
越橘的人,以为已经尝全了它的色、香、味,这是一个庸俗的谬见。从来没有一只越橘
到过波士顿,它们虽然在波士顿的三座山上长满了,却没有进过城。水果的美味和它那
本质的部分,在装上了车子运往市场去的时候,跟它的鲜丽一起给磨损了,它变成了仅
仅是食品。只要永恒的正义还在统治宇宙,没有一只纯真的越橘能够从城外的山上运到
城里来的。
    在我干完了一天的锄地工作之后,偶尔我来到一个不耐烦的侣伴跟前,他从早晨起
就在湖上钓鱼了,静静的,一动不动的,像一只鸭子,或一张漂浮的落叶,沉思着他的
各种各样的哲学,而在我来到的时候,大致他已自认为是属于修道院僧中的古老派别了。
有一个老年人,是个好渔夫,尤精于各种木工,他很高兴把我的屋子看作是为便利渔民
而建筑的屋子,他坐在我的屋门口整理钓丝,我也同样高兴。我们偶尔一起泛舟湖上,
他在船的这一头,我在船的另一头;我们并没有交换了多少话,因为他近年来耳朵聋了,
偶尔他哼起一首圣诗来,这和我的哲学异常地和谐。我们的神交实在全部都是和谐的,
回想起来真是美妙,比我们的谈话要有意思得多,我常是这样的,当找不到人谈话了,
就用桨敲打我的船舷,寻求回声,使周围的森林被激起了一圈圈扩展着的声浪,像动物
园中那管理群兽的人激动了兽群那样,每一个山林和青翠的峡谷最后都发出了咆哮之声。
    在温和的黄昏中,我常坐在船里弄笛,看到鲈鱼游泳在我的四周,好似我的笛音迷
住了它们一样,而月光旅行在肋骨似的水波上,那上面还零乱地散布着破碎的森林。很
早以前,我一次次探险似的来到这个湖上,在一些夏天的黑夜里,跟一个同伴一起来;
在水边生了一堆火,吸引鱼群,我们又在钧丝钩上放了虫子作鱼饵钓起了一条条鳘鱼;
这样我们一直搞到夜深以后,才把火棒高高地抛掷到空中,它们像流星烟火一样,从空
中落进湖里发出一些响亮的咝声,便熄灭了,于是我们就突然在完全的黑暗之中摸索。
我用口哨吹着歌,穿过黑暗,又上路口到人类的集名处。可是现在我已经在湖岸上有了
自己的家。
    有时,在村中一个客厅里待到他们一家子都要休息时,我就回到了森林里;那时,
多少是为了明天的伙食,我把子夜的时辰消耗在月光之下的垂钓之上,坐在一条船里,
听枭鸟和狐狸唱它们的小夜曲,时时我还听到附近的不知名的鸟雀发出尖厉的啸声。这
一些经验对我是很值得国忆和很宝贵的,在水深四十英尺的地方抛了锚,离岸约二三杆
之远,有时大约有几千条小鲈鱼和银鱼围绕着我,它们的尾巴给月光下的水面点出了无
数的水涡;用了一根细长的麻绳,我和生活在四十英尺深的水底的一些神秘的夜间的鱼
打交道了,有时我拖着长六十英尺的钓丝,听凭柔和的夜风把我的船儿在湖上漂荡,我
时不时地感到了微弱的震动,说明有一个生命在钓丝的那一端徘徊,却又愚蠢地不能确
定它对这盲目撞上的东西怎样办,还没有完全下决心呢。到后来,你一手又一手,慢慢
地拉起钓丝,而一些长角的鳘鱼一边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边扭动着身子,给拉到了
空中。特别在黑暗的夜间,当你的思想驰骋在广大宇宙的主题上的时候,而你却感到这
微弱的震动,打断了你的梦想,又把你和大自然联结了起来,这是很奇怪的。我仿佛会
接着把钓丝往上甩,甩到天空里去,正如我同时把钓丝垂人这密度未必更大的水的元素
中去的情况一样。这样我像是用一只钓钩而捉住了两条鱼。
转至第69楼第 69 楼 活水江河 2012/10/4 17:15:43 的原帖:

这是机器断词和词性标注,我不知道这篇文章,但分词索罗瓦尔登湖断开,让我一下就明白这是一个作者和一篇文章名,不仅加速阅读,还可以促进理解。
 索罗/nrf 瓦尔登湖/nsf


不信/v 你/rr 就/d 试试/v ,/w 这/rzv 是/vshi 索罗/nrf 瓦尔登湖/nsf 的/ude1 三个/mq 自然段/nz ,/w 你/rr 断/v 下/f 词/n ,/w 词组/n 间距/n 过/uguo 大/a ,/w 极其/d 容易/ad 串行/b ,/w 有/vyou 标点符号/n 的/ude1 两行/mq 如果/c 同/p 位置/n ,/w 就/d 会/v 如此/rzv 。/w 而且/c 很难/d 找到/v 固定/a 语句/n ,/w 整个/b 语序/n 乱七八糟/al 。/w


有时/d ,/w 对/p 人类社会/nz 及其/cc 言谈/n 扯淡/v ,/w 对/p 所有/b 村/n 中/f 的/ude1 友/ng 人们/n 又/d 都/d 厌倦/v 了/ule ,/w 我/rr 便/d 向/p 西/f 而/cc 漫/v
游/v ,/w 越过/v 了/ule 惯常/nz 起居/n 的/ude1 那些/rz 地方/n ,/w 跑到/v 这/rzv 乡镇/n 的/ude1 更/d 无人迹/nz 的/ude1 区域/n ,/w 来到/v “/w 新的/a 森林/n 和/cc 新/a
的/ude1 牧场/nis ”/w 上/f ;/w 或/c 当/p 夕阳/n 西沉/nz 时/ng ,/w 到/v 美/b 港/n 山上/s ,/w 大嚼/nz 其/rz 越橘/n 和/cc 浆果/n ,/w 再/d 把/pba 它们/rr 拣/v 拾/v 起来/vf ,/w
以/p 备/v 几天/mq 内/f 的/ude1 食用/vn 。/w 水果/n 可是/c 不肯/v 把/pba 它/rr 的/ude1 色/ng 、/w 香/a 、/w 味/ng 给/p 购买/v 它/rr 的/ude1 人/n 去/vf 享受/v 的/ude1 ,/w 也/d 不肯/v 给/p
予/vg 为了/p 出卖/v 它/rr 而/cc 栽培/vn 它/rr 的/ude1 商人/nnt 去/vf 享受/v 的/ude1 。/w 要/v 享受/vn 那种/r 色/ng 、/w 香/a 、/w 味/ng 只有/c 一个/mq 办法/n ,/w 然而/c 很/d
少/a 人/n 采用/v 这个/rz 办法/n 。/w 如果/c 你/rr 要/v 知道/v 越橘/n 的/ude1 色/ng 、/w 香/a 、/w 味/ng ,/w 你/rr 得/ude3 请问/v 牧童/n 和/cc 鹧鸪/n 。/w 从来不/d 采/v
越橘/n 的/ude1 人/n ,/w 以为/v 已经/d 尝/v 全/a 了/ule 它/rr 的/ude1 色/ng 、/w 香/a 、/w 味/ng ,/w 这/rzv 是/vshi 一个/mq 庸俗/a 的/ude1 谬见/n 。/w 从来/d 没有/v 一只/mq 越橘/n
到/v 过/uguo 波士顿/nsf ,/w 它们/rr 虽然/c 在/p 波士顿/nsf 的/ude1 三座/mq 山上/s 长/a 满/a 了/ule ,/w 却/d 没有/v 进/vn 过/uguo 城/n 。/w 水果/n 的/ude1 美味/n 和/cc 它/rr 那/rzv
本质/n 的/ude1 部分/n ,/w 在/p 装/v 上/f 了/ule 车子/n 运往/v 市场/n 去/vf 的/ude1 时候/n ,/w 跟/p 它/rr 的/ude1 鲜丽/nz 一起/s 给/p 磨损/vn 了/ule ,/w 它/rr 变成/v 了/ule 仅/d
仅/d 是/vshi 食品/n 。/w 只要/c 永恒/z 的/ude1 正义/n 还/d 在/p 统治/v 宇宙/n ,/w 没有/v 一只/mq 纯真/a 的/ude1 越橘/n 能够/v 从/p 城外/s 的/ude1 山上/s 运/v 到/v
城里/s 来/vf 的/ude1 。/w


 

转至第71楼第 71 楼 露西亚老凯撒 2012/10/4 17:17:43 的原帖:你把粉刺标注去掉,你就知道了。
转至第73楼第 73 楼 活水江河 2012/10/4 17:29:55  的原帖:

不 信 你 就 试试 , 这 是 索罗 瓦尔登湖 的 三个 自然 段 , 你 断 下 词 , 词组 间距 过 大 , 极其 容易 串行 , 有 标点符号 的 两行 如果 同 位置 , 就 会 如此 。 而且 很 难 找到 固定 语句 , 整个 语序 乱七八糟 。


      有时 , 对 人类 社会 及 其 言谈 扯淡 , 对 所有 村 中 的 友人 们 又 都 厌倦 了 , 我 便 向 西 而 漫游 , 越过 了 惯常 起居 的 那些 地方 , 跑 到 这 乡镇 的 更 无 人迹 的 区域 , 来到 “ 新 的 森林 和 新 的 牧场 ” 上 ; 或 当 夕阳 西沉 时 , 到 美 港 山 上 , 大 嚼 其 越 橘 和 浆果 , 再 把 它们 拣 拾 起来 ,
 以 备 几天 内 的 食用 。 水果 可是 不肯 把 它 的 色 、 香 、 味 给 购买 它 的 人 去 享受 的 , 也 不肯 给予 为了 出卖 它 而 栽培 它 的 商人 去 享受 的 。 要 享受 那种 色 、 香 、 味 只有 一个 办法 , 然而 很 少 人 采用 这个 办法 。 如果 你 要 知道 越 橘 的 色 、 香 、 味 , 你 得 请问 牧童 和 鹧鸪 。 从来不 采 越 橘 的 人 , 以为 已经 尝 全 了 它 的 色 、 香 、 味 , 这 是 一个 庸俗 的 谬 见 。 从来 没有 一只 越 橘 到 过 波士顿 , 它们 虽然 在 波士顿 的 三座 山 上 长满 了 , 却 没有 进 过 城 。 水果 的 美味 和 它 那 本质 的 部分 , 在 装 上 了 车子 运往 市场 去 的 时候 , 跟 它 的 鲜丽 一起 给 磨损 了 , 它 变成 了 仅仅 是 食品 。 只要 永恒 的 正义 还 在 统治 宇宙 , 没有 一只 纯真 的 越 橘 能够 从 城外 的 山 上 运 到 城里 来 的 。

整个句子看起来乱七八糟。你连举手和句尾都很难锁定。
回帖人: | 只看此人 | 不看此人 | 2012/10/4 17:32:45    引用回复:
75
转至第53楼第 53 楼 露西亚老凯撒 2012/10/4 16:45:18 的原帖:英语之所以断词是因为英语只有26个字母,靠的是字母组合,如果不断开就根被没法读。
比如:
Thefriendshipbetweengentlemenisaspureascrystal; ahedgebetweenkeepsfriendshipgreen.
楼主告诉我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汉语,
君子之交淡如水。
你能看懂吗?汉语断词根本没必要。多此一举的神经病行为。
转至第67楼第 67 楼 cyberhorse 2012/10/4 17:07:37 的原帖: 杭州市长春药店= 杭州 市长(的) 春药店 ?

 实际上 个案 并不能 充分 说明问题。 重要的是 分词书写 是不是 减轻 了 阅读负担, 提高了 阅读效率?
转至第72楼第 72 楼 活水江河 2012/10/4 17:22:57  的原帖:这是耶宝的分词结果,

粗粒度: 杭州市长春药店 为一个词。

细粒度:[杭州市/ns 长春/ns 药店/nis]/nt

应该帮助读者阅读和理解正确的意义。 


其实,不用空格,也可以通过标点,实现精细断词。

例如: 杭州市长春药店 

可以断为:杭州市长 春药店
杭州 市长春药店
杭州市 长春药店

用标点:
杭州市,长春药店

用在句子中,可是是这样:
1、我昨天去了杭州市长春药店。
2、我昨天去了杭州市,长春药店。

选择权可以在作者。如果觉得会有歧义,可以通过标点,解决这些问题。

我说过,断词在理论上,肯定比不断词对阅读更有利。但它产生的弊端也是非常多的。怎样取舍,恐怕不是一两个人、一小段时间的克确定的。



















72611 次点击,558 个回复  1 2 3 4 5 6 7 8 9 10 ... 38 下一页
跳转论坛至:
快速回复:[原创]论中文引入空格符断词的必要性
本站声明:本站BBS互动社区的文章由网友自行帖上,文责自负,对于网友的贴文本站均未主动予以提供、组织或修改;本站对网友所发布未经确证的商业宣传信息、广告信息、要约、要约邀请、承诺以及其他文字表述的真实性、准确性、合法性等不作任何担保和确认。因此本站对于网友发布的信息内容不承担任何责任,网友间的任何交易行为与本站无涉。任何网络媒体或传统媒体如需刊用转帖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及其原创作者。特此声明!

【管理员特别提醒】 发布信息时请注意首先阅读 ( 琼B2-20060022 ):
1.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2.凯迪网络BBS互动区用户注册及管理条例。谢谢!
  • 广告